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被隔离的小间

时间:2015-06-30 12:08:03 编辑:超人

导读:朋友碰到的灵异经历,但还是用第一人称的写法。房东房子要卖了,我只能住到这个月25号。还有约两个星期可以准备搬家,房子我也已经找好了,因该算是我住过景观最好的地方吧。公寓大楼中的六楼,不是顶楼。客厅看出去是河,再过去是山坡绿林。还满怯意的。

采光不错,坪数也大,扣掉公设还有约近五十坪,多半时间是我一个人住。房东说这一整层都是他的,有两户,另一户也是前几天才租出去的,所以以坪数来说这附近难找到比他更大的了。

假日时借了两台货卡,请朋友跟女友帮忙搬,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才把东西全搬上楼,休息到晚上十点多我才先把电视装上打算边看电视边先将小东西开始定位,女友在旁边煮些消夜来吃。在整理过程中突然听到隔壁有小孩子的嬉笑声,跑来跑去。

女友问:我们隔壁是住小家庭喔?

我说:因该是吧,姓陈,我今天搬家时有看到一对夫妇去坐电梯,我有跟他们点头打个招呼,大概三十多岁人吧。

女友:是喔。

女友是国外线的导游,一个月约有一半的时间不在台湾,这样也好,关系不会那么紧,小别胜新婚。过了几天,下了班买个晚餐回家,吃一吃弄一弄洗了个澡坐在电脑前看股票,听到隔壁有电视的声音,还有那对夫妻聊天的笑声,后来又听到小朋友嬉嬉笑笑在跑来跑去。我想,现在整栋因该只有我是一个人在家的吧。

到了晚上,我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但隔壁家的小孩居然还在玩,我看了看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还不让小孩子睡觉。连续好几个晚上,那小鬼越晚精神是越好,吵的我很难入眠,我打算过两天去跟他们按电铃。今早要上班时,出门刚好隔壁的先生也一同出门,我就开了电梯等他一起坐,互相点了个头,我看那先生脸色挺古怪的,我正要开口他就先问了。

林先生你昨天很晚睡啊,看起来精神不大好喔。问的口气满故意的,听的我火气有点上来,我瞪了他一眼说:当然!!电梯门开了,我挥了个手就先往外大步离去。不太好的状况,还要在这住,我不太想跟邻居交恶,才过几分钟我就有点后悔自己怎么不能圆滑一点。晚上加了一点班跟同事在外面吃了晚餐,约两个同事回来喝点酒,才喝没几罐,就听到隔壁小孩又开始玩闹了。

我说:靠!!你听,隔壁那小鬼是不是有躁郁症,都几点了精神还这么海。

同事A走到墙边说:靠,你这里隔音也太差了吧,有没有听到什么比较刺激的声音啊。

我笑说:你不会自己听喔。

同事A把耳朵贴到墙壁上说:你电视关小声点,我听听看隔壁在干麻,哈。我拿遥控器把电视音量关小,同时还听到那小鬼还在继续跑来跑去。

同事A说:你这墙的隔壁是对面哪里啊?他是在跑怎样的?

蹦蹦蹦蹦蹦蹦蹦蹦蹦蹦蹦蹦蹦蹦蹦。。。。。

同事A:这小鬼还边跑边笑,他是在爽什么啊?

蹦蹦蹦蹦蹦蹦蹦蹦蹦蹦蹦蹦蹦蹦蹦。。。。。

同事A笑着说:靠!他是一个人在跑马………………突然之间同事A的笑容不见,眼睛直视视的看个前方,头慢慢移开了墙壁…

我问:怎样?? 怎样了?? 你听到什么??同事A还是不说话,但脸慢慢朝向我,我看他脸越来越发白。

我有点急了,凑过去问:怎样?? 你到底听到什么??

同事A:我…我听到他在跑步…

我又问:我也有听到啊? 跑步声而已不是吗? 你还听到什么吗?

同事A:他…他朝我跑过来…………

我问:什么? 什么朝你跑过来??

同事A往后指了地板说:我听到他这样…..他从那边这样跑跑跑…

然后他手慢慢往墙上指:然后他就往墙上跑……

我愣了一下,问:你在说什么?

同事A很惶恐的看着我,急促着说:他从我耳边踏过!!!

什么??

同事A大呼:我说!!! 他从我耳边跑过!!! 你听不懂吗??!他从那边地板那样跑跑跑!!然后就踏上墙壁跑到另一边!!!我听到他脚踩在我耳朵旁边!!!!

我问:你是说他脚踢墙壁那样吗?我作势脚往墙壁上踢好几下。

同事A:不是!!! 他是跑在墙壁上!! 你懂吗!! 跑在墙壁上!!!

同事B在旁好一会都没说话,开口问我说:他喝多少了?

同事A:我他妈才喝不到三罐!! 操!! 你他妈自己来听看看!!他手指向B。

B看了看我,耸了一下肩膀,说:嗯,OK。

B走向墙边,一样把耳朵贴着墙壁,眼睛看着我。

B同事:没有,我什么都没听到,没有人在跑。

A同事:我操!!他滩坐在我的沙发上手捂着头一直在按太阳穴。

我说:好啦算了啦,你因该是听错啦。A同事看了看我不说话,摇一摇头。

B同事这时说:好啦,走啦,我还要载你回去,不要太晚。A跟B东西收一收准备回家,我送他们到电梯口。

我说:好啦,掰,回去小心点。

正当电梯门要关时,A突然手把门压开,看着我说。阿林,我真的没有听错。我看着他,鼻子吐了口气,缓缓点了点头。电梯下楼后我转身回家,眼睛看了一下隔壁家大门。我心想:算了,都这么晚了,有事我明天再问好了。到了隔天早上,今天是假日,我睡到十一点多才起床,烤了些吐司当早餐。当我经过走廊到客厅时,我眼角望到昨天A耳朵听的地方,我想,小朋友半夜不睡觉吵到别人,今天因该要去讲个清楚。吃完早餐我就到了隔壁家,按了电铃,隔壁陈先生出来开门了。

我说:HI,陈先生早,那个,我有事要跟你讲一下嘿…,啊你太太不在喔。

陈先生:喔,她去买东西了,她是我女朋友啦,我们还没结婚咧,你太太呢?好像比较少看到她厚。

我笑说:她也不是我太太啦,是我女朋友,她是做导游的,所以不常在台湾。

陈先生:哇~导游不错耶,那你比较辛苦喔,还要照顾小孩,小朋友还在睡吧?

我笑容僵掉:What?

陈先生:你们家小孩啊,精神不错喔,都满晚睡的,他几岁啊?幼稚园了没?

我缓缓摇头说:我没有小孩啊?

突然之间我有个不好的念头闪过。我也问他:你….你也没有小孩对吧。陈先生也看着我摇一摇头。我们的表情这时都很难看,因为我们想的事情都一样。天天被隔壁家小孩吵,而隔壁却说他们家没小孩。而且我还有昨天那奇怪的经历。

我先发声说:会不会是楼上的声音?也许结构上的问题声音会传到我们的这堵墙壁?

陈先生说:不可能。他看着我说:其实我跟我女朋友都贴着墙听过,声音的确是你家传出来的。

这样吧。我说。我们先来确认真的不是楼上或楼下传来的声音,先来看我们中间这堵墙是纯水泥墙还是有钢梁的,有钢梁的话那回音的机率就会大很多。OK,那我们都回客厅,然后把墙的厚度比出来。我回头往家里走,脑中的想法越来越古怪,思绪越来越乱,我是说,我才刚办近来没几天耶。

手扶着客厅的墙壁然后我头往窗外一探,看到陈先生也把头往窗外探,这时我们两个的眼神一对到后,我头轰的一声然后全身发麻。两人脸色都变的难看到了极点。陈先生还是陈先生,他并没有少颗眼睛头多根角,只是脸色已经接近惨白。我们两个人之间隔了一扇窗户。有一个房间在我们两家的中间。

我问说:这…这是你家的房间吗?陈先生用力摇了摇头。我们两个对看了好久,就看陈先生慢慢把手伸出来,往那户窗户摸。

我突然大喊:不要!!!陈先生震了一下,看了看我,手慢慢的退回来。

我说:我们先搞清楚,先搞清楚。

我们都各自退回客厅,过不到一分钟,我听到有人按电铃,我去开了门,是陈先生,我门打开后他眼睛往我身后一看,他脸又垮了下来吐了口气说道:真的,果然是真的…..。

他说道:我家的客厅是凹近来,然后过走廊会再往外凸,结果你家的也是,真的有一个房间在那。打给房东!!! 快!! 我说道。

我:喂,你好我姓林是跟你们租房子的,我找王先生,什么?他出国?那什么时候会回来?下个月?那请问一下你知道我们这个房子的状况吗?我有重要的事要问,你不了解啊,嗯,那好吧,谢谢。我们两个对看了一下,都不说话。

要不要看看? 我问。

陈先生:看看? 你是说看里面吗?嗯。我点了个头。

陈先生:它窗户不知道有没有锁,而且直接探头看我觉得….

我说:不是从这边看,我们从那边看。我手指向窗户对面那片树林。

陈先生:怎么看?有点距离,看不到吧。

我说:我有一个朋友有在玩望远器材,他喜欢观察鸟,用那种望远镜因该看的到。

陈先生吸了口气,点了点头。于是我就打电话给这位朋友,直接跟他约在对面山下的桥边,我们并没有跟他说明原因,只说要借他的望远镜看看东西。隔了一个多小时,他开车过来了,他姓张。他下了车门说:你是要看什么东西啊?我告诉你,这种望远镜你是不会用的,你以為像一般望远镜转啊转就好了吗?你这外行,光测距离调焦就弄死你。

我说:好啦,不然我比给你看你帮我调可以吧。走啦,我们先上山。

于是我们就开始爬山,边爬老张就边问:那你是要看什么东西啊。我随口胡说:没有啦,我跟隔壁这位陈先生打算一起架个遮雨棚,这样下雨就算风吹雨也淋不到阳台嘛,想说不知道那铁架要怎么绕比较顺,这样看画下来比较准嘛。

老张:你还想的真周到。到了一个坡度,看过去差不多跟我们六楼平行了,我就说道:好了好了,就这吧。就看老张把望远镜从箱子中拿出来,开始在装架。我跟邻居陈先生互看了一眼,心中不知道这么做是好还是不好。老张开始看着望远镜调焦了,嘴巴问着:你们是几楼啊,我看看,我看看。

我跟陈先生同时说:六楼。

老张:我瞧瞧啊,六楼….嗯,有,我看到了,很清楚呢。我在旁说:好了,给我看看。

老张说:急什么?我先看看嘛。看能不能看到什么精采的,你说那什么鬼遮雨棚,我才不

信呢,当我傻的啊。

我急着说道:好啦,我先看看啦,你抢什么啊。

老张:好啦好啦,你们两真是奇怪,大白天没事拿望远镜看自个家,什么好看的东西也没有嘛,好啦,给你看。对了,陈先生,你家小孩知道我们在这啊,他一直朝我们挥手呢。

后续

后来得知这里原本一层是有三户公寓的,中间这一户租给一个酒店小姐,酒店小姐她有一个小孩,因妈妈多半不在家,所以小孩时常都关在房子里自个玩,有天妈妈早上回家时,发现家中满是瓦斯味,原来瓦斯漏气,小孩就在房间睡觉,走了。之后这户公寓怎么租都租不久,都被房客退租说那个小房间不时有个小男生会出现,找你玩游戏。

最后房东心一横就把中间这户打掉,把这户平分给旁边两户,而那小房间就把他隔离起来。眼不见为净。再最后,我们跟房东抗议凶宅理当要事先告知,不得隐瞒。他辩称这不算凶宅,而他有把这缺失反应在价钱上了。所以最后,我们只得到了押金全退,然后该月房租全免。没了。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山中迷雾
下一篇: 我朋友的妈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