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头发

时间:2015-06-27 11:03:52 编辑:超人

导读:大约是前年的这时期左右,大学社团友人A对我说“来帮我搬个家吧“,说是事成之后会请我吃寿司,再加上经常受到A的照顾,我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搬家当天来帮忙的有我和A及同社团的友人B和C,共四个男人。A的新家位于二层楼公寓的一楼边间,进到玄关后左手边是浴室和厕所(浴厕分开),右边为厨房,正面则有扇木头框架的玻璃门,房间总面积约有十张塌塌米大。

当晚我们四人喝起酒来,边吃寿司边闲聊,最后在地板上凑合着睡了一晚,到了早上我就和B、C一起搭电车回去了。我还记得在回家路上C曾说道“A的房间隔壁就是神社耶,搞不好...会出现那个喔“与其说是记得这件事,倒不如该说是无法忘记吧. . .

A搬到新家约一周后,我和A、B在学校餐厅吃饭时,B问A“新家怎样阿?还不错吧?“A“嗯—房间很大,离车站又近,不错是不错啦...“A欲言又止的语气让人有些在意,“怎么了?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吗?难道是幽灵之类的?“我半开玩笑说道。结果A回我“我家常常有长头发掉在地上说。““一定是因为你这混蛋带女人回家阿““是在外面沾到的吧“我和B只是随便敷衍了下A。 (顺道一提A说他并没有带女人回家)就算发现除了自己身上以外的毛发也不需要这么在意吧。而且A也像是想通了什么,“反正除这之外也没其他事了,应该只是碰巧吧。“那天关于A房间的话题就在这结束了。

在那之后A也一如往常都有到学校上课,约莫经过两周,他整个人变得憔悴不堪。既然能来上课就表示不是生病,应该是有什么烦恼导致睡眠不足吧,于是我和B、C为了询问事因便邀约A去喝酒。喝酒途中我们问A“发生什么事了吗?“A“说出来你们可能不相信...之前我曾和你及B提过头发的事吧?我一开始也觉得是从外头带回家的,不过怎么想都很奇怪,如果是在外面沾到的,头发长短应该会不一样吧? 但那些全是相同长度的长发。

从外面带回家的头发掉在地板上是很合理的事,可是不管杯子里、厕所还是浴室,掉的到处都是喔。而且掉发的频率好像还变高了,头发数量正在慢慢增加。我实在非常在意这件事,就算待在家里也会害怕到没办法冷静。 “我和B半信半疑,一时之间还无法接受,“一定是碰巧一起发生才会让你疑神疑鬼的啦。““不对,真的很诡异。“A一脸认真地坚持自己的论调。C怀着满满好奇心提议“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就到A家里去看看吧。“A也说“对阿,让你们亲眼看看比较快。“于是我们四人出了店后一同往A家前进。

进到A家中后我们都无语了。就像他说的一样,不管流理台、浴室还是厕所,房间到处都散落着头发。A“...我出门之前还没有的说“C兴致勃勃表示“我们把头发收集起来研究一下长度和颜色之类的吧。“当时我抱着半害怕半好奇的心态跟着附和“这样一来就可以知道是不是同一人的头发了“B也加入我们,于是四人开始收集头发。

我们约花了十分钟将肉眼可及的头发收集在一起,再把它们放在白纸上,大略查看了一下发色和长度。从中去掉长度相差太多的头发以及体毛,最后将剩余的头发集中以后,室内空气一下子凝重起来,我感到有些发寒。在这沉重的氛围中,B看着大家的脸默默的说“...是一样的吧?“就算我们不是专业人士,但从长度、颜色及触感来判断,怎么想都是同一个人的。

我和A、C也不得不同意。C“哇喔...这下糟糕了“听到C的话后,A开始坐立不安“怎么办阿,我现在该怎么做才好?“因为我从没见过幽灵,也没有任何相关经验,所以不认为这是幽灵的所作所为,若是物理现象的话,一定可以在哪里找到些蛛丝马迹。于是我安慰A“幽灵又没真的出现过,会有这些头发绝对是有某些原因的啦。“

此时夜也深了,我们决定日后再来调查,这次就先各自回家。打开房门走到玄关途中,B突然用惊恐的表情指着浴室“喂...这个...“大家凑近一看,竟然有束几乎要用整手才能握住的头发掉在浴室地板上。我至今依然无法忘记见到这画面瞬间所感受到的惊悚。四人立刻连滚带爬跑进附近的全家,等稍微冷静下来后才开始讨论起刚刚看到的那束头发。我们明明应该将屋里的头发都捡起来了才对,就算有所疏漏,也不可能会忽略那么显眼的发束。也就是说,那是在我们捡完头发到准备回家的这段时间出现的。屋内从头到尾只有我们四个,就算有人从外面进来也会马上被发现。A目击到证据确凿的画面之后整个人怕的要死,我和B、C脑中也交杂着恐怖和兴奋之情。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在那边搞些收集头发和测量长度之类有些没有的关系,隔天事态变得更加严重。我们在全家待到天亮了才离开,因为A说不想回家就去了B家,我和C也先各自回家,由于礼拜六放假,我们便决定睡醒后再集合。到了傍晚,我起床没多久就收到B传来的简讯。“晚上七点到刚刚的全家集合“四人到齐后讨论了下接着该怎么做,最后决定先到A家看看情况。

因为我们昨天仓皇逃出A家,所以从外头可以清楚看到里面灯光还亮着。A掏出钥匙开了门。才刚开门我就怕得有些魂不附体。首先可以看到玄关散落了数根头发。此时此刻没有任何人出声。偷偷观察了下浴室,除了昨天那束头发之外没有其他奇怪的地方。厕所、厨房及走廊也都有头发。从昨天开始就没有任何人进来过,却出现了这些头发。”这真的不是在作梦或整人节目吗?如果是的话就好了”我感到既恐怖又兴奋,有些分不清究竟是现实亦或梦境。

检查完除了房间以外的地方,终于要进到房内时,“咻—“A发出了像是漏气的声音(可能是悲鸣吧),我问A“怎么了?“A表情僵硬越过房前的玻璃门,手指着房间里。我们三人往他所指的方向一看,桌上还放着昨天收集的头发。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东西了。我“这有什么奇怪的吗?“C突然用嘶哑的声音说“窗户...“

A房里的窗户上半部是普通玻璃,下半部则是雾面玻璃。上半部什么也没有,由于天色昏暗的关系只能看见晾衣服用的竹竿。但是下半部的雾面玻璃外却坐着一个长发女人。因为她身穿白色长袖衣服,即使隔着雾面玻璃还是能清楚看见头发长度。直觉告诉我”那些头发就是这女人的”。现在回想起来,虽说也有可能是真人(那又是另一种恐怖),不过这​​次是真的看到幽灵了。当下我感觉全身血液都倒流至脚底。我们没有发出任何叫声,只是静静地退出房间,用颤抖的双脚。

从那之后A在我们家里轮流借住,直到找到新家为止。直击到那东西后,我们对A来借住的事彼此心照不宣。为了整理搬家的行李,我们曾回到那房间过几次,看到灵异网站『将日本酒倒到杯中放置在房里』『在房内四角放盐』等建议,我们也姑且一试,但下次再去房间时,日本酒变得既白又混浊,盐也变得硬梆梆。 (这或许是湿气所造成的)A搬家后再也没发生任何事,过着普通的生活。但他现在似乎还是对掉在房里的毛发心存芥蒂。最后我们依然不知道那间房子隔壁的神社与整件事有无关联,还有那个女人的来历,搞不好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 .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怪人与自杀者的笑容
下一篇: 美国奥克拉荷马州黑山轶闻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