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德国幻影女杀手海尔布隆幽灵

时间:2015-02-07 06:32:16 编辑:超人

德国、法国和奥地利边区出现过一位连环女杀手,她来无影去无踪,近15年涉及至少六宗命案和多宗偷窃,但会留下蛛丝马,例如头发、皮肤等含脱氧核糖核酸( DNA),让警察有可寻。德国传媒称她为海尔布隆的幽灵或没面孔的女人。

海尔布隆幽灵警方模拟画像

海尔布隆幽灵首度犯案并留下线索是在1993年5月。那一年,一名62岁退休女子,在德国海尔布隆市附近的住宅被杀害,疑凶在茶杯边,留下自己的 DNA。2004年秋天,女杀手又去到奥地利的蒂罗尔州入屋爆窃,并遗弃了一条裤、连帽羊毛衫和其他物件。2007年4月,一名穿制服的22岁女警在海尔布隆遇害,警车上又有女杀手的 DNA。

犯案累累,"海尔布隆幽灵在犯案现场还留下过血、皮肤组织、吃过的饼和头发,警方除了知道她有毒瘾,至今仍对她的杀人动机和行踪毫无头绪。查案的警官说,"那女人在德国、法国和奥地利留下基因线索,我走遍欧洲60,000公里,查问证人",可是那女人仍然像幽灵般,警方不知道她的样貌,只知道她的基因密码。

枪杀警察 勾起15年前悬案

2007年4月,22岁的缉毒精英部队女探员米歇勒·基塞韦特与一名男同事在午休时遭到袭击。两名歹徒趁他们在巡逻车里午休时溜进车后座开枪,动作快到他们来不及拔枪。基塞韦特头部中枪身亡,时年22岁。25岁的男警员头部中枪重伤。事发地海尔布隆市距离巴特克罗伊茨纳赫大约160公里。

22岁的缉毒精英部队女探员米歇勒·基塞韦特

这宗袭警案件引起了德国举国轰动,警方为遇难女警基塞韦特举行了隆重的葬礼。警方在巡逻车的后座和中央控制板上采集到模糊的DNA样本,这也是他们在这桩恶性袭警案中找到的唯一线索。经过德国中央犯罪数据库3个月的DNA比对后,警方愕然发现这一样本竟然与15年前一宗案件中的DNA样本完全吻合!

警方为遇难女警基塞韦特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44岁的德国检察官京特·霍恩回忆说,1993年5月,德国伊达尔—奥伯施泰因市一名6旬妇女在家中遭扼死。警方在她家一个茶杯上采集到一名女子的DNA样本。由于当时线索只有DNA,警方询问数十人也未取得进展,这一案件成为悬案。此后,德国警方给凶手起了个形象的名字:“无脸女人”。由于凶案现场离海尔布隆不远,德国新闻媒体称这名神秘女子为“海尔布隆幽灵”。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件案子渐渐被人们所遗忘,出现破案新证据的希望也越来越渺茫,警方只能寄希望于“无脸女人”因为其他罪案遭到逮捕。没想到15年后,袭警案现场获得的DNA样本竟然与15年前的悬案完全吻合,同属于“无脸女人”。警方从2007年的这桩袭警案推测,“无脸女人”可能不仅是随机选择下手对象的连环杀手,还是一名以警方为攻击目标的“警察杀手”。

行踪诡异跨3国犯案 现场仅留下DNA

海尔布隆幽灵案堪称德国史上最诡异的谜案之一。 没有指纹、没有人证,DNA是有关她的唯一线索。这引起了德国媒体的极大兴趣,当地报纸、杂志和纪录片制作人都把焦点对准这个“无脸”连环女杀手,重翻15年来德国警方追凶的过程。舆论纷纷猜测,难道“无脸女人”在沉寂了若干年后,又按奈不住再次出动?

根据德国媒体报道,近年来随着警方对“无脸女人”追查的深入,她的DNA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各种不同的犯罪现场。除了德国南部,“无脸女人”还在奥地利、法国的多个地方犯下偷车、入室抢劫等刑事案件。“无脸女人”在海尔布隆杀死一名六旬老妇后的15年间,犯下超过20起盗窃、袭击、凶杀等罪行,犯案地点相隔数百英里,犯案时间也相隔数月、数年不等。“无脸女人”的DNA最近一次神秘现身是在2009年2月。

德国渔民在西南部城市黑彭海姆附近一条河中捞出3名格鲁吉亚车商的尸体。一名伊拉克籍男子和一名索马里籍男子因涉嫌行凶被捕。警方在这名伊拉克籍男子的车中采集到“没脸女人”的DNA样本。警方希望从被捕的伊拉克男子口中得知“没脸女人”的信息,但最终一无所获。这15年来,超过100名警察和检察官兵分三路,在整个德国境内展开对“无脸女人”的搜捕。尽管有德国联邦刑事局(缩写BKA,相当于美国的联邦调查局FBI)探员和奥地利、法国警方的通力协助,德国警方仍未从纷繁复杂的案件中找出任何关于“无脸女人”的蛛丝马迹。到目前为止,他们获得的唯一线索还是DNA。

扑朔迷离

遇袭的22岁缉毒女警基塞韦特,她的死让警方推测海尔布隆幽灵可能是名“警察杀手”

2007年4月27日,遇难女警的同事参加葬礼,并在吊唁薄上留言。

“海尔布隆幽灵案之所以成为谜案,在于她的DNA出现地全无逻辑可言。据检察官霍恩回忆,2001年3月,德国西南部城市弗赖堡一名61岁的古董商遭扼死——与8年前海尔布隆遇害的六旬老妇死法一样,警方在犯罪现场发现“无脸女人”的DNA样本。5个月后,警方在温泉小镇距巴特克罗伊茨纳赫数十公里外的格勒施泰因获得一支废弃海洛因注射器,格勒施泰因位于德国与比利时交界。

警方发现,注射器上又沾有“无脸女人”的DNA。警方根据她的DNA特征绘制出一幅人像图,但对办案帮助不大。同年10月24日的晚上,就在发现注射器的两周后,距巴特克罗伊茨纳赫不远的美因茨市发生敞篷车抢劫案,“无脸女人”的DNA出现在现场一块被丢弃的饼干上。2003年元旦,在距离法兰克福7英里外的戴尔特曾巴奇的一座办公室发生入室抢劫,她的DNA再次出现。同年12月,一辆在海尔布隆的车被盗,警方在车的汽油盖上又发现“无脸女人”的DNA痕迹。2005年,在卡尔斯鲁厄的一间酒吧里发生了一起深夜抢劫案,她的DNA在两个啤酒瓶和一个空的红酒杯上被发现。2006年,在法德交接的贝桑松,她的DNA又一次出现在一宗抢劫案中使用的玩具枪。

此外,她的DNA还在奥地利多宗刑事案件中出现,包括商店、办公室抢劫,汽车盗窃等等。警方还发现了“无脸女人”帮凶的DNA,但这些帮凶似乎永远都不是同一人。迄今为止,至少已有3名男子被逮捕归案,他们分别来自斯洛伐克、塞尔维亚和摩尔多瓦。奇怪的是,这些“帮凶”似乎并不知道“无脸女人”这个人,警方从他们身上也找不到任何关于她的线索。

更离奇的是,她在一些案件中似乎既非作案人也非受害者,但她的DNA却出现在犯罪现场某处。2005年5月6日中午,海尔布隆幽灵的DNA再次出现在海尔布隆附近。天主教城市沃姆士发生了一起故意谋杀案,当地吉普赛社区的一名成员企图用一把7.65口径的手枪杀死他的哥哥,警方逮捕该男子后,发现手枪里的其中一颗子弹竟然沾有海尔布隆幽灵的DNA!

警方15年来一直追查海尔布隆幽灵的下落,但至今未果。检察官霍恩说:“来自不同工作小组的探员每个月都进行2~3次情报交换,我们开会、互通邮件,但大多数时候,我们等到的消息就是,同一个DNA又在另一个地方被发现了。”霍恩叹息地向记者披露,警方最近一次发现她的DNA是在几个月前。在德国与卢森堡交接的一个小镇上,有人在晚上偷偷溜进一间旅馆,从背后袭击了一名旅店管理人员,并偷去300欧元。被袭人员并没有看到袭击者的模样,奇怪的是海尔布隆幽灵的DNA并不是在被袭人的房间里发现的,而是在另一个房间。霍恩说:“这也许是另一条线索,但老实说,我们对她的认识程度并未得到突破,仍然停留在15年前。”

 警方追凶

尽管警方对海尔布隆幽灵知之甚少,但他们为追查这名作恶多端的连环女杀手做了不少努力。警方悬赏10万欧元(约合12.75万美元),希望有人提供有关海尔布隆幽灵的线索。此外,检察官霍恩透露,警方已在德国、法国乃至比利时、意大利采集将近3000名女子的DNA样本,这些女子或无家可归、或吸毒、或有严重犯罪记录,与海尔布隆幽灵的特征相似,可惜的是,迄今尚未找到与她吻合的样本。

警方试图通过海尔布隆幽灵犯下的数十宗罪案找出她的特征。注射器上占有DNA,说明她可能是个瘾君子;明显的随机选择入室抢劫对象,每次抢的钱都不多,说明她是一个机会主义者,并经常捉襟见肘;绝大多数案件都发生在海尔布隆,说明她的据点也许就在德国南部;此外,她的DNA神秘地出现在格鲁吉亚车商谋杀案和吉普赛人使用的手枪弹药上,使得警方还怀疑,她可能是一个在欧洲境内流窜的有组织抢劫团伙的成员,只是未留过案底。

而在普通民众中间,各种有关海尔布隆幽灵的猜测和阴谋论在巴特克罗伊茨纳赫风传。“我当然关注‘幽灵案’的进展,我们全都关注,”当地出租车司机克里斯托弗·布劳恩说,“似乎每隔几个星期就会传出她的DNA又在一处犯罪现场出现的消息。天晓得,也许这个‘幽灵’已经死了,其他罪犯有意留下她的DNA痕迹来愚弄警察!”霍恩承认,即使查到海尔布隆幽灵的身份,调查工作也仅是开始。他们必须查清她在各个案件中发挥的作用等诸多细节。至于何时能抓到海尔布隆幽灵,霍恩说:“也许5年后,也许10年后,也许就在明天。”

DNA解码:海尔布隆幽灵是金发碧眼?

在没有认证、无证的情况下,DNA成了海尔布隆幽灵悬案唯一的、也是最重要的线索。DNA是脱氧核糖和酸的简称,携带着人类的遗传基因密码,通过DNA分析,科学家能了解人的身体特征。但碍于技术限制,目前的DNA分析存在着许多不确定因素,所得出的结论不一定正确,因此在警方与司法部门眼里,它只能作为参考和辅证,不能直接“指证”凶手。

迄今为止,警方只通过DNA分析确切得知凶手是一名女性。奥地利的专家通过进一步分析,大胆推测海尔布隆幽灵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女性。但检察官霍恩对这种推测极为谨慎,他认为,这种DNA检测存在着极大的错误概率,如果被检测的人数有800万,那么错误的概率将扩大到成百上千人。

欧洲最大的DNA犯罪实验中心的司法科学服务部发言人也特别针对此案发出声明,虽然现在通过DNA能辨认出红头发,但这是因为红头发的人毕竟是少数,检验的错误率比较低。而且DNA检测从来都不能直接确认凶手身份,更何况在此案中,警方搜集到的DNA样本大多是价值不高的“垃圾样本”,更加无法保证测试结果的准确性。声明强调,DNA测试只能是作为参考。这为这桩悬案的侦破加大了难度,毕竟现在警方掌握的唯一证据,就是嫌犯的DNA样本。

后续报道:

“海尔布隆幽灵”曾被欧洲警方视为16年来最神秘的连环杀手之一:她是一名年轻女性,在德国南部、奥地利及法国频繁作案,且在犯罪现场无一例外地留下了自己的DNA信息。为将其抓捕归案,德、奥、法警方耗费了大量人力、财力,却总是一无所获。

然而,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所谓的“海尔布隆幽灵”极可能不存在。导致警方错误判断的原因可能是,在犯罪现场提取DNA信息时使用的棉签遭到了“污染”——“海尔布隆幽灵”的DNA可能属于棉签生产厂家某个“粗心”的女工。

1.陌生人的DNA出现在凶杀现场

莉泽洛特·施伦格尔于1993年去世,时年62岁。她是一位充满爱心的老人,在居住地——德国西南部小城伊达尔-奥伯施泰因教区委员会任职,喜欢小孩、小动物,还喜欢烹调。

当年5月23日下午,一位邻居到施伦格尔家串门儿,想讨杯茶喝,却发现老人已被人杀死在屋内。施伦格尔倒在地板上,脖子上紧紧勒着一根金属丝,旁边的桌上放着一束散开的鲜花——显然,凶手取下了捆绑花束的金属丝,残忍地将老人勒死。

警方对犯罪现场进行了详细勘察,仅在一只茶杯上提取到了一个陌生人的DNA样本,此外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通过对DNA样本进行分析,可以确定,那个陌生人是一个年轻女性。警方结合犯罪现场没有破门而入的迹象推断:杀死施伦格尔的凶手是一个年轻女性,或者与老人相识,或者利用老人对年轻女性缺乏戒备将她杀害。

2.对古董视而不见 凶手“不差钱”

2001年3月21日,居住在德国西南部城市弗莱堡的一位古董商人遇害身亡。死者名叫约瑟夫·沃尔岑巴赫,时年61岁。凶手进入他经营的小古董店,用一根尼龙绳将其勒死,拿走了他身上为数不多的欧元钞票(约合230美元),对店内价值不菲的古董却视而不见。

警方在沃尔岑巴赫身上、门把手上提取到了犯罪嫌疑人的DNA样本,杀死沃尔岑巴赫的凶手竟然与8年前杀害施伦格尔的凶手是同一个人。这样,到2001年,已有两起谋杀案与这个年轻女人有关——虽然还不能肯定她是一名连环杀手,但这两起案件具有高度的相似性:凶手都从受害者那里拿走了少量的钱,杀死受害者的手法差不多,案发现场都是在室内且没有破门而入的痕迹。这些情况表明,凶手先诱骗受害者打开房门,然后瞅准时机作案,手段老练。”负责侦办此案的德国检察官约尔根·布劳瑙分析说。

3.凶手“怪癖”难理解

2001年10月,案件有了新的线索。在德国西部小城盖罗尔施泰因,一个名叫于尔根·鲍雷的7岁男孩去体育场玩耍途中,意外踩到了一个玻璃注射器。在他印象中,这种亮晶晶、银光闪闪的东西只有神圣的医生才能拥有,而现在,他居然捡到了一个!

“我非常兴奋,将注射器拿回家给妈妈看。妈妈一下子就疯了,立即将那个东西从我手中拿走,然后不住地问我:‘你被它扎着了吗?有没有将它放进嘴里?’我那时完全不知道什么是艾滋病,所以不明白妈妈为什么那么紧张。随后,妈妈带我到医院,接受了多项检查。”鲍雷后来回忆说。

检查结果显示,鲍雷在接触那个注射器后没有感染艾滋病毒或其他病菌,但他母亲还是决定报警,因为那个注射器污浊不堪,上面还有些许血迹。警方对注射器进行化验,发现了毒品海洛因的痕迹,还意外地提取到了一份DNA样本,其中包含的DNA信息与杀害沃尔岑巴赫和施伦格尔的犯罪嫌疑人完全相同。警方得出结论:那个神秘的年轻女人是一名“瘾君子”。

两星期后,盖罗尔施泰因所在的莱茵兰-普法尔茨州首府美因茨郊外,发生了一起窃案。在现场遗留的一块被咬了一口的饼干上,警方再次提取到了那个年轻女人的DNA信息。

2003年底,蒂琛巴赫市的一个办公室被这个年轻女人侵入,她仍然没有偷贵重物品,仅拿走了一个装满零钱的咖啡罐。此后,在德国西南部其他地区,以及奥地利、法国部分地区的盗窃现场,都留下了这个年轻女人的DNA信息。除了一辆车外,其他案件中失窃的物品价值都不大。德国警方对这个年轻女人的行事风格感到难以理解,只能将其视为一种“怪癖”。

4.“海尔布隆幽灵”活跃在吉普赛人社区

2005年5月,在位于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德国古城沃姆斯,一些吉普赛人发生内讧,进行了激烈枪战。当地警方在对这起案件进行调查时,从一枚子弹上再度提取到了那个年轻女人的DNA信息。吉普赛人社区存在较多的吸毒、贩毒现象,联想到2001年发现的那个毒品注射器,警方认为,那个神秘的年轻女人活跃在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吉普赛人社区。

2007年4月,那个年轻女人现身德国西南部城市海尔布隆,制造了震惊德国的一起袭警案。遇害的是一名22岁的女警察,名叫米歇尔·吉塞韦特。调查显示,在案发前,吉塞韦特和一名男同事将车停在海尔布隆的一个停车场,在车中享用简单的午餐——小圆面包和咖啡。此时,凶手和至少一名同伴从后面靠了上来,近距离冲两名警察的头部开枪。吉塞韦特当场死亡,她的同事身负重伤,陷入昏迷。

凶手没有抢走两名警察的枪,也没有翻他们的钱包,仅拿走了他们的手铐。在车的仪表盘和后座旁的一个把手上,警方都提取到了那个年轻女人的DNA信息。德国媒体在报道这起震惊全国的案件时,开始将那个年轻女人称为“海尔布隆幽灵”。

吉塞韦特是一名缉毒警官,当时正与同事执行秘密任务。与此前的案件比对后,德国警方相信,“海尔布隆幽灵”的确活跃在德国西南部地区的吉普赛人社区,她吸毒,可能从事贩毒活动。警方甚至怀疑,吉塞韦特的缉毒行动可能危及到了“海尔布隆幽灵”,才使得她痛下杀手。

德国警方希望对吉普赛人社区进行大规模调查,广泛提取DNA样本,试图从中找到“海尔布隆幽灵”。德国政府认为,警方缺乏充足的证据,针对吉普赛人进行调查会使政府受到“种族歧视”的指责。

5.被害者的DNA竟和凶手相符

至此,德国警方围绕“海尔布隆幽灵”进行的调查已进行了多年。尽管掌握了这个神秘杀手的“生命密码”——DNA信息,尽管确定她是一名年轻女性、作案手段老练、吸食毒品,但警方一直没有捕获哪怕一名嫌疑人。更为蹊跷的是,在已经发生的诸多案件中,竟然没有一名目击者见过“海尔布隆幽灵”。这个冷酷的女杀手就像幽灵一样,因此又被称为“没有面孔的女人”。有人甚至怀疑,这个年轻女人已经做了变性手术,变成了男人。

海尔布隆袭警案发生后,德国西南部地区又发生了6起刑事案件,其中包括两起谋杀案,犯罪现场都出现了“海尔布隆幽灵”的DNA信息。2009年初,法国警方发现了一具被烧毁的尸体,这具尸体属于一名男性。警方从死者身上提取了DNA样本,以确定死者的身份,结果却发现,其中包括的信息与“海尔布隆幽灵”的DNA相符。

这个发现令法、德两国警方感到不可思议。“很明显,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那具尸体是男性,而‘海尔布隆幽灵’是个女人。”德国萨尔布吕肯州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恩内斯特·迈纳斯说。

两国警方联合对尸体的DNA样本进行了第二次检测,却发现“海尔布隆幽灵”的DNA信息不翼而飞。由于提取、检测DNA样本都要用棉签,于是有人提出,这种情况可能是棉签受到“污染”所致。

6.过于依赖技术手段不可取

针对这种可能性,德国检察机关进行了详细调查。3月25日,萨尔布吕肯州检察官办公室宣布:“海尔布隆幽灵”很可能根本不存在,导致警方错误判断的原因是,在犯罪现场提取DNA信息使用的棉签遭到了“污染”。

德国媒体的报道称,“海尔布隆幽灵”的作案地集中在德国西南部、奥地利北部和法国东北部,是因为这些地区相邻,当地警方在提取DNA样本时使用的很可能是同一个厂家生产的同一批棉签。这批棉签可能在生产过程中沾染了某个“粗心”女工的皮屑、汗水等,从而附带了其DNA信息;警方使用这批棉签在犯罪现场提取DNA样本,便将该女工的DNA信息当成了犯罪嫌疑人的DNA。目前,调查人员正在提取生产这批棉签的德国工厂所有女员工的DNA资料,以便核实。

为了抓捕“海尔布隆幽灵”,德国警方耗费了大量时间和人力,花费了超过1800万美元经费,却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着实令人大跌眼镜。德国媒体的报道认为,DNA技术虽然是现代刑侦工作的利器,但过于依赖技术手段并不可取。“海尔布隆幽灵”很可能不存在,但是警方的“乌龙”事件只能证明,那么多案件并非一人所为,多名真凶依然没被抓到。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明尼苏达冰人未解之谜…
下一篇: 能发出尸体般臭味的尸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