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十个不可思议的怪盗 - 51区
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历史上十个不可思议的怪盗

时间:2015-08-10 15:29:18 编辑:超人

窃贼也分很多种,有些是因为生活困难被逼去盗窃,有些则是应为个人喜好,有些则是所谓的"劫富济贫",而有些则有些不可思议。下面我们整理了历史上十个并不出名但很有趣的盗贼故事。

 

10.让娜·德瓦卢瓦·圣雷米 (Jeanne de Valois Saint Remy)

让娜·德瓦卢瓦·圣雷米,即我们熟知的拉莫特伯爵夫人(Comtesse de la Motte),一个因项链事件(Affair of the Diamond Necklace)而名声大噪的法国小偷。由于她的丈夫无法满足她对奢侈的贪欲,她当即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在当时,任何穿着得体的市民都可以获得免费进入凡尔赛宫的机会。毫无疑问,让娜也是其中一员。让娜·德拉卢瓦通过一个叫雷多·德维莱特(Rétaux de Villette)的情人进入宫廷,并在那里结识了红衣主教路易斯罗昂枢机(Cardinal Prince Louis de Rohan)。不久让娜发现罗昂枢机努力想要得到女王的青睐却无济于事,正在此时,珠宝商查尔斯·奥古斯特博玛(Charles Auguste Boehmer)正在以天价出售一条来历不明的项链。这条项链的价格只有国王才能支付得起,但国王路易斯十六世(Louis XVI)及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对此并不感兴趣。

所以,让娜串通她的丈夫和情人策划了一起阴谋。雷多·德维莱特伪造出一份王后写给伯爵夫人的信件,在信中,王后表示自己非常渴望得到那条项链,无奈国王不愿如此奢侈。信明确写明王后希望主教能抓紧时间借钱给她。

很快,这封信件就被呈到主教面前,随后让娜还为主教安排了一次与“王后”的深夜幽会,实际上那只是一个长得同女王有几分相似的妓女。主教很快就在“王后”的授意下同珠宝商取得了联系,而让娜则拿到了项链并且按照“指示”把它交给王后。当然,这条项链永远也不会到达王后的手里。让娜的丈夫将这条项链秘密带到伦敦,并将项链拆散单独出售了那些较大的钻石。此事直到当主教被逮捕时才真相大白,让娜也因此被逮捕,但是她伪装成一个男孩从监狱里逃了出来。她逃到了伦敦,在这里她用生命的最后时光写下了回忆录。

9.黄金手索尼娅(Son’ka The Golden Hand)

索菲亚·布鲁伊斯坦(Sofia Blyuvshtein),也就是众所周知的黄金手索尼娅,是十九世纪一个以珠宝为主要目标的俄国盗贼。除了那几个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著名案例,人们对她知之甚少。

有一个案例是,在她逛了家珠宝店后挑选了一大批价值连城的珠宝,然后要求珠宝商把订单送到她家去,说她作为医生的丈夫将会付清款项。于是珠宝商就按照她说的去做,当他到达那间房子时,这位年轻的女士接待了他,接过了珠宝,并请他在她丈夫的办公室耐心等待他带钱回来。你若是认为索尼娅的诡计只是如此那你就太天真了。她在更早之前就拜访过这位医生,并和医生说自己的丈夫叫做范·梅尔(Von Mel),对买卖钻石已经走火入魔,希望医生为她丈夫进行精神治疗。她告诉医生 ,她的丈夫将会很快到达这里,还提前预付了治疗费。当索尼娅的“珠宝商丈夫”来到这里见到她的“医生丈夫”时,珠宝商将会要求医生还钱,而医生将会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当这个谜题被解答出来的时候,索尼娅早就逃之夭夭了。

自然,伪装和谎言,不是索尼娅在她的盗窃中使用的唯一方法。她还有一些特别的手段,包括用长长的手指甲来隐藏宝石,用衣服袋藏珠宝,她还有一只会在她和珠宝商协商时吞下宝石的猴子。

8.文森佐·皮皮诺(Vincenzo Pipino)

文森佐·皮皮诺,一个出生于威尼斯的意大利窃贼,是绅士窃贼的经典现代典范。就像罗宾汉(Robin Hood)一样,他只劫富——实际上,他甚至不偷损坏的表或其它需要维修的物品,只是因为这样会影响修理工的生计。

皮皮诺真心热爱他的城市,甚至保证他所偷来的艺术品永远都不会离开威尼斯。他会把那些艺术品归还给它们合法的拥有者以换取赎金。作为一个贼,他的操守和廉洁令人惊奇——他从未使用暴力或敲诈,并且尽可能少给他所偷窃的人带来麻烦。据说他宁愿将糖碗倒空到厨巾上也不会把糖直接倒在桌上或地上。

最重要的是,皮皮诺是唯一一个能从总督宫殿(Doge’s Palace)成功偷窃的人。他的方法出乎意料地简单,只不过是多了一点耐心。1991年10月9日,皮皮诺随一个旅游团进入宫殿。他落在旅游团后面,当他们忙于欣赏艺术时,他溜进连通宫殿的监狱的小牢房等到天黑。皮皮诺提前打听清楚了警卫巡察的确切时间,他等他们经过后立即溜回宫殿,轻易地从墙上取下油画《圣母与圣婴》,然后从侧门离开宫殿。

7.文森佐·佩鲁吉亚(Vincenzo Peruggia)

文森佐·佩鲁吉亚是一个意大利窃贼,他于1911年偷取了世界上最闻名的油画之一:《蒙娜丽莎》。在他实施这轰动世界的盗窃案的前一天,佩鲁吉亚作为罗浮宫的工匠藏匿在博物馆中。了解到博物馆第二天将关闭,他知道他将有足够的时间去实施他的偷窃。

第二天早上,佩鲁吉亚穿着罗浮宫工作人员制服走出藏身的地方。当他注意到悬挂着《蒙娜丽莎》的房间没人时,他进去取走墙上的那幅名画。将它带到壁龛,他将画从画框中取了出来藏在他工作服的衬布里。然后他试图离开博物馆,却发现门打不开。幸运的是,一个友好的水管工正好路过帮佩鲁吉亚开了门。

6.乔纳森·威尔德(Jonathan Wild)

乔纳森·威尔德在伦敦非常有名气,被称为“赏金猎人”(Thief Taker General)。在他生活的十八世纪,警察常发帖请人抓小偷。如果能找到小偷,这些人会得到一半赃物。不出意料,这个提议好得令人难以拒绝,所以一个新的职业很快就诞生了:赏金猎人。尽管这个提议一开始听起来不错,但赏金猎人很快就利用起这个新体系,本质上成为了一个小偷。 这些人会请一帮盗贼来做偷窃的工作,等小偷被处决之后,他们就会把赃物转移。

威尔德在伍尔弗汉普顿(Wolverhampton)长大、结婚、生子。但他很快离乡背井去了伦敦。在伦敦,他因陷入了债务危机而被送到一个小监狱,在那里他遇到了他的第一个犯罪集团的同事和熟人。出狱后,他在伦敦的圣吉尔斯区安顿下来,经常与各种犯罪分子来往。

威尔德为他的犯罪团伙出谋策划,不久后他让盗贼把赃物带到他的仓库。遭偷窃的受害人找到威尔德并向其描述所丢失的物品,此时谨慎的威尔德会为丢失的物品在报纸上刊登广告,并要求如果找寻到后要给予他一定的报酬。这样的做法让所有人都很满意,威尔德在黑白两道都广受欢迎。

当局注意到威尔德,并借鉴了他的做法,把赃物作为奖励来处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威尔德作为中间人无法被定罪。然而,在威尔德帮助一个叫杰克·谢泼德(Jack Sheppard)的小偷起诉后,事情开始越来越不顺,不久他就被逮捕并判以绞刑。

威尔德被绞死后不久,他的妻子玛丽·威尔德(Mary Wild)开始散布谣言,说威尔德的尸体被送到了外科医生的解剖室。在当时,像这种被处死之人的尸体被用于医学研究这样的事情是再寻常不过了。如果外科医生不能合法的得到尸体,那么他们经常会从墓地中盗取尸体。玛丽·威尔德希望这个计策能够让乔纳森安宁的埋葬着,但不幸的是,几天之后乔纳森的尸体还是被挖了出来。

5.大卫·布兰科勒(David Brankle)

大卫·布兰科勒是一个银行抢劫犯,由于他抢劫了许多超市收银柜,所以被警察戏称为“洲际银行超市大盗”(Interstate Bank Mart Bandit)。

布兰科勒抢劫银行的主要动机是为了养活他与他的第三任妻子金姆(Kim)的儿子。不幸的是,布兰科勒没有能力维持他的家庭,尤其是在金姆为了照顾他们的儿子辞去工作之后。而更糟糕的是,在2001年的圣诞节一顿晚餐上布兰科勒的亲家警告说,如果布兰科勒不能使他的生活恢复正常,他们将为金姆办理离婚。

2002年初,布兰科勒在经济上仍未有所改变。于是他去了路易维尔(Lousville)的一个宝马经销商那里,撒谎说他妻子在这有一辆抛锚了的汽车,而且不久之后这辆车就应该被拖走。同时,他要求销售员将另一辆车带出去做运行测试。布兰科勒和销售员来到洲际公路后他停住汽车,拿走了销售员的手机,还用枪威逼他下车。更糟糕的是,销售员开始的时候忘记了复印布兰科勒驾照证,无法知道布兰科勒的真实身份,更不必说把他绳之以法。

布兰科勒现在虽然有了一辆车,却没有钱。他知道他必须在儿子被带走之前尽快改变这种情况,因此他去了一个他熟悉的印第安纳波利斯(Indianapolis)社区。在那里,他带着本电脑型号说明书就走进了一家银行,很是轻松的转走了钱。在第一次尝试之后,抢钱变得越发简单。

布兰科勒某次因违反交通规则而被一名警察拦住,在此之前他已经抢了43家银行。几天之后警察拿着他的驾驶证来到在他家门口,怀疑他的宝马车是抢劫来的。看见警察在屋外,布兰科勒一下子慌了神,急急忙忙带着儿子逃走了。经过短暂的汽车追逐,他抛下儿子和汽车,继续徒步潜逃,但最终还是难逃法网。警察检查车子后,他们突然意识到布兰科勒可能不仅仅只是一个偷车贼,而且很可能是“一条大鱼”。最终,布兰科勒承认所有的盗窃行为,被判处有期徒刑21年。

4.拦路大盗迪克·特平(Dick Turpin)

迪克·特平是一名英国的拦路强盗。他最出名的事迹要数他用了不到24小时的时间骑马从伦敦飞奔到纽约一事,他所骑之马正是爱驹黑贝丝(Black Bess)。尽管这次著名飞奔事件的主角大可能另有其人,但特平依旧在史册上享有一席之地。

传闻说特平本来是一家肉铺的学徒,后来还开了自己的铺子。为了肉铺的运营,特平开始偷盗牛羊。在一次作案中,特平终于被人当场抓捕。事情败露后他抛下妻子,独自逃往艾塞克斯村(Essex)。不久后,特平就加入了专门偷袭独居农户的格里高利帮(the Gregory Gang),也称作the Essex Gang,艾克塞斯帮。当时的《伦敦晚报》(The London Evening Post)时常报导此帮派的种种恶行,国王也悬赏50英镑以期将他们逮捕归案。

之后,特平开始与著名的流氓头子汤姆·金(Tom King)搭伙,没有人能从他俩驻守的路口下逃脱被抢的命运。特平的项上人头悬赏金又提高了100英镑。除了抢盗,特平手上还沾染了几条人命。

最终,特平不得不逃到约克郡。他化名约翰·帕尔默(John Palmer),继续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在偷盗房东的公鸡不成,还被房东威胁要杀了他的情况下,特平终于得以被收留羁押。这时,警察开始调查特平的生活行迹,发现他是最近几起偷窃案的嫌犯。警方深入调查期间,特平被收押到约克城堡(York Castle)的地牢中。特平决定写信向他的哥哥求助,但因为他哥哥拒付那6便士的邮费,这封求助信最终被退回邮局。

特平的小学校长认出了特平信封上的字迹,特平的真实身份随之被识破,并被判以死刑。不过,特平死得还算体面。在行刑前几天,他给自己买了件新外衣和一双新鞋子。他还请了5人到行刑现场为他默哀送葬。如果他兄弟给了那六便士的邮费,说不定我们能看到一个更有趣的结局。

3.偷书贼史蒂芬·布隆伯格(Stephen Blumberg)

史蒂芬·布隆伯格是一个藏书狂。因为不断从大学和博物馆偷书,史蒂芬终于在1990年时被捕。他偷来的书价值加起来达530万美金。渐渐地,博隆伯格因“书盗”(Book Bandit)出名,并被视作史上最成功的偷书贼。据布隆伯格自己所说,他偷书的原因是他认为政府正密谋不让普通市民有机会接触珍本书和一些特殊资料。

布隆伯格深信,万一他去世了,这些偷来的书会最终都会回到它们的主人手中,再差也一定会有人能好好珍藏这些书。当然,他也表示他从未想过要把这些书卖掉,他觉得这样做很不道德。布隆伯格被判有罪并被处以4年半的监禁。出狱后,布隆伯格重操旧业,依旧走着偷书、藏书的老路。

2.餐桌盗团(The Dinner Set Gang)

餐桌盗团,也就是世人熟知的肥猫窃贼(the Fat Cat Burglars),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晚期至七十年代开始崭露头角。这个盗贼团伙的主要成员是一对连襟兄弟——彼得·萨莱诺(Peter Salerno)和多明尼克·拉泰拉(Dominick Latella)。他们的专长是什么呢?就是专在美国富人用晚餐时行窃。

这对连襟兄弟会仔细研究他们的潜在“苦主”,直到他们找出一定的规律。他们发现仆人们在晚餐时总是格外忙碌地在屋子里穿梭,并且绝大多数家庭都认为晚餐中途离席十分没有礼貌。

萨莱诺会闯进房子,到楼上搜索珠宝,拉泰拉则负责望风,看着这家人用餐。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拉泰拉就会吹响口哨。萨莱诺限制自己在3分钟之内进屋、找珠宝、离开。这对连襟兄弟并不希望发生正面冲突让自己难以脱身,必要的话他们宁可空手而归。

1.四十象盗团(The Forty Elephants Gang)

四十象盗团,又名四十大盗(the Forty Thieves),是一个成熟于十九世纪的英国女性盗窃团伙,他们曾与一个颇具名气的男性盗窃团伙象堡盗团(the Elephant And Castle Gang)合作过。四十象盗团在十九世纪七十年代至二十世纪中期进行了一起当时英国最大的入店盗窃案。警方记录显示这个盗窃团伙早在18世纪就已开始活跃。

1925年一篇报纸文章中写道,这个团伙的成员都是“英姿飒爽、6英尺高的女性”。然而同时也提到,团伙中负责看哨的普遍较为弱小。四十象盗团的成员穿着量身定做的衣服,偷价值上千的商品。20世纪期间,他们常开着大马力的车,即使他们停在路边——以方便团伙成员把所有偷来的商品都扔进象堡盗团开的车里,警察查不出任何东西。这些女贼也会用假的证明来获得富人家庭的聘用。之后当然是不出所料地抢劫了雇主家,卷走值钱的商品。虽然这些团伙成员经常很容易被捕,但是其他成员总是会来保释她们。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马来西亚无头骑士
下一篇: 当今世界最穷国家前十位排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