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台湾超完美的自杀悬案洪若潭灭门血案

时间:2015-02-14 06:11:12 编辑:超人

说这起案件之前小编想提提之前讲过的台湾花莲灭门奇案,为什么要提这起案件呢?因为下面要讲的案件和这起案件有很多极为相似之处,令人不可思议。虽然两起案件相隔5年,但两者冥冥中却有5个离奇的相似点:

第一,都是9月5日。彰化洪案的发生时间在2001年9月5日,而花莲刘案被人发现的时间虽是9月8日,但法医研判5名子女的死亡时间,应在9月5日深夜至次日凌晨。

第二,都有5个人过世。彰化洪案是男女主人和3名子女一起往生,花莲刘案则是5名子女。

第三,男主人都有个续弦妻子。刘志勤与洪若潭都是离婚再娶,续弦的妻子似乎都在命案中扮演了协助杀人的角色,警方已经证实刘妻曾在事发前,购买缠尸胶带。

第四,都出现人间蒸发。洪若潭虽在遗书中说3名子女已被焚尸、研磨捣碎投入大海,但迄今都没有找到尸骸或相关证据;刘宅命案后,刘氏夫妻也是下落不明。大家看下去就会知道。

洪若潭灭门血案详情

2001年9月6日下午三时许,彰滨工业区众源企业公司的总经理苏泉锡,因有支票到期,需要负责人盖章,便到公司负责人洪若潭位于二林镇中西里中一路的住处。苏男按门铃无人应门,觉得有异,翻墙入内,进了洪家豪宅,苏男发现茶几、神桌及房间内留有三封遗书,三封遗书都是留给他的洪若潭的妹妹洪玉燕。

苏泉锡立即报警。由于洪若潭的住处近三千坪,警方动员不少人全力搜寻,在房屋左后方的小型花园内,发现一具全新、约可容纳四人焚化炉,下方有二双拖鞋,焚化炉旁则有一具研磨机。警察用力打开焚化炉门,发现焚化炉的门还从内侧以铁丝反绑,炉内有两瓶装有三分之一不明液体的玻璃瓶,以及两具烧焦骨骸。

洪若潭的住处

警方说,焚化炉是自动控制,设定连续二次二分钟高温燃烧。县警察局鉴识组人员在研磨机内发现一块疑似人骨及不明粉末,人骨约有一公分大小,警方已采样送验。彰化地检署检察官表示,由于尸体只剩头骨骸,必须进行DNA鉴定以确定身分。警方并在现场找到一封遗书,遗书内写着,家中的3个小孩,已经被烧死,骨灰已撒落大海。而下午也有厂商到家里追讨欠款,却赫然发现屋主夫妻陈尸家里。

警方随即清查现场,但除了焚化炉里的两具骨骸外,鉴识人员在洪若潭住处也未发现任何血迹及药物,并没有其他三个小孩遇害的蛛丝马迹。检警也在洪家大院大肆开挖,只挖到一堆灰烬,原来是洪若潭生前故意把全家所有数据,包括照片通通烧掉,屋里只发现一堆其女儿小时候奖状、奖杯等物品,所有关洪家五口的照片真实始终找不到,警方还是在洪家子女就读的学校勉强找到几张相关照片。

洪若潭一家五口

洪若潭生前事业小有成就,成立”众源公司”,专做胶带与贴纸制造生产。并非务农的洪若潭,因兄弟们向他借贷的关系,抵押了兄弟继承于父亲多亩田地成为己有,还在农地上兴建占地三千坪的大豪宅,因此连母亲都认为他对兄弟过于苛刻,而不愿与他同住大豪宅。

洪家别墅主体建筑红瓦白墙、华丽气派不说,还从国外进口价值千万元的巨石做为庭院装置,近三千坪花园绿草如茵、树影扶疏。拥有三千坪大花园,洪若潭却不愿与乡人分享,反而筑起高墙、饲养狼狗;虽然庭院修剪养护得十分整洁,却像不可亲近的城堡。虽然彰化县二林镇是个乡下地方,洪若潭的豪宅也是在自家地上兴建, 但从洪若潭特别设计规划的庭院风格与建材看来,确实足以被称为大宅门,以当时市价估计,约价值两亿元。

被乡亲视为个性古怪、不好相处的洪若潭,是个有洁癖、做事工整干脆的人。从他可能处理子女尸体的方式,到不留一滴痕迹让警方追踪的手法,可以看出他过于深沉、严谨的态度。

洪若潭的三名子女,长子洪崇釜(24岁)是中原大学物理研究所的新生,次子洪崇荏(23岁)在洪若潭的公司工作,唯一的女儿洪孟瑜(19岁)就读台南县致远管理学院。

洪若潭的元配十多年前车祸去世之后,不久即续弦娶了姚宝月。洪若潭控制欲狠强,家里所有事务都是他主导。再婚后,他要求太太不要再生其他小孩,因不想让前妻的小孩认为他偏心,姚宝月也同意,遂进行结扎手术不再生育。

血案发生前两、三个月,二林菜市场出现了一张大字报,写着”洪若潭抢弟弟的财产”,这张无名大字报引起邻里间议论纷纷。洪若潭母亲的住处距离菜市场不到两百公尺远,据说,她常向人数说洪若潭的不是,有邻居写了这张大字报,代她出气。

洪若潭住三千坪豪宅,开积架和凯迪拉克加长型轿车,这张声讨海报多少透露出豪门恩怨的些许端倪。海报事件传出后,与洪若潭相交二十年的二林端园咖啡厅老板洪文端曾劝告洪若潭:”阿潭,坊间骂你不孝,家里的事要好好处理。”洪若潭一听,像只受伤的野兽暴跳如雷,骂道:”贷款是我还的,两个弟弟各一栋房子,我抢了谁的财产?”

洪宅所在地是祖产,洪父曾因故贷款三百万元,这笔钱后来由洪若潭代他付清。洪若潭认为,自己付出了这么多代价,祖产应归他所有,即自行在此建花园别墅;但他家人对此似乎却不苟同。他和父母兄弟间渐疏于往来,也透露了诸多迹象。

洪若潭在遗书中说:”十多年前续弦至今未得家人谅解。可恶的是双亲,为了一点私利,离间我们夫妻与孩子间的情感外,在亲戚朋友前说出及做不当的言论与举止,令人无法生存下去……”

从他责怪父母的口气,家庭失和以及邻里的闲言间语,似乎是他带着全家寻短的主要因素。他的朋友也认为,以洪若潭极爱面子的性格,当然受不了亲友乡里在背后冷言冷语。

但检警看法略有不同,认为除了家庭失和,财务困难也是洪若潭寻死的主要原因。

众源企业专门生产自黏商标纸,工厂原设台北,经营不错。后来洪若潭决定在彰滨工业区扩建厂房,八十八年营运后,却遇上不景气,两亿多元的贷款,弄得他周转不灵。为挽救公司,洪若潭以工厂设备、住宅土地做为抵押品,陆续向台湾企银二林分行贷款两亿六千万元,民间借贷七千六百万元;另外,他还向地下钱庄借了钱,但实际数额不明。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当洪若潭在执行他的”完美死亡计划”之际,他在九月三日到四日中午之间,还处理了十多笔借款。他并向友人表示,未还清的,可以到家里搬东西抵债。其间,姚宝月并将洪崇荏一笔十七万元的存款提领到只剩一百多元。这一方面可以看出洪若潭重视信用,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他的财务问题不轻。

洪若潭死后,债权人纷纷出面向法院声请假扣押,他的三千坪豪宅和五部名车即将遭到拍卖,众源企业也已陷入停工状态。由此看来,家庭和财务的双重压力,都是逼洪若潭走上绝路的重要原因。

洪文端说,洪若潭做事认真,个性”求完美”、”超理性”,只要认为是对的,谁也改变不了他;一旦错了,就狠难回头。但所谓”超完美”、”超理性”,其实也反映了洪若潭个性”极端”的一面。彰滨工业区厂商协进会理事长洪锦芳就说,洪若潭一谈时局,情绪就狠激动,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扬言要组成敢死队,放火烧了议事效率不彰的立法院。

在洪家,一切由洪若潭作主。洪若潭元配死于车祸,再娶时,他要求太太姚宝月结扎,以便专心照顾洪崇釜、洪崇荏、洪孟瑜等三名儿女。孰料,到最后一刻,他还严密主宰着妻子和子女的性命。

九十年二月九日到八月十三日,洪家次子洪崇荏在笔记本陆续出现如下的记载:”晚上回家,爸为了奶(奶奶)的事想死,奶的事不知何时才能落幕,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奶的事搞定。””中午和妈妈谈奶的事,真没有想到连妈都想死。””爸问我,如果他要去死,我会跟他去吗?””爸说,如果他死了,留我们三人,会给人瞧不起,但我不同意爸的看法。”

儿子的反对,改变不了洪若潭带全家赴死的决心。

他追求完美的性格,连死亡也要计划精确周详,把心爱的人与物全部带走,不仅事前特别订制焚化炉,还以家中狼犬试烧;焚尸之后,还以机器研磨成粉,骨灰再抛入大海,连一根毛发也不留。干净利落的手法,让检警吃足了苦头。

洪若潭小女儿洪孟瑜奖状,显示洪若潭对子女教育的重视

根据警方追查,洪若潭夫妇最后的行踪,出现在洪家附近路口监视器中,那是九月五日凌晨四时三十七分,洪氏夫妇一同开车驶往二林邮局方向,计算车程,分析是外出寄出遗书,约四分钟后返家,路口监视器也录下了两人的影像。清晨五、六点,洪家邻居听见焚化炉运转的声音。那可能就是洪氏夫妇最后自焚时的遗音了。

检警在洪宅主卧房发现喷溅型血液迹痕,血液验出是洪若潭所有,伤口可能是针头所致。警方推测,洪若潭返家后,先在主卧房为姚宝月注射麻醉药剂,再自己施打;两人在药力发作前走到后院,还各自将拖鞋整齐摆放在焚化炉外。

焚化炉

洪若潭一边抽着宝岛牌香烟,一边设定焚烧温度、时间。姚宝月先躺在焚化炉轨道上的平台,意识有些不清;洪若潭则趴在妻子身上,缓缓将台车推入焚化炉。

接着,洪若潭在焚化炉内以手电筒照明,先用铁线将焚化炉门反锁,以老虎钳旋转固定。当焚化炉内温度迅速增高,洪若潭还未深度昏迷,出现反射性挣扎,可能因而撞松了反锁炉门的铁丝,导致焚化炉内无法维持一千度的设计高温,使得两人尸骨未完全灰化。检警因此方能取得DNA检测样本,证实这对上半身焦黑、下半身灰化的尸体为洪若潭夫妇。

检察官陈德芳说:”这是破案最重要的关键。”

检警进一步化验出,洪若潭气管内壁残留气泡与积炭;姚宝月气管则无气泡,显示洪若潭是活活烧死。解开这层谜团之后,检警接着企图以生物、毒物、化学、微物等迹证,解开洪家三子女──中原大学物理研究所新生洪崇釜、众源公司职员洪崇荏、致理管理学院学生洪孟瑜生死之谜。

洪家子女均已成年,洪若潭如何对他们下手?鉴识人员在洪崇釜房间床罩采集到微量血迹,经DNA检测结果,确定为洪崇釜或洪崇荏所有;在洪孟瑜房间床罩上, 位于躺卧手肘处,也采集到微量血迹,检测为洪孟瑜所有,两处血迹点状分布型态,疑是注射针头所致。另在房间橱柜找到一只电击棒及耗材。

此外,警方在三人房间各发现一副眼镜,位置均似睡前自然摆放;向眼镜行追查三人配镜度数,也与现场眼镜吻合。检警因而推测,洪若潭利用子女熟睡时,对三人施打麻醉剂等药物,或以电击棒将他们分别制伏。

洪若潭住宅离后院焚化炉,相隔一百四十一公尺长的椰子林,洪若潭如何搬运昏迷的儿女,也一度令检警困惑。但根据现场遗留的各项迹证,分析洪若潭控制子女后,可能分别将他们放在单轮推车上,覆上雨衣,再推至后院焚化炉焚烧、磨粉。

洪若潭放在公司及住宅车库共五辆汽车,经微物采证鉴验结果,黑色凯迪拉克左前踏板、右前踏板,及白色吉普车左前踏板,均有海砂、海水成分,与洪若潭遗书所述,已将三名子女骨灰洒向大海情节吻合。只不过,警方虽在碎骨机上找到少许骨灰残留,以及一片指甲大小的骨头,但因均已高度碳化,检测不出DNA,难以比对是否洪家子女的骨灰了。

若依相关时间分析,洪家三名子女可能于九月一日晚上九时十二分至九月三日之间遇害,最可能的情况是在二日下午被焚尸。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检察官陈德芳认为,虽然有多项间接证据,可推测洪若潭有七、八成可能先杀害了子女然后自杀,但为求慎重,他仍未签结该案,三名子女至今列为失踪人口。

豪门如今人去楼空,洪若潭费心试种高纬度品种的椰子树林,也逐渐枯萎凋零,令人不胜唏嘘。二林镇上街谈巷议还是洪宅悲剧,但洪若潭再也不用忍受这些杂音了。警方表示,洪若潭共留下3封遗书,全部留给洪玉燕,分别在房间床头、神明厅及客厅茶几,其中一封是正本,其余都是复印件,内容完全一样。遗书内容如下:

玉燕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们家不只何其多,还特别多,而且每件都是会要人命,你耐心让我细说从头。

经人介绍,我和你大嫂相亲认识后,决定结婚前,我承诺只要婚后不要有小孩,全心全意的照顾崇釜、崇荏、孟瑜这三个孩子,我会给她一个美满的家庭生活,没想到婚后我却没做到我的承诺,而她不只真心诚意的照做了,还为了让我相信无后顾之忧,在刚结婚完就去结扎,没想到此种无私的举动,除了我,并没有受我们父母及兄弟姐妹的感动与相信,还把可怕的后母形象灌输给三个孩子,更可恶的是双亲为了一点私利,离间我们夫妻和孩子间感情外,在亲戚朋友前说出及做出不当的言论与举止,令人无法生存下去,尤其洪锡麟一个高知识分子也最了解家庭之各种状况,不只没替我说句公道话,还加入其中,这是大哥我最不能原谅他。

当你看到此信,除我们夫妻已带着孩子离开这丑陋的世界,三个孩子我们夫妻已照他们生前的愿望,将骨灰磨成粉,洒入大海,玉燕,妳如果还敬重我这个大哥,请也将我们夫妻的骨灰一起磨成粉洒入大海,不举行任何仪式,不入祖先牌位,不入塔里,一切回归大自然。因为,生前看到台湾那些政客,为了本身及政党的利益,假藉为了全台湾人民的福祉,而行使他们的阴谋,而造成百姓生活在无明日希望的日子,这也是我看破的原因之一,家庭如此,社会也如此,太可怕了。(磨粉机器在焚化炉边) ”

结案报告:

洪若潭已死,故不起诉。三名子女截至目前为止仍然下落不明,事发八年后法院判决死亡确定。由于洪家一家五口死法过于惨烈,乡亲穿凿附会的流言不断。命案发生后第二年,就有乡亲传出晚上看到洪若潭回来整理花园,牵 着狼狗散步,而狼狗还是被他杀死烧成灰的那几只。不过,传言凿凿也都是无稽之谈。同一年还有两名不怕死的青年,自称要闯这幢”鬼屋”,两人翻墙进入洪宅, 偷窃了一幅山水画、两个整流器,还向外人炫耀自己的大胆。警方接获洪若潭弟弟报案,循线查出王姓、洪姓男子涉案,依窃盗罪嫌移送侦办。洪若潭弟弟后来也曾 向媒体表示,曾经有电子媒体的摄影师,想要偷偷翻墙拍摄,却不小心摔断了腿;不过,这恐怕也是洪家要遏止旁人入侵的恐吓式说法。

二林警分局刑事小队长邱英铭案发后到众源公司搜证,以数字相机拍了十多张照片,返回刑事组后命案部分打印不出来,只能打印他与家人出游照片,过了农历七月,命案照片就顺利印出。

九月十三日,刑事警察局鉴识人员第二度会勘洪宅,下午鉴识人员欲勘验洪宅积架、富豪及铃木吉普等三辆汽车,同时调派一辆堆高机,撑高汽车底盘,调查底盘是否沾有海砂。

鉴识人员以遥控器打车库铁门,发动富豪汽车,车库铁门忽然自动下降三十公分,在场人员都吓呆了,洪若潭的么弟洪秀门说,洪若潭最钟爱这辆富豪汽车, 随后赶紧起香膜拜,告诉哥哥发动车子是为了查案。随后鉴识人员勘验积架轿车,鉴识人员进入车内,铁门又自动上上下下,洪秀门再度焚香,铁门才安静下来。

但堆高机司机撑起吉普车时,堆高机油箱内的油竟然如喷泉般的涌出,洪若潭的家人说,洪若潭有洁癖,不喜欢别人乱碰他的东西。洪若潭的至亲好友也梦见怪事。洪若潭在银行界工作的洪姓挚友说,五日发生命案,他知道后心里直说洪若潭应该来他家让他再看最后一面。

当晚,他做梦,洪若潭提着手提包到他的办公室,他问候说:”洪董,最近去那里,好久不见了?”洪若潭笑答:”去大陆了。”洪姓友人知道洪若潭死了, 想避开他,借机跑出办公室,洪若潭却在后头追他,边追边喊:”我要找你,你还跑掉。”他一直跑到二林镇果菜市场才惊醒,吓出一身冷汗。连续三天,他白天昏 昏沉沉,晚上又是相同的梦境,第四天他”去收惊”,才不再做噩梦。

洪若潭的母亲王利也说,洪若潭去世后,旧历年前夕,洪若潭常在她的梦中出现,不发一言,似乎在提醒她要前往纳骨塔烧香祭拜。2006年,原本乏人问津的洪家豪宅,被退休医师李世杰买下。还投资大笔资金兴建休闲设施,让原本荒烟漫草的洪家凶宅,变成休闲农场,成为当地民众度假休闲的好去处。

自称不相信有鬼的李世杰说,”这个是健康快乐园区,这是我的手上建设的,以一个想要活的久一点、健康一点的生活的人来讲,肯让我们回归自然、回归田园,才能够狠健康,所以看到这样子一个庭园,而且隐私性又特别好,所以就把它买下来。”

买下洪若潭豪宅的退休医师李世杰

2007年,传出洪若潭小女儿现身的新闻

2007-8-22坐台小姐自称洪若潭女儿又否认 ,昨天我们曾报导,彰化一名坐台小姐,自称是6年前彰化灭门血案中,屋主洪若潭的女儿,昨晚这名女子又出现在KTV里,不过这名女子改口说,她不是洪若潭的女儿也不姓洪,究竟她为何说辞反复,这名女子却回答不出来。

她叫佳佳,就是曾经自称是洪若潭女儿洪孟瑜的坐台小姐,为了查清楚,她究竟是不是逃过6年前洪家灭门血案的独生女,酒客再一次到KTV求证。酒客:”来笑一个,笑一个。”

酒客说,佳佳的确曾说过,她就是洪若潭的女儿洪孟瑜,这一次,她却改口还拿出健保卡给大家看,但坚持不透露本名,只说她是75年次,今年才22 岁,如果洪孟瑜还在世的话应该是26岁,和6年前洪孟瑜的照片相比,佳佳显得比较瘦。酒客:”你有看过他女儿哦?”坐台小姐佳佳:”就是因为有看过,就不是啊,真的不是,我不姓洪。”

酒客:”告诉我名字后面两个字就好,不用太多。”坐台小姐佳佳:”宜惠。”酒客:”宜惠!”

之前语出惊人,现在又完全改口,为什么前后两次说词反复,洪若潭女儿有没有可能还活着,留下一团谜雾。2008年,法院判决终于厘清洪若潭自杀的主要原因,请看以下的报导:

欠债2亿 逼洪若潭走绝路

彰化县二林镇洪若潭一家5口疑似自焚案,死因拨云见日!本月6日,洪家3名失踪子女即将由财产管理人提出死亡宣告;不过一份银行请求清偿高达2亿多元借款的判决书,似乎隐约显示,庞大债务逼使凡事追求完美的洪若潭走上绝路。

对于洪家的实际债务,洪家3名失踪子女财产管理人郑秀珠律师不愿多谈。但根据彰化地方法院93年的一份请求清偿借款判决书指出,洪若潭为经营位于彰滨工业区的众源公司,先后十多次向台湾企银以”协助中小企业扎根项目贷款”,或以土地、工厂抵押等方式借贷了高达2亿多元的贷款,每次贷款金额从1000万到 5000万元不等,甚至在90年5月间,他还分3次向银行贷款共6500多万元。

对于这笔庞大贷款,台湾企银二林分行低调表示,洪若潭过世后,其房屋、工厂、机具等进行拍卖后,已偿还过半贷款,还剩下数千万元未偿还,若其3名子女被宣告死亡后,其他亲属也抛弃继承,银行索讨无门下,只能列入呆账处理。

3子女将宣告死亡

郑秀珠说,法院向她征询后,她同意接下财产管理人,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完成洪家房屋的拍卖。她说,洪家3名子女洪崇釜(67年次)、洪崇荏(68年次)、 洪孟瑜(女,71年次)案发后因去向不明,被列为失踪人口,而她也预计在本月6日备齐相关档,到法院声请宣告3人死亡,让这项7年来的工作告一段落。

亲人已抛弃继承

洪若潭的家属昨天则低调表示,他们已不愿意再提到这件事,并表示,事情发生以后,相关亲人都已到法院办理抛弃继承手续。这起震惊全国的大奇案,发生在2001年9月5日,当时,在鹿港彰滨工业区开设工厂,且在二林镇拥有大豪宅的洪若潭(39年次)留下一封遗书,与妻子姚宝月进 入住家后方新设置的小型焚化炉,自焚身亡,遗书中更惊爆,因家庭、政治乱象等因素而自焚,其3名子女已”先走一步”,他也将儿女遗骨磨成灰撒向大海,一家 5口骇人而激烈的自杀手法震撼全国。

当年承办此案的检察官陈德芳表示,当时检警遍寻不着洪家3名子女的任何遗骨、骨灰,但在孩子房内曾采得其中2名子女的少量血迹,加上在孩子日记中,也曾提 过父亲要大家一起死等文字内容,各种情况证据都指向3名子女已不在人世,但仍通报警方协寻,直到案发2年后,才将洪家3名子女暂时以失踪人口签结。

当年贷款利息 1年1600万

根据彰化地院的判决书,洪若潭自84年起向银行借款,一直到90年为止,至少11笔大额借款,金额从1000万到4700万元不等,利息最高为年利率 10%,最低为年利率6.07%,如以借款总金额2亿元,平均年利率8%计算,不算摊还本金,一年光是利息就要缴1600万元,金额相当高。

判决书记载,洪若潭与银行约定的摊还方式,大多为每个月摊还本金及利息,也有3个月还一次本金的借款,利率则依约定条款机动调整。在借款中,利息最高的一笔借款是89年的1800万元,根据国内信用状融资契约10%计算。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找不到动机的台湾花莲灭门奇案…
下一篇: 菲律宾食尸女妖(Aswang)之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