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千寿江

时间:2015-06-25 16:44:28 编辑:超人

导读:事情也差不多要到尾声了,就让我写下来吧。说来话长。父亲曾经有个妹妹,也就是我的姑姑,姑姑出生没几个月就突然死了,原因不明。期盼已久的女儿过世后,奶奶整个人一蹶不振,看不下去的爷爷便买了个法国娃娃送给她,奶奶将它取名为和姑姑同样的名字”千寿江”。每天抚摸娃娃,到哪都形影不离,还为它梳妆打扮,甚至睡在一块。

但在我妹妹出生后情况开始有所改变,得知生下的是女儿,奶奶乐得不可开支。因为我的双亲都有工作,妹妹就在奶奶极度地宠爱下长大。是说她也很疼我啦。而奶奶一直以来看重的千寿江则从她的枕头旁改摆到佛堂去了,那里除了佛龛之外什么都没有。我经常在晚饭前到佛堂供奉神酒祭拜祖先,那是个阴暗寒冷让人感到不快的房间。

升上国小高年级的某天,我一如往常来到佛堂供上神酒,在佛龛前双手合十,突然我感觉到似乎有人站在身后,回过头什么也没有,只看到身穿粉红洋装的千寿江佇立在原位。当时我正值多愁善感的年纪,感到格外害怕,不自觉挑衅它”怎样,有什么意见就出来讲阿!”像个笨蛋一样。回到客厅我告诉家人”我被千寿江瞪了!”,奶奶听了后非常震怒...我从来没有看过她这么生气。结果奶奶发火连带的也惹怒了爸爸,于是我就被揍了。哭哭。最后我只好道歉,这件事也暂告一段落。

真正的问题是发生在那之后的某天。记得应该是假日吧,我在天色还很明亮时进到佛堂准备撤下昨晚忘记收回的神酒,但千寿江不在它的位置。它从架子掉落到塌塌米上,手腕还脱落了。老实说我认为它是想对我做些什么才会掉到地上的...我害怕的跑回家人所在的客厅里,虽然怕被骂还是向奶奶报告了事情经过,大概是孙子异常的举动让她有些担心,奶奶陪我一起回到了佛堂。结果千寿江好好的待在位置上,手腕也接回去了。就在我被当成说谎的孩子正拼命解释时,父亲出现了,”抱歉阿,那是我弄掉的。我从厕所出来后就把它放回去了。”犯人竟然是爸爸阿!爸爸看到我被误会而快哭出来的样子捧腹大笑,奶奶也不断安慰我,全案算是无事落幕。

但在当天晚上,奶奶就寝后父亲来到我的房间,”白天那个娃娃是我把它放回去的,可是我没有弄掉它。你真的没有说谎吗?”根据父亲的描述,他在看到我慌慌张张的从佛堂跑出来后跟着过去查看,发现千寿江掉在地上。如果被别人看见就糟糕了,于是他偷偷摆回了原位。

奇怪的是,父亲说娃娃的手并没有脱落,那它到底是怎么掉下去的,又是怎么把手接回去的呢?因为太过于害怕,我翘掉了奉神酒的工作,将神酒端出去后,我会在客房待个2、3分钟再回到客厅,就这样大概有半年左右没有供过神酒。就在那段期间,妹妹死了。在她刚上小学没多久。

死因是不明的高烧。某天她突然高烧不退,住院没多久就过世了,我心想会不会是因为没有供神酒的关係,但满怀罪恶感的我没办法对任何人说出口。妹妹是被我害死的。但妈妈开始认为妹妹的死是千寿江害的,听说她在临终之前哭着找”小千”。可是妹妹朋友中没人叫这名字,能联想到的只有那个奇怪娃娃。或许是被我以前说过的话所影响,妈妈变得非常敏感,还在举行妹妹葬礼时哭喊着要”丢掉娃娃!”,造成不小的骚动。从那之后爸妈间的关係便加速恶化,妈妈跑回娘家,爸爸埋首于工作,奶奶每晚抱着千寿江哭泣。爸爸整天忙着工作不回家,奶奶又只会哭,结果就变成我要一手包办所有家事。

接着奶奶逐渐出现痴呆症状,现在想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虽然饭还是会吃,不过她成天在房里抱着娃娃发呆掉泪,哭累了就睡觉;有次我去叫奶奶吃饭,她嘴里却嚼着些什么,问她在吃什么,她说吃饭,我错愕的看向奶奶,她正从嘴里吐出条金色的线。然后我发现了她手中半边已经剥落的千寿江。这是我感到最恐怖的时刻。我连忙让奶奶把它吐出来。

就算去找妈妈商量她也只说不想理那种人,叫爸爸送奶奶去医院他却拿工作当藉口,叫我照顾就好。尽是些倒楣事。那时我只是个中二小鬼。可是自从妹妹死后家里就四分五裂,一定是因为我没去奉酒才会变成这样...所以我扛下所有的事,也不去上学了。

千寿江在奶奶手上慢慢变得七零八落,头发被拔掉、也没穿衣服还被乱砍一通,说起来有点恶心,但它曾被涂满过排泄物。就算觉得娃娃很可怜把它藏起来,隔天还是会看到奶奶拿着它。我藏过很多地方,厕所架子、父母的房间和鞋柜等等,到了半夜奶奶会到处找它,不断叫着”千寿江、千寿江”,等千寿江被找到后又会变得残破不堪。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没办法,只好试着藏在我房间里。

约莫过了半夜三点,清晨左右我被奶奶寻找千寿江的叫声吵醒,我的房间位于二楼,我想她应该不会爬上来,自从她痴呆后也没上来过...我安心看向摆放千寿江的衣柜却看到柜门敞开着。原本应该是关上的。因为放在视线可及的地方令人不舒服,为了避免半夜看到它,于是我用塑胶袋包起娃娃放进衣柜里。但塑胶袋现在却掉在那里空空如也。

我一边深感不妙一边又害怕着千寿江,不禁深陷恐慌之中,躲在棉被里不断飆汗。到底要继续装睡还是起来确认?实在是害怕到一个极限。此时我听见了开被打开的声音。房间的配置大概是:门/床(我的视线→)/衣柜,我怕到没办法看门的方向。突然有个声音传来”千寿江,你在这里吗?”奶奶爬上来了!?我跳起身来。但是门口什么也没有。不管千寿江还是奶奶都不在。我只好努力说服自己是幻觉而躺回去继续睡觉。

隔天早上,我发现千寿江和奶奶死在她的房间里。死因是窒息。奶奶喉咙里塞满了千寿江的头发、破碎的衣服及眼珠,她的嘴里还有颗千寿江的头。当然不可能吞的下去...就在这明亮的房间里,就在日光的沐浴之下,奶奶却死得如此悽惨。即便表情再怎么狰狞,即便再怎么痛苦,即便已经到了眼睛充血小便失禁的地步,她依然用单手紧握着千寿江的身体。

奶奶的葬礼非常简单。是用火葬。连同千寿江一起。在安放遗骨时,墓碑上不是会刻着历代祖先的名字吗?千寿江(姑姑本人)的名字已刻在上头了。感觉很奇怪。从这开始是我觉得最恐怖的事情,姑姑千寿江的死因其实并非不明。而是被奶奶勒死的。理由不得而知。听说亲戚断绝了和奶奶的一切往来。以上是我在葬礼时从亲戚那听来的。就算我问发生这种事为什么没被逮捕,他们也只是敷衍过去。应该是被搓掉了吧。

今年是奶奶过世的第四周年。我没上高中,整天无所事事。自从奶奶死后我做什么都提不起劲。这篇文章其实是两个月前就写好的。我甚至想过倒不如就这样死去好了,太累了。如果说至今为止发生的一切都是出于千寿江姑姑的诅咒,我现在这个样子可能也是因为受到诅咒吧。只要想到她或许想着要消灭我这仅存的信念,就稍微能笑的出来了。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面纸
下一篇: 古罗马华丽装饰骷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