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露营时发现的日记

时间:2015-07-31 09:14:12 编辑:超人

导读:上周我和一群朋友去千里达露营。在我跟女友去森林健行,享受一天美好时光之际,我蹲下来绑鞋带却发现断树的残干里,塞了个塑胶袋包着的东西。虽然我认为那只是其它游客留下的垃圾,不过仍决定当个好人帮忙丢掉。因为塞得还蛮深的,所以我伸手进去使劲把塑胶袋拉出来。我拂掉塑胶袋上头的尘土,打开袋子,发现里头有一本硬皮封面的小日记本。(译按:虽然作者没说明,但这里的千里达应该是美国的地名,不是中美洲国家。)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和女友坐在树干上读了起来,结果读得我们毛骨悚然,吓得把日记带回营地让大家传阅。总之大家看完后,决定缩短周末行程,逃离这个鬼地方。因为我不确定该如何处理这本日记,所以来分享给你们看看。你们看完后,就会知道我们为何要早早离开了。以下为日记内容:

第一天:耶!终于到营地了!开车开了好久喔,我们都累歪了,不过完全值得。这个地方很美,营地被超级高又漂亮的红木林所围绕。气象预报说这个周末可能会下雨,但老实说,我才不在乎咧。东尼正在搭我们的帐篷,而吉姆则在搭卡拉他们的。大家都很期待这个周末的大自然之旅,和一小点(也许很多)杯中物。我以前没有露营过,所以这次要好好把整个过程写在日记当回忆。

第一天‧续:现在云层变厚了,天气也冷起来了,幸好有脑公可以让我抱紧处理 。第一晚还满棒的。我们很晚才到这里,所以想必无法走太多行程。在弄好露营装备后,我们用罐头和烧烤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吉姆烤了一份汁多味美的汉堡(嚼)之后我们喝了些酒,坐在营火边讲鬼故事,都是些普通至极的活动。不过我现在该走了,因为东尼拼命拉我进被窝,我也没心情说NO

第二天。好怪,我今早醒来后到处找不到东尼,吉姆与卡拉也说没看到他。我记得他昨天深夜起来上厕所,我因为太累了马上倒头又睡着。我真的很担心,吉姆与卡拉虽然认为应该没出什么事,吉姆还是出发找他去了。他们说得也有道理啦,东尼很爱健行,所以我确定他只是早起,不想吵醒我,一个人走路去了。我要帮卡拉替两个大男孩准备早餐,等他回来就可以吃了。等会儿再来写。

第二天‧续。真他妈太怪了。是这样的,东尼在我上次写日记后不久就回来了,他看来怪里怪气的,我指的是他说他就像我想的那样去晨间健走,但是他似乎浑身不对劲。他的眼神有点呆滞,行为也不合常理。他刚出现时,我真是松了一口气,但是我现在越来越担心了。他吃早餐时不发一语,就只是望着森林狼吞虎咽。他没帮忙收拾善后,而且每次我跟他说话,他都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我问他 在健行时有发生什么事时,他说没有,然后对着我微笑。说实话,那个笑真是笑 得我心里发寒,好死不死当下还开始滴起雨来。

他最活泼的时候,莫过于吉姆问大家午餐后要不要来一场雨中健行。他超兴奋的,简直要把我拖进森林里。老实说,我觉得整件事有够怪,所以我决定留在营地,卡拉则很体贴要留下来陪我,让东尼和吉姆自己去。在他们走远时,我发誓我听到东尼说他有超赞的东西要给吉姆看。我要跟卡拉谈谈这整件事,然后听听她怎么说。稍后再写。

第二天‧续。卡拉认为我疑心病太重,说实在话,她可能没错。东尼有时做起事来会阴阳怪气的,但没什么好自己吓自己的。我大概是小题大作了,等他回来我再跟他聊聊吧:) 也许我们今晚可以来场秘密健行。现在我准备躲在帐篷里跟卡拉玩牌,雨开始大起来了。

第二天‧续。是的,我现在真的抓狂了。东尼一个人回来,我们问他吉姆去哪了,他说他只是去某个山脊眺望河流,过不久就会回来。我试着追问他这件事,他却只是走进我们的帐篷,倒在里头不省人事,身上还穿着又湿又脏的衣服。我跟 卡拉想要摇醒他,他却连动也不动。

天色开始转暗,卡拉却说她要出去找吉姆,我跟她说我吓坏了,我不希望她离开 ,但是她真的慌了手脚,所以我劝不动她。我上次看到她是拿着手电筒走进森林 里,叫着吉姆的名字。

我从刚刚就缩在卡拉和吉姆的帐篷里,靠一盏灯写着这些文字。雨势没有变小的 迹象,而且我一直看到这些闪光。起初我以为是闪电,现在我没那么有把握了。这些闪光似乎是从森林来的,我也没听到打雷声。我真的很害怕,不知该怎么办。

卡拉已经出去超过一小时了,我真的超担心的。我会再去叫醒东尼看看,就算他人怪里怪气的,我还是希望他醒着,这样我就不会觉得那么孤单了。

事到如今,她不再标记天数,字迹也变得十分潦草,而且水渍也让部份内容难以 辨认,我还蛮有把握我有详实写出她记下的内容,只是我也不太确定。(译按:看不太懂一下说有把握,一下又说不确定是哪招。)

我现在躲在森林中的某个树洞里,我想我还继续写日记,只是想试着理清发生的事情。老实说,我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那时再度试着叫醒东尼,但 是他仍旧不省人事,我只好回到卡拉与吉姆的帐篷。我真的好害怕又很寂寞,忍 不住哭了起来,后来就这样睡着了。我不确定睡了多久,醒来时却感觉自己被人 拖着走。我往上一看,东尼抓着我的脚踝,正把我拖出帐篷!我想搞什么鬼!我要他放手,然后开始挣扎,他却紧紧抓着我的腿,不停地重覆着一句话:

“我有很棒的东西要给你看”

我一边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边继续努力挣脱。虽然当时外头很暗,但是我 能清楚地看见,我们正离我稍早看到的闪光越来越近。我也开始听到这阵低沉的嗡嗡声。我不停地踢着双脚尖叫,希望或许吉姆与卡拉能听到,跑过来救我。现在我知道一切只是枉然,不过当时看来这是我唯一能做的。终于,东尼停了下来 ,他俯身举起拳头,干他妈的他要揍我!我抓狂了,脚又一踢挣脱开来,这一脚还踢中他的蛋蛋,让他直不起腰来。

我爬起来狂跑。我原本想回到营地,但是在黑暗中迷失了方向,而且雨仍然很大,所以我不知要怎么走哪条路。我终于跑到一块空地,起初我以为这可能是另一区营地,然后那些闪光却又出现了。原来这边就是闪光的来源,虽说我不知道​​是 如何形成的。空地里唯一有的东西是一个巨大的土丘,看起来是由泥巴与落叶堆 积而成,大概有七呎那么高,我会知道是因为吉姆与卡拉各站在山丘的两侧。

我躲在附近的矮树丛偷看,我有想过要叫他们,可是他们的样子吓死我了。每闪一次光,我都能看清楚他们的脸,他们眼睛圆睁,目光呆滞,死盯着那个鬼土丘,他们的嘴巴因为诡异的笑容而扭曲着,我他妈快疯了。我看到东尼从另一头走进空地加入他们的行列,他站在土丘的另一侧背对着我。突然间,他们就这样开始发抖,像是癫痫发作,然后低沉的嗡嗡声又响起了。

我吓得动弹不得,我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或我该怎么做。最后嗡嗡声变成刺耳的嘎嘎声,我忍受不了了。我往后向土丘看去,我对他妈的老天发誓,他们都浮在空中。我吓得跑人,除了这个我不知该如何做。我不停地跑直到我终于找到回营地的路,我抓起包包和一些食物和水,努力找出当初车子停的地方,但是我又迷路了。

大概一个小时后,我听到东尼在森林里叫我的名字,然后吉姆与卡拉也加入了。我所能想到能做的,就是躲在这个他妈的树洞里,我真的好害怕。

这是日记的最后一则,现在读来还是觉得很毛。我听到他们的声音了,他们一直在叫我。嗡嗡声又出现了,光也闪烁得好快,我好害怕,我不知要怎么做,他们一定会抓到我。这些东西不是我的朋友,声音听起来完全不对。我会把这本日记藏起来,如果你发现了日记,也读到这边,跑!现在就跑,别看后面!他们就要来了。

……就这样。我不需要其它警告,跑正是我们所做的。也许我能把这一切写得像恶作剧,天知道我很希望这本日记只是一场玩笑,唬弄了我们。问题是,在我们开车出营地时,我能发誓森林里很明显有人在盯着我们开走,甚至那时是白天,我几乎能确定看到闪烁的光线从树林某处射出。

更新:我准备下班后把日记交给警察,我想也许将日记拿走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我们逃走的时候我就直接带在身上,很明显我那时真的没想太多。我拍了几张最 后一页的照片。那只是一本黑色的日记本,里头直接用手当尺(用手直接画线)。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通往异世界的门
下一篇: 拔除死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