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一少年被害尸体九天化成白骨之迷 - 51区
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广东一少年被害尸体九天化成白骨之迷

时间:2015-01-30 06:23:38 编辑:超人

广州日报2008年6月10日报道?本报5月28日《初一男生失踪七天七夜》曾报道黄埔石化中学初一2班学生周小龙离奇失踪的事情,事隔两天,也就是小龙失踪整整9天以后,5月30日,黄埔石化中学初一2班学生周小龙终于被找到了。小龙的遗体在他放学回家的小路边上一个非常隐僻的小山包上被发现,全身皮肤、肌肉、器官荡然无存,仅剩下一副骨架以及一点残留下来的头发,但校服却完好地穿在身上,作案手段残忍离奇,让周围的村民感到莫名的恐慌。目前黄埔警方正在抓紧侦破此案。

5月30日下午5时30分,在小龙失踪9天零两小时后,小龙的大伯接到附近北山村朋友的电话,说村里有人议论,村里一个偏僻的山头上发现一具很像少年的遗骨。

小龙的大伯和父母闻讯赶去现场。警方已在下午3时30分赶到了现场。在半山腰,看到民警在地上铺开的书包、单车等物品,“我一眼就看出来,这都是小龙的东西,小龙的单车我以前用过,单车的锁我很熟悉,连钥匙都还在。”小龙的大伯告诉记者。

小龙的父母当场就晕倒了,9天后在这荒山野岭发现小龙,肯定凶多吉少。小龙的大伯提出要看现场。办案的民警好心地劝他们,最好别去看了,因为什么也看不到,如果一定要看,要有思想准备,现场的情形太惨了。

“为什么什么都看不到?”带着这个疑问,大伯和其他亲戚来到现场后都惊呆了:尸体仅剩一副骨架,全身的皮肤、肌肉、器官都荡然无存,眼睛也没有了,仅仅在手指上还有一点残存物,留在现场的还有一些毛发,当时根本无法辨识死者真正的身份,然而离奇的是,石化中学的校服却完好地穿在身上。

事发地偏离小路一公里

石化中学离小龙的家黄埔姬堂村比较远,骑自行车大约要三四十分钟,回家的路有两条,一条是走石化路,稍远一点,走这条路,小龙一般都与邻村的一个同学同去同回,因为顺路。如果一个人回家,小龙就会走北山村的小路,那条路近一点,较为偏僻。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北山村的小路,虽然称为小路,但还是可以开进去一辆小汽车,不少在石化中学上学的孩子都走这条路,附近村里的人也会走这条路,算不上人迹罕至。但小龙的大伯告诉记者,发现小龙的地方非常偏僻,位于半山腰,距离最近的小路也有五六百米远,连很多当地人都不一定知道这条小路,北山村小路离此处已经在一公里之外了。

经DNA检测,警方通知了家属,死者确为周小龙无疑,至于案情进展,则没有透露。小龙的大伯告诉记者,现在案件已由黄埔区公安分局刑侦队接手处理。昨日下午,警方又来到小龙的家中,寻找有关线索。

父母:小龙留下的照片很少

小龙妈妈告诉记者,小龙是家里唯一的孩子,非常懂事,从小就是一个很乖的孩子。妈妈每天凌晨3时就起床去五六里以外的渔珠市场准备一天的生意,而父亲5时左右起床给小龙准备早餐,大约6时就准时叫醒小龙,让他起床吃早餐上学,然后自己也去市场卖菜。小龙就自己一个人吃饭上学,中午也回家吃饭。石化中学的教导主任告诉记者,小龙是一个非常守纪律的孩子,基本上没有迟到早退的现象,当天学校刚刚召开家长会,会上还专门表扬了小龙,是这个学期以来进步最大的孩子之一。

谁也没有想到不幸会突然降临到这个普通家庭里。更让小龙爸爸妈妈痛心的是,小龙突然离去后,才发现小龙很少有照片留下。除了小时候的几张照片,小龙所有的照片都是与同学的集体照、搞活动的合影、小学毕业留影等。上初中后唯一的一次照相,竟然是拍摄学生证用的证件照。

同学:写了厚厚一叠纪念话语

“要是当天我再与小龙多玩一会就好了,他就会迟一点回去,可能就不会碰到这样的事情了。”这是班上一位同学写给小龙的纪念话语。“班上每个同学都为我们送来鼓励与安慰,所有的纪念话语都写在纸上送到家里来,摞起来有厚厚的一叠。”小龙的妈妈告诉记者,“明天家里就会处理小龙的遗物了,非常感谢同学们。”石化中学的教导主任告诉记者,因为小龙的事情,班上的同学多多少少受到了影响,学校已经进行相关干预。

有村民告诉记者,他们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么残忍的事情,以后再也不敢让孩子单独上下学了,无论如何得接送孩子上下学,而小龙出事的北山村小路也不能走了,还是走大路比较安全一点。

小龙的妈妈告诉记者,他们目前最大的愿望是希望公安机关能早日破案,让小龙能一路走好,也让村里的人安心,希望知情人能提供有关破案线索。

坊间纷传4种死因:

1.绑架不成撕票?

小龙遇害的消息传开来,也让村里议论纷纷,并蔓延着一种恐慌的气氛。是谁如此残忍地加害小龙呢?小龙爸爸妈妈是一个普通的卖菜的小贩,家里并不富裕,当时小龙身上也没有带什么钱,不可能是绑票后求财不成撕票。

2.车祸后毁尸灭迹?

是车祸后毁尸灭迹吗?小龙的大伯也否认这种看法,因发现小龙时身上所穿的校服还保存得挺好,并没有破损的痕迹,而且发现小龙失踪后,小龙的亲属曾经遍访周边的村民,都没有找到任何车祸的蛛丝马迹。

3.变态佬杀人剥皮肉?

村民担心,是不是有变态佬故意杀人后剥了皮肉?被杀后被老鼠吃剩骨架?在种种猜测中,有一种说法是,小龙被人杀害后弃尸野地,被老鼠吃得只剩骨架了。

接着再看看警方对此案的调查结果——

警方介绍,5月30日下午,警方接到群众报警称,在大沙街姬堂社区的一偏僻山坡上发现一具高度腐败的男尸。?经现场勘验,死者系石化中学初中生周小龙,死因为钝器打击致重度颅脑损伤。

案件发生后,广州市公安局高度重视,黄埔区公安分局迅速成立由局长挂帅的专案组,抽调精干警力在市公安局相关部门的支持配合下,全力展开侦查。经过充分的调查取证,6月24日凌晨,专案组民警在黄埔区姬堂社区某住宅抓获犯罪嫌疑人周某。在一系列证据面前,犯罪嫌疑人周某向民警交代了故意杀害周小龙的作案经过。

目前警方已经查明,周某与死者周小龙为同父异母兄弟,长期不和、关系紧张。案发当日,心生怨恨的周某在路上碰见其弟周小龙,胁迫周小龙到一处偏僻山坡,采取扼颈手段致周昏厥后,用石块砸击周小龙致其颅脑破裂死亡后逃离现场。

据了解,周某杀害弟弟的现场极偏僻,距小路有一公里之远。

石化中学离小龙的家黄埔姬堂村比较远,骑自行车大约要三四十分钟,回家的路有两条,一条是走石化路,稍远一点,走这条路,小龙一般都与邻村的一个同学同去同回,因为顺路。如果一个人回家,小龙就会走北山村的小路,那条路近一点,较为偏僻。

据悉发现小龙的地方非常偏僻,位于半山腰,连很多当地人都不一定知道这条小路,北山村小路离此处已经在一公里之外了。针对之前对此案的种种猜测、传言,警方专门表示:经初步调查,此案为家庭纠纷引发的刑事案件,并不存在针对学生的系列作案问题。之前流传的所谓“绑架”、“车祸”、“摘取器官”、“变态杀人”等猜测均与案件事实不符。周某在杀害小龙后,并未再对他的尸体进行残害,小龙被发现时已是一具白骨可能与曝尸荒野时间过长有关。

网友评论一下此案。

首先要强调一下,死者的大伯曾向记者澄清,死者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警方所谓的兄弟“长期不和、关系紧张”是什么回事,请读者自行理解。

然而,凶手是否死者哥哥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死者的尸体为何会在九天之内化成一副骨架。本卷一开始就用了不少篇幅详述尸体的腐化过程,在自然环境下,九天化尸恐怕是天方夜谭。而警方所谓“可能与曝尸荒野时间过长有关”更让人感到莫名其妙,与不少于半年的自然腐化过程相比,九天很长吗?

网上有人认为死者于死后遭受行军蚁啃尸,这个解释在理论上是最可信的,本卷也以此为灵感。然而,在广东境内至今也没有发现行军蚁的报到,只是曾出现相比之下弱小得多的红火蚁。纵然如此,每次发现红火蚁也一度引起市民的恐慌,若出现侵略性更强的行军蚁会没人知道吗?

行军蚁到底有多可怕,没见过的人是很难想象的。在非洲丛林中,老虎、大象大型动物发少量行军蚁的探路兵就会落荒而逃,土著发现它们,更会放弃村庄。

一只行军蚁也许没什么了不起,但一万只、十万只,甚至一百万只却足以在短时间毁灭一个小型村落。而一窝行军蚁,通常不少于二十万只,如果它们全爬到您身上,您认为它们要用多少时间才能把您吃剩下骨架。?

所以若有行军蚁出现,是不可能不被发现的。那么死者为何会九天化尸?我不知道,警方对此也含糊其词。因此,周小龙为何九天化尸,至今仍是一个迷。若说此乃本年度最令人震憾的灵异事件,您会认同吗?

凶手竟是同父异母哥哥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警表示,在周小龙案件发生后,查案警方通过排除法逐一排除了种种猜测,最后锁定在小龙的周边的​​亲戚。调查发现,小龙的父亲为离异后再婚,与前妻生有一男孩,比13岁的小龙大3岁。该人士透露,小龙同父异母的哥哥因为从小父母离异,导致性格偏执且扭曲。警方在调查后,把目标锁定在他身上。

6月24日凌晨,专案组民警在黄埔区姬堂社区某住宅抓获犯罪嫌疑人周某。在一系列证据面前,犯罪嫌疑人周某向民警交代了故意杀害周小龙的作案经过。

周某与死者周小龙为同父异母兄弟,长期不和、关系紧张。案发当日,心生怨恨的周某在路上碰见弟弟周小龙,于是胁迫周小龙到一处偏僻山坡,采取扼颈手段致弟弟昏厥后,用石块砸击弟弟致颅脑破裂死亡后逃离现场。

小龙父母伤心过度住进医院

周小龙的案件昨日被警方宣布侦破后,记者第一时间赶赴其父母位于黄埔区的家中。这个家庭现在笼罩在一片悲伤之中,小龙的父母因为伤心过度目前住进了医院。

小龙的家,是一栋三层楼的楼房,位于黄埔区姬堂二社中间,楼房前有一个空地,装置着体育健身器材。昨晚6时,小龙的家一楼的客厅里,坐着小龙的爷爷、奶奶、姑妈、大伯等亲戚。大家都没有说话,姑妈坐在门口不停地抹着眼泪,大伯抽着烟,爷爷奶奶更是双眉紧锁,一脸的悲伤。

“我实在不想再提这件事了!唉,太让人伤心了!”小龙姑妈向站在门外的记者摆了摆手,感谢记者的安慰。“现在虽然真相大白了,但小龙的父母却伤心过度,住进了医院。我们刚从医院看他们回来。”小龙的大伯一边安慰两位老人。自从小龙遇害以后,家族都笼罩在一片悲痛之中,小龙的家属还未能从悲痛的心情缓过神来。案件侦破后,杀死小龙的竟是其同父异母的哥哥,这一结果无疑使这个家庭陷入了更大的悲痛。“我希望你们能理解此时我们的心情。”姑妈告诉记者,整个事情,不仅对小龙的父母打击太大,而且对亲属们来讲,他们也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邻居:

哥哥性格内向少与弟弟往来

“什么,杀小龙的是他哥哥,小龙不是独生子吗?”

虽然小龙失踪并遇害一事在堂姬村一带已闹得沸沸扬扬,但该村多数人都还不知道小龙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他们一直以为小龙的父母只有他一个孩子。

邻居阿安(化名)告诉记者,小龙的父母是卖菜的小贩,是比较老实巴交的农民,小龙很爱学习,他几乎每天都能看见小龙早晨7点左右就会从他家门口去学校上学。小龙会向阿安点点头或者一个微笑。下午放学回家后,他就在3楼学习、做功课,直到他母亲喊他下来吃饭。

“小龙下来玩的时候不多。”与小龙在一起玩耍过的伙伴小甜(化名)说,小龙的确是一个很爱学习的人,但平时话也不会太多。“与弟弟小龙相比,哥哥性格却显得内向。”邻居阿全是为数不多见过小龙哥哥的人,由于小龙的哥哥没有住在堂姬二社,因此附近的邻里很少看见他来找弟弟小龙,他们之间没有多少往来。

听说小龙遇害案件的犯罪嫌疑人是其哥哥后,邻居们纷纷摇头,有的邻居还表示“太让他们感到意外了”。“真是太残忍了!毕竟骨肉亲情,再怎么样,也不能下如此毒手啊!”

案件回放

5月21日下午,黄埔石化中学初一年级学生周小龙失踪。周小龙是黄埔区姬堂二社人,上学的地方(黄埔石化中学)在石化生活区大院里,距离小龙家比较远,骑自行车大约要三四十分钟,回家的路一是走石化路,另一是走近一点较偏僻的北山村小路。

5月30日,小龙家人接到通知在学校附近山头发现怀疑周小龙的尸体,经相关程式最后证实死者是周小龙。据警方表示,尸体当时高度腐败,但是部分媒体从相关人士获知,尸体仅剩一具骨架,因而一度引发市民的恐慌,以为是什么恐怖的连环杀人案或者是摘取器官谋杀案。

虽然案件破了,但是这件事情最最奇怪的是缘何在这么段的时间内尸体会变成白骨???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红安“12·26”八人遇害案之谜…
下一篇: 没有真相的华莱士棋局杀人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