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香港灵异案件:豪门名媛荡妇灵异案

时间:2015-04-23 13:10:09 编辑:超人

所谓名媛原来好多都是穿着名牌的荡妇,所谓上等人都是用金钱买来的虚伪外表,越是在利益和现实的驱使下,越是没有伦理纲常的约束,做出有违天理的事情,欺骗、乱交、绑架、争家产、买凶杀人、作伪供无视法律,目的全都是一个字--钱,豪门恩怨因财失情,因财失义,当真是金钱万恶还是人心万恶?不管怎样,还是有人前赴后继愿意嫁入豪门,引起坊间话题和八卦新闻。

豪门名媛荡妇灵异案详情

这个案件发生在2007年,虽然也算属于豪门恩怨,但是幸好无人伤亡,警方最后介入调查,科学调查结案定为有人搞古最后不了了之,虽然香港警方没有定为灵异案件,但是坊间私下传闻都是灵魂作祟,因为最后出来平息事件的还是大师而非警察,涉案人员都心知肚明,最终成为豪门恩怨的笑谈。为保持事件描述完整性,除了案情一些细节还参阅了报纸杂志,希望理解。

香港家族企业的情况千差万别,一些家族企业可以让财富累积数代达百年,这主要通过豪门联姻和以及安排子女在不同领域站稳脚跟来完成,因此婚姻问题成为豪门恩怨的主要原因,所以在每个豪门家庭里对婚姻都有特殊和严格的规定,那些一心想嫁入豪门的美女、名媛们并不是那么容易就通过测试和认可的。

香港最庞大的地产集团新鸿基地产当年就因为家族婚姻问题导致企业发展问题,兄弟合心,其利断金的神话最终破灭。2006年的龚如心争夺亡夫王德辉400亿港元遗产案件震惊全港,结果2007年最终得到家产的龚如心却因病去逝,真是命由天定。香港资深的四大家族——何东家族、利氏家族、李石朋家族及周锡年家族,就是通过豪门联姻方式来保持了近百年的辉煌。

这个事件里,因为涉及人物都是名人和现今风云人物,我就此用化名代替了。2005年,香港有名的药业大亨张XX因为另有新欢,和第二任妻子离婚,最后第二任妻子32岁的名媛sandy离婚分得过千万家产,落难阔太失婚不失意,人生更加精彩。从此sandy成为一代单身名媛,不过名媛有钱之后并没有做出名媛的样子来,夜夜笙歌晚晚夜蒲,身边经常更换无数型男、模特,同时也不忘勾搭上流社会有钱贵公子,包括钻石男、有钱离异男、高官之子、豪门之后,总之感情泛滥同时还在为再入豪门寻找机会,坊间对此女评价皆不高,八卦杂志经常拍到其夜晚街头肉搏型男,携带不同男子深夜回豪宅。

2006年10月的一天,sandy带着某个小男朋友在中环皇后大道中的嘉轩广场Joyce Cafe消遣,因为这家名店也是一位名媛Bonnie所开,在上流社会非常有名,正好碰见一个多日不见的朋友julia,于是两人闲聊起来,陪同julia来的还有一位男士也是julia的二哥,她的二哥正是香港有名的运输业家族文氏集团的董事会主席之一的——38岁的文耀祖,于是经过介绍大家就认识了,这次简单的会面却给大家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文耀祖年轻有为掌管家族大业,家族生意涉及运输业和制造业,当年身价超过46亿港币,出身背景优越名校毕业,待人真诚能力突出,最重要的是因为妻子车祸去逝多年仍然还是单身,总之是个很吸引人的钻石王老五。这也正是sandy一直在寻找的目标,有了这样好机会怎么能放过?于是sandy使出百般本领开始追求文耀祖,真係无巧不成书,掌管家族大业的钻石男在感情方面却不是好手,偏偏迷恋这个“名媛荡妇”,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开始热恋起来,当然,sandy也没有冷落疏远身边那些“候补委员”,只是因为怕狗仔队拍到不雅照片而耽误了主要人物,稍微有所收敛。

其实在文家基本所有人都不同意文耀祖和sandy拍拖,因为大家都知道sandy的背景和做人,如果只是玩玩而已也算ok,只要不是结婚或者涉及豪门财富都冇关系。文耀祖本人也知道sandy以前的光辉历史,璀璨的夜蒲画面和传闻,但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自是不能认清为人,依旧和sandy时时欢乐,卿卿我我。在文耀祖的心中还有一个心结,就是第一任妻子车祸去逝时算是横祸,所以送殡之时请了很多大师父和僧人超度,当事大师告诫文耀祖,祸之为冲,行五之破,大概意思就是最好是妻子去世的5年后在娶为合适,这样也不妄两人夫妻一场恩爱,等她寻到归依之所投胎转世再做续弦打算最好,当时两人认识之时还没有到5年之限,文耀祖也并未放在心上。

两人拍拖几个月后,sandy一直在催促文耀祖何时带她去见家人,以确定身份,文耀祖因为还没有正式跟家人提及女友身份,所以一直推脱。2007年情人节过后,为表爱慕文耀祖送了sandy一辆保时捷跑车,并带他去自己独居的别墅,使得两人感情迅速白热化,借此机会sandy提出要去文耀祖家见家人和兄弟姐妹,正式确定女朋友身份,文耀祖推脱不过最好答应她带她去。

不几日,文耀祖驾车带着sandy来到了位于浅水湾的别墅,之前已经与家人约好一同吃晚饭。文家的长辈和文耀祖的几个妹妹已经在家,两人进了客厅,分别介绍各位,其实大家在八卦杂志和媒体上早就见过sandy,sandy也拿出名媛的姿态和礼仪跟大家闲聊起来,早就是sandy的朋友的julia更是陪在身边,拿二哥和sandy说笑,气氛看起来很是融洽。这时候文耀祖的弟弟从房间走到客厅,跟大家一起聊天,随口说了句:“sandy,我前日睇报纸仲有你和兰桂坊夜店大王XXX的合影,咩事啊?”sandy突然想起有日和兰桂坊的潮人夜蒲时好像有记者拍照,尴尬地回答:“冇事啊,大家普通朋友出去玩喝酒,别信那些狗仔队的话!”文耀祖的父母听闻此事面有不悦,本來印象就不太好,如今以为这个未来的媳妇已经改好了,可是还是放荡不羁。文耀祖为了缓和气氛,于是转了个话题跟大家说:“大家随便聊,sandy我带你去看我房间,上楼先。”

文耀祖家位于浅水湾的别墅外有花园和私家游泳池,里面房间林立非常漂亮。两人走到二楼,看完文耀祖的房间,又去了书房,窗外都是无敌海景,让人心旷神怡,此时sandy想要嫁给文耀祖的念头更加确定了,她要住在这个看见海的美丽房子里,有一天还要当上这幢别墅的女主人。此时文耀祖正好有电话进来,于是出去接听,sandy自己一个人在楼上随便走动,到处看看。走到有一间房间门口时,房间门虚掩,里面還飘出烧香的香味,于是sandy就随手推开门走了进去,进去以后发现摆着祭台,摆着一些灵牌和贡品,前面的香炉里還有在燃烧的香,于是sandy随便看了一下之后准备出来,刚走到门后时,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凉风,sandy心中一惊,迅速回头察看,什么也没有发现,觉得可能是疑神疑鬼,于是快步走出房间,合上房门面带诧异,迎面正好碰见文耀祖接完电话回来,关心的问:“sandy,你冇事吧?”“沒什么,随便看看”sandy回答,文耀祖很奇怪的问:“平时这个房间都是让佣人锁上的啊,你怎么进去的啊?”sandy一听更加心惊,随口回答:“门沒锁我就进去了,已经关好了”。随后,sandy与文家一起共进晚餐,随后离开,再无异常。

过了数日,sandy早已忘记这件小事,与文耀祖约会时,又开口提到结婚一事,文耀祖热恋当头,觉得家人也不是特别反对,就说先跟家人商量,婚约一事看是否能定,再做定夺。正好一周后,julia要在家开庆生party,邀请了好多朋友和同学,家人里二哥也会去,理所当然sandy也会去,于是sandy又有了一次去别墅和文家人接触的好机会。为了这次party能以文耀祖的女朋友或julia未来二嫂的身份出场,sandy特意打扮做好了充足准备。当晚,别墅灯火通明杯盏交错,花园里彩灯闪烁挂满气球,julia向自己的朋友介绍二哥文耀祖和sandy,而生性浮夸的sandy利用这个绝好的社交场合机会,无时无刻不在向别人表示自己是文耀祖的正式女朋友而且有可能马上就要结婚,现场弄的julia也有些不愉快,好像今天不是为自己过生日而是sandy的订婚party,不过碍于二哥的面子没有多说什么。

其间,sandy喝了很多酒认识了很多朋友,感觉甚是满意,决定去别墅内的洗手间补补妆,于是独自从花园走进别墅内。在洗手间内补妆时,sandy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非常得意,觉得离搬进这个房子做女主人已经就差一步了,忍不住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笑起来。突然,sandy从镜子中看见有个影子特别快的从背后闪过,感觉很奇怪,因为当时进来时,洗手间内是没有人的,这时从马桶的隔断间里发出了有人哭泣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悲伤,sandy大声问到:“边个在里面?冇事吧?”可是里面哭泣的人并不回答,依旧“嘤嘤”低泣,

sandy喝了些酒又好奇,于是准备推开隔断的门看一下究竟。在推门的一瞬间,发现门没有从里面反销上,轻轻推开了一小小的缝,正要完全推开看一看是谁在哭泣时,突然伸出一只纤细又灰白的手,颜色白到不象是正常人的皮肤颜色,握住sandy手腕的时候,sandy感动冰凉刺骨,顿时通体寒意,汗毛直立,尖叫起来“救命”,这只手的力量還非常大,把sandy往隔断间里拉,sandy惊吓之中不停挣脱,却甩不开这只怪手,顿时把自己弄倒在隔断门口,并已经被这只手往里面拉进了一小段距离。

这时听到屋内喊“救命的”声音,外面的男士迅速冲了进来,只看见sandy半腰以上已经被拉进隔断间,双腿还在地上乱踢,这时,上前扶起sandy并察看里面,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而sandy惊魂未定,满脸花容失色,衣服已经被拉破,手腕上有清晰的手指握的痕迹,红色的瘀血抓痕,看起来当时的力量应该非常大,这是文耀祖也赶过来,检查了洗手间后,没有发现陌生人,而且洗手间只有一个门,即使有人也不应该能逃脱,大家心里都有点慌,觉得可能是脏东西,这时的sandy刚刚回过神来,坚持报警,于是才有了警察的介入。

警察到现场后,经过勘察并沒有发现陌生人出现,而且根据最先冲进去的男士口供,如果有人进行侵害,那时还没有离开,可是并没有发现异常以及嫌疑人逃离。虽然sandy手腕有受伤痕迹,但是无法确定疑犯行凶时间,随后,带回警署进行药物和酒精检测,以确定是否是因为药物或毒品导致幻觉等可能。最后检验结果,酒精过量但是药物检验为阴性,排除使用药物后果,没有嫌疑人,再加上豪门施加的压力而避免无良狗仔队借题宣传,最后只能定为个人酒精过量导致后果不了了之结案。

其实文家人心理大概都明白可能是老天开眼,不想让这个荡妇名媛嫁进这个家来,影响门风。后来文家还是请了大师来做法,并且去了黄大仙烧香,之后别人并没有遇见类似事情,甚至一点异常都冇。坊间已经流传可能是文耀祖的亡妻给sandy的警示,文耀祖掐指一算离亡妻去世之日确实沒有到5年之限,心中也是打了个激灵。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可是只有sandy还一直执迷不悟,就算觉得有灵体做怪也不能阻挡她要嫁入豪门,同样也去烧香求了保佑符,成日带在身上,以保平安不再撞邪。

sandy还是如胶似漆缠着文耀祖讨论何时定下婚约,施出百般解数尽显温柔,等着走进豪门。2007年5月一天晚上,sandy与文耀祖吃完晚饭一同回到文耀祖独居的别墅准备温存,诺大的别墅只有他们两人,文耀祖去浴室沖涼,sandy自己一个人在花园走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也准备进屋上楼准备沖涼共度二人世界。走到睡房,打开衣柜准备睡衣去沖涼,关上柜门瞬间,惊鸿一瞥,柜子门上的镜子移动时显示房间的椅子上有人,sandy回头一看,魂飞魄散,一个穿着端庄的女子正坐在房间一侧正对着衣柜的椅子上,面无表情,脸色灰白,卷发垂立纹丝不动,但是眼睛却直视sandy,sandy顿时汗毛直立,惊恐中连呼救都忘记喊,只在微弱的灯光中看见女子有一双纤细又灰白的手,仿佛眼神都能传递刺骨的冰凉,sandy扔掉手中的睡衣向外狂奔。

正好撞上文耀祖沖涼回来,文耀祖急问出了什么事,sandy慌乱的根本无法回答,只是用手指着那张椅子,来回摇头,通体失控。待情绪稳定后,sandy坚持要文耀祖把亡妻的照片拿出来看一下,不看还好,一看又是一场惊魂,文耀祖的亡妻车祸那天拍的照片上,正是sandy刚才看见的那个端庄女子所穿,因为慌张长相没有看清,但是那直视sandy的冰冷眼神,却是sandy一辈子不能忘的。当时sandy就起身当晚就匆忙离开了文耀祖的别墅,两人就此分离,相信就算是文耀祖再要跟sandy见面或继续拍拖,sandy都不会再回头了。

一场荒诞的嫁入豪门闹剧,被逝去之人终结,想来世间应该是有因果、正邪之分,居心不良之人最终不会有正果。 提起豪门家产争夺战,在香港最为轰轰烈烈的案件莫过于1997年的新马师曾邓永祥家财产的争霸战,曾经牵动了香港600万人争相目睹,而且在国际新闻中都连续报道,亚洲华尔街日报、时代周刊都有报道,有一幕最让人过目不忘,富豪的子女要求富豪遗孀拿出4000万本票才可以进灵堂祭拜,子女无义,母亲无情。

2001年香港还上演香港正兴建筑公司家族的五小姑大战嫂侄分两亿家产的奇案,都是豪门百态。纵观这些财富家庭,拥有如此巨额的财富,为何不能家人善处,万事好商量,却要闹至对簿公堂、家丑外扬,难道一个人的情义、人格、颜面、良心在金钱面前都会变得一文不值﹖反观一些并不富裕的家庭,三代人和睦相处,子媳出外工作,翁姑协助料理家务、照顾孙儿,何其乐也融融﹗嫁入豪门、争夺公司、百亿婴儿、豪门遗产,是验证“金钱万恶”还是“人心万恶”?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俄男子吸食浴盐后变成僵尸…
下一篇: 香港灵异案件:和合石火葬场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