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地下室的女人

时间:2015-07-24 16:37:10 编辑:超人

这个是我的个人灵异经历,这个故事还满长的,首先先向各位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个半路领洗的天主教徒,天不怕地不怕,大学时学戏剧,专职灯光舞台技术,在19岁以前从来没遇过什么事情。没错,这一切都是在19岁以前。

年尾出生差三天就应该併入上一个学年的我,在大学开学前就已经19岁了,信天主教所以对一切怪力乱神的现象一概不信,本身对夜游试胆本来就没兴趣,但因为读戏剧相关科系,在学校为了做舞台木工或者画设计图熬夜看日出这种事情倒是常常发生,我的人生中第一次遇到事情,是在我大一的第一个学期末时发生的。

戏剧系为了让所有学生都尝试各种跟戏剧有关的工作,所以规定大一时每个人都一定要修演员基础课程,一定得上台演过戏,从小会木工的我虽然已经决定做幕后技术了,但为了学分还是得修演员的课,并且要在期末有一个课堂呈现演出作为成果发表。那是1月份某个寒流来袭的夜晚,本来预计隔天晚上才要演出,但因为教授临时有事,而改成隔天早上十一点演出。原本早上做灯光设计,下午总彩排晚上演出的行程也因此而改成凌晨做灯光,早上九点总彩排,十一点演出。

那天的演出共有四组,因为临时修改行程,每一组都只好从前一天的晚上就来到系馆,大家都铁了心那天不睡了,一组分配三个小时让灯光设计做灯,其他组则分散在系馆内还有开放的空间排练。我们这组排到的是凌晨六点到九点总彩排前的最后一个时段,因此我们就先在一楼大厅那里排戏。那天大家的心情都很糟糕,教授临时改行程,天气又冷,无法睡觉又累,在那样的状况下,我跟导演学长起的争执,到凌晨一点时整个气氛低靡,学长就跟我们这组的三个演员说。

”反正我们凌晨六点才要做灯,不如你们看看是要回宿舍休息还是在系馆找地方睡觉吧。”

跟我同组的两个演员决定要先回宿舍休息,已经预料到会彻夜的我已经把盥洗用品都和演出要换的三套衣服一起带到学校了,也懒得回宿舍,就决定不回去了。一楼大厅剩下我跟学长两个人,大厅正中间的旋转楼梯直通八楼,传来七楼其他组正在排练的声音,寒流来袭的强劲风力不断拍打大部分由玻璃组成的系馆,各种声响让我无法入睡。我忽然想起,地下室的演讲厅外刚好有几组沙发,一楼这么冷我不如去地下室睡比较舒服。于是我拿起装着衣服的运动侧背包,往一楼另一侧可以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前进,这时学长叫住我。

”你要去哪里?”

”这里太冷了,我要去地下室睡觉。”

刚跟他吵完架,我口气不甚好的回答。

”你……”学长欲言又止,”好吧,那你要记得清晨六点直接在剧场外面集合。”

我点点头,就直接往地下室走去,到了地下室,一片漆黑,我伸手在墙上寻找电灯的开关,终于在记忆中的位置找到了。这时的时间大约是凌晨一点五十分,我记得当时我有看手表。温暖的黄光充斥着地下室的空间,右前方有两组绿色的大沙发,左手边电梯前的小走廊通往男女厕所,还有一扇写着机房室的门,从楼梯下来的正左方是通往演讲厅的厚重铁门。在睡觉之前,我决定要先去厕所刷牙洗脸,于是我背着侧背包走进通往厕所的小走廊,走过电梯门口,又走过了机房门之后,正要踏进厕所时,我忽然想到,我根本不用带着包包进来,可以先把包包放在沙发上,不然丢在厕所地板总觉得脏脏的不太干净。

于是我转身照着原路走回去,走过机房门口,但就在经过第一台电梯门跟第二台电梯门之间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勾住了我的侧背包,我整个人重心不稳,往前扑倒。当下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好痛!”膝盖直接撞击到大理石地板,只有一个痛字可以形容,我转身一看,没有什么会勾到包包的东西,但我刚刚真的感觉到是有东西勾住我的侧背包。

可能是太累了吧!我想,我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在什么都没有的地方跌倒还真有点丢脸,幸好没人看到,于是我走到离楼梯最近的沙发上,把包包放下,从里面拿出盥洗用品继续原本要做的事情。刷完牙洗完脸还顺便上完厕所,我回到沙发,毕竟一个人待在黑暗的地下室很可怕,我没有关灯,枕着侧背包把口罩当成眼罩戴在脸上准备睡觉,睡前我又再看了一次手表,凌晨两点快半。地下室比起一楼是个完全不会寒冷的空间,原本七楼的吵闹声传到地下室只剩下悉悉苏苏的声音,但是地下室一直回荡着一个奇怪的声音,从机房室里面传出来,大概是电梯运作的机房的声音吧。有规律的喀喀声一直回荡在我耳边。

不知不觉,原本有规律的喀喀声变成混乱的节奏,有点像是摩斯密码间隔一直改变,就在我觉得奇怪的时候,我感觉到有一股视线盯着我看,全身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忽然所有声音都停止了。然后忽然我就在夜晚的路上骑着摩托车,被右面冲出来的汽车拦腰撞上,整个人飞了出去,背部着地十分痛苦,一个看起来像警察的人弯腰对着我说”小姐,你没事吧……”

我扯开脸上的口罩,清醒了过来。原来是作梦,我松了一口气,看看手表,五点五十,时候快到了,于是我背起背包,关了地下室的灯,坐上电梯直接到二楼,到了二楼导演跟组员也都在,没想太多就继续准备等一下的演出了。演出完毕之后还要拆台整理剧场,弄一弄也已经晚上七八点了,其他组的学长姐跟朋友们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的庆功宴,大家一起到烧烤店用餐。用完餐大家开始听学长姐聊天说说以前系上的故事,从好笑的故事说到可怕的故事,学长姐都喜欢说些鬼故事来吓唬我们这些小大一的新生。这时一位学长说起了一个以前他们在系馆发生的故事。

他们三男一女ABCD四个人排戏到凌晨三点, 最后四个人都进电梯要离开时,A男说机车钥匙忘了拿要回去拿,于是BCD三人就在电梯里等。B男看到C男跟D女胆子都很小,就想整整他们两,于是他故意靠在墙壁上用手偷按另一边的残障专用按钮中的B1楼层,B男假装害怕,C男跟D女看到B1的按钮灯亮了惊恐不已,B男看到达成他要的效果才告诉其他两人说是他按的,让C男跟D女都气得半死,就在这个时候A男回来了,于是他们就四个人各站在电梯的一角,按下1楼的按钮,此时他们还在对刚刚发生的事情嘻笑打闹。

然后电梯门关上了,电梯没有往下,而是喀了一声,往上走。本来还在嬉闹的四人忽然安静了下来。电梯一直走到七楼,然后停了下来,打开门,七楼漆黑一片。原本七楼就只有三间空教室,平常是没有人的。

他们一同看着电梯门打开迟迟不关上,互看对方一眼,四个人争先恐后的冲出电梯,从七楼直接从旋转楼梯一路冲到一楼再冲出系馆,冲到系馆外大家一起抬头看,七楼的电梯门至今尚未关上,电梯里幽幽的白光从外面看还是一清二础,四个人吓得跑到附近的早餐店压惊,一坐坐到早上九点。这是个有点好笑又有点毛的故事,大家听完都笑成一团,这时就有人问了。

”为什么B1的灯亮了大家会这么害怕?”

我忘了是谁问的,不过还真的好像所有学长姐都对B1这个地方敬而远之。听到这句话,我想到自己凌晨才在B1睡过觉而已。

”我今天凌晨的时候才在B1睡觉而已耶。”我一说完,在场的学长都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我。

”你竟然敢去B1睡觉!”又没发生什么事情。我心想。

”B1怎么了吗?”刚刚说故事的B男学长盯着我,然后慢慢地开口说。

”你知道E男吗?”E男是B男学长的学弟,但是比我们大一届的学长。我点点头。

”你知道E男有阴阳眼吗?”

这件事情倒是时有所闻,但当时我还是什么都没遇过的铁齿咖,所以对阴阳眼这种事情是根本不信。我点点头,代表我听过这个消息。

”那你知道E男曾经说过他这辈子绝对不会去B1吗?”这个我倒是不知道。

”为什么?”

B男学长喝了一口手中的啤酒,慢慢的说了一句让我下半身凉掉的话。

”因为以前他曾经坐电梯到B1,在B1的电梯前面看到有个女的一直跪在那里。”

从那一天开始,我做了整整一个月一模一样的梦,梦到我出车祸,但每次都在警察弯腰对我说话时清醒,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暑假我回到老家,每天都睡超过15个小时,只有在下午两点到晚上六点这段时间是清醒的,即使长时间睡觉醒来却还是觉得身体不适、全身酸痛无力,然后这些症状在大年初五那天忽然全部都停止了。没有作梦,也不会全身无力酸痛,我觉得很奇怪,但没想太多。一直到开学前我准备离开老家时,母亲送我到车站时我才知道原因。

”你是不是乱跑去夜游什么的?”

”没有啊,你知道我对那些都没有兴趣的。”母亲沉默一会儿,然后继续说。

”大年初五那天我跟你爸去拜拜你知道吧?”我知道,因为我父母都是虔诚的道教徒。

”那天师傅看到我们就要我们把你之前忘在车上的外套拿给他,他拿你的外套去做法,然后跟我们说你把东西带回老家了。”我心里一惊。

”他说我带什么东西回老家?”母亲皱皱眉。

”说你带着一个女人回老家,但他已经做法把她请走了。”

于是我冒着冷汗坐上了自强号,以为一切就到此为止了。没想到这不过只是中场休息而已。大一的下学期以后,我对B1敬而远之,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打死不去B1,在经过B1那件事情之后,我开始会在系馆以及其他地方遇到一些其他的怪事,不过那些以后有机会再说吧。下学期的过程中,我有时候还是会梦到同样的梦,但是比起天天梦到那时已经好很多了。

大一下学期一直到大二下学期为止,系上在B1的演讲厅举办演讲或者系大会,就算是强迫所有学生参加没参加会扣分,我都宁愿不参加也打死不下去B1,也因此我也没机会在地下室遇到任何事情。然后到了大二下学期,我依旧常常在系馆待到深夜甚至清晨,跟学长姐一起做舞台或者担任助理帮他们做舞台设计的模型,大二下学期的某一天,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情。

那时大四学长姐使用的是一楼的设计教室,因此我常常跟他们一起在一楼的设计教室工作,由于我个人会抽烟,但其他人没有烟癮,所以当我想抽烟时,我会一个人到外面的穿堂抽完烟在进去。某个晚上我和几个学长姐一起做模型到凌晨,大约凌晨三点多我一个人在外面抽烟时,看到警卫骑着机车从斜坡上来,旁边还跟了两条学校的院狗,因为我从以前就常常在系馆待到深夜,所以也跟警卫都很熟,大概都知道他们何时会出现。

”同学,今天又在学校忙到这么晚啊?”警卫一看到我,就立刻跟我打招呼。

”是啊,今天在帮学长姐工作。”警卫停下车,拿着掛有感应器的钥匙圈到正门的感应器感应了一下,发出两声短促的哔哩声。

”现在的大学生也不容易,每次都要搞到这么晚,真是辛苦你们。”我跟警卫稍微寒暄聊天了一下,然后警卫忽然神经质的左右看了看,慢慢地开口。

”你……这个时间想上厕所的话都去系馆的哪里上厕所啊?”他的问题让我摸不着头脑,没想太多的我就回答。

”我都去七楼啊。”

虽然我也曾经在七楼遇到奇怪的事情,不过比起B1,我还是宁愿坐电梯到七楼去上厕所,因为整栋系馆除了七楼跟B1以外,其他地方都会锁起来,想上厕所也没办法上。

”你……千万不要去地下室上厕所喔。”听完我的回答,警卫面色凝重地说。

原本在B1遇过事情之后,我就不敢再下去了,不过警卫大哥的态度引起了我的好奇,于是我就向他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于是警卫大哥就开始告诉我他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

几年前他刚调班到负责管理我们这区的系馆时,他还没有什么感觉,原本他负责的是校门口的警卫,对他而言不过是换个区域,还有晚上需要巡逻校区而已。那是他刚值夜班的事情,夜班必须要定时巡逻校区,并且要到各个定点签到,确定他有上来巡逻,那个时候还没有感应器,比较花时间。

那天晚上他换完班,坐在值勤室吃宵夜,一边盯着跳转中的监视摄影机,大约是晚上八九点的事情,他看着监视器画面一个一个跳转,跳转到系馆B1地下室的摄影机时,他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画面,所以停了下来。他看到一个女子,从厕所的方向走出来,走到两座电梯之间后,跪了下来。当下他只觉得,马的那些戏剧系的学生又在排奇怪的戏了。戏剧系常常会在系馆一些奇怪的地方排戏,他早就见怪不怪了,反正时间到他还是得上去签到,于是他也没有太在意。

等到十点多系馆的大门应该都上锁后,他照着原本的工作流程,从文学院开始一个一个签到,到达我们系馆时,刚好是十一点整。在系馆大门口签到时,他想起几个小时前在监视器看到的画面,于是他想,不如下去看看那些年轻人还在不在。于是他进入系馆,走下通往B1的楼梯。但当他到地下室时,地下室空无一人,灯也没开。警卫大哥打开灯,看了看电梯前面,又走到厕所里确认,转了转机房室的门,确认是上锁的,也没有半个人,于是他关了灯回到一楼,又继续他的巡逻过程。

那天他回到值勤室大约是十一点半,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他特别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等他睡醒,已经是清晨五点多了。糟糕,错过了一次巡逻,又要写报告了。他想,应该也没什么事情发生,还是确认一下好了。于是他抬头看看监视器的萤幕,却让他看到意想不到的画面。那个B1的摄影机,清楚的拍到,那个女子还跪在电梯前面。他吓了一跳,怎么可能那个女生还跪那么久。

于是他用电脑把监视器画面纪录调出来看,从凌晨五点开始往回转,不转还好,越转越毛。因为那个女生从凌晨五点到凌晨一点都一直跪在那里,完全没有移动。接着他想到。那我十一点上去看的时候呢?

影片倒转到十二点,然后越来越接近十一点,那个女生还是没有移动的跡象,地下室也没有任何人下去的痕跡,终于到了十一点多,地下室的灯亮了。他看到自己倒退着出现的身影,走到机房室,转转门把,倒退走进厕所,又走到电梯前面站着,然后走回楼梯,灯暗,他的身影消失在画面里面。全程那个女人都依旧跪在电梯前,但他当时却什么都没看到。他吓得冷汗直流,全身发冷。一直到十几分钟后他同事出现跟他换班为止,他都坐在椅子上无法动弹。从此他再也没有踏进我们系馆一步,每次上来巡逻都骑着车上来,快速地离开。

然后他跟我说。”你知道最可怕的是什么吗?”他双眼直直地盯着我。”最可怕的不是当我看到自己出现在画面里面时,那个女人还在我却没看到,”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最可怕的是,当我看到画面中的自己在查看其他地方时,画面中的那个女人,都一直盯着我看,我在机房室前面转门把,她就转头看着我,我走到厕所,她也回头看着我,我站在电梯前面时,她是抬头看着我的。”

我顿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脑中出现的画面是那天我躺在沙发上睡觉,她是不是就跪在电梯前面,直直地盯着我瞧,还看了将近四个小时……事情还没完。我仍然拒绝跟B1扯上关係,尤其是在听完警卫说的话之后,我更加抵制地下室。

又过了半年,大二升大三那年暑假,我到台北去工作发生的事情。到台北工作时我借住在淡江的朋友家,每天来回淡水跟台北市城市舞台,车程非常遥远,每天我必须骑一个小时多的车才能到上班的地方,晚上也必须骑一个小时多的车回去。最后一天工作,正好是我的生日前夜,于是工作完之后,我跟一起工作的同事到24小时营业的X圣牛排馆吃饭庆祝,吃完饭我骑车送其中一位同事回到她在信义区的家,那时大约是凌晨一点,已经是我生日了。

等我骑车回到淡江附近,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在剩下五分钟就要到我朋友家时,我在淡江的学府路被一台时速七十公里的休旅车拦腰撞上。机车全毁,我人飞了六公尺,背部着地还在地上滑行到对向车道,戴着安全帽的头正好卡在对向车道轿车的前轮前面,旁边正好是淡江附近的宵夜早餐店,一堆大学生冲了出来,轿车车主以为他辗爆了我的头,休旅车车主也以为我死了,大家都非常紧张。这时我脑袋一片空白,只觉得很痛,有人报警了,而附近就有警察局,所以警察很快地就赶到了。当我躺在地上时,有个看起来像警察的人推开群眾走到我身边,弯腰对着我说。

”同学,你没事吧?你是什么系的?”

那个瞬间,我愣住了。因为这整个过程跟画面,就像那天我梦到的画面一样,而且完全一模一样,那个弯腰看起来像警察的人的脸也跟我梦中出现的人一模一样。他一直问我我是读什么系的,我因为疼痛所以一直没办法回答他,之后我把口袋里的钱包拿给他,然后就被送到最近的淡水马偕医院。

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他不是警察,而是淡江大学的校警,难怪我在梦中看到的人,穿的衣服和警察不太像。我在台北多待了两天,除了当下急诊室的医生替我诊断以外,还照了X光甚至断层扫描,检查完之后神经科的医生非常惊讶地告诉我。

”你全身上下完全没有任何骨折也没有擦伤。”以当时的冲击力道,朋友借给我骑的机车后方引擎全毁,还有我飞六公尺远甚至在地上滑行,我却完全没有任何外伤,医生非常惊讶。

”你运气真好!”

医生对我这么说。但我却觉得这跟运气毫无关係。等到车祸和解的事情都处理完,我回到老家,母亲拿着我在台北穿的衣服,去找几年前那位师父,师父告诉我母亲,我母亲又转告我。

”那个女人是在找人,所以当时才缠上你,但之后她发现找错人,所以因为愧疚帮了你一把,不然你这次可能不会这么简单就逃过一劫。”

这是师父告诉我母亲的事情。于是开学我回到学校之后,在学校稍微调查了一下,找到了一些资料。据说我的大学曾经出现过强暴犯,但到现在还是没有被抓到,曾经有跟我们同一个系馆的学姐,似乎在学校被强暴之后休学。我拿着查到的资料去问学校的老工友阿姨,工友阿姨才跟我说真的有这回事,还听说那位学姐休学后受不了心理压力上吊自杀,不知道是真是假。她可能从此之后一直在那里等着那个嫌犯出现,然后当时我背的那个侧背包可能跟嫌犯使用的很类似,所以她看到我的包包就伸手抓住了。

那次车祸之后,我就没那么害怕那个地下室了,曾经有几次我为了参加系上的演讲而踏入那个地下室,也不再觉得那个地下室这么的可怕。只是遇过她之后,我身边就开始发生各式各样的事情,我不会说我有阴阳眼,因为我还是不相信阴阳眼这回事,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是我的亲身经验,谢谢大家的观看,文长请见谅。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五个遭遇变态狂魔的真实网民经…
下一篇: 梦中梦中梦是怎么回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