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澳大利亚卡车司机经历的诡异夜晚

时间:2015-09-20 08:35:11 编辑:超人

大家好,我是nosleep的忠实读者。这里聚集了许多精彩的故事,像是分享文或创作文之类的。然而,要我发这篇文我还紧张了很久。因为回想起来就有点烦人,但想想还是觉得发在这里,会有人可以帮我解惑。

这件事发生在二十八年前,当时我是的卡车司机。我热爱我的工作,同时也拥有短行公路列车(类似联结车)的驾照。薪水相当不错,能投资我其他的嗜好。当然了工作就是要到处跑,我跑遍了整个澳大利亚,我带着我的同伴(澳大利亚牧羊犬)同行。既使在经济不好时,这还是份很稳定的工作。

我的工作基本上就是在不同的地方做相同的事,就是运送物资。把装满食物的箱子装上车,送往该死的北领地里某个荒凉的商店。需要时就睡在车里(车上有隔间,很方便),接着再回家,休息,再次把小便桶装上车,送到三百公里远的矿镇。虽然会抱怨,但我能自由自在地与我的狗点点,还有我能自由的选歌,和能自我对话,说实在的我很满足。

唉…虽然我不认为把确切的地理位置讲出来很恰当,但是那地方大概在昆士兰的乡下,非常小的矿城,是个几年前已关掉的小矿镇。听起来很明确,但这种地方整个澳大利亚都有。

我那时先离开了达尔文,开回布里斯本(我住的地方)的路上,必须在这地方停留。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住在这里,但一定不多,因为我来是送货给这镇上仅有的三家店,分别是加油站,酒吧和当地商店。让你们更容易判断有多小,我将货卸下,有日常用品,医疗用品,和啤酒,整整六个月的物品,只要一车就够了。就像是我到了荒凉的南极或外太空站,你懂吗?如果我慢了点,可能就惨了,他们全都仰赖着我卡车上的东西。或许,我意识到了这镇子我最大。

我抵达时,大约已经晚上11点了。我慢了几个小时,预计七点到,也错过了老板帮我订房的Check-in时间。我把车子停在路肩,熄火。这里的房子都关灯了,没路灯,有也是坏了的小镇,一片漆黑,只有点月光。坐上副座的点点坐了起来,以一脸“你今晚要睡车上“的眼神看我。

“很阴森吧,小子“

他歪着头,叫了一声

“没错,该睡了。“

拿了手电筒,打火机,期待能舒展双腿和呼吸新鲜空气,虽然外面热死了,大半夜,大概三十几度吧(帮美国佬换算,大概华氏90-95度)还满扯的。点点跟我下了车,我点了一根烟,仰望星空,宽广的视野,没有任何光污染的清澈夜空。如果你从未见过如此干净的夜空,你是无法想像我所见的星空有多美丽。

狗忙完他的事,我也抽完我的烟。我决定再全面检查一次。要确认轮胎有无漏气,后门有无松脱,有无漏油之类的。找不到任何差错,货物也都齐全。但如果有事发生,我责无旁贷。打开手电筒,强烈的灯光,让我眼睛花了点时间适应。接着我把点点放进他的睡箱。他明天在我卸货时,可以到处横行,这可是他最想要的。但现在是睡觉时间。当我检查轮胎时,我可以感觉到他在看我,头不断顶着角落,像是叫我动作快点。我走到后门,抓住把手用力的摇动,确认是否稳固。我走到另一边检查轮胎时,我听到一声巨响,像是有东西很用力地撞上拖车的声音。

“搞三小?“我说,顿时呆住。

点点开始疯狂大叫,我把手电筒插回皮带,马上跑回前座,副驾还好没锁。拿起车上的来福枪,上膛,准备迎接所见的景象,说不定是野猪或野狗。肩膀抵着来福,昏暗又空的道路上,我走向另一侧,声音的来源处,有点紧张又有些许兴奋,点点像发疯似的乱叫,但我眼前什么都没有。

“你刚刚看到了什么?小子“

点点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看起来很担心,也或许是我的心情投射。我放下来福,把皮带上的手电筒拔出来。四处照射,要找出声音的来源。几分钟后,我决定把卡车锁起来,睡觉。我花了点时间冷静下来,妈的,那噪音那温度更热了。我脱掉衣

服,躺在点点旁,在我入睡前,我听到了它的鼾声。起床后,外面仍然一片漆黑,冷得要死。我开了一盏小灯,看见点点耳朵向后,在门边低鸣。

“嘘!“

我用脚碰了它,好奇它在叫什么。它停了一会,又继续低鸣。在它安静的同时,我听到了有人在外面讲话。我不知道你是否听过,精神病患者愤怒的自言自语,听起来就是那样。我感到很不安,他妈的,为什么会有人三更半夜跑出来,站在我的卡车外。我看了一下表3:15分,我穿上衣服,拿起我的来福和手电筒,抓着门把。

“谁在外面?“

完全无声

“我听到你在自言自语,是谁?“

一片沉默,但我发誓,我听到笑声。我打开车门,跳了出去,点点跟出来,疯狂的吠。我打开手电筒四处看,但谁都没有。我往右边看时,我才发现,我拖车上的东西全不见了。

“搞三小?“

整台拖车怎么可能不见?没有人可以把拖车解下,然后移走。如果真的可以,能不出半点声音吗?我跟点点怎么都没听到?我查看与拖车相连的零件,坏了。线路零件通通分离了。我拿着手电筒仔细的看每个部位,拖车就这样硬生生的不见了。

在那当下,我不知该如何反应。整件事太扯了。点点不叫了,它站在我脚边。我转过身想想该怎么办。我要怎么跟老板、酒吧主人,加油站站长、还有当地商店的店长交代?还有警察,这应该算失我深深地叹了口气,暗自期许,或许这是场梦。我又点了根烟,我放弃思考拖车不见的原因,决定等等用酒吧的电话打给老板解释原因。

我抽起了烟,看着右边,月光从乌云挣脱出来透射在山丘上,很美。就像我说的,这份工作薪水很好,所以能支持我其他兴趣。我决定拍几张我的后车头的照片。我走进车里,拿起我的照相机袋。顿时感到有点困难,或许是因为我的焦虑症又开始了。打开拉鍊,我想捕捉月亮坐落在山头的美景,但这时却被眼前奇怪的东西给吓住了。

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我背对着月光,在我眼前有个发光的球体,蓝绿色的光。不算在眼前,算是在几百公尺外,不规则的移动着,增添了这颗球体的诡异感。我按下了快门键,但它消失了,没拍到。我无法解释,我认为以后也没办法解释(或许你们可以帮我。)

现在,我感到深深的的不适,刚来时就碰上不明巨响,再来是我的拖车不见了,还有神奇的球体在不远处。没感到恐怖的人,才是恐怖的源头吧。我踩熄烟蒂的同时,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从远方传来。我将所有东西塞回车里,除了枪。随着点点的步伐,奔跑向着尖叫声去。我不能确切的辨别那是何种尖叫声。不像人也不像动物。很像调声过的声音。我看不见点点了。但我还能听见他在前面。我倾力狂奔,我又听见相同的尖叫声,像是录音带重播的声音。突然间点点不叫了。

“点!点!他妈的,你在哪?“

我逼自己越跑越快,跑向我能听见他的距离,还好,我找到它了。但他的动作变得很奇怪,站着不动,无视我的存在。我拿起手电筒,照向他所面向的地方,只有灌木和杂草。

“点点“我想引起他注意,但它还是一动也不动,直到我拍了拍它的头,它才有所反应。

“回去卡车那吧,小子“

点点跟着我慢跑回卡车时,我才注意到旁边有栋房子,灯亮着。有个人出来大喊说:

“Mate,进来!外面不安全!“

现阶段,我不须任何解释就深深相信他。

“好吧Mate,给我几分钟,我回去锁车。“

“Mate,不必麻烦了,快进来,带上你的狗。“

“唉…好吧“

虽然我有社交恐惧症,但这时有人陪真好。这真的太诡异了,我走进他家前门时,才觉得一切好多了。

他问我:“要杯茶吗?“

“好…好啊“我结巴:“你的名字是?“

“伟恩,你呢?“他问

“伟恩,我叫戴夫,你在这有听过或看过什么奇怪的事吗?“我问

“Mate,还真的有,妈的。“他大笑,边转开水壶。

“我还真不知道那是什么,你可以在这里待到太阳升起。那时你就要回去你的车那了,不能让任何人看到你。“

我惊讶的抬起眉毛,好奇怪的一段话。

“为什么不能让别人看到我在这?“

“我是说真的,太阳一升起,你就得回你的车那了。“

“Mate,原谅我的直接,但这小镇到底发生什么事?“

他看着我,我猜他是在观察我的狼狈和害怕,但他没提供更多的线索。

“你只需要知道提问要适可而止,你可以等到太阳升起,不过就要离开了,要几匙糖?“

“一匙就够了…“我不知道还要说什么,我猜这老兄觉得我在这比较安全。

他把茶递给我,并喝起他的。我们小聊了一下,聊了像是你来自哪里,在哪高就。来减缓我的惊吓。最后他说,他要回去睡觉,我可以继续待着,但太阳一出来,我就得走。而我照做了。

早上八点半,我遇到了酒吧主人,我解释了我的拖车不见了,我需要打电话。出乎我意料之外,他感到稀松平常。反正,我最后跟老板和警察解释了这件事,也有调查拖车的去处,但从来没找到过。而调查排除我犯错的可能性后,我就辞职了。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意大利美女模特与鳄鱼水下同游…
下一篇: 夜里在海边的经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