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东北狐仙故事

时间:2015-06-23 13:31:43 编辑:超人

导读:这件事是若干年前和朋友一起喝酒时,无意聊起的,当时听了 觉得挺吓人的,但没当真,不久前有幸能与其家人共餐,期间聊起此事,得以确认!也就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的奇妙了!下边请朋友们跟随我的文字一起来揭开另一段旅途吧!

朋友家位于东北某镇,处偏远之地。今年48岁。家有兄弟姐妹7人,朋友排行第四。这段事情得从朋友的父亲聊起,其父当时任该镇下属某乡的一位乡长。但由于当时特定的历史背景和社会风气,作风很是正派,并且其父为人耿直、倔犟、凡事一律按政策办事 从不给任何人面子 所以知道他的人都给他起了个外号“老倔”,当时大概60年代末70年代初左右,乡下里有人在家里偷偷的供奉“狐黄”二仙。

这件事不知道怎么着就传到了其父的耳朵里,作为一乡之长 再加上其父为人 当然是不可能允许这样败坏社会风气的事情在该村出现的了,所以在一个夜晚,其父亲自带人把那个供奉“狐黄”二仙的排位给烧了,但是说来奇怪,当天夜晚既无风、又无雨,可是身边的人却怎么也打不着火柴!其父看见了,就很生气的骂着脏话 亲自去点火、可是还是不行,身边的人都有些害怕!

可是其父意已定,让人到屋子里去拿用来照明用的“马灯”(也叫洋灯) 亲自用马灯去烧排位,终于排位被烧着了,可是当时有人看见屡屡飘升的烟雾是徐徐的向四方飘 但是没有散 最后在半空中固定住,准确的说应该是在他们的头顶固定住的,据说过了很久才散去……很多人很害怕,但不知道其父当时有没有害怕,但是据家人说 最后还是其父把那几个人一一的送回的家。

但是其父没有和朋友的母亲说起这件事,也没有和任何孩子说起这件事。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大概一个月左右,但是因为年头久远,所以具体时间已经无法记起和查询了 所以请各位朋友谅解)奇怪的事情开始出现在了这个一村之长的家庭里了。这件事可以是下边的事情的总根源。

开始出现状况的是朋友的大哥,大哥为人老实、踏实勤劳、又因为是村长之子,所以在村里受到很高的尊重。这天,大哥依旧像往常一样从家里来到田地查看庄家,正在往地里深处走的时候,大哥看到了一个洞,据大哥后来回忆,当时他认为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洞,为什么说奇怪呢?因为这个洞开口很大,但是越往深处越狭小 最后只能塞进差不多一根小母手指大小。

大哥以为是谁家的孩子来这里弄的,也就没当回事,用随身带的铁锨把洞给添平了。就继续往田地深处走去……当发现田地里没什么事情后,又从原路往回走(因为要回家),可是,当走到那个洞旁边的时候 发现那个洞又呈现出开始时候的样子 也就是说 这段时间里,填平的洞 不知道被谁又给挖出来了!大哥虽没什么文化,但自小深受父亲影响 也是个无神论者,自然也没有往那方面想,本打算用铁锨再填平一次罢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他在用铁锨掀土要填平的瞬间 突想看个究竟 这个洞里到底是什么?于是他放下铁锨,身子细细的看这个洞,可是看着看着,就看到里边有个女子正在张着手向他挥动 意思是:进来!进来呀!!! 他一愣神 然后使劲的用手揉揉眼睛 再往里看 这回却什么也没有了 可是看过一会 又会发现同样的情景!(大哥说,当时他是真的吓坏了,可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没有想逃跑的念头,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他这样看着不觉得什么,可是家里人都急坏了 都过了吃晚饭的时间了,还没见大哥回来,母亲是真的急眼了!

命令二儿子和四儿子去田地里找大哥,二哥和四哥走到自家田地,就往里看 但是因为天已经有些黑了 所以没有看出来个究竟,就继续往田地的深处走去,没走多久,就发现了大哥 但是他们只看见大哥一个人在地上蹲着 并没有看到什么洞啊什么的,就觉得奇怪 问大哥在那蹲着看啥 咋不回家呢?可是大哥就是不说话 也不回头看他们,只是在那静静的蹲着看地上……二哥和四哥就更奇怪了 以为大哥肚子疼了 直不起腰来 也说不出话来 就相互使了个眼色 意思是 扶起大哥。但是当他们靠近大哥拉他的时候,却发现大哥比平时都要重 怎么也拉不起丁点来!俩人都有些傻眼,不知道大哥怎么就突然重了这么多,于是就又用力开始拉。

话说回来,大哥这个时候也不是不知道俩弟弟在他身边,但他不知道为什么 就是不想搭理他们俩 眼睛直沟沟的丁着下边的洞 往里看……当兄弟二人拉他的时候 他本想起来的,可是发现自己的腿不听使唤了 怎么也站不起来 想说话 也发现嘴巴动不了!这兄弟三人就这样在这僵持着,谁也没有被对方征服,最后二哥和四哥也累了,再加上心里也开始有些害怕,就放开了大哥 俩人匆匆的往村子里跑 他们想回去叫人!

其实大哥这个时候更害怕 因为他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更确切的说 他现在比任何人都知道自己的状况 他期望兄弟俩人不要走 就算自己站不起来 但是身边有其他人在 他心里也不那么恐惧。可是当兄弟二人一步一步的远离他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发自心底的从来没有过的惊恐,他没有心思去看那个洞了,他想站起来 可是终究也没有成功。

他想,他可能是死了吧……话说二哥和四哥这边,兄弟二人一进村子,就像疯了似的大喊着:“快来人啊!我家大哥在田里不会动了!快来人啊!我家大哥在田里不会动了!……”没一会,村里的壮丁就都集合了起来 由兄弟二人带路 一路狂奔 来到大哥的所在的位置,可是,大哥不见了……村里的人加上兄弟弟二人 起码有30号人左右,因为朋友家在村里地位高、人品好 所以很受村里人待见,所以村里人在得知没有认错地方后,就开始三五人一伙的像四方扩散着寻找,二哥和四哥可能是出于着急吧,没有虽“大部队”前进 而是朝着田里的尽头方向寻找去,可是眼看着就要到了尽头了,还是没有见到大哥的人影,这俩兄弟可是有些害怕了 不敢往前继续走了,为啥呢?

因为当时村里人过世后 都把尸体埋在村子外边的小树林里,树林与村子之间就用田地来隔开,所以说,他们若再继续往前走的话,就是埋葬死人的地方了。兄弟俩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村里的其他人也因为没有收获 开始往他们这边走来,这样人多了,也不觉得害怕了。怎么办呢?当然是继续前进啦!都说埋葬死人的地方都有些恐怖,朋友后来回忆说,虽然当时人很多,距离也比较近 但是还是总感觉后背发凉、阴森森的。其实大家本来都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因为大哥胆子不算大 夜里一人在坟地 可能性不大,但是由于其他的地方也都找过了 没有发现异常,没办法 只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这片了无声息的坟场了,坟场不大,没一会就找遍了,还是没有。

大家这回是泄了气了 就七嘴八舌的说 要不回去研究研究再出来找吧 可能大家也是害怕吧 这一提议马上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于是一伙人飞马前奔 二哥和四哥也参加其中,走的没多一会,四哥尿急,想去解手 正在畅快的时候,不留神的眼睛瞧了一眼旁边的坟墓,这块坟墓可能是因为年久失修的原因吧 里边的棺材都漏出来了很多,当地有个风俗,就是夜里看见漏坟,一定要去三叩头, 不然很不吉利的,四哥虽然年轻,但是也从大人和玩伴的口中知道有这么一个说道,于是,他一个人颤栗着走向了那块坟,一叩头、二叩头、三叩头 他心里默数着,当数到3的时候 他感觉如释重负,唯一的念头就是立马起身走人!

可就在他站起来的瞬间,他的眼睛不自觉的又看了一眼坟里凸显出的那一块坟,但是,另他意外的是,棺材的一个角,竟然发现了一块大哥的上衣布料!!!四哥真的是被吓到了,用不成语调的声音 喊着远去的村人和二哥。众人听到声音后,马上往回跑,来到这块墓地后 也都发现了那块充满了诡异色彩的衣角,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沉浸在对这块衣角的遐想中,二哥这个时候就已经体现出了临危不乱的气魄,命令众人将棺材盖掀开,其实四哥后来回忆说,当时很多人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能够看得出来,对于这一举动,他们是不情愿的,要不是因为自己家在村里口碑不错,相信没有人会帮着二哥在夜里去掀装有死人的棺材盖。

可是当众人七手八脚的把棺材盖掀开之后,都傻眼了,因为大哥正在对着那个死人在聊天……!!!大哥躺在炕上,满嘴的胡话。没有人知道这个年轻人身上在过去的几个小时发生了什么,四哥的母亲显然是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震惊了,大家都在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屋子里乱糟糟的 像杂货市场一样热闹,但是没有人站出来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正在这时,四哥的父亲从镇上回来了,一进村口,就听人在议论着自家的大儿子,所以马上跑回家,当听到事情的经过后,从不信邪的他也沉默了。

大哥这一躺就是七天,期间有人提议去请个“高人”人指点一下,但是都被四哥的父亲给严厉的拒绝了,这位乡长开始是从本村找大夫来给儿子看病,没有效果后,又从邻村找,短短的几天里,连镇上的医生都不知道来了多少,可是大哥的“病”还是没有什么好转。这期间,大哥白天都是躺在床上,要么睡觉 要么就一个人在那说胡话,家里人给他吃饭 他也不吃,没几天就消瘦了很多。可是到了晚上 家里人都睡觉了 他却开始大声的吆五喝六的,见到他的爸爸,他也不叫他爸爸 而是说着什么我不怕你 我家都没有了 你还能把我怎么样?我就是要你也没有家!之类的话。很是恐怖。四哥的母亲看着自己儿子现在的样子,肯定是很伤心、很痛苦的,她曾试探着问过她的丈夫 要不要去请个“高人”来看看自己的儿子,但是这位乡长始终没有同意,只是说要找医生来看。

说来也巧,可能是天意,也可能是巧合吧,当时好像是镇长指派四哥的父亲去省城哈尔滨开会3天,这在当时是很不容易得到的殊荣,这位乡长显然也很高兴,答应了政府的要求,就开始张罗着去省城的事宜,并答应妻子从省城回来时,会带回来一位医生给儿子看病,就风风火火的走了。四哥的母亲平时是很听丈夫的话的,要是平时,我们都坚信她是不会做出下边的决定的,但可能是看着儿子疯疯癫癫的过于可怜 启发了母爱的情结吧,她在丈夫走后的1个小时,就从本村找来了一个在村里很出名的大仙,大仙本来不敢来,因为乡长是不信这些的,万一倒霉 被乡长发现 自己以后在本村可能都没办法生存了。

但是这些天也听到大家的议论本就觉得蹊跷、再加上乡长去省城开会了,所以当四哥的母亲前来请求的时候,大仙没有过多的拒绝就直接来到了大哥的房间,当时四哥在场,据四哥回忆,大仙看了看大哥的脸,又用手指算了算,就对四哥的母亲说:你家有人得罪了狐黄,但不是这小子(指的是大哥),现在狐黄找上门来了,你家大小子估计没救了,但是这并不是目的,你们家以后可能都会很不吉利的!四哥的母亲听完,就哭了,她当时不知道自己丈夫的事情,只是听了大仙的话 感觉大儿子可能不久于人世,才哭的,大仙告诉四哥的母亲,他也无能为力,自己的道行太浅了,自己的功力只能看出个大概情况,对于这种严重的事情,他没有办法解决,临走的时候,又告诉母亲,镇上有个叫“一江”的人很厉害,在行里很有名声,你可以去找他看看。

四哥的母亲听了以后 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般,马上让二儿子去公社借自行车上镇上找这位高人,傍晚的时候,一江大师来了,二哥回忆说,那位一江大师本来不想来,但是听了二哥的讲述后,觉得事态严重才来的,这件事另整个村子都轰动了,晚上一江大师在屋子里给大哥“看病”,走廊里、屋外院子里都是人,大家有些是出于关心、有些是来瞧热闹还有一些是听说镇上来的高人 想一看究竟,但人多了也便不害怕了 所以四哥家人就没有去轰赶这帮善良的村民。一江大师在屋子里和大哥呆了一段时间,又给大哥写了一道符,让母亲在凌晨将符用火烧了 放在装水的碗里 让大哥喝掉,又对母亲说,家里有人得罪了狐黄,现在狐黄无家可归,所以来害她的家人,唯一能破解的办法就是在他们家里供奉狐黄,这样狐黄有了安身之所,才能平息事端。

四哥的母亲同意了,在凌晨时按大师的吩咐把水给大哥喝下去了 第二天大师又做了场法事,然后鞭炮齐鸣的把狐黄二仙的排位供奉在了他们家的后屋,当天夜里,大哥就好了。有人问他,当时为什么会出现在坟地里,他说当时看着二弟和四弟走了,他就感觉他也死掉了,一个人在那不敢看那个洞,眼睛只好闭着,没过一会,就看见前边有个老太太用手招呼他,他本来站不起来的,可是随着老太太的呼唤,他发现好像自己没什么事了,就站起来朝老太太走去了,但是却怎么也赶不上老太太,最后看着老太太走进了一个屋子,他也就跟着进去了,然后看见屋子里就老太太一个人 就过去和她聊天。

也有人问 都聊了什么,但是大哥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记得聊的很开心,然后之后的事情就一无所知了。乡长开会回来了,听说了这几天的事情,又见到大儿子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他面前。估计他也有所察觉了吧,总之是没有过分追究这件事,对于家里的狐黄排位,也没有予以否认 只是从不亲自去给上香,本来这一切也该结束了,但是不幸的事情又发生在了这个原本普通的家庭。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地球上的有趣怪异植物…
下一篇: 四川民间灵异奇闻故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