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解之谜 > 中国未解之谜 > 
导航

西藏说唱艺人惊人记忆之谜

时间:2015-02-27 13:16:06 编辑:超人

世界最长史诗恐怕非西藏的《格萨尔王传》莫属了。到底有多长?比世界上著名的“五大史诗”的总和还要长。《格萨尔王传》是一部流传地域辽阔,影响众多民族的史诗。它诞生于藏区,流传于藏、蒙古、纳西、裕固、白等民族。在国外,蒙古国、俄罗斯的布里亚特、卡尔梅克以及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不丹、锡金等国也有人传唱。

《格萨尔王传》在民间以两种形式流传,一是口头说唱形式,一是以抄本、刻本形式。口头说唱是其主要形式,是通过说唱艺人的游吟说唱世代相传,而说唱艺人有着各种传奇。

在众多的说唱艺人中,那些能说唱多部的优秀艺人往往称自己是“神授艺人”,即他们所说唱的故事是神赐予的。“神授说唱艺人”多自称在童年时做过梦,之后生病,并在梦中曾得到神或格萨尔大王的旨意,病中或病愈后又经喇嘛念经祈祷,得以开启说唱格萨尔的智门,从此便会说唱了。在藏区,有些十几岁目不识丁的小孩病后或一觉醒来,竟能说唱几百万字的长篇史诗。

艺人昂日

那曲班戈县神授艺人玉珠说唱“帽赞”

藏族艺人桑珠可以说唱63部《格萨尔》。

杨恩洪(全国《格萨尔》工作小组副组长):关于“神授”,世界格萨尔学界也有各种不同的观点,有人认为这只是艺人为了抬高自己的社会地位而杜撰的;有人认为这是艺人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产生创作冲动,就真心地认为这是神的意愿;当然也有人认为确实是神授……等等。

不过这其中确实有一些难以解释的现象。如果说是靠记忆,文盲怎么记忆那么多内容的?如果说是即兴创作,文盲的创作怎么会有如此之高的文学艺术水准?藏区有口耳相传的基础和传统,过去宁玛派主要都是口耳相传,靠记忆传承。

《格萨尔》手抄本和木刻本

桑珠老人、扎巴老人和女艺人玉梅等人都在《格萨尔王传》的抢救工作中做出了巨大贡献,桑珠老人说自己可以说唱出76部《格萨尔王传》,不只会18大宗,还会18中宗、18小宗,小片断多得像牦牛毛。扎巴老人从1979年参加格萨尔的演唱录制,到1986年去世,共说唱《格萨尔王传》25部,由西藏大学《格萨尔王传》研究所录音整理,他的说唱本总计近40万诗行,600多万字。而女艺人玉梅说她能说唱《格萨尔王传》的18大宗、18小宗,现在仍在西藏社科院进行着《格萨尔王传》的抢救整理工作。

然而,在世人眼里,这些杰出的成就与他们的奇异身世相比,却显得微不足道,艺人们也不断为自己非凡的能力找出种种说辞。扎巴老人说,他原是与格萨尔不同时期的生命,是格萨尔的战马踩死的一只青蛙;而玉梅则说她是格萨尔的人,是继承和传播格萨尔业绩的火种;桑珠则说格萨尔的一员大将时常在保护着他。有的艺人还声称自己能通神,说自己能说《格萨尔王传》是因为某个神附在身上,借自己的嘴说唱的。

一个目不识丁、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的艺人,为什么能背诵十几部,甚至几十部故事,几十万诗行、几百万字?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诗人、作家和学者,能背诵自己的全部著作,更不要说去吟诵别人的几十部著作。说唱艺人们是怎样学会,怎么记忆的呢?真的有“神授”这一说吗?这些现象都是因为什么呢?从理论上讲,人类大脑的储藏量是惊人的,现在人们的记忆只占据了大脑的极小一部分,也许神授艺人具有开发大脑记忆的特殊能力?而我们的记忆模式则因为人类产生文字依赖后发生了改变?

他们开始说唱的时候都很奇怪,仿佛是变了个人!

下面是视频江河水:藏区说唱艺人 唱咏格萨尔王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1995年成都府南河僵尸事件之谜…
下一篇: 无法解释的农户家地面无端喷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