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莫斯科的地下世界的怪物

时间:2015-05-26 17:43:39 编辑:超人

你们有没有想像在过我们的脚底下,存在住另外一个有别于地面的奇异世界?不不不,不是道西基地那一种,我们今天不谈外星人,我指的是比较科学的那一种。打个比方,我们都知道深海世界的环境是何其极端,高水压、零阳光、高盐度、低氧气。严格来说,它已经自行组织了一个全新的生态系统,一套有别于地面演化规则,所以它衍生出来生物形状也是千奇百怪,透明头颅的鱼、巨大如船的章鱼、外形像蠕虫的海蛇…由于无论它们的外形或生态都有别于我们平日认知的生物,而且恐怖骇人,所以那些生物一般都被我们称为怪物、妖怪、甚至地狱来的妖兽。所以为什么地底世界不可以呢? 为什么地底不能隐藏住一个住满怪物的世界呢?

在2015年4月25号晚上8点,小编和他的友人终于到达旅程的终点站-莫斯科,莫斯科是俄罗斯的首都,其市内建设也有首都应有的风范,富丽堂皇,尽展奢华感。当中最出名的莫过于克里姆林宫,它矗立在市区的正中央,皇气尽现。仅次于克里姆林宫,莫斯科第二出名的应该是其设计考究的地鐡站。莫斯科几乎每一座地鐡站都保留了东欧建筑风格,大理石柱、拱形天花板、彩绘玻璃、历史雕像,马赛克拼贴,简直装潢得像地下宫殿般华丽,让人目不暇给。但除了富丽堂皇的设计外,莫斯科的地下鐡还有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它非常深。

对于香港人来说,你很难想像一个地铁站要在扶手电梯上呆站几分钟才能到达月台的感觉。根据维基记录,莫斯科最深的地铁站有84米深,其扶手电梯也有124米长,地铁站平均深度也有50米多,几乎是一座大厦的高度。那么深的地方,会躲藏住什么可怕的事物呢?

 

相传在莫斯科的地底,就有一条神秘鐡路Metro2和一个庞大的地下城Ramenki-43。传说在冷战时期,当时 ​​的苏联最高领导史太林为了防止防核弹袭击,便下令军方在首都莫斯科兴建地下秘密鐡路和 ​​城市,它们的名字就是Metro-2Ramenki-43

据说这个地下城Ramenki-43面积为20000平方米,200米深,有街道有磨天大厦,仿佛有一个大城市的规模。这个庞大的地下城位于莫斯科国家大学(Moscow State University)研究大楼的地底,由Metro-2鐡路连接全莫斯科各大重要建筑物,包括克里姆林宫、KGB总部、国家机场等。

但随1991年苏联解体,国际政治的气氛转向缓和,人们不必再担心爆发核子战争,新上任的俄罗斯政府便开始疏于打理旧政府遗留下来的避难设施,以至Metro-2和Ramenki-43渐渐地变成一个埋藏在地下深处,不见天日的无人死城…亦即是我们开始时说的一个有别于地面的生态系

浅谈莫斯科地铁怪谈

由这个Metro-2和Ramenki-43衍生出来的的恐怖传说,几乎多得数不清。当中你们最熟悉的俄罗斯睡眠实验据说也是在这个地下城进行,另外在1975年的莫斯科地铁车厢乘客集体消失事也和 Metro-2扯上关系。在1975年7月某天晚上,一辆由莫斯科驶往白俄罗斯的地铁列车,在通往红色布莱斯站的隧道时离奇失踪,连同车上数百名乘客一同消失得无影无踪,自此下落不明。有传言说那辆地铁列车误驶闯入国家兴建的秘密鐡路Metro-2,所以惨遭KGB灭口。当然也有人说他们走进了时光隧道,但无论如何,所有的理论都一直无法被证实。

除了​​集体消失事件外,关于莫斯科鐡路的恐怖传说还有幽灵列车事件,据说每晚凌晨,都会有辆50年代的古老列车出现在在环线(Circle Line)沿途各站停站,长长的列车坐住一排又一排的的中年男人。据说那帮男人身上划一穿上灰色制服,连样貌也完全一样。他们虽然坐得笔直,但却又神情呆滞,仿佛是痴呆般。根据传说,你千万不要踏上那辆列车,因为你一踏上列车,那些男人便会站起来,以步兵的行姿朝你走过来,之后…之后就没有知道发生会什么事了。

其实以上的都市传说,包括Metro2,通常都是莫斯科晚间铁路工人流传出来,因为他们每天的工作除了管理车站外,就是当车站关门后,在那些漆黑一片,错综复杂的隧道内游走,检查电路或拾走阻碍物。对于他们来说,地底的黑暗世界就是他们的工作场所,究竟他们在那里遭遇过什么可怕的生物呢?

如果你觉得被老鼠啃掉的尸体已经是传说的话,那么你便大错特错,在黑暗的隧道发现尸体对鐡路工人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而且几乎是例行公事,因为的确有很多流浪汉或黑市商人会居住在隧道内。如果他们不幸死掉的话,那些数以百计的老鼠群真的很乐意把它们食得只留下白骨。

地铁的癌细胞

三米高的老鼠呢?呃,这个稍后我们会再谈,但还有一些比较恐怖的传闻,例如地铁的癌细胞,传说工人不时在隧道某些地段,看到一些人体般大小的肿瘤黏附在墙角。据说那些肿瘤外形奇特臃肿,仿佛是癌细胞般,透明的表皮展示出里头有粗壮的运输管道和完整的器官,还会像生物般呼吸和不时释出黏液。那些见惯的工人通常都会立即把这些肿瘤戮破再清理掉。据说肿瘤里头载了不少老鼠的腐尸和头骨,但从来没有人知道究竟它们是什么生物。、

 

     地铁的灰人

还有一个是地铁的灰人,铁路工人的工作通常都是三至五人一队,据说他们有时隧道行走时,会突然发现前方站着一大群人面向他们,那些人全身都是灰白色,身高瘦长,仿佛有二米高,五官被挖空成漆黑的空洞。他们像军队般整齐排列,面向他们。铁路工人看见如此情况,通常都立即调头狂奔,天知道那些是人是鬼。还有一些个案是那些灰人会化身成铁路工人的模样,和他们一同行走,直到他们发现时,才变回灰人飘走。

你可能会觉得是那些铁路工人作故仔吓人,但又有谁知道呢?来到这里,小编现在会和大家详细介绍一个莫斯科铁路的恐怖传说被2米长老鼠占领的地铁站 。

被2米长老鼠占领的地铁站

如果打开莫斯科的铁路地图,你会在地图的右端有条深蓝色,写住1-A线的鐡路,而在这条鐡路的最远端的位置上,会看到一个叫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的地铁站。根据俄罗斯维基记载,这个叫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的地铁站位于莫斯科近郊沿河一带,早在1990年便开始动工,但却用了足足20年时间,亦即是2009年,才大功告成,比起同期兴建的1-A线相差了10多年有多。究竟在这20年间,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发生什么事呢?在背后又隐藏住什么可怕的秘密?

近年,在俄罗斯的网上论坛,就有大批网民说其实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早在90年代初便已经完成,而且曾经在90年代中开站了数天,但却在一晚之间站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是一个寒风大做的晚上,对于站在漆黑一片的地下隧道内的地铁工人来说,更加是地狱般折磨的晚上。冷飕飕的风不断由地面世界灌进地铁站内,再被扯进黑暗的路轨内,拍打在狼狈的维修工人身上,凛冽的寒风使他们的手脚像小丑般上下颤抖,远看起来滑稽得很。

"这天杀的究竟是怎样一回事?"那个双手握着电线的工人说。他手上那条原本手臂般粗厚的电缆,现在却离奇地撕成两折,五颜六色的电线由裂口伸出,不时闪烁白芒的电光。"废话少说,我们还有几处未修理好。"另一个较年长的工人说。对于曾经经历过史达林恐怖统治的老一辈来说,很明白"沉默是金"这个硬道理。 他们一行五人现在身处的地方是一个叫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 的地铁站。理论上这个站在数天前便开通了,但不知道为什么,由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开通了那一刻开始,怪事便不断发生,先是有垃圾箱和票站被无 ​​故攻击,之后有职员神秘失踪,现在连地铁站的电路也被撕断,总之怪事一浪接一浪地涌过来。国家地铁公司接报后,便立即派遣他们前来,并保证会付丰硕的薪金,只要他们在天光前完成便好了。

那个痴肥肿胀的主管说"这是为了保证服务质素",但这批工人心里却很清楚,这是为了他自己的位子,因为外界已经谣言满天飞,说什么前KGB的实验出错,让什么可怕的生物由Metro2溜到正常地铁站。所以如果明天前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还不能开通,国家一定会怪罪下来,传媒也不会放过他们。 "该死的!"他们当中最年轻的维修工人突然叫了出来,他用手电筒扫射整条隧道,灯光映照出隧道的内壁布满大大小小的咬痕、抓痕和呕心的排泄物。虽然理论上他们只要修好最主要的那几条电线就可以走人了,但眼前的境象仍然让他们触目惊心。 "只不过是老鼠罢了,你第一天在地铁上班吗?"一名蓄着浓密着胡须的工人喝道,但当他望向眼前那堆汉堡包大的老鼠屎时,眼神也变得迷茫起来。

突然,隧道的深处传来一阵骚动声。 只不过是老鼠群罢了。剩下的那名工人脸笑皮不笑地说。在地铁工作,看到一整群老鼠大迁徙绝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像前方海浪般的骚动声,却让那名年长的工人想起儿时在西伯利亚听到狼群赶跑时发出的嚎叫声,密集、汹涌、饥饿。 "啊!!!!!!!!!!!!!!" 站在最前排的工人率先尖叫起来。在手电筒的灯光下,他脚边涌过的老鼠多得像墨黑色的流水般流过。在他们稍前的位置,数以百对邪恶的绿光在黑暗中恨瞪着他们,并以排山倒海的速度朝他们冲过来。 "大家冷静些,让它们经过就无事的了。"那个较年长的工人朝身边的人喝叱道,但他的手却不禁用力握紧铁具,摆出一副戒备防守的姿势。 第一把惨叫声由那名最年轻的工人发出,一团庞大的黑影突然由黑暗中窜出,扑倒在那名工人,砰一声倒在地上。

其他工人立即用手电筒照向他,惊见他身上压住一只小狼狗般大的黑色老鼠,那只巨种老鼠用利爪抓破他的胸膛,坚实的门牙噬落他的臂膀里,鲜血顿时涌出,其他细小的老鼠也趁机一涌而上,疯狂咬食,一时间那名男生陷入黑色的"鼠海"中。 "救我啊,快点来救我啊,"那名男生惨叫道。那名蓄着胡须的工人见状不妙,已经悄悄溜走了,余下三名好心的工人拿起铁具,用力赶走男孩身上的老鼠。那名最年长的工人拿起士巴拿,像棒球棍般用力一挥,砰一声打在那只大老鼠的左眼上,大老鼠应棍飞出,跌在数米外,红花四溅。 快点走吧﹗ 他们连忙扶起那名倒地的工人,往地铁月台方向逃走。工人身上的鲜血激起了老鼠群的兽性,大大小小的老鼠扑向工人们的身体,由袖口钻进衣服内,在他们的脚踝、手臂、臀部、下阴乱咬乱噬,一时间黑暗的隧道内回响住工人们凄厉的惨叫声。

他们强忍痛楚,奋力跑住出口,手电筒的灯光在黑暗的隧道内胡乱扫射,照出老鼠群魔乱舞的景象。在奔跑的途中,他们踏死了无数的老鼠,脚下疯狂传出被皮鞋踩死老鼠的尖叫声和呕心的骨裂声。 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月台的灯光已经在面前,"那名起初拿着电缆的工人指着光源喊道,"只要忍受多一会便好了。" 但前方传来的尖叫声却破灭了他们的幻想。你们有没有看过中世纪的酷刑画像?例如两个2米高大汉分别抓住犯人的头和脚,再用力住后拉,硬生生撕成两块的图画?现在在那帮工人面前,这幅可怕的画像便像怪奇秀般活生生地呈现出来。 两只两米高的老鼠条然出现在出口,墨黑色的身躯仿佛说它们是黑豹,而不再是过街老鼠。

它们的身躯是如此庞大,庞大得阴影遮拦了出口的灯光,黑暗再次笼罩隧道。在两只的巨鼠的中间,是他们那个刚才擅自逃走的伙伴,现在他的头颅和左腿都在巨鼠的嘴巴里,尖叫声由巨鼠的嘴巴发出,仿佛是老鼠会说话般。 那两只老鼠在争食物般,把工人的身躯左拉右扯,不时传出工人的断骨和肌肉撕裂的声音。最后,两只老鼠仿佛达成共识,同一时间一起用力住左右两端拉,啪一声,工人便被撕成两折,鲜血和内脏立即由裂口哗啦哗啦倾泻在地上,小老鼠们立即群起扑上,大口大口把它们吃个清光。

那名工人的尖叫声在被撕成两块时到达最高声后,音量便一直慢慢下降,直到变成一具沉默不言的尸体。剩下4名工人呆若木鸡地望着自己的同伴被人分尸,脑袋顿时被吓得空白一片,甚至没闲理会身上那些钻来钻去的小老鼠,想当然他们也不会留意悄悄溜到他们身后的另外数只变种老鼠啦… 最后,月台只余下工人的鲜血、内脏和尖叫声。 到了第二天早上,当地铁日间员工来到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 站,搭扶手电梯寸到月台时,发现站内一片狼藉,惨白色的墙壁涂上黑红色的血液、吃剩的肠子、肾赃、头颅、下阴洒遍大理石的地板,被啃得凹陷的头颅在地上打滚,当然还有… 那些两米长的老鼠。 即使到了日间,那些那些两米老鼠依然气定神闲,悠游地在月台慢步,庞大的身躯在大理石柱间穿插,肿起的肚子在说它们吃了多少名工人。吓坏了的职员立即屁滚尿流地跑回地面,打电话叫军方过来,军方几乎不到15分钟便赶到现场,并手持武器。虽然没有人知道军方到场后发生什么事,只知道自此之后,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便一直被关闭禁用,直到2009年。

除了上述的停站故事外,关于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两米高老鼠的传闻还有很多,例如还未在2007年开站前,列车经过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时,普遍市民都留意到列车会刻意加速,有人说这是因为政府避免市民看到那些大老鼠。亦都有传言在2000年初,曾经有列车被滞留在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数十分钟,这是因为车长看到前方路轨停了数只两米高的老鼠,据说也有百多名乘客也目睹那些变种老鼠。

对于老鼠来源的解释,普遍莫斯科人都相信它们是前苏联情报组织KGB在地下城Ramenki-43的神秘实验室逃走出来的生化怪物,而相传Metro2的路线也真的和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的位置很近。那么世上是不是真的有巨型老鼠?话说小编有次和朋友在中环夜归时,就看到四五十只老鼠在两间连锁快餐店间游走。而且有次在非洲,小编也见过数十厘米长的老鼠。所以如果你们问小编是否相信世上有2米高的老鼠,而且在我们地下真的有个"老鼠王国"的话,小编会和你们说︰"我相信。"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阿富汗巨鼠
下一篇: 奥巴马女儿亭亭玉立 肯尼亚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