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衣橱里的同居人

时间:2015-07-03 10:12:08 编辑:超人

我好友的姐姐在夜晚的世界里工作、也可以说就是坐台或陪酒的小姐。虽说她不仅是个美人,外型也不错,但从小开始就常常惹出一些问题,以前在地方上是有名的不良少年。我好友和姐姐的感情好,会一起去买东西、聊彼此恋爱相关的话题,光看好友的推特会觉得两人像很亲密的朋友一样。

从那样的友人那离听来的“我姐边哭边回到家里“的故事,真的是非常诡异、恐怖呢。那个晚上友人的姐姐(就叫她小M),在酒店里玩疯尽兴后也没有末班电车可搭了,不得已只好就近借住在以前的朋友那里的样子。据说这之前感情很好整天都在传讯息聊天的、最近突然就连一点联络也没有了。久违地打了电话过去告知她自己没有回家的方法以后,好啊、来我家,对方这样回。对方很快地欢迎自己过去、小M也就安心地往那女孩的家里去了。

到了久没联络的那个朋友家,一进屋里小M就吓坏了。家里面一片漆黑、明明差不多半夜十二点却没有打开任何电灯。房间里一片混乱的衣服没有整理。在那混乱房间正中坐着的老友。啊、她这样不行啊。似乎是种不仅是气氛很让人不舒服以外也能明白的感觉。即使如此也不可能现在就回家,小M像是要掩饰什么一样向Y(老友)搭话了。

“好久不见、Y。最近过得好吗?“

“很好很好~、每天都超开心“

(我觉得当时的对话应该是这种感觉吧)不知为何说话方式也怪怪的、瞳孔的焦点也没有和人对上。这完全不是我所知的Y啊、虽然渐渐反应了过来,无意间把视线往下时看到Y的手腕上有无数的注射痕迹。那瞬间小M所有的违和感都转为了确信。据说是直觉就觉得“啊、她这样不行“了。没错、不知从何时开始Y对毒品出手了啊。当然小M是超想回家但是没办法、(是说她要是那个时候无论如何赶快离开那里就好了)床和睡的地方都帮忙准备好了,就这么回家也不太对。说到底这种深夜里为难人家让自己睡一晚的,到这种时候又说果然还是不要了、也很失礼嘛。这种气氛诡异的地方,还是赶快睡然后早起离开这里吧、小M放弃离开的念头决定入睡。但是。

“呐、M、也跟那孩子打个招呼嘛“

小M藉口自己累了,所以对话也就是差不多那样子讲讲而已,准备入睡时横躺下的小M被Y给摇了起来。咦?小M说。当然那个房间里除了Y以外没有别人了,再怎么看也都没有Y说的什么还有一个人。也没发出什么声音过啊。

“一起住的人吗?在哪儿?“

“看嘛、在那边育“

Y手指出的方向是衣橱。小M想都没想就发出了“蛤?“的一声。

“为啥那种地方会有人啊、再说也不可能进得去吧?“

“你在说啥?明明就在啊。在那边。正在看这里不是吗、干嘛说那种话“

啊啊肯定是因为毒品的影响见到幻觉了吧──她想。想说就随便回应一下、结果Y实在是太烦了,连小M都受不了了的样子。

“所以说!我不是说我看不见吗、“

往Y的方向怒吼的小M说不出话了。后方的衣橱微微打开了五公分左右,一片黑暗中只有眼球正直──直──地盯着这里看。

人类也许就是实际上遇到这种场面的话会发不出声吧。混乱和恐怖佔据了自己的脑袋、一秒也好想赶快冲出这个家、小M当时只这样想。接着Y、直勾勾地盯着小M,说话了。

“不会让你回家的育。回不了家的不是吗。如果从这个家里出去的话、把你带去报警喔“

“蛤?!“

Y喃喃自语着让人搞不清楚在说什么的话、和刚才的样子整个不一样,变得超可怕的。小M逃到玄关时却发现没有鞋子。应该是不想让她离开的Y把鞋子藏起来了。身后Y已经追过来了、小M乾脆没穿鞋就逃到外面。然后拦了计程车就那样回到家里。结果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五点左右、好友说她打开家门时姐姐大哭着回来还真是吓了她一大跳。

我问她那之后怎么样了、小M回家以后Y打了差不多100通左右的电话过来,那之后每天都还会传短信过来的样子。内容都是什么说了会把你抓去报警喔、不想那样的话给我回来、类似这样的感觉。不过冷静想想,吸毒的明明是Y、说要去报警还是什么的,都跟自首没两样了不是吗?小M在那之后就换了邮件信箱和电话号码(译注:日本人传短信是用mail信箱在传,换电话号码不一定会换信箱,小M是把两个都换了),似乎有好一阵子精神上受到很大的打击。好友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喜欢夜生活的姐姐那么没精神的样子。现在已经大致上稳定下来、好像也有好好地上班工作了。虽说当然还是坐台或陪酒之类的夜间工作啦。

衣橱里的瞳孔,到底是真的人类,还是非人类的别的什么东西呢。小M说那时的眼球深深烙印在脑海里忘不了啊,直到现在也还是不时会这样喃喃地说的样子。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韩国恐怖漫画带路人
下一篇: 历史上最致命的错误决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