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日本三浦和义杀妻骗保奇案

时间:2015-08-08 06:44:12 编辑:超人

1979年5月4日,在美国洛杉矶市郊外的丘陵地带,一个牵着狗出来玩耍的小孩偶然发现了一具女尸。警察带着法医闻讯赶来。尸体几乎已完全腐烂,没穿任何衣服,装在一个大塑料袋里,大部分还埋在土中,上面盖了块木板。警察在查看了现场之后,在鉴定记录上写道:死者为年轻女性,年龄在30岁左右,东亚人,身高1.6米左右,头发黑色,牙齿经过治疗,镶有假牙,死因及死亡时间不明。3个月后,由于没查出任何线索,按照规定,将尸体火化,仅留下一份现场鉴定记录和几张死者骨骼的X光照片。2年后,也是在洛杉矶,又接连发生了两起涉及日本人的凶杀案。

1981年8月的一天,一对年轻的日本夫妇来到洛杉矶,下榻在豪华的新大谷饭店。当天下午6点半光景,身材苗条、姿容娇美的三浦一美独自坐在房间里,对着镜子做头 发。她丈夫三浦和义是东京一家经营进口杂货的贸易公司老板,此刻正在楼下大厅里同美国商人洽谈生意。他临走时关照一美不要锁门,说一会儿有个女裁缝要来给她做衣服。

就在这个时候,进来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郎,她用日语说要量量尺寸。当一美转过身去,让她量后背时,这个女人从手提包里掏出一把铁锤,用力向一美后脑砸去。也是凑巧,这一锤刚好砸在用塑料做的卷发器上。一美虽然头部受伤,但神志还是清醒的,她忍着剧痛,奋力扭住那个女人,一面大声呼救。这时,三浦进来了,他上去拉开她们,问一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女人趁机逃走了。三浦没有去追赶凶手,也不报警,他说不要惊动警察,他的生意需要保密。后来,三浦又对来为一美治疗的医生说,伤口是洗澡时不小心摔破的。

3个月后,三浦夫妇再次到洛杉矶旅游,兼做生意。1 1 月18日上午1 1点钟的样子,装束时髦的三浦夫妇来到环境幽美的诺斯菲里门特大街散步。这里离市中心有1.5公里,十分僻静,街上行人稀少,显得冷冷清清。当他们走近一片小树林时,三浦提出要照几张相,为他经营的美国T恤衫作广告。一美顺从地停下了,在一棵树下摆好了照相的姿势。她穿着鲜艳的T恤衫,足蹬高跟鞋,甜蜜地微笑着,愈发显得妩媚动人。三浦拿着照相机,调整着光圈距离。

就在这时,一辆白色的小面包车开到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停住,从车上跳下两个蒙面的持枪人。随着一声枪响,一美惨叫一声,倒在血泊之中。接着又晌了一枪,三浦左腿中弹,也跌倒在地。一名歹徒迅速跑到三浦跟前,搜了他的口袋,抢走了钱包,然后与同伙上了车,一溜烟开走了。等警察赶到现场,早已不见凶手的踪影。三浦夫妇被送进医院抢救。三浦腿上挨了一枪,但没有伤着筋骨,治疗了一个星期就拄着拐杖出院了。面一美因被击中头部,生命垂危。虽然美国方面尽了最大努力,甚至出动军用直升飞机把她送往陆军医院抢救,但由于她的伤势太重,始终未能恢复意识,成了一具植物人。

一美被枪杀现场,美国警察在调查取证

三浦夫妇的不幸遭遇,得到洛杉矶市民和旅美日侨的广泛同情。很多人主动为他们募捐,筹集医疗费,并要求警方迅速破案,严惩凶手。三浦本人还直接给美国政府写了抗议信。 洛杉矾是美国犯罪率最高的城市,平均每天有3.5人被杀,警方对枪杀事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在立案侦查了一阵之后,因没发现什么线索,此案也就被捕在一边了。 不久,一美被送回日本治疗。尽管医院为她提供了最好的治疗和护理条件,但她还是未能逃脱厄运。这位美貌的少妇在遭到枪击一年零12天之后,终于停止了呼吸,年仅28岁。

在一美住院期间,三浦经常整天陪伴在她身边,给予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医生和护士见了都大为感动。一美死后,三浦神情忧伤地料理了后事,还向医院捐赠了300万日元,作为“一美基金”,专门援救在国外遭到不幸的日本人。这些举动,使三浦得到人们的广泛同情和赞誉,许多妇女都说,像三浦这样有情有义的男人真是难得。上述3起发生在同一个洛杉矶的国际性凶杀案都没有查获凶手,素以办案效率高著称的东京警视厅对此也感到十分棘手。

1983年8月,日本山口县有个老年妇女要求警方帮助她寻找失踪4年多的女儿白石千鹤子。警方详细询问了千鹤子的情况,联想到洛杉矶郊外发现的那具无名东洋女尸,使将有关材料送到洛杉矾警察局,请他们协助查核。

三浦和义

也就在这个时候,东京《文春》周刊编辑部突然接到一个男人打来的匿名电话,那人有板有眼地提供了三浦的近况,特别提到他在妻子一美死后,已经从3家保险公司领取了1.5亿日元的巨额保险赔偿费。这也就是说,三浦因为一美的死丽发了大财。《文春》周刊对这个匿名电话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虽然人寿保险在日本是十分普遍的事,但年轻的一美既没有罹患绝症,又不是家中的主要收入来源,三浦为何要给她同时在几家保险公司投入高额保险呢?他会不会是为了获得巨额保险赔偿费而有意谋害一美?出现这么重大的疑点,自然激起了记者们的强烈好奇心,编辑部决定对此事进行调查。

记者们马上行动起来,经过一番彝波,进一步掌握了有关三浦的一些重大嫌疑材料。编辑部觉得这是个扩大杂志销路、争取读者的好机会,决定以连载的形式在《文春》周刊上发表记者的调查报告。三浦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急忙打电话给编辑部,质问他们为什么不经过他的同意就调查他的事情,并扬言要是发表调查报告,他将对编辑部提出控告。但编辑部没有理睬他,从1984年1月26日起开始刊登题为《可疑的枪弹——洛杉矶枪击事件的新发现》的调查报告,调查报告揭露了三浦那不大为人所知的身世。当他还是个中学生的时候,就经常干出使大人们为之膛目的事情。

在学校里,据说他还颇有威信,被选为学生会主席,但一放学,他又去盗窃摩托车,甚至调戏妇女。为此,他被开除了学籍。以后,他又多次纵火,而且作案的方法十分奇特。作案前,他先通知报社或警察署,事后又积极参加救火,并打电话给警察揭发所谓的“罪犯”。这些掩人耳目之举使他多次躲避了警察的缉捕。直到他18岁那年,终于被捉拿归案,法庭判了他10年徒刑。

三浦出狱后,开始经营杂货店,主要经销从美国进口的衣物。可是,他缺乏做生意的才能,景况一直不佳,连年出现亏本。洛杉矶枪击事件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的。记者提出了这样的疑问:歹徒为何要对两个普普通通的日本游客下此毒手,而且首先要对毫无反抗能力的女人开枪?为何置一美予死地,而三浦仅受了一点轻伤?三浦获得巨额保险赔偿费,到底算受害者,还是受益者?令人不可思议的洛杉矶枪击事件,与三浦过去的劣迹及现时债台高筑的经济状况难道没有关系?记者旁敲侧击,意味深长。

接着,记者又提及发生在洛杉矶新大谷饭店的那起杀人未遂事件,一美在遭到那个“女裁缝”的袭击后,已经把她死死扭住,可是三浦一来,就让她逃跑了,而且不去报案。一美回国后,把这些情况告诉了自己的亲友。但还没有等她悟出其中的奥妙,3个月后自己便成了枪击事件的受害者,再也不能开口了。调查报告发表后,在日本引起了轰动。东京各家报纸、 杂志、电台、电视台纷纷派出记者,调查有关三浦的情况, 还争先恐后地用大量篇幅进行报道。一时间,三浦成了一个 “新闻人物”。

三浦对新闻界揭露的情况不仅矢口否认,而且旋即向法院提出起诉,要《文春》周刊赔偿名誉损失费3000万日元,并公开道歉。尽管如此,越来越多的报纸证实, “新大谷饭店杀人未遂”一说绝非杜撰,一美的亲友以及旅行社的工作人员和医生等都先后提供了证词。另外,记者还了解到三浦的私生活很放荡,他比一美大6岁,却已经结过3次婚,还有许多情人,至今下落不明的白石千鹤子也是其中的一个。新闻界披露的大量调查材料,引起了警视厅的高度重视。警方多次传讯了三浦,对他的证词很是怀疑,但由于没有拿到三浦杀人的直接罪证,不能马土逮捕他,只是加紧了侦查工作。

1984年3月,洛杉矶警察局根据日本警方提供的身高、 面部特征和齿型等材料,终于确定5年前发现的那具无名女 尸就是白石千鹤子。这一消息传到东京警视厅后,警察们大为振奋,他们四处出动,有4名干练的警察被派往洛杉矶执行任务。经调查,摸清了千鹤子与三浦的关系以及她失踪的经过。

三浦和义(三浦和義)与千鹤子

千鹤子也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她丈夫是个外贸商人,她有个姐姐在美国,自己也懂些外贸业务。1976年,千鹤子到三浦的杂货店任职,两入很快打得火热,难舍难分。不久,千鹤子就抛下丈夫与三浦同居。千鹤子被风流倜傥、能说会道的三浦深深吸引住了,她一心想成为三浦太太,便向丈夫提出离婚。经过一番周折,她终于拿到了离婚判决书。但好景不长,从1978年起三浦又搭上了以后成为他第3个妻子的一美,与千鹤子渐渐反目。千鹤子为此曾闹过要自杀。

1979年3月29日,千鹤子突然去了美国洛杉矶,从此便 杳无音信。她过去从未去过美国,也不会讲英语,为何孑然一身赴美?虽说她的姐姐住在纽约,但据了解,她根本就没有和她姐姐联系过。可是,据千鹤子的一位朋友说,她在去美国前曾透露是去旅行结婚,对方是一家杂货店的老板。再一调查,发现三浦在同一时间也去了洛杉矶,比千鹤子早到两天。4月4日,三浦回到东京而千鹤子却失踪了。

三浦回到东京后,三天两头到三菱银行涩谷分行的取款机前取钱.每次他都从千鹤子的帐户上提取1o万日元。没多久,千鹤子从前夫那里得到的400多万赡养费就所剩无几了。 三浦的邻居还看到他扔掉了十几箱女人用品,其中有一套编织毛衣的机器,肯定是千鹤子的。面对接踵而来的各种不利证词,三浦采取全盘否认的态度,但是他又拿不出充分的证据来证明自己是无辜的。他的供词常常自相矛盾,漏洞百出。

他曾说千鹤子失踪前是去了北海道,但当他获悉日本出入境的记录后,又改口说千鹤子是去美国谋生了,他还亲自到机场送行。事实上三浦比千鹤子早两天去了洛杉矶,怎么能为她送行呢?关于千鹤子的存款,三浦起初一口咬定不知道,后来又承认是他提取了。当问他是怎么得到千鹤子的信用卡和帐号时,他又说是千鹤子到美国半个月后用航空信寄给他的。

三浦的胡编乱言,使警方认定千鹤子的死与他有关。但由于还没有直接证据能证实他谋杀了千鹤子,警方不想马上就逮捕他。日本新闻界在调查三浦的情况时,特别注意劐那个在洛杉矶新大谷饭店袭击一美的“女裁缝”。记者们认为,这个女凶手很有可能是三浦的一个情妇。记者们从三浦众多的“女友’’中了解到,一个名叫矢泽美智子的专演色情影片的女演员和一美描述的凶手长得十分相似,而且在事件发生前后这女人和三浦接触频繁。经进一步调查,一美遭到袭击的那天,矢泽正在洛杉矾,并且也投宿在新大谷饭店。

还没等这些调查结果公布于众,矢泽便已坐立不安,于1984年5月主动向警方交代了这起由三浦导演的杀人案。矢泽对警方说,她是几年前在一次“吸大麻聚会”上结识三浦的,尽管她知遭三浦已有妻室,还是狂热地爱上了他。很快,两人的关系就十分亲密了,对常到旅馆幽会。他们相识两个月后的一天,三浦把矢泽叫到一家咖啡馆里,说他对妻子一美没有感情,要是矢泽帮他干掉一美,就分一半保险费给她,并和她结婚。

20多岁的矢泽在三浦的诱惑下,竟答应下来了。随后,在两人幽会时,三浦向矢泽详细交代了行凶的时间、地点和方式。三浦还说,他自己就杀过人,埋在洛杉矶市郊,谁都不知道。他们决定在当年8月实施杀死一美的计划。三浦给了矢泽60万日元,作为去洛杉矾的旅费。 8月11日,矢泽一个人来到洛衫矶,住进新大谷饭店。

两天后,三浦和一美也来到了这里。三浦一放下行装就去矢泽的房间,再次策划,最后确定杀人计划。三浦要矢泽用枪或刀子下手,但矢泽死活不肯,并流露出后悔之意。三浦威胁道: “你要是干得不漂亮,你就是杀人犯,休想再离开美国!”说完,三浦交给矢泽一把羊角锤,叫她佯称是个裁缝,趁一美不注意时将她打死,然后再把皮包的钱拿走,伪装成谋财害命。

当天下午6点半钟的样子,矢泽接到三浦的电话,叫她立即动手。矢泽迅速换上准备好的衣服,改变了自己的发型,带着装有凶器的提包,来到一美的房间。矢泽毕竟是个女人,行凶时心慌意乱,不仅没有把一美打死,反而被她死死扭住。幸亏三浦及时赶来,故意把她放走了。在三浦的安排下,她迅速飞回日本。

回到东京后,三浦又找到矢泽,要她忘掉“那件事”。 以后,矢泽知道了枪击事件和一美的悲惨结局,不兔动了侧隐之心。加之害怕三浦杀人灭口,常常夜不能寐,陷入极度神经衰弱的状态之中。她感到事情总要暴露的,终子向警方自首,并要求得到警方的保护。

由于矢泽是个出名的“脱星”,生活上很不检点,有关她的桃色新闻颇多;因此有些人对她的话表示不能完全相信。但警方认为,这个年仅24岁的女人,还不至于傻到为了出风头而不惜给自己栽上一个杀人罪名的程度,所以她的供词还是可信的。 至此,案情已经逐渐明朗了。

三浦眼看事情就要败露,便以攻为守,大耍花招。他多次接见记者,极力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受害者。从1985年起,他又频频给报刊写稿,并到电视台露面企图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到桃色新闻上面去,以掩盖事情的真相。在这同时,他还解散了自己的贸易公司,卖掉了豪华住宅和高级轿车,搬进一个小公寓居住,准备随时逃离日本。

但是,三浦纵然使出浑身解数,也藏不住狐狸尾巴。警视厅以矢泽为突破口,逐步掌握了三浦杀人的大量罪证步决定将他捉拿归案。1985年9月11日上午11点左右,位于东京繁华街银座的东急饭店门前,聚集着一大群记者。当一辆美丽小姐牌赛车从饭店的地下停车场开出时,记者们蜂涌而上,争相拍照。坐在车里的,正是日本新闻人物三浦和义。三浦和记者们周旋了片刻,正要启动汽车离去时,跟在记者后面的6个男人突然冲上前来。其中一人跳到前车盖上,大声喊道: “三浦,关上油门,下车!”其余5人迅速拨开众人,围到汽车两边。他们是警视厅的便衣警察,已奉命在此恭候三浦多时。

警察向三浦出示了逮捕证,三浦顿时脸色煞白,但仍故作镇静,不肯下车。警察见三浦不开车门,就敲着车窗玻璃吼道: “再不出来,我们就砸玻璃了!”三浦这才垂头丧气地下了车,他的双手随即被铐上了亮铮铮的手铐。三浦被捕,顿时成了日本的特大新闻。警视厅对三浦和矢泽进行了审讯,不仅弄清了谋杀一美案的来龙去脉,也使千鹤子被杀之谜真相大白。原来,三浦见矢泽行凶未遂,不甘罢休,就到洛杉矶黑社会里找了两名杀手,雇用他们去枪杀一美。至于千鹤子一案,三浦与她约定分别前往洛杉矶,骗她说到了那里就举行婚礼。千鹤子信以为真,就悄悄地如约而去。三浦等她到达后,就把她诱骗到郊外杀害,埋了尸体,然后自己回了国。

三浦为什么要杀死这两个年轻的女人呢?他除了要达到另求新欢的目的外,主要的作案动机是谋财.他杀死千鹤子后,得到了她的信用卡和帐号,偷偷提取了她的400多万日元存款。三浦和一美结婚后,居心叵测地为她投了巨额保险。为了获得大笔保险赔偿费,他又想方设法杀害了一美。

2008年10月10日,61岁的三浦在单人牢房用身上的衬衫上吊自杀。

1986年初,东京警视厅对三浦提出起诉,指控他犯下了谋杀罪。但是直到1994年才被日本一家法院裁定谋杀罪名成立,被判终身监禁。东京高等法院1998年推翻这项判决,并于2003年获日本最高法院支持,裁定他无罪。

但是,美国警方并没有放弃,于2008年2月在三浦到美属塞班岛旅游时将他逮捕。三浦否认参与杀妻一案,一度拒绝被移交给洛杉矶警方。2008年10月10日,61岁的三浦在单人牢房用身上的衬衫上吊自杀。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美国邪教大卫教爆炸案…
下一篇: 大骗子炮制假钞票买下葡萄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