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与世隔绝的原始部落开始与外界接触 - 51区
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亚马逊与世隔绝的原始部落开始与外界接触

时间:2015-09-02 22:09:03 编辑:超人

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Scott Wallace 编译:苏睿哲):维护印地安人权益的人士和南美政府,因为最近的接触事件而受到质疑,促使他们重新审视"禁止接触"政策。日益萎缩的亚马逊荒野,守护着极为脆弱的原住民部落。最近,隐居于秘鲁和巴西丛林的部落纷纷露面,迫使两国官员重新审视他们的"禁止接触"政策,为可能兴起的"首次接触"浪潮预作准备。

"这些部族要现身了​​,"荷西‧卡洛斯‧梅雷莱斯说。这位经验丰富的人士,已在巴西和秘鲁两国之间那道偏僻又大多无法可管的边界上,穿梭40多年,保护巴西某些最具神秘色彩且鲜少曝光的"隐世部族" 。 "我认为未来十年,我们会陆陆续续见到隐世部族首次与外界接触。"

在辛帕蒂亚村的恩维拉河河畔,过去与世隔绝、名为查帕纳瓦的部落成员,正朝巴西政府官员走去。 

上个月月底,秘鲁官方敲响了警钟,他们宣布派了一组专家到亚马逊偏远区域,试图与当地一群约有20多人的麦什可皮罗游牧民族进行"控制接触"。这些印第安人近几个月来,频频现身于河岸,甚至进入村落抢夺食物和物品。

观光客和当地人录下自己与印第安人拥抱,以及递给他们衣物、汽水的影片。不过,其中也有一些邂逅事件,具有致命危险。今年五月,一名22岁男子在自己的村落遭到部族成员用弓箭射中心脏而亡,被杀原因至今不明。

数十年来,外界几乎不曾见过麦什可皮罗族,但是大约三年前,他们突然开始频频在马德雷德迪奥河上游露面。他们通常来得快、去得也快,然而他们在邻近森林现身,已经让马特斯根卡原住民社区的气氛日益紧绷。 1960年代,这支原住民曾与传教士接触,后来就定居在这条河流的偏远地带。

"我们进退两难,这种紧急状况需要具体的应变。"——秘鲁政府顾问路易斯‧菲利浦‧托雷斯。

"您可以清楚看到,他们与外界接触的速度,以及接触衍生的侵犯行为会迅速增加,"格兰‧夏波表示。这位人类学家是巴西贝伦的高帝博物馆馆长,研究马德雷德迪奥河区域的原住民已有25年。

政府官员目前只承认他们计画与麦什可皮罗族进行官方接触。不过据路易斯‧菲利浦‧托雷斯表示,紧急应变小组已经实地运作一年多。他是秘鲁文化部隐世原住民首次接触事务处的顾问。托雷斯指出,他们的目标是想出策略,在麦什可皮罗族热切拥抱外界的过程里居中斡旋。

文化部上周所批准的策略,包括控管希纳内河上游的进出,这里是已知印第安人经常出入的地带;向附近社区宣导与麦什可皮罗族来往的危险性,实施预防接种,将疾病传染的机会减至最低,并派出调查队,搜集更多有关此部落的信息。

 

托雷斯从利马的来电中向《国家地理》杂志表示,对于外界的批评声浪感到不以为然,其中包括马德雷德迪奥地区最大原住民联盟的领导者,他们宣称与麦什可皮罗族进行接触,所立下的先例会招致危险,同时也悖离原住民的权益。 "我们进退两难,"托雷斯说。 "这种紧急状况需要具体的应变。"

秘鲁政府针对境内14或15个与世隔绝的部族,仍维持2006年采行的"禁止接触"官方政策,并没有改变。托雷斯解释说,麦什可皮罗族属于特例,因为他们主动寻求与外界接触,使自己暴露在高度危险中。

秘鲁的"禁止接触"政策就是仿效巴西于1980年代开创的新措施。巴西目前庇护的隐世原住民聚落,最少有27个,最多可能达70个,是全世界拥有隐世部落最多的国家。秘鲁和巴西两国皆设立了森林保留区和温带草木区网络,用来保护这些部族,避免遭到随西方文明进入蛮荒地带的剥削和致命疾病的荼毒。

在没有医疗保健及严谨的后续配套的情况下,过去未曾曝光的原住民可能会因为麻疹和流感这类传染病而迅速凋零。现今的流行病专家和历史学家认为,欧洲人在无意间释放的传染病,在他们征服新世界的过程中扮演关键性的角色。

西亚马逊的高地森林,地势崎岖,沼泽几乎难以穿越,对于试图保存自身文化、躲避已知敌人的原住民部落来说,是理想的屏障。南美的隐世族群,大多集中在这块约略沿着巴西西部边界的大弧形区域。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玻利维亚境内都有一些这样的部落。在巴拉圭的查科区,有一个与世隔绝的族群,因牧场经营者清掉他们的林地而被围困。据信新几内亚的高原上也住着几个与外界隔绝的部落。此外,印度洋安达曼群岛上有两支离群索居的部落,则以箭雨对付前来接触的外人。

托雷斯说,最近几个月他与麦什可皮罗族有过数次邂逅,他努力找机会深入了解他们,包括其家族成员的健康状况、目前居住地、族人数量、他们在丛林深处的游牧范围。研究人员与印第安人不期而遇时,双方的会面都是在河岸边进行。这些族人赤身裸体,刻意表明他们没有携带武器。研究人员请来附近村落的当地人,以麦什可皮罗族听得懂的伊尼语,替他们做翻译。

"他们说:"不要怕,我们不会伤害你们,"托雷斯描述这段代表性的交流场面时提到。 "不过,他们的箭一定就藏在附近。没有弓箭的话,他们绝不出门。"

"如果他们想跟外界接触,我们就必须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欢迎他们。我们得照顾他们的健康、划出他们的栖地范围,给他们时间适应我们这个疯狂的世界。"——巴西印第安人保护局官员荷西‧卡洛斯‧梅雷莱斯。

到目前为止,双方对话一直处于在河流两岸来回叫喊的模式。内容不外乎印地安人要求特定物资:他们想要砍刀用来制箭或讨香蕉吃。至今尚未能透过这些不期而遇的场合,厘清他们决定离开世居的原始森林,现身于世的真正原因。这些原始森林一直守护着他们,即便没有几个世纪,最少也有数十年。

西亚马逊与世隔绝的原住民族群,面临的压力日益加剧。没有电锯、步枪和机器声侵入的剩余雨林地区,正逐渐萎缩。不过,以麦什可皮罗族的状况来看,官方怀疑这个部族是为了逃离毒品贩子、伐木工或石油探勘人员的魔掌。他们认为这些印第安人先前因为劫掠其他村落以及与陌生人邂逅而认识一些物品,现在他们只不过是想要更多这类物资而已。

长久以来,交易物资对于与外界隔绝的部落来说,一直有着强烈的吸引力。在20世纪有很长一段时间,巴西的荒野探勘人员大量提供这类礼物给所谓的"印地安野人",诱惑他们答应接触。这种做法在巴西政府采取"禁止接触"政策后终止,他们尊重隐居部落的权利,让他们依己所愿、与世隔绝。政策开始实施之后,政府官员只能与那些即将受到疾病或屠杀威胁的部落接触。维护印第安人权益的官员当时是假设这些部落宁愿选择遗世独立,而非与外界接触。

这项假设因近来发生的事件而受到挑战。去年在巴西希纳内河边的辛帕蒂亚村,有一群人数约30名的印地安人,从当地亚夏尼卡族聚落附近的丛林现身,就在秘鲁边界那边。据隐世与新接触印第安人事务部门主任卡洛斯‧塔瓦索斯表示,他们后来退回森林,消失不见,但几天后,就在紧急应变小组抵达时,他们再度出现,一脸病容且疲惫不堪。这些印地安人透过翻译叙述发生在秘鲁边界丛林里的悲惨遭遇,他们的族人遭到入侵者屠杀,据推测有可能是非法伐木工或毒品贩子。

去年约有30名来自秘鲁的印第安人,在巴西希纳内河附近的辛帕纳亚露面,述说他们的部族遭到入侵者的屠杀。

巴西境内离秘鲁边界不远的希纳内河附近,有一个未曾被接触的部族,族人在飞机掠过时慌忙动员,保卫他们的居住地。

"我们无法确切指出哪个单一事件促使他们与外界接触,"塔瓦索斯在一封寄自巴西利亚的电子邮件中写道,"不过显而易见,他们被暴行折磨后那精疲力尽的感觉,促使他们走出来与外界接触。"整个族群在接种过流感疫苗后,才重返森林。多亏小组的努力,塔瓦索斯继续说道,"他们将接触造成的影响减到最小。"

多年前协助制订"禁止接触"政策的巴西官员,如今正重新审视他们的策略。 "有一种东西叫做『自我决定』","印地安人保护局官员梅雷莱斯在他位于亚马逊港都里约‧布兰可的家里,透过电话向《国家地理》杂志表示。他在去年发生接触事件的希纳内河沿线已经奉献数十年,最近受邀到秘鲁担任托雷斯和他的文化部长官的顾问,提供他们与麦什可皮罗族接触的意见咨询。

"假如某个遗世独立的部落决定与外界接触,我们该怎么做:把他们绑起来,送上飞机,然后扔回丛林里?"梅雷莱斯说。 "如果他们想跟外界接触,我们就必须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欢迎他们。我们得照顾他们的健康、划出他们的栖地范围,给他们时间适应我们这个疯狂的世界。"

Scott Wallace是《国家地理》杂志定期撰稿人,著有《未竟之地:寻找亚马逊最后遗世而居的部落》。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国外男子划小橡皮艇钓起巨型石…
下一篇: 照片背后隐藏的秘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