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怪异的录影带 - 51区
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最怪异的录影带

时间:2015-06-24 12:13:49 编辑:超人

导读:究竟时间的本质是怎样?像条深山的山涧般,只会顺应一个方向而流?还是像大峡谷的端流般混乱,既可以顺流,亦可以逆流,甚至在原地不断绕圈子呢?一切都是未知之数。

 

在2013年,一名叫powerhawkmash的网友在论坛reddit就发布了一则帖子,帖子名为"这是我看过最怪异的录影带(The Strangest Tape I've Even Seen) ",讲述他在加油站工作时的一段怪异的经历...

你们好,我是一名加油站的员工,在一间位于宾夕法尼亚州边界的加油站工作。老实说,这份工作无聊透顶,来加油站加油的车辆很少,来买东西的人也沉闷得很,胜在工作容易而且薪水不错。事情发生在在两三个星期前,我们加油站就来了一名新员工,为了保障私隐,在以下的故事我也会称呼他为Jeremy。

Jeremy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他年约25岁,很少说话,是一名沉默寡言的年轻人。除此之外,他有一把很怪异的笑声,很尖锐、很扭曲。我和我上司在和Jeremy相处数天便发现了这一点,但这并没有妨碍他的工作,所以我们也没有空闲理会太多。再加上Jeremy做事有条不紊,从来没有顾客投诉这名新人(宾州人以个性火爆闻名),这使我们更愿意容纳他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异常之处。

但大约在数星期开始…店铺便开始颇颇发生失窃事件。员工偷窃几乎会发生在任何一间零售店铺内,再加上我们的加油站每次当值只有一个人负责(所以说我们的店铺真的很细型),想当然偷窃事件不是什么令人惊讶的事…但由另一个角度看,我们的失窃情况却有点怪异。

二星期前开始,我的上司便察觉到店铺内的机油常常出现短缺。起初,每天只不见了两三罐小机油,但之后小偷的行为愈来愈猖狂,仿佛是吃机油大般,可以一夜之间偷走一整箱机油,甚至整个架子上的机油。更加的诡异的是,每一次失窃都是在Jeremy轮班后才发生。上司见状便检查闭路电视的录影带,但又抓不到Jeremy有任何违规的行为。每天Jeremy下班时都会锁上大门和后库木门,那时候机油明明还在货架上,但第二天却会离奇地不见了。

这种情况持续了两星期,每晚上司都会带录影带回家检查,但每次都苦无结果,机油失窃事件仍然不断发生。昨晚,因为上司的女儿要参加垒球比赛,便拜托我代替他看录影带,并答应会给予加班钱(秘密地)。对于正计划旅游的我,当然很乐意接下这份差事。我们的店铺总共有3个闭路电视,所以上司给了我3盒录影带。当我回到家后,便找来一台旧式播放器来在电视观看。录影带显示的拍摄时间是两天前的下午四时,也就是Jeremy对上一次的上班日子。影片开始时,录影带所有事情也显得很正常。Jeremy回到店铺后便换上制服,和上一班负责的女孩闲聊了一阵子,之后便回到收银机前的工作岗位,如常地工作。

第一位走进来的客人是秦柏斯太太(时间是4:03),一位住在附近城镇的老顾客。一日以住,她脚步蹒跚地走入加油站,拣选了一包香烟和一份报纸,之后丢下二十美元便转身走人,不留一丝痕迹。下一位客人也是本地人,罗恩先生。每隔几天,他便会骑着黑色摩托车呼啸来到加油站,帮他的摩托车加油,和买一些干粮(这一次他买了一大包干牛肉),然后用信用卡付款后便骑车走人。接下来的客人是一名穿牛仔装的陌生男子。但就所有加油站一样,有外地人来访绝不是什么新鲜事,更何况我们的加油站在高速公路旁边。那个男人买了一些汽油和交付数百元帐单后,便继续上路。看到这里,坐在电视台前的我停下录影带,软瘫在梳发上,抱怨道如果有事情比加油站的工作更沉闷,就是看着别人在加油站工作。

幸好上司额外给我的钱足以推动我继续看下去。我在冰箱拿出晚饭,回到梳发上,按下遥控器,便继续播放录影带。接下来的一小时也没有任何事情发生,熙攘的客人在店铺进进出出,我开始想Jeremy已经察觉到我们在怀疑他偷窃,那么他就不会傻得在镜头下犯事吧,所以想起来看这些闭路电视有点多余…但到了下午5时正,怪异的事情便开始陆续发生。在5时03分,秦柏斯太太再一次走进店铺内。我脑海第一个想法是她遗留了钱包在店铺,但可惜她没有。秦柏斯太太径自走向货架,​​拿起了相同牌子的香烟和报纸,再次在收银机放下相同的二十元便转身走人。这他妈的有够奇怪?我心想,难道秦柏斯太太患上了阿兹海默氏症?

其实Jeremy应提醒秦柏斯太太她已经买了两次,但是他没有这样做,毕竟,公司没有明文规定客人不可以买同样的物品两次…下一秒,罗恩先生的摩托车再一次划入画面。和秦柏斯太太一样,罗恩先生再一次来加油站,同样地为他深黑色的摩托车入油,同样地拿起一大包干牛肉,最后同样地以信用卡付款。不,这没有什么大不了,我抚摸胸口安慰自己说,这不过是一次怪异的巧合罢了。碰巧秦柏斯太太突然失智,而罗恩先生也碰巧有两辆摩托车。但当那名中年牛仔步入店铺时,我脆弱的信念也随之崩溃得体无完肤。

一股寒气窜过我的背脊,滑入我的骨髓,冻结了我的血液,使我手脚不受控地颤抖。不要拿起柴油,不要拿起柴油,我口中念念有词地呢喃着,十指也不自觉地塞进口里,仿佛可以增加安全感。但那男人仍然拿起了相同的柴油罐。他再次由裤袋拿出四十多块,之后再交付了数百元帐单,每一个动作也和他上一次到访时无两样,甚至连他临走前在大门擦了一下鼻子的举止也是一模一样!无论那个男人是有钱、刚搬进来、或是双胞胎,也无法解释眼前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巧合。接下的一小时,每一个走进来的顾客也和一小时前的毫无二致,他们买相同的物品,做相同的动作…到了6时03分,秦柏斯太太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镜头前,重复两小时前的动作…

我马上按下遥控的加速键,目瞪口呆地望着接下来的7时、8时、9时、10时,每一个小时,相同的客人都会按时冲入店铺内,购买相同的物品,仿佛被困在时空陷阱内…我猜到你们在想什么,那个狗养娘的Jeremy骇进了闭路电视,把头一个小时的录影带不断重复播好,用来遮掩他偷窃的举动。但事实绝对不是这样,因为我亲眼望着由收银机旁的窗户洒进来的阳光一点一点变暗,最后更是日落西山,重复的只有那些客人的动作。更加诡异的是,在整个轮回中,唯独Jeremy是不受影响。他每隔两小时便会搬货和入货、偶尔还会打扫地板,看到天色昏暗也会打开白光灯…无视了身旁发生的一切异状。

恐惧像毒蛇般钻入我的心脏,心脏卡在喉咙狂跳不已。我眼前看见的录影带一定出了什么开始,发生了一些超出常人理解的事情。录影带飞快地转动,时间很快便到了晚上11时。我们的加油站在11时便会关门。Jeremy在11时03分便到更衣室脱下制服,把店铺大门锁上后,便驾车走人。但直觉和我说事先还未完结,我紧盯着空无一人的店铺,坚信一定有什么更可怕的东西在后头…

砰一声巨响﹗ 镜头前突然浮出Jeremy的脸孔。

我吓得立即尖叫了出来,把手上的遥控抛得远远,Jeremy那张猥琐的脸孔猛然占据了整个萤幕,用那些既呆滞又诡异的目光瞪着我。我说他是望着我,仿佛一早知道我们会窥探他那一种。他那双漆黑色的眼珠闪烁着奸狡的光芒,宛如食人怪物抓到了躲藏在衣柜的小孩。我踉跄地拾起趺在地上的遥控,想把电视关掉。但当我抬头时,Jeremy的脸孔已经消失不见,画面再次回到空荡荡的加油站。我把录影带后退数十秒,发现Jeremy的脸孔只出现在12:03的一格内,之前的一秒他还在这里,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了。我翻看了前后数十分钟,完全没有他曾经冲入加油站或躲藏在货柜的画面,仿佛他是凭空出现在加油站内,之后再在原地蒸发走人。

更加让我心寒的是,在12:03后,货架上整排数十罐机油也蒸发得一干二净,就和Jeremy的脸孔般,前一秒还在这里,下一秒却消失不见。我没有想太多,恐惧已经占满我的脑袋,脑袋不断对我发出闪红的警告。我连忙把电视关掉,颓然地躺在床上。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很想很想睡去,但脑海中不断浮现出Jeremy扭曲的脸容,仿佛他就站在我的床边。我发誓这绝对是我有生以来看过最诡异、最令人心寒的一段录影带。

纵使还有数小时便要起床上班,但在这之前,我的上司已经打电话来追问我录影带的内容…我天杀的应该要怎样说?难道和他说Jeremy像阴阳魔间的怪人般掌控了店铺的时空?按照原定计划,Jeremy会负责我之后的夜间时段。我和上司会趁换更时间当面和他对质,质问他为何要偷机油(而且我还是关键证人)。但无奈我现在真的没有这样的勇气了,我和上司说了录影带应该注意的时间和预期会看到什么,之后说稍后会放在办公室,叫他自行查看,然后便砰一声挂下电话。我知道我理论上应该早些回到店铺,和他再观看一次,但我真的没有勇气再看Jeremy那张突然弹出的脸孔,我发誓从未见过一张如此诡异的脸孔出现过在别人的脸上。无论如何,我现在真的很疲累,眼皮像挂上铅鐡般沉重,我想我要争取在上班前睡上几小时。我会保持和你们连络,如果有什么重大的事发生,一定尽快会和你们更新…

帖子更新(2:49 PM):

先旨声明,我现在是用手机和你们更新,所以错字会比较多。我的上司刚才已经看过那盒录影带了,纵使事前已经多次警告了他,但他仍然吓得合不拢嘴,以海豚音尖叫了出来。毕竟,有些惊吓不是有心理准备就可以克服。在看过录影带皈,我俩鸡手鸭脚地瞎讨论了一个小时,但仍然想不出任何解决方法。不如直接说,我们究竟连发生了什么事也一头雾水。究竟Jeremy是什么人?一个纯粹喜欢恶作剧的小偷?还是一些更可怕的存在?纵使听起来很疯狂,但直觉对我说Jeremy可以做到一些时空循环的能力。我的上司当然不会相信这些鬼话,但有一点我俩都很确定︰就是Jeremy故意在12:03弹来来吓我们,那既是一种宣泄,又是一种警告,警告他已经知道我们的观察…

现在还有不足一小时,Jeremy便会回来公司。我和上司都决定不再追究那些消失的机油,也不要求他解释录影带的事情,只是随便找个借口,快速地解聘他,打发他走人就好了。我们确立这个看似完美的方案后,大家都好像松一口气,但我内心深处却涌现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对我说事情一定没有计划中那么顺利…我会尽快和大家更新最新的情况。

更新(4:33 PM): 没有Jeremy的踪影。我和上司不断打电话给他,但他无论家中或是手提都断了线。我们决定报警求助。

更新(5:33 PM): 没有Jeremy的踪影。我和上司不断打电话给他,但他无论家中或是手提都断了线。我们决定报警求助。

更新(6:33 PM): 没有Jeremy的踪影。我和上司不断打电话给他,但他无论家中或是手提都断了线。我们决定报警求助。

更新(7:33 PM): 没有Jeremy的踪影。我和上司不断打电话给他,但他无论家中或是手提都断了线。我们决定报警求助。

更新(8:33 PM): 没有Jeremy的踪影。我和上司不断打电话给他,但他无论家中或是手提都断了线。我们决定报警求助。

更新(10:58 PM): 天啊,耶稣基督啊。我一回到家便看到那些见鬼的更新,究竟这天杀的是什么一回事来?但…这至少解释了部份刚才发生的恐怖事情。

在下午4时(至少我认为),我和上司都站在店铺正门,望着公路的尽头,等待Jeremy驾车回来。但大约45分钟后,仍然没有Jeremy的身影,所以我的上司便决定报警,我也在那时候和大家更新。但就在我拿起电话那一刻,店铺一瞬间变得昏暗,太阳竟然在数秒间下山。

当然太阳没有可能会突然熄掉,那只不过是我"脑海认为的事实"。当我回神过来时,望向柜台电脑上的时钟,惊觉已经是晚上9:33分﹗ 我足足失智了5小时长﹗ 那时候已经惊觉到我已经跌入了Jeremy的时空陷阱内,但我以为事情随我醒过来结束时,却发现事情比我预期的还可怕…在我失去意识前一刻,我正手握话筒,而上司则站在旁边,眉头深锁地想着稍后如何和警察报告。当我醒过来时,手中仍然握着话筒,但从未有打出过。我的上司仍然站在我的旁边,但却像木头般僵硬在原地,全身不能动弹,凝重的表情仍然冻结在脸上。

我环顾四同,发现无论是电脑时钟或是挂在墙上的旧式时钟也没有转动,均一冻结在9:33的时空。甚至店铺内的客人也被时间冻结了,其中一名站在收银机的客人,手中拿着一包香烟,我猜想那一包香烟已经是他今天的"第5包香烟"了。因惊恐狂跳不已的心脏使我不能呼叫,胸口发出整整痛楚。在调整好呼吸后,我立即像无命般一个箭步跑出加油站外,把什么东西也丢在后头当我走出加油站时,发现整个世界变得一片死寇。原本宽阔的高速公路被车辆济得水泄不通。货车、私家车、摩托车…全部都停泊在公路上,仿佛是嘉年华会外的停车场般。当然,它们不是停泊在公路上,而是被冻结了。车内的司机都像蜡像般僵硬在车内,看上来有点可笑。

我跑进我的小房车,惊讶地发现时间并没有把机械冻结,汽车幸运地可以如常运作。我马上踩尽油门,全速呼啸离开这个鬼地方。大约在回家一半路程,时间再次运行。原来电台上的沙沙声变回电台的音乐节目。由地区电台的主持人说话看来,没有人留意到时间被人冻结了,也没有注意到他们失去了5小时,除了我一人外….呃,当然还有那个该死的Jeremy。现在我已经回到家中,正躲在自己的房间内,虽然我知道这是无济于事。明天早上,我会再次打电话给警察,纵使我不能确定警察会否相信,或者我有没有这个"时间"去报警,天知道那可怕的时间停滞何时会再次降临。我现在真的很害怕,原本看似稳固的现实在一日内被完全瓦解。如果我真的成功,而警察又相信我的话,我一定会向大家汇报。

最后一次更新(10:33 AM)

我以为昨晚的经历一定会吓得我睡不着,但事实恰好相反,大约在凌晨12时,强烈的睡意突然袭来,脑袋一偏便滑入梦乡,昏迷不醒。直到早上6时,我才被电话的响声吵醒。打电话来的是我上司,严格来说,他由早上4时便疯狂打电话来,但直到现在我才被吵醒。当我拿起电话,上司的尖叫声立即由话筒另一端传过来,刺穿耳膜。上司口齿不清地说昨天晚上由时间停顿醒过来后,他便马上打电话到最近的警察局,要求派数辆警车过来。当警察到场时,上司把所有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们。不出所料,当地的警察没有相信上司的胡言乱语,他们甚至连时间停滞了5小时也没有察觉。他们关心的是机油失窃和Jeremy失踪的问题上。上司见到他们已经着手调查Jeremy,便再没有坚持已见,反正他已经拿到了警方的注意力就好了。上司把Jeremy的员工档案给了警方,警方当晚凌晨便赶到Jeremy档案上的居住地方,但当警方到场后,才发现事实的真相比想像中还诡异。

Jeremy员工档案上的地址是一栋废屋来的,这点我俩也不惊讶。让我惊讶的是这栋房子的历史。在1993年,这栋房子属于一个一家四口的中产家庭。但在和现在差不多时份发生一场大火内,整栋房子毁于一旦,屋内的人也在大火中全数丧生。由于大火发生时为半夜凌晨,所以屋内的人还在熟睡中,在未察觉大火前已经被活活烧死。根据镇内报纸报导,消防队员在火场的四周发现大量机油和一些燃烧弹的痕迹,推断是被人恶意纵火。纵使没有确切证据,但镇内的居民一致认为凶徒是屋主生前一个离家出走儿子。据悉,那个儿子在16岁时因不明原因愤然离家出走,之后一直下落不明,而那一家人也很少提及他。警方在火灾后致力追寻失踪的儿子(无论是为刑法还是遗产问题),但一直毫无音信,事件也随着时间流逝不了了之。

如果有人对我说Jeremy就是那个失踪的儿子,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相信。但无论如何,在上司说完这番话后,便要求我立即赶过来加油站。我起初以为只是警察要求我落口供,所以想推迟一下,岂料上司却抛出一个炸弹︰不是,是FBI来找你,他们已经进驻到镇内。我立即逃下床,踉跄地赶回加油站。

在加油站,四名穿着整齐西装的高大男人已经在大门迎接我。看到我赶来便立即拉我入加油站后方的办公室审问。我把整宗事件巨细无遗地交代出来,包括Jeremy的怪事、那盒录影带、昨晚的时间停滞等等。在确定把所有细节都抄下来后,那些FBI探员便要求我签下保密协议,所以不能再和你们透露更多。我有供出关于这个网志的事,他们说内容如此荒谬的帖子反正都没有人会相信,所以他们就容许我继续写出来,只要没有图片或影片就好了。临走前,其中一个FBI若有所思地望着我,之后转身对同伴说︰"我想我们抓到另一个了。"

不知为何这句让我由心底里害怕出来。

之后,我请了一天假,现在已经回到家中休息。除了昨晚惊吓过度,弄得有点头痛,但一切还好…无论如何,我想我写到这里就要走了。因为今天的行程有点挤迫,我稍后要回到公司拿一些录影带。我的上司今朝对我说其中一名新同事Jeremy(他是一个很怪异的人)好像偷了很多机油,所以要我看一看闭路电视的录影带,搜括他偷窃的证明。虽然听起来有点沉闷,但上司答允我会给我额外的人工,碰巧我正储钱去旅行,所以还是份好差事。讲到底,看看录影带就有钱赚的工作还颇难得呢。如果有什么怪异事件发生,我一定会和你们更新。

结语: ​​小编和时空乱流

其实小编本身也有两次时间错乱的经历。第一次是发生在4年前的夏天。有一天晚上,小编由睡梦中惊醒过来。对于经常做恶梦的小编来说,这点习惯得很。但小编起床时,窗户外明明已经阳光普照,仿佛是早上7、8时般,小编还在上厕所前欣赏了窗外景色一会儿。但当小编由厕所梳洗完返回睡房时,却惊见窗外漆黑一片,街道上不见人影。当小编本查看床头的闹钟时,发现时间只有凌晨3时半。

至于另一次经历则要追溯至7年前的冬天,那时候尖沙咀还有栋废弃了的旧式酒店。因为某些原因,小编和姐姐在那段时间时常会经过那间酒店。有一晚,当小编和姐姐如常经过那酒店时,却惊见在生锈的鐡闸和破烂的大门后,竟然是一个人潮如织、灯火通明的酒店大堂﹗ 但昨天还是一个建筑工地来。更加诡异的是,里头的人还要是穿70年代的衣服,家具也是古旧的风格。但由于当时小编和姐姐正在赶路,所以我们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哗,真是恐怖。"便急急走人。到了第二天,当我们再次经过酒店时,酒店已经变回昏暗的建筑工地了。

回到故事,究竟故事是真是假?老实说,小编虽承认觉得这种操控时空能力有点夸张。但有网民提出另一个观点,就是Jeremy其实并不是操控时空,但碰巧在那个偶尔出现的时空轮回中保持清醒,这也构成了他离家出走和杀掉家人的原因。但不论这个故事的真伪,由众多文章提及的真人真事看来,故事中提及的时空轮回真的有机会会发生...还是我们已经被困时空轮回之中但一直懵然不知呢?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美国神秘蓝皮肤家族
下一篇: 美国威廉汉姆烧子冤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