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住鬼屋的15年真实经历

时间:2015-09-16 08:41:35 编辑:超人

这个真实故事很长,事件发生在1999大地震那年,当时我已结婚六年,住在结婚前老公就买下座落于台中的预售屋,因为先生毫无金钱观念,虽然领的算高薪,可是却酷爱请客,挥金如土,工作近十年,存款永远是0,我担心婚后经济会出状况,只好假传岳父圣旨,说岳父规定要娶我,必须要有房子,老公只好咬牙买下,幸好藉着买房强迫他储蓄,大幅改善先生花钱如流水的习惯,且当年的房价比现在合理多了!

房子一盖好,1992我们就结婚了,全新的公寓房子,三房两厅,两人世界好不惬意,可惜好景不常,对门邻居是台北投资客买下,长年出租,出入复杂,前几组房客都还算正常直到后来,恶梦来临,1996年搬入一对同居夫妇,约莫五十岁,男的无正当工作,只好在家里开小型赌场抽头,赌客不少,他家家门口的拖鞋都漫到我家门口来了,日夜搓麻将声,无一刻安宁,好不容易夜半两点赌客陆续回家,你以为我终于可以睡觉了吗?

错!真正重头大戏才开始,女主人是从事八大行业的欢场女子,年纪有了,总是用浓妆来掩饰风霜,全身浓重的廉价香水味常残留在电梯里,让大家搭电梯时忍不住作呕。她的下班时间很特殊,每次清晨下班总是喝得醉醺醺,清晨三四点一到家就开始发酒疯,五点时会达到最高潮,砸盘子摔椅子,大声咒骂姘头"是个废物,死也别想娶她",这句话是经典,我们住对门,侧边房间却是相连的,公寓房子隔音不太好,他俩的吵架台词千篇一律,我们都会背了。

被他们这样日夜疲劳轰炸之下,我们夫妻俩夜夜不成眠,白天工作常精神不济,两年下来,我们实在受不了,兴起搬家的念头。我跟先生都是北部人,婚后才搬到中部,羡慕中部人很多都住透天别墅,不像台北人几乎只有公寓可选择,当时限于自备款不太够,所以我们找的别墅地坪都在20多坪左右的中古小别墅。

有一天,中介带我们去看一间位于高级社区的别墅,该社区在当地早期可是名气响叮当,几百坪的范围,到处花木扶疏,户户白墙红瓦,宁静怡人,我跟先生对这社区心仪垂涎已久,中介说有人出售,我们就兴冲冲前往看屋,看了以后,我非常失望,在这么抢手的区域,通常在这社区,只要一有人说要出售,就会马上卖掉,偏偏这间别墅卖了一年多,还是卖不掉,看屋的人很多,却无人出价!

原因就出在诡异的屋主,一个闲闲没事,四十多岁就从海军退役的军官,闲得发慌就恶搞房子,到处叠床架屋,一二楼的墙面钉满丑陋的收纳柜,三楼阳台还盖了间外露的简陋厕所,从外观直视这间水泥突出物,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三楼的和式榻榻米被虫蛀得毁朽不堪,和式纸门破洞处处,加盖的四楼铁皮屋,地板榻榻米状况也跟三楼一样破烂,屋主把四楼当神明厅使用,外观栏杆已经全变咖啡色,全部都锈蚀了,很恶心。

邻居还说这军官是第一代住户,刚盖好搬入时还算正常,后面几年行为越来越诡异,整天都在房子里敲敲打打,难怪我发现每个房间只要没对外窗,他就会在底下墙角,或是在天花板上面附近的墙面到处乱打洞,是有多怕空气不流通 呼吸困难啊?

房子里面塞满杂物,乱七八糟,压迫感好重,,一进门除了潮湿的霉味外,还有一股扑鼻的动物怪味,原来隔邻养了条大狗,狗臭惊人(我们迁入后,实在忍无可忍,先生只好花大钱在前院筑实心墙阻臭,筑墙的泥水工每早一上工,就先吐光早餐,狗臭的恶臭太严重实在太难忍,可怜!)

除了恐怖的狗臭,屋主违法在防火巷上加盖厨房,厨房底下就是臭水沟,厨房的排水口不断冒水沟臭气上来,搞得整间屋子乌烟瘴气,从看屋时我就很不舒服,屋主夫妻只生一个儿子,三口人,哪来那么多东西啊?

由于杂物过多,屋主把一楼房间的床吊在半空中(谁敢睡在半空中?),客厅的电视无处放,也吊在天花板上,我一进门看到头上的电视机吓一跳,好怕掉下来砸死人,天花板上无数条电视缆线跟电线外露,纵横交错,抬头一看,丑到不可思议。

只看一次屋,我没放心上,两天后,老公突然说他要买这间丑臭屋,我大惊失色,极力分析阻止,老公却执意说,那些都可以重新装潢,都可改掉,第三天,他就突然跟中介跑去跟屋主签约购入,决定得有够仓促,也许是被对门邻居折磨了两年,急于搬走的心态所致。

而1999那年搬入后才发现这是个钱坑屋,不但要拆掉三楼丑陋的水泥外观厕所,且一楼地板地砖破损严重,只能重铺地砖(大工程),三四楼榻榻米虫柱破损不堪,全扔,重铺木地板,并拆掉一大堆收纳柜,重新粉刷,由于前任屋主自行装设多余的结构太多,实在拆不完,我们光是为了恢复原状,就花了上百万,但不论怎么整修,都整修不完,积蓄花光,还欠房贷负债一堆,体会到何谓泥足深陷,欲哭无泪。

后来邻居还告诉我们一个很令人震惊的消息,这间别墅原本是社区里最漂亮的广告户样品屋,建商装潢得美仑美奂,大家看了都很喜欢,才买下这社区的别墅,谁知道后来屋主会这样乱搞,把一位绝色美女折磨成一位全身老残,病入膏肓的风中残烛,加建到面目全非,这屋主的精神状况是否出了什么问题?

搬进别墅的第一天,我跟先生因为白天搬家忙进忙出,疲累不堪,半夜洗完澡两人瘫在床上,照理讲应该会累得呼呼大睡才对,而且我跟先生都没有认床的问题,每次出游在外过夜,脱离那对嗜赌夫妇的魔掌,还会睡得特别香甜,但是这一晚,我们却翻来覆去,久久不成眠

到半夜两点半,先生问我,你睡着了吗?我说,很累,但是完全睡不着,于是迁入的第一夜,两人就这样睁眼到天明,这种情况,我们是第一次遇到!第二夜,第三夜皆是如此,比在公寓时,睡眠状况更差,不管有多累,躺上去就是睡不着,白天几乎累到无法工作。

无奈之余,先生只好打电话给前屋主询问 这房子怎么好难睡呀?屋主好像心知肚明似的,跟先生胡诌一阵后,便推说,这房子磁场比较特别,磁场在屋子正中央,最好反头睡,把头移到床尾就会好睡一点,当晚我们就照做,睡了几天,还是睡不着,而且床头是靠墙,改睡床尾,枕头常常悬空掉下去,超没安全感,比睡正常床头更难睡,屋主根本就是唬烂我们!

除了睡得更差之外,三岁的女儿也开始出现异状,常常被吓哭,说厕所暗摸摸的地方,有个长得非常高的女人,披着长头发,低着头,看不到脸,站在那里,好恐怖,害女儿常常都不敢一个人去上厕所,我听了几次孩子这样说,说心里不发毛是骗人的,更恐怖的是,后来出生的妹妹,每到半夜12点就眼睛上吊,狂哭不已...

第二段

我是文中的大女儿,文章是妈妈写的我来代贴。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会尽量回复大家,我手机排版真的很烂 造成阅读不便很不好意思。别再骂我富奸啦 15年的故事真的很多很长 我尽量快点。

每到半夜12点,眼睛就上吊大声啼哭的夜啼婴,搬家后,偶有朋友来访总是屁股如坐针毡似的,来去匆匆,一个月难得有一两个客人来,有的客人一来,便说人不太舒服,急于离开,有的朋友较坦白,说这房子好像怪怪的;遇过有灵异体质的朋友则直说,这房子有东西。

对面太太的哥哥在神坛做事,有阴阳眼,有一次他站在我家门口,望着我家客厅说了一句话:你家好热闹啊!当时我家客厅空无一人,但我知道他说这话的意思,事已至此,我已经无法再铁齿,便跟这位神坛大哥求助。

隔了几天,他给我一个八卦纸板,上面题了佛字,挂在门口,但是挂了十几年,一点用也没有,还有人说 这样作适得其反,歹咪仔就算想离开,走到门口就会被佛字挡下来,根本走不出去,被封印在我家。

住在里面几年下来,我的身体越来越差,有阵子还脸色发黑,常有朋友看到吓到,问我还好吗?我自己也不敢照镜子,脸色难看到会吓到自己,脸皮摸起来好硬,好像戴了一层暗咖啡色的硬壳面具。

大女儿从小感冒不断,药没停过,三餐吃不多,但是超会吐的,身体虚弱瘦小,娘家爸爸说外孙女这么瘦弱,看她走路,好像风一吹就会倒。

2003年 SARS正倡狂的那年,我又生了小女儿,这孩子从医院抱回家后,每到半夜12点就彷如闹钟般准时,开始疯狂大哭,边哭,她的眼睛还会往上吊,直直的往天花板某处看,一个号啕大哭又眼睛睁大大,两眼发直往上看的婴儿,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模样令人背脊发凉。

除了西医挂号,我们也抱去各大庙宇神坛收惊,但是怎么收都没用,每天一到半夜12点就开始大哭,到凌晨两点才声嘶力竭的哭累到昏睡过去,哭得全家鸡飞狗跳,不得安宁。当时已上小二的大女儿,每天都挂着黑眼圈去上学,超可怜,先生更是对我破口大骂,质问我孩子怎么带的?怎么每晚都哭成这样?

SARS那一年很不平静,疫情稍歇,年底时先生因为开车精神不济,睡着了,撞到一个18岁的小女生,幸好小女生只有脚的大拇趾受伤,但是她的单亲妈妈说怕脑震荡,坚持住院。

我勤跑医院送鱼汤鸡精,诚恳道歉,先生赔了全新摩托车,全新相机手机,连小女生全身上下衣服鞋子都赔,治装费全数买单,只要对方开口,我们全数奉上,想尽快解决此事。没想到被对方予取予求后,对方胃口已养大,开始扮猪吃老虎,平时笑盈盈让我们失去戒心,以为和解绝对没问题,忘了找调解委员会。

等到开庭前一天,这位妈妈联合白道流氓男友,台中某警局的无良警察暗中设下陷阱,突然翻脸不认人,狮子大开口要近百万,否则绝不和解,由于开庭在即,我们愤恨的付了这笔庞大勒索费。

对方仅仅伤了一根脚趾头,就让我们付出庞大代价。车祸我承认是我先生有错在先,但是我们真的很诚心悔过道歉,也尽全力赔偿对方所有损失。家运衰到一个极致,只好求神问卜,先生同事介绍了一位听说法力很高强的仙姑给我们,让我们以为找到了救星,终于可以摆脱衰运....盛大驱鬼法会即将开始...

第三段: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仙姑大斗法

写在前面,妈妈有话要说:首先感谢各位版友们的热烈支持与耐心等待,回应好多呀,让我又惊又喜,也谢谢大家对我文笔的赞赏(羞)目前鬼屋文章日夜赶工删修中,所有文字皆是真实事件叙说,没有唬烂也不会造假。也是多年网友的妈妈敬上。

由于家运衰到一个极致,只好求神问卜,先生同事介绍了一位仙姑给我们,第一次去仙姑的神坛,仙姑就形容了那位高大女鬼的模样,还问我们,每到半夜是不是会听到扣扣扣的敲墙声?仙姑边说,边敲着办公桌,模拟敲击的声音跟频率,都跟我们夜半听到的扣扣声一模一样,先生一直以为那是隔壁邻居家发出的声响,不愿承认那是有东西在搞鬼。

这下,我们都对这位仙姑的能力信服不已,当晚,因为仙姑说我们身上都有东西,为了赶出身体里的歹咪呀,于是仙姑派了一位肥胖壮硕的中年女子,要我们站在神坛前给这女子拍打背部,天啊!这女的力大无穷,根本不是拍背,我跟先生是被她狠狠痛揍,被拍到差点吐血,每一掌都热辣辣,痛到快趴下,又不敢喊停,打了快半小时,命都快去半条,从小到大,也没被打到这么惨过。

打完,仙姑跟我们约定几天后会到我家办驱鬼法会,费用一万多元,要自行准备几大箱纸钱,铁丝网,供品等,仙姑特别交代,回家不可以提到这件事,不然它们会知道。

我跟先生为了准备法会事宜,还特地外出商谈,在家是绝口不提,但是这样能瞒得过这些妖魔鬼怪吗?我们实在是太天真了,在法会执行的前夜,一楼最深处最阴暗的厨房墙壁,不像平常只是发出一声一声扣扣扣的敲击声,而是疾如摇滚快鼓般,扣扣扣扣扣...的不停乱敲。

听得出来,许多敲击声是重叠凌乱的,不只一隻在敲,而是众鬼联手起来疯狂大敲,我们呆坐客厅,头皮发麻,却又无计可施,仙姑啊,你明天一定要过来救救我们,它们集体发怒了,大闹一整晚,我们感到很无助,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好冲到二楼卧室,趴在床上,蒙着头捂着耳朵,恐惧发抖的期待天明,这不是恐怖电影才会出现的场景吗?我们却活生生的经历了!

天亮后,敲击声没了,先生去上班,我还是很害怕,想做点事情转移注意力,我在院子打开供桌,摆上满满的供品,搬出一箱箱的冥纸,仙姑早上11点多到达,我马上跟仙姑报告昨晚的惊魂事迹,仙姑脸色一沉,要我快点准备妥当。

祭拜后仙姑开始淨化房子,每次仙姑只要一打开我家的柜子,不管是厨房的柜子,或是卧室的衣柜,一打开,仙姑就会不断作呕,呕呕呕的乾呕声,越来越大声,一边念经还一边干呕着,经文念得2266呜咽不明,状甚恐怖,我家柜子里,到底躲了多少鬼啊?整个房子,从一楼走到四楼,全部淨化完,仙姑彷彿全身虚脱,瘫在一楼喘着大气休息。

此时已经午后一点多快两点了,稍歇片刻后,仙姑开始拈香跟众鬼谈判,不管仙姑怎么恶骂,请它们离开,不要在这伤害无辜,软硬兼施,仙姑一下大声骂,一下不断低声唸唸有词,说这家子与你们无冤无仇,今天也诚心准备了许多金银财宝跟满桌筵席,请你们高抬贵手,快点离开!但不管仙姑怎么拜托威吓想请它们走,仙姑搏了好几次杯,答案总是否定的,它们不肯走。

我用铁丝网在家门口围了直径三公尺的围篱,金纸一箱又一箱的烧,它们仍然不满意,仙姑的额头上全是汗,满脸憔悴,筋疲力竭,快四点了,事情一点进展也没有,仙姑说这些灵体,非常凶恶,很棘手,不愿意离开,仙姑开始跟它们协商,一一询问,它们是否还有其他需求?我们能做的,必会一一足,只求它们能尽速离开。

不管问什么,都搏无杯,最后仙姑灵机一动,看到我家厨房有一箱刚寄到的摩天岭甜柿,大颗又超甜的,问们,是不是很想吃?第一次得到肯定的答案,终于有杯了,我赶紧呈上甜柿,仙姑再次搏杯成功,才顺利送走它们,仙姑说 买几箱冥纸就烧几箱,圈在铁丝网里大烧特烧(抱歉,好不环保,兼空气污染,原谅我当时已经走投无路),我家门前燃起了熊熊火焰,气势颇为盛大,引起邻居侧目疑问,但此等苦衷,让我有口难言,支吾以对,实在对不住邻居们。

烧完冥纸,收拾供品后已经天黑向晚,先生下班,一踏进客厅就跟我说,你发现了吗?客厅变得好明亮,胸口那股压迫沉闷感全部一扫而空!原来我们平常觉得呼吸好困难,不是肺有毛病,而是磁场气场沉闷所致,夫妻两人欣喜的大口呼吸,原来胸口不闷了是这么舒服,连四周的空气也轻盈起来。

空气轻盈?这句话好虚幻,但只有真实经历过的人,才能真正体会这种感觉,也终于明白,为何前屋主这么担心空气不足,而四处打洞作通气孔,通风小窗,我想,他一定也日日感到呼吸困难吧!

驱鬼后当晚,我们全家难得睡了一场好觉,从1999迁入,到2003这四来,我们永远睡不饱,常常恶梦连连,起床后总感到全身疲惫无力,加上小女儿出生这近一年来,夜夜都要从半夜12点哭到两点,全家睡眠状况实在糟透了,今晚几个月大的小女儿难得一觉到天明,我们终于得到幸福!但是它们真的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我们吗?

第四段

驱鬼失败,可怜姐妹频频撞鬼,五岁妹妹:呜呜,我走到哪,它就跟到哪驱鬼法会后,可怜的是 幸福实在太过短暂,那一夜,只是唯一一次的平安夜,欣喜自己终于脱离它们的魔掌,我们高兴得太早了,更险恶的生活正等着我们!

驱鬼后隔天晚上,小女儿的大哭闹钟又再次准时响起,眼睛再度上吊直直看着天花板某处,我跟先生感到胸闷,空气又沉闷起来,可以确认一件事,干!它们又回来了,钱都白花了!

小女儿的夜啼整整持续了两年,真的很令人崩溃,到两岁后才渐渐改善,每次哭都用尽全力,满身大汗,体重超轻,怎么养都养不大,儿童身高体重表,她永远连最低点都达不到,落点总在表格外面,上幼稚园时体重还在个位数,皮包骨的外型好像受虐儿,总让我蒙受不白之冤,饱受异样眼光。

很多人告诉我,仙姑为了赚这条,知道它们不肯离开,所以私下跟它们谈条件,要它们卖仙姑一个面子,至少先暂离一个晚上也好。也有人说,这种地缚灵只能与它们和平共存,无法赶走,于是我们只好无奈的继续住下,并且不再相信任何神坛,免得再被神棍骗钱,你们一定会问,我们当初为何不赶紧搬走?这也是我跟先生难解的疑惑,原因到底为何?这点,我后面会说明。

三岁就搬进来的大女儿,小时候常常可以看到它们,每次告诉我,她又看到它们站在哪里(总是在厕所或厨房等,房子里最阴暗潮湿的角落),我都超怕的,随着大女儿日渐长大,这种特殊能力渐失,她见到的次数越来越少,换成是相差七岁的妹妹看得到。

有次我临时有事出门一下,独留五岁的妹妹看家(是的,我知道我违反儿少法,好国民不要学),她是个很独立的孩子,不太黏人,也很乖巧,没想到,等我办完事一回去,孩子见到我时,却脸色发青,抱住我大哭不止,这很不寻常,她早就不是小时候那个爱哭包了,懂事后就很少哭,这回哭了好久,她才抽抽噎噎的跟我说,妈妈才刚出门没多久,就有一个形体非常高瘦,外轮廓不太成人形的一大团白雾跟着她,她很想逃,但是她不管走到哪,白雾就跟到哪,她在房子里兜圈子,它就跟得越紧,根本无处可逃,非常恐怖,吓得她魂不附体。

最后她只好在客厅沙发上坐下来,没想到白雾也跟着坐在她旁边,她吓得一动也不敢动,身体不断战慄发抖,就酱苦等妈妈回来,当我进门时,白雾还在,直到我重重的把一大串钥匙掷到玻璃茶几上,发出哗啦好大一声 声响时,白雾才瞬间消失,她赶紧狂奔扑向妈妈,抱着我痛哭不已,唉呀!这个鬼也太过份了,趁着大人不在,就欺负这么小的小孩子,让我心疼自责,悔恨交加,满腔怒火却不知能向谁讨公道?

上了国中的姐姐,虽然已经看不到它们,可是却还是饱受它们的惊吓骚扰,有次我们全家出门,独留她一人在家,当时她在二楼房间,面窗的书桌前用功,没多久,却听到我的声音,不断在叫她的名字,因为大女儿心里明白,妈妈已经出门不在家,所以她根本不敢回头。

可是那声音不放过她,还是一声又一声的叫唤她,越叫越大声,感觉它正不断地走近她,她吓得好想打开窗户,逃到阳台,但是全身却莫名动弹不得,何况玻璃窗外还有铁窗,开了窗也逃了,她只好装作没听到,低头假装继续用功,此时她一个字也唸不进去,吓得三魂七魄都快飞光光,默念着阿弥陀佛,只希望它不要再靠过来,不要再喊她了,她说不知过了多久?好像有一世纪那么长,那声音才终于停了,但她也快吓晕了,一直熬到爸妈返家,她才终于放下一颗心。

隔没几个月,正逢姊姊国中模拟考,晚上八点多,我跟妹妹在楼下看电视,姊姊一人在二楼用功,书读到一半,房间灯光莫名暗了几次,她以为是妹妹恶作剧,但是回头看却没人,接下来,房间一下子全黑了,姊姊以为停电了,走出房间往楼下看,一楼亮晃晃,根本没停电,她吓死了,正要喊我,却发不出声音,回头一看,房间电灯竟又莫名被点亮了,吓得她飞奔下楼,紧紧靠在我身边,说什么也不肯再一个人上楼读书了。

后来妹妹也上了小学,有次妹妹一人在家,也听到妈妈回家的开门声,还听到我在楼下喊她,她赶紧从二楼房间出来,却发现楼下空无一人,妈妈根本没回来过。撞鬼经历无数,过程越来越恐怖,姐妹们三魂七魄都快吓得叫不回来,接着又发生了更可怕的事件....

其实我家也是这样,不过我住的满自在的,可能从小住到大,已经习惯了吧...以前灯都会忽明忽暗,半夜墙壁扣击声,窗户外面脚步声跟尖叫声,偶尔听到有人叫我....就连养的猫都常常看着空中警戒或吓到炸毛。

有时候半夜会突然不能动,不过我还是继续睡后来疯狂迷上wow打副本后,这些怪事就减少很多,好像我不理他,她也懒得跟我玩似的,讨厌的是常常有人在门外走来走去的声音,而且还停在门前超烦,不过我妈就挺惨的,每天精神不济还常常生病出车祸,带去给老师看,又固执不听劝,真的很像贴主的鬼遮眼。

我是住好好的啦,不过邻居一年起码死五个以上,得怪病很快去世的,割腕的,上吊的,吞安眠药的,跳楼的好像都齐了楼下常常买个咸酥鸡回来就会看到葬仪社的灵车,真没夸张,左右邻居几乎一个月换一个,各种理由都有,老邻居都20年以上了,邻长还常常跟我八卦常常看到我家前面有影子在徘徊,对面那户上吊也是十年前的事啦。

其实不用怕,你反应越大他们会觉得越好玩,我都常常开玩笑说夏天欢迎来我房间常驻,晚上睡觉连电风扇都不用开还会凉到感冒多省电费,搬走也好啦。毕竟我也挺烦叩叩叩的墙壁拍击声,哪怕隔壁现在根本没住人。

第五段:困兽之斗,连冰箱也疯狂!

终于捱到搬家前一周,数量庞大的杂物被一位好心的二手业者载走,他整整载了三卡车(好丢脸,掩面),实在非常感谢这位贵人,真是及时雨来着。

正开心一周后就要离开这鬼地方之际,我家的双门大冰箱却突然出状况,平常温度显示的视窗是由电脑控制,偶而冰箱开太久,每升一度,就会哔一声提醒,但是搬家前一周,温控却乱了套,十分钟就哔一声,想说状况不严重,加上搬家打包忙碌,就没放心上,但故障情形却越来越严重,到搬家前三天,已经变成五分钟就哔一次,哔哔哔连续噪音搞得大家连电视都看不下去。

我赶紧打电话请熟识的电器行来检修,电器行老板娘是我的前同事,服务亲切热心,她无奈的说,电脑机板可能要换掉,只能拜托原厂服务,我请老板娘急件处理,到了搬家前一天,不得了,冰箱温控整个大发疯,哔哔哔声响个没完,只间隔一两分钟就响,温控键彷彿有无数只手在乱按,冷冻库一下子按到-21度,然后又哔哔哔的被一路从-21,-20,-19.....被按到-14,然后又按到-18再按到-21,反反覆覆,温度上上下下乱跳个没完,家人都被这哔哔哔魔音传脑 搞到快崩溃。

逼不得已,我用手机录影功能,录下温度显示窗,温度不断乱跳的疯狂状态,还伴随着不停歇的哔哔声,我拍完就马上把影片LINE给电器老板娘,求求她明天一定要请原厂来检修,明天周末要从别墅搬到公寓,现在在别墅,冰箱放一楼乱叫,二楼卧室听不清楚,还勉强能睡,但是搬到公寓后,冰箱跟房间就只有一墙之隔,这么吵的冰箱,大家都不用睡了。

老板娘看完影片,知道事态严重,答应联络原厂明天周末一定会去修理,并事先言明,若当下检修无异状也一样要收费,检修费约300元,我说ok,心想反正这冰箱已经坏得很彻底了,哪可能没事?

搬家那天,一群人进进出出忙搬东西,前夜还依稀听到冰箱疯狂乱哔 ,已病入膏肓,怎么白天这么安静?我没时间前去查看,猜想可能要搬了,先生一定把冰箱插头给拔了,不然不可能这么安静。

待冰箱搬到公寓后,我战战兢兢的插上插头,以为又要忍受噪音了,奇怪的是,冰箱变得超安静,连哔一声都没有,我非常困惑,问老公说,早上是不是很早就把冰箱插头拔了?不然怎么一上午都没听到冰箱乱叫,先生说,插头是到要移动冰箱时才拔的,这时我们才发现,冰箱莫名其妙恢复正常了,到现在搬家一年了,冰箱还是完全正常,换了磁场,不只是人身体变好,连冰箱都恢复健康了,真神奇!

很妙的是,信誓旦旦,原本答应周末绝对会来检修的原厂维修人员,不知为何没有来?连一通电话也没有,本来我还担心现在冰箱好了,外勤人员没给手机号码,无法联络上,已有心理准备要白白浪费300元检修费了,居然很巧合的失约了,正合我意,怎么会这么幸运呀?刚搬家几分钟,幸运自己就来敲门,事事都变得好顺利,心还没想好就事成,感觉过去阴霾一扫而空!

影片给老师看过,温控键果然有满满一堆手在拼命乱按,难怪叫个不停!搬回这间新婚时买的家,原来的租客已解约爽快搬离,非常顺利,一切是那么熟悉 ,边间三面采光,白天不用开灯,整间房子都很明亮,三面窗户打开,空气对流,超舒服的,原来采光通风都好的房子住起来是这么的舒适,我在鬼屋闷太久,早已忘记我曾经拥有过这么美好的感觉。

更棒的是,以前对门那对吵死人的赌鬼跟酒女同居夫妇,多年前早已搬离,台北投资客屋主于是卖屋脱手,卖给一个南投有钱人,这位富商只因孩子考上台中一中,就大手笔买下这间房子,给儿子当高中宿舍,里面听说装潢得美仑美奂,有个有钱的老爸真好,后来儿子考上北部大学就搬离了,富商老爸不缺钱,这几年房子就让它空着,不卖也不出租,所以我现在主卧旁是空屋,好安静喔,对面没住人,平常我都把大门打开着,房子又更通风了,少一个住户,环境比从前清静很多。

搬回老窝,好多刚结婚时的回忆都冒出来,我跟先生好像又作回从前那对人人称羡的新婚甜蜜小夫妻。搬家这一年来,我跟先生在公寓几乎没吵过架,过去在别墅冲突不断,没有一天不吵架的,现在感情比过去好太多,家庭变得很和乐,妹妹说,如果家里太穷的话,没有这里房间可以睡,那么,她宁可睡在路边,也不要再回去睡旧家的房间,听到妹妹这番话,我的心好酸,都是妈妈不好,不精进,才没办法早点救你们出来!原来你是那么害怕,怕到宁可睡马路也不愿意再回那个鬼影幢幢的女儿房,我可怜的孩子!

搬家后,全家的睡眠问题也一併解决,身体也变健康。如果,你也常常辗转难眠,恶梦连连,遍寻中西医找不出原因,药石罔效?那么,换个磁场睡睡看,也许会不药而癒喔!以上长长十五年与鬼缠斗的真实经历,非常谢谢大家耐心读完,会动念写出这个故事,目的不是要惊吓大家,被我吓到的人,对不起,不怕不怕,没事的,我现在过得很好喔。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美摩门教徒囤积食物称9月28是…
下一篇: 全球十大禁曲的歌词与歌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