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10种最有趣的生物演化

时间:2015-09-04 19:19:25 编辑:超人

大家对于生物演化而来的鳞和爪子应该并不陌生,但也有其他生物,他们在经历了奇异的演化后,变得像外星人一样。当我们看见会血泣的蜥蜴、骨骼会融化的蠕虫,还有会从眼睛射出飞刀的鱼……是不是感觉科幻小说中描写的场景都一一复现了呢?

10. 霍加皮的奇异舌头(Okapi’s Bizarre Tongue)

霍加皮原住于非洲稀疏的森林,长着斑马身上的条纹,身形却像一匹马。而事实上这种令人难以捉摸的动物是长颈鹿的近亲。它们一般生活在海拔500米(合1640英尺)以上的地方,身上油质的皮毛帮助它们在细雨连绵的环境中保持皮肤的干燥。

霍加皮的舌头能够卷曲,形状如同一根管子,可长达30-36厘米(合12-14英寸)。这根布满肌肉的舌头主要负责把植物上的叶子拂开,然而由于它的长度特别,它还被赋予了一个特别的能力:霍加皮可以用舌头舔到自己的眼球,以此来清洁它。当然,在这个长度范围里,霍加皮也可以舔到自己的耳朵,不过显然这没有什么意义。

9. 无嘴食骨蠕虫(The Mouthless Bone-Melting Worm)

想象你被丢进一大堆食物中。它们看上去很美味让你蠢蠢欲动——可是你不能吃,因为你没有嘴。不过别怕,虽然你不能咀嚼也不能吞咽,但是你会分泌出酸来覆盖住食物,如此一来,固体的食物便会融化成肉汤,被你通过皮肤吸收进来。

以上所描述的便是食骨蠕虫,又称僵尸蠕虫。它所分泌出的酸能够溶解肉,甚至是骨头,而共生在它体内的细菌使它吸收这些液化后的营养。

这种生物的交配系统比起它的进食习惯更为匪夷所思。事实上,雄性的食骨蠕虫生活在雌性食骨蠕虫的体内——最多能有100条小的雄性蠕虫在同一时间生活在同一条雌性蠕虫的体内,就像性别颠倒的妻妾群,这些雄性蠕虫活着,只为了完成雌性蠕虫的受精过程。

8. 血泣蜥蜴(The Blood-Squirting Lizard)

这些生活在北美的较大型的短角蜥蜴们,在被激怒时,会从眼窝中喷射出大量的血。这作为一种有效的干扰手段,同时在旁观者看来也是一幕奇异的场景。血液中携带着一种吃起来会令人作呕的化学物质,如果捕食者的嘴不小心沾到血液,它们可是会飞快地逃跑的。

比起另一种鼎鼎有名的蜥蜴防卫机制——尾巴脱落,上文所说的这种演化生物适应更简单易行。和只有一条而必须得长回来的尾巴相比,血液的再生和补充能力要高出许多。然而蜥蜴靠血液进行的防卫机制还存在着诸多限制。小蜥蜴可能因为这个机制在短时间内失血过多而导致死亡。

7. 吃同类的幼年蚓螈 (Cannibal Babies)

蚓螈是存在于这个星球上最奇异而恐怖的两栖物种。它们没有四肢,眼睛很难被发现,因此看上去和蠕虫差不多。但其实,它们拥有匿藏的触须和足以杀死猎物的牙齿。有一种生活在肯尼亚东南部的非洲蚓螈,幼年时期的它们可谓是世界上最令人毛骨悚然的生物,因为它们的食谱上只有一样东西:母亲的皮肤。

在蚓螈繁殖的季节里,雌性蚓螈会获得更多的营养,因而拥有更厚的皮肤。小蚓螈会把母亲的皮剥下来,用像抓钩一样的牙齿啃食它。令人震惊的是,雌性蚓螈对此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适。这些小蚓螈长大后以白蚁和其他无脊椎动物为食。

6. 神秘的冠海豹(The Unearthly Hooded Seal)

原生于北大西洋的斑点灰冠海豹——看上去普普通通,直到它的鼻子鼓起来的时候。公海豹的头上原本就有一个可膨胀的囊——这也是冠海豹这个名字的由来,但是如果它想的话,它还可以从鼻孔中膨胀出第二个囊。

这个暗红色的小气球随着海豹左右摇摆,看上去随时都可能爆开。其实这个构造就像许多其他雄性动物身上的装饰品一样,是用来吸引母海豹的。

5. 鱼鳅的“小眼飞刀”(Loaches’Eye Knife)

小丑鱼鳅,作为水族馆中非常热门的鱼,在许多宠物商店内都能找到。不过粗心大意的鱼类爱好者在舀鱼鳅时受到的教训可不如他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多数人的下场都是伤痕累累。

身为鲤鱼和鲦鱼的近亲,鱼鳅可是真真正正的军事艺术家。鱼鳅的眼窝下有着和剃刀一样尖锐的刺,随时待命着准备竖起。这些弹簧刀一样的东西被称为眼下分叉刺,当其他动物以鱼鳅的脑袋为目标进行攻击时,它们会从眼窝下浮现,直刺入攻击者的身体中。

4. 歪扭的弯嘴鸻(The Twisted Wrybill)

弯嘴鸻是一种画眉大小的珩科鸟,原生于新西兰。它们主要生活在地形错综复杂、河流蜿蜒的南岛。有着天然伪装的它们,还有一点使它们和其他任何鸟类比起来都与众不同:它们有着天生就向右弯的鸟嘴。

也许你会质疑,钩子状的鸟嘴是否真的会给它们带来任何便利。答案是肯定的,弯曲的鸟嘴帮助它们捕食,比如从石头下快速钓起那些无脊椎生物。

3. 貉(The Racoon Dog)

物竞天择说有时创造出惊人相似的生物,尽管它们本身各自所携带的基因相差甚远。其中一个醒目的例子发生在犬科生物中。貉(英文直译可为浣熊狗),就像它的名字所暗示的一样,从外形上来说它分外像浣熊,但却真的隶属犬科。原生于东亚,继而被引入欧洲的它,是原始而古老的犬科中的一种。通过研究它,也许我们能知晓犬科生物是如何进化而来的。

貉的体重和皮毛随着季节变化,最重也不过是9-10公斤(合20-22磅)。和其他犬科动物不同的是,貉会爬上树寻找食物或者庇护。在亚洲部分区域里流动的貉的毛皮交易时常影响它们的生活安宁。

2. 令人作呕的秃鹰和鹳(Disgusting Vultures And Storks)

以腐肉为食的秃鹰和鹳生活在宽敞而炎热的环境里。因此,它们进化出了非常奇特的冷却技巧。这些鸟会管理自己的排泄物,让它们同时顺着两条腿排出。

尿液的蒸发让这些鸟保持身体的冷却。同时,尿液的酸性会消毒它们的腿,科学家们还发现,排泄物中的白色残留物能够反射阳光。秃鹰好像对于仅仅在这些污秽物中沐浴不太满意似的,它们还进化出了另一项同样恶心的防御机制来对付捕食者们:呕吐。

1. 筐蛇尾的隐藏手臂(The Basket Star’s Hidden Arms)

有些海星,比如筐蛇尾,直径可长到长达60厘米(合24英寸)。它们还会长出长长的、用来诱捕敌人的触须。

当这些海星发现浮游生物时,它会用触须包裹住猎物,并分泌黏液来捕获它们。接着它们把猎物运至嘴里吃掉,接着再次伸出触须来捕获下一个敌人。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吓死人的10部恐怖微电影…
下一篇: 猫真有9条命 巴西小猫半空堕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