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解之谜 > 中国未解之谜 > 
导航

四川洪雅县神秘虱子坝怪洞未解之谜

时间:2015-02-24 15:32:49 编辑:超人

在四川洪雅县有一个叫罗坝的古镇,该村素有“绿海明珠”之称,在莽莽的林海中,罗坝镇友谊村七组有一个叫虱子坝的地方,叫它虱子坝是因村中有一块巨石很象虱子的形状而得名虱子坝。虱子坝是青衣江畔的一片海拔上千米的高山盆地,三面环山,前方一个仅几十米的缺口通向外界,山上覆盖着茂盛的桫木林。

四川洪雅县神秘虱子坝怪洞

然而2004年的一天发生了一件不寻常的事,在这里突然发现两百多个奇怪的山洞!这些洞最长有9米,最高有1米8,规模宏大,里面有火塘、烟道、通气孔,可村民却从没听说这里有人住过,从这个高山盆地里确传出一个令人惊讶万分的消息,当地村民在虱子坝周围山上开荒种树中,发现很多依山而凿的神秘洞穴,这些洞穴大多隐藏在杂草中,入口很小,而里面却非常开阔而又造型考究,洞壁经过烟熏,洞顶有造型独特的通气孔,洞尾有火膛、烟道、贮藏室,明显有人居住过的痕迹,但当地村民对此却全然不知。那么到底是何人在此居住?又为何会在深山密林中开凿如此规模的洞穴呢?

虱子坝惊现神秘洞穴的消息立即引起了世人的关注,洪雅县文管所的鲜技新同志立即赶往虱子坝,在当地村民的陪同下深入密林洞穴探秘。

他发现每一个洞穴都建在半山腰的岩石中,洞口直径不足1米,入洞后却异常开阔,洞高2米左右,宽近3米,长度最大的竟达9米,洞的四壁都经过烟熏,据鲜技新介绍,经过烟熏的洞壁便不容易风化和跨塌。洞的右侧墙壁上都有一个或几个2米多深的斜洞,有的还有类似储藏物品用的方孔台,不少洞的左侧有一些似图非图、似字非字的符号。洞顶上都有排气孔,排气孔长度在3米左右,孔底宽、孔顶窄,自下而上呈等距离缩小的园锥形;直通山顶;洞尾有火膛和烟道,并有残留的炭灰。点燃一堆材火,一股青烟便从烟道中直冲而出排出洞外,而洞内却不会弥漫烟尘。

鲜技新与村民们随即在密林中展开排查,在几千亩林地中,竟然发现100多个这种洞穴。虱子坝三面都背靠山脊,这些洞穴大多分布在每匹山脊两侧的半山腰上,往往成片分布,每一片分布的洞穴,都有一个大洞、几个小洞,洞与洞之间并能遥遥相望。

从洞穴的结构看,明显有人居住过的痕迹,但洞穴里到底居住过何人?现在的住户自称都是“湖广填四川”时期进入这片地方居住的,在他们记事时,就有这些山洞,而祖辈们对此却习以为常,很显然这样大面积的洞穴居住人应该在此之前出现。在紧靠一个洞穴的入口,有一株两人才能环抱已枯死的香桫树树桩。

据有关人员介绍,这种树能长到这么大并自然枯死,少说也得700年以上,这是不是说明这些洞穴人出现在至少700年以前?在文管人员对一个大洞进行清理时,意外发现了一把石斧,在洪雅县青衣江畔曾发掘出土过新石器时代的文物,这似乎与之相关联?翻遍洪雅县所有文献资料,都没有这些洞穴的记载。唯一有记载的便是在洪雅曾出现过獠族人,但这个族的人却不知何时神秘消失了,是战争,还是瘟役,还是整个民簇的迁徙,都有待考证。这里会不会与这个神秘的民族有关?在成片分布的洞穴中,每一个大洞周围都有好几个小洞,会不会说明这是一个部落,大洞里居住的便是部落首领?

据虱子坝一位名叫车治明的80岁老人回忆,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他的父亲曾留下了一本古书,老人不识字,但他看到了书上的图案,图上的人都穿着用树叶编织的衣服。他的父亲到底从哪里得到了这本书老人不得而知,可惜后来这本书又丢失了。这本书上所记载的会不会便与这些洞穴人有关?

在附近的一块岩石上,有一幅奇特的岩画,线条粗旷,似文似图,画面所要表达的意思也难以让人领会。很多洞内出现的特殊符号,是否也在向后人昭示着什么?虱子坝洞穴留给后人的又一个难解之谜便是洞穴到底是怎样建成的。这些洞都?建在岩石中,如此庞大的工程量,这些洞穴人又依靠什么工具来完成的呢?虽然洞壁上明显有开凿的痕迹,但到底是用铁器、竹片还是石器却不得而知。

最令人称奇的是洞内的孔隙,洞顶的通气孔大多在3米左右,在仅有2米左右的洞内开凿而成,而且成规则的园锥形,这对于现代人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又是怎样来完成的?火膛、烟道设计以及洞内的布局都异常巧妙,他们的设计思想、智慧又源自何处?

谜团三:洞穴人是怎样消失的?

据史料显示,在北宋时期,整个洪雅县只有5000多人,而在虱子坝已发现的洞穴便达100多个,居住在这里的人应当属于当时一个不小的群体,这个群体为什么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如同人间蒸发?是瘟疫?是战争?是迁徒?还是别的什么?但这些都理当残留下一些生活物品之类的物品,而这里却什么也没有。

是一个民蔟消亡的印记?还是逃避战争的迁移?甚至是明末在洪雅‘铁笔定洪州’的农民起义军张献忠部所为?

据当地的老人介绍,上个世纪40年代,这里曾发生过地震,房屋的瓦片都被震掉,就连一些清代墓碑也被震裂?这些洞穴人的消失会不会与这种地震有关?但为什么洞穴又保存得如此完好?

而这些人到底又靠什么生活呢?在洞穴分布的山中,当时应该是一片森林,他们会不会便依靠这生存呢?而洞穴右侧象是存放东西的位置是一个深达2米左右的孔隙,这会不会便是他用于放置打猎用的长矛或剑之类的工具?

虱子坝是一个三面环山的盆地,只有一个几十米宽的缺口,当地村民在盆底植树时,发现土层底部都是枝叶枯败后的黑土,并不时能发现埋在地里的大树,形同乌木。坝上土质也非常潮湿,据此有关人推测,这儿以前会不会是一个高峡平湖,洞穴人便依赖湖泊中的鱼虾生存,后来因为什么原因湖泊决堤,失去了生存依靠的洞穴人便只好举家迁徒?

当地人推测推测这可能是圣母居住的祖母洞,这个洞穴也就是文明刚开始用火的时候,知道钻木取火,他们在里面主要是以火来维持生活。应该是原始部落,没有什么衣服,这样的人群。兽皮就在底下,比较原始的,至少是万年前就有人居住。当地人推测是原始人居住的洞穴,那么原始人是如何开凿出如此庞大的工程?

原始人那个时代有可能加工出这种岩洞,这个消息一经公布,就引起了考古界很大的兴趣,四川大学考古系以及四川省文物考古所的林向、马进贤、李映福、孙智彬、陈显州等专家,步行近三个小时的山路来到虱子坝洞穴考察,在进行详细的考察之后,专家发现洞穴成长方形,洞壁上分布有清晰均匀的凿痕,是人工开凿的,绝对不是天然形成的,大家首先排除了洞穴是原始人生活遗址的说法。他们感叹:“这还是一个难解之谜!

10月10日,记者又电话联系了北京大学考古学系孙华教授,孙教授推测说,在眉山一带,崖墓很多,但一般没有通气孔和烟道,而且洞口大都要进行封闭,即使后来被盗墓,也应该残留下碎石等物品;如果是人居住,但一般都选择天然的岩洞,而虱子坝洞穴入口小,进出不方便,并影响了里面的采光,又是什么原因让他们选择这种洞穴来居住?如果是战争等原因选择的临时避难场所,洞的大小和布局应该没有必要那么讲究,而且分布应该是越分散越好。对于在洞内发现石斧,孙教授说,很显然靠石头之类工具在岩石中开凿出这样的洞穴,那将是非常困难的。

川大考古教授马继贤说,我们知道原始时期不管是旧石器时代或者是新石器时代,人们使用的是石器工具,它不可能开凿这么多的山洞。我们看到,山洞非常整齐,他们开凿了很大的空间,当时原始人生活要居住在山洞里面主要是靠天然洞穴。可是当地人也表示疑惑,洞壁的雕凿痕迹很像山里面竹子的宽度和厚度,那么虱子坝洞穴有没有可能是原始人用竹子作为工具而开凿的呢?

成都理工大学地质专家李奎说,如果不用金属的工具,就靠竹竿、木头来开凿洞穴,还是比较困难的。川大考古教授马继贤归结为原始人居住的地方,这个观点不能成立。

不是原始人的遗址,那会是什么人在此居住? 在进一步细致勘察中,有专家分析出一个令我们意想不到的结果:这洞穴的用途并不是用于人居,而是崖墓。

崖墓是四川地区特有的一种墓葬形式,它一般都是沿江而凿,多在半山腰,海拔很低,墓顶呈圆拱形,墓穴里面高大开阔,一座崖墓一般会由多个墓室组成,用来存放整个家族的棺木四川考古研究所考古队队长孙智彬认为,从它的结构形制,然后它的长宽高的尺寸,它整个的性质特色、结构特色来看,它应该是崖墓。 这个洞遗址的特点,跟我们常见的过去的蛮洞,就是所谓汉到南北朝时候的崖墓形象很相近。

鲜继新,洪雅县文管所所长,最早从当地人口中得知虱子坝洞穴的人,对于孙智彬的说法鲜继新表示不能理解。虱子坝这里的海拔在一千三百米,离最近的青衣江也有5公里的距离,这里会有崖墓吗? “它不会违反自己的组织,这是祖宗定下的规矩。 ”他说。

除此之外,更让我们奇怪的是,我们在每个洞穴中均发现了通气孔和烟道,鲜继新认为在洪雅所有崖墓中,从来没有发现过这种结构,而且这么明显的地烧灼痕迹更是没有见过。 这个痕迹的产生是在它下葬的时候,复原它生前的一些场景,它把这个灶点燃以后烧一烧。

如果真的是象孙智彬说的那样,那洞顶的圆锥形通气孔又该如何解释?

孙智彬:在汉代有一种神仙思想,人死以后要升天的,所以这个口就是通往天上的通道。

但是一些问题仍旧不能解释,崖墓这种墓葬形式在四川地区广泛存在,并不稀奇,但值得奇怪的是,洪雅发掘过汉代至明代的古墓,即便是被盗,也都曾出土过文物,而唯独在虱子坝的洞穴里找不到一点汉崖墓里常能找到的人体遗骨以及陶制陪葬品。而且我们发现,这些通气孔和烟道并不是直上直下的圆柱形而是下大上小的圆锥形,抬头望去的确是通着的,这是不是古人在利用这种特殊地构造来达到排烟的效果呢?为了证实这种推断,我们让当地村民找来柴禾,在洞里火塘的位置点起了火堆…… 果然随着火苗越来越旺,烟雾也升腾起来,但是很快就通过烟道迅速排到洞外。在山顶上的排烟口倒是烟雾缭绕。三个小时之后,村民才把火苗渐渐熄灭,我们却只看到一层淡淡地烧灼痕迹。如果是用作墓穴,在下葬的时候再现一下生活的场景的话,烧灼痕迹不会这么明显。

那么现在很多观点都证明了这些神奇的崖洞不是想象当中崖墓,不是存放尸骨的,反而很有可能是用来居住或者是生产的,就像我们说现在看到的这个上小下大的这个锥形的通道。我们通过现场试验也看到了,它是很利于屋里积存的烟气排出去。其实这种两截不同的烟囱,这一截是直桶形的,而另一截是锥形的,我们吃涮羊肉吃火锅时,当你觉得火不行的时候把这儿往上一戳,火很快就着起来了。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它上小下大,突然之间变成这个状态时候,里面的压强大于外界,所以烟气就很容易跑出去。因此从这个角度考虑,当时人们为了要把屋里的烟气很轻松排出去,确实想出了好办法。另外看它岩壁上熏黑的地方它不是说浅浅的一层烟泵,而是很深,这说明火要长时间、经年累月,才可能达到这种效果,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既然它不是放死人的地方,而是有活人在里面居住的情况的话,那么又是什么人会在这里居住呢?是谁能在这茫茫林海中筑建如此庞大的工程?他如果不是崖墓,那它会是做什么用的。专家认为一定是人居洞穴,那会是什么人在此居住呢?这时,有人认为是秦代屯兵用的兵坑。

洪雅县槽鱼滩镇文化中心主任杨德明主伙,这个洞穴我认为很有可能是以前战争留下的。我们查阅了秦代的疆域,它刚好就是秦国统一六国以后,羌人的领地,是我们现在说的羌族,也就是羌人领地的边界。我们从一张地图上看到虱子坝的位置,虱子坝所处的高山峻岭,的确构成了洪雅和雅安的天然屏障,雅安就是古时候的羌人领地,今天,那里成为羌族的聚集地。当地人也说洪雅曾经出现过兵坑,这里也许就是其中的一处。

从地势的显著位置来看是有这个可能性,可是这个说法却在随后的勘查中被否定,专家在对凿痕进一步地分析洞穴开凿的大致年代。

川大考古教授林向经过考证明认为,恐怕年代不是很早,可能是明清时候的。它挖的感觉相对是比较规整的,使用的应该是比较晚期的工具,肯定不是很早的工具,加工能力也比较强。那么这个时间应该是比较靠后;从这种舒适度角度来说,这种居住可能一种临时性的住处,我认为是一种暂时性的,比如有战乱的时候,避难的一种方式。

虱子坝这些洞穴能给我们留下可以作为参考的或者是来发现相关内容的有价值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那在这种情况下,大家也觉得很奇怪,因为有的专家查到明清时代来到这里躲避战乱可以理解;也有的专家说也许现在虱子坝这些居民,就是当年在这里避战乱,后来觉得这不错,就在居住下来,于是把所有的生产用具生活用品全都搬到山下了。如果按这个解释理解,似乎也行得通,那么这虱子坝现在的居民应该就是当年这一批人的后代了,既然说它是明清的话,距现在也就六七百年的历史,这种情况之下,对自己祖先从哪来,到哪去多少还是有记忆留存的。

今年84岁的车治明一辈子生活在虱子坝是这里年纪最大的老人。 老人不认识字但却保留了一本祖辈传下来的家谱。这本车氏家谱上记载,这个家族是清光绪年间从湖北移民到虱子坝,但却没有任何关于洞穴的记载。虱子坝主要是车姓和赵姓两个大姓,当地人介绍这里都是清代从湖北来的移民。看来,现在虱子坝的人不是洞穴的真正主人,也就是说这些洞穴的开凿时间最晚应该在清光绪年以前。

记者来到了洪雅县政府的县志办公室,希望能够找到一丝线索。但是,翻阅了所有县志,都没有任何关于虱子坝洞穴的文字。史料中没有任何记载,这些如此大规模的洞穴到底是何人开凿的呢?马继贤,四川大学考古系教授,2004就开始研究虱子坝洞穴的种种未解之谜,以前也曾认为是东汉崖墓,但是,近几年他越来越对这个结果产生怀疑,终于,在文史中一段描写成都郊区新津县历史的文字引起了他的注意。

现在文献里面有一条记载,就是说当时由于战争的惨烈,新津县百姓仅余数姓,只有几个姓氏还没死亡,然皆逃外县,虽然没死到但是都逃掉了,逃到哪去了,逃到洪雅,匿迹洪雅,这文献记载就是“然皆逃外县,匿迹洪雅”,就是明确的指明了新津的这批人士逃亡洪雅,而且逃亡是匿迹,隐匿自己的身份。

明末清初,四川爆发了长达20余年的战乱,与此同时,瘟疫地震几次大规模的灾害又接踵而至。四川人口锐减。为了避难,成都郊区新津县的一部分人来到虱子坝的深密林中,当时金属工具的使用已经很成熟,因此开凿这样一个山洞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为了防御野兽攻击,他们把洞口设计得很小。洞内只有一些必要的生活设施,烟道火塘通气孔,作为临时住所。

在这种历史背景之下,老百姓就一类是死的死掉了,或是逃亡外省,靠近附近省份的边境地区,河南山西、云南贵州,都逃了;另外一种就是逃亡这个平原地区的周围地区。清初期, 政府鼓励外省人口来到四川移民,移民的人口以湖南湖北居多,这两个省在清代被称为湖广,这也就是历史上的“湖广填四川”。光绪年间,湖北的一部分移民来到虱子坝,成了这里今天的主人,因此也就不会知道以前那段短暂的历史。

我们现在只能给出这样一个推论,那就是当年来避乱的新津人,没有携带多少有用的家伙事,只是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当然这些家伙事也就是锅碗瓢盆,肯定舍不得扔,于是统统都带走了。那么至于说有一些被当地说是岩画的东西,也有专家认为它可能不是岩画,也可能是一些隐喻性的文字,就好像红崖天书一样,当然这都是每个专家根据自己的认知来讲出一个合理的推断。

那么到底这些洞穴又是怎么回事呢?据我们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要组织大规模的考古发掘活动,我们希望随着这些考古发掘的深入进行下去,真的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也帮我们更加合理地去分析解释它。孙教授说,要破解虱子坝洞穴之谜,首要的便是要确定这些洞穴存在的年代,然后再从洞穴所处的地理位置、历史文化背景、以及可能残留在洞中的包括树枝之类的物品中寻找蛛丝马迹。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山东滨州民电死外星人事件详情…
下一篇: 湖南小山村神秘死亡名单之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