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暖簾外的脚

时间:2015-08-17 09:19:32 编辑:超人

那一天,夹杂雨滴的雪花从早就下个不停,寒冷非常。我在居酒屋的工作时间从下午五点开始。这居酒屋也不是什么连锁企业或名店之流,只是老板自己开的一间小小的居酒屋。不过,虽然座落在与车站前大马路隔着一重建筑物的小路上,但其实生意还挺好的,周末假日时分相当忙碌。

言归正传,大概是晚上刚过九点的时候,那天正好是发薪日前的周五,只有一个上班族加上两个大概是做苦力的大叔,一共两组客人。吧台里有我、老板、老板娘,整间店里一共六个人。这个状况让老板也不由得愁容满面,他悄悄地跟我说,今天只有这两桌客人,不如提早休息算了。因为我当时站在吧台的另一边,在可以看得见玄关的地方处理蔬菜进货的事情,所以多多少少可以看见门口来往的人潮。

说是这样说,但也只能从大概遮到一般人膝盖上缘的暖帘底下瞥见行人的双脚,其实外面人还挺多的。一双双穿着西装裤的双脚、或是踏着高跟鞋的纤细美腿,从左而右、由右至左,在门前来来往往。(人潮…是有流过这里啦…大概是经济不景气,所以大家都不想花钱吧…)

左思右想了一番以后,老板跟店里的两桌客人说,我们要把暖帘(相当于招牌)卸下来打烊了,但各位还是可以继续用餐。之后他就对我点头示意,我也点了点头,离开吧台,走向玄关。嗄啦嗄啦…我拉开了木框的玻璃门,冷风立刻窜进店里。(唔,超冷的咧!)外面寒风阵阵,跟温暖的室内大相迳庭,我快手快脚地把暖帘收进店里,挂在店门内侧的暖帘架上,就在我打算关上玻璃门的时候…

“哎,某某(我的名字)。有人站在外面喔。“

老板娘这么一说,我也往暖帘底下瞥了一眼,确实有一双腿在那里,两只脚掌并拢,脚尖朝着进门的方向。简单说,我跟门外那个家伙就着这么隔着暖帘面对面地对峙着。只要我掀开暖帘,大概就能看见那位在门口立正站好的仁兄了吧。

虽然也许是因为玻璃门开着,冷风从外面捎了进来,所以让我感觉到背上一股寒意。但是…那双脚可是什么都没有穿耶。而且他的皮肤透着一股也不知道是灰是紫的色泽,又瘦得好像只有皮包骨一样。令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只左脚上系着一串红白两色的串珠。

总而言之,因为我也常常看超自然网站(2ch オカルト板),所以当场就觉得门外那家伙一定有古怪,整个人就僵在那里了。真的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然后老板的声音就从背后传来了。

“喂,某某,怎么啦?很冷耶,快把门关上好吗?“

我想,大概是因为在门口与老板之间还有我挡着,所以老板就没看见那一双诡异的腿。(唉呀唉呀唉呀、快来救救我啊!)虽然很想惨叫,但却真的没办法发出任何声音。就在我手足无措,怕得都要哭出来了的时候,背后响起了一把严厉的声音。

“小兄弟,不要掀开暖帘!“

我吃了一惊,同时身体也获得了自由。现在想想,那一把充满压迫感的声音,对我来说简直可以算是天使的呼唤了。总之,在我恢复身体自由,转身向背后求救的时候,那个本来坐在吧台的苦力大叔就站了起来,紧紧地盯着我这个方向。老板还有店里的所有人都在看他。跟那个大叔一起来喝酒的另一个大叔也一脸茫然地看着他的酒友。

“你什么都不要做喔。可恶…想不到会在这种地方碰到那个东西啊“大叔一面叹气一面自言自语,转头对老板发话了。

“老板,拍谢啦,可以给我一瓶一升的酒还有一点盐巴吗?“。

他板着一张熊也似的脸,话语里带着威胁的气息。其实,虽然他是最近才开始光顾的客人,但却也算是常客。在那个大叔背后,上班族已经结了帐,往我的方向走过来了,

“你等一下!现在还不能出去啊!“这位约莫30岁的上班族正拿着手机开讲,完全没有理会大叔的耳提面命。刚好,这时候老板也拿着盐跟酒瓶过来了。可是在大叔接过盐跟酒瓶之前,还是一直抓着上班族的肩膀,拼命说服他不要走出店外。

“喂!真的不可以啦。我想你应该是看不见那双脚,但你还是会被带走的啊!“结果,上班族用手遮住电话的麦克风,对大叔吼了起来。

“你们在搞什么东西啦!反正一定是什么鬼电视节目的吓人企划对吧!现在我们公司有急事要叫我回去,没时间跟你们閒扯澹啦!“

状况大概就是这样了吧。接着上班族就把大叔撞到一边去了。我在这里发文的时候才想到,他长得那么瘦小,能够把那个壮硕的大叔撞开也还真厉害。我猜,那个上班族大概已经赶不上约定的时间了。上班族就这样走过了我的身边。我的眼神不由自主地顺着他的脚步,自然而然地看向玄关后方。

“咦……“

我确实看见了。那细瘦而苍白的腿竟然变多了。我该说增加的是两人份的数量吗,那些戴着红白两色串珠的紫色小腿就站在那里。也就是说,外面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现在增加到三个了。不知道那个上班族是不是看不见那些东西,不过这也已经无从求证了。总之,他掀开了暖帘,走出店外。那个上班族走出去的时候,我确实听见了一阵咂嘴弹舌的声音,还有他诡异的呼声。

“啊…?放、放开、你!我还得赶去…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事情大概就像是这样。他就这样消失在店外的一片黑暗之中,同时,那些脚也消失了。可是,一般来说,因为店里的灯光,店前的空间多少会有点明亮才对啊。在这之后,大叔拿着盐跟酒瓶到了玄关。是说他的动作还真快啊。他用熟练的动作把酒含进嘴里,对着暖帘与玄关喷了出去。接着,用盐在玄关两旁堆起了盐堆(?),也对玄关外面撒了一把。最后他才掀开暖帘走了出去,我跟老板也一起走出店外,外面一个人也没有。

现在才跟各位说明或许有些太晚,但我们这家居酒屋附近的环境,就像京都的长屋那样,有许多店面林立,能让人通行的就只有店前的一条羊肠小径。

店|小路|河流

店|小路|河流

店|小路|河流

店|小路|河流

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外面的人如果没有走到大概五分钟路程以外的大马路,或走到另外一边的马路上,绝对不可能从我的视野里消失。然而,那个上班族就在这一段不到30秒的时间里消失了,当然,如果走进两旁的店面,或是掉进河里的话,也一样会见不着人影,但貌似也并非如此。

真的是在他走出店门的那一瞬间就杳无踪影了。事情应该真的就是这样没错。老板跟我都脑里一片空白,只有那个大叔还在不停地颤抖、叹息。

“啊啊、可恶…可恶…“大叔一直在自言自语。这时老板对他说。

“那个,○○先生。这到底怎么一回事?那个客人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我、我是不是应该报警呢…?“大叔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的回答大概是这样的。“应该还是要报警会比较好,但也已经没用了。那根本就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报桉的结果最后应该也只是增加一个失踪人口而已吧…“

然后他还说,就算你不报警,之后对方的公司还是家人什么的也会报警,警察还是一样会跑来这里。后来,大叔发现我还在搞不清楚状况地抖个不停,就开始跟我搭话。

“这位小兄弟应该没有真的看见那个东西吧。不好意思,害你吓成这个样子。没想到竟然会在关东看到那种东西,所以我也有点着急…“归纳一下大叔跟我说的故事,大概就像以下这样。

大叔是在奈良出生长大的,以前他小时候曾经连续发生过两次类似的事件。那时候住在附近的老爷爷就是用酒跟盐的应对方式来处理,帮助了住在附近的人,但是大叔的朋友却从此消失了。那个东西似乎一开始就只会露出双脚而已。比如说,可能会在你准备抬头的时候,或是像这次一样隔着类似暖帘那样的布幕,看到底下的一双脚。

一旦看到对方膝盖以上的部位就完蛋了,大叔说这种现象跟神隐有点类似。最后…因为大叔说的一句话,害我最近都只敢冲澡,不敢再泡澡了(注)。他说,在浴室里洗头的时候,也许时常会在想要睁开眼睛的前一瞬间,感到有寒气袭来,心里冒出不祥的预感。虽然这种感觉大概都都只是错觉,但如果在两眼迷濛之间看见一双脚站在你面前的话,就绝对不要抬头去看对方的上半身。

尤其,当你所看到的那一双细瘦的紫色双腿还系着红白两色的串珠的时候………(注)因为泡澡前往往会先在水龙头前面坐着把全身洗干净加洗头,才会有可能碰到大叔说的那种状况。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穿白袍的女人
下一篇: 阿拉斯加警局的纸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