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事件 > 
导航

美国分身灵异事件传说

时间:2015-10-26 15:13:49 编辑:超人

这是一个属于科学的年代。我们这年代的人很喜欢把“科学已经解释了鬼神“挂在口边,但如果你再追问那些人什么科学解释了什么鬼神?他们一般都会哑口无言,或者支吾其词地说抛出一些荒谬肤浅的“科学解释“(呃,什么都是磁场和心理作用)。但其实如果我们在毫无根据的情况下,强行用科学来解释所有现象,这种心态其实和迷信无异。

所以当大家阅读这一篇传说时,笔者希望大家一边阅读,一边试想一下,你会用什么态度来看以下的传说。笔者会在最后和大家再讨论一下。

被世人忽略的超自然领域

Doppelganger,中文名称又可叫作“分身“或“生灵“,泛指一个和当时人(需有生命)长得一模一样的灵体突然凭空出现在现实世界中,属超自然现像一种。Doppelganger一词起源于德文词语“Doppelgänger(呃,在a上方多了两点)“,Doppel解双生、Gänger解“行人或旁观者“,最初出现在德国作家Jean Paul的一套奇幻爱情小说Siebenkäs (1796)里,后来再被引进到神秘学中,象征死亡或不幸的预兆。

当笔者第一次接触Doppelganger时,便已经觉得这个题目很有趣。因为比起其他超自然题目,如UFO、雪人(Y​​eti)等等,Doppelganger明显地被大众所忽视,是一个很黯淡的领域,但它却有非常充足的文本记载,不少史记和伟人传记,也曾经记载关于Doppelganger的事迹。

凯萨琳大帝(Catherine the Great)

例如“俄罗斯武则天“凯萨琳大帝(Catherine the Great),一名既开名又专制的女皇帝,个性以直率放荡闻名,晚年生活寂寞。据说在她死去前数天,便发生了以下一则Doppelganger事件︰

某天晚上,凯萨琳躺在阔大奢华的床上憩息,但没有睡去。正如大多数政治人物,疲累和夜晚也不能把他们赶入梦乡,忧虑和内疚无事无刻侵袭他们的心灵。就在此时,一名慌张的仆人突然闯进女皇的房间。没有等到女皇的质问,那名仆人便抢先说,他和另外数名仆人见到凯萨琳大帝刚刚走进金銮殿,由于金銮殿和女皇寝室有好一段距离,而他们也确定女皇没有离开寝室,于是觉得事有蹊跷,便立即前来汇报。

女皇闻讯后,立即带同大批人马前住金銮殿。当他们打开金銮殿的大门时,在场数十名士兵和女皇本人也看到一幕惊讶得让人哑口无言的情境。一名无论样子和衣着也和凯萨琳大帝的“分身“坐在宫殿,用冷峻的眼睛盯着进来的人们,丝毫没有被吓倒的样子。

凯萨琳大帝,一名一生打垮无数政敌的女人,当然也不会被些小鬼神吓倒。凯萨琳大帝一声喝令,身旁的士兵随即拔出长枪,对坐在皇座上的神秘灵体开枪。既然我们都说分身,当火枪的子弹打到来时,那个长得和凯萨琳一模一样的分身也随即化为一围烟缕,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就是俄罗斯一代传奇女皇帝凯萨琳大帝在因中风死去前的一段“小经历“。同样事情也发生在美国总统林肯(Lincoln)身上。据说这是林肯亲自透露,在他第一次总统选举结果公布前的晚上,林肯看到一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但却分裂出两张脸的分身。第一张脸和林肯完全一样,虽然眼神有点虚弱,但第二张脸却是病入膏肓的样子,脸色非常苍白。有人说这暗示了林肯将成功渡过第一总统任期,但会在第二任期时死去。而林肯的确在第二任期完结之前被剌客近距离开枪爆头身亡。

类似的Doppelganger神秘案件也曾经发生在英国海军上将George Tryon、西班牙著名修女Maria de Agreda、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英国浪漫主义诗人Percy Bysshe Shelley和日本小说《人间失格》作者太宰治等名人身上。这是非常特别的一件事,因为鲜有一个超自然主题可以有那么多历史证据。

如果我们追溯更久远的历史,便会发现在古埃及宗教和祆教(Zoroastrianism),也有Doppelganger的传说。在古埃及神话,Ku指“一对一模一样的人“。古埃及人认为希腊特洛依战争中的海伦,其实是一个Ku。祆教也有一对象征善恶的双胞台Ormuzd和Ahriman。在日本传说,也有“因为某活人对某事有强大的执念而产生出来“的生灵传说(笔者不太确定是出自中国或是日本,但近年听得最多都是日本)。而下笔者便讲述了两则比较有名和贴身的Doppelganger事件,一则发生在东欧,而另一则发生在香港。

无处不在的Doppelganger

以下是一则记载在美国社会改革家兼政客Robert Dale Owen(1801-1877)个人自传中的真人真事︰

Robert Dale Owen

时间是1848年,主角的名称叫Emilie Sagée,她是一名在一间位于拉脱维亚的菁英女子寄宿学校教书的法国籍女老师。Emilie年约32岁,和大多数维多利亚时期女性一样,Emilie性格开明独立,喜欢穿着高腰立领、公主袖等贵族性服装,但同时又是一位温文尔雅,洁身自爱的女子。大多数时候,女子寄宿学校的女校长,一位以严格保守闻名的老处女,对于这名来至法国的女子的表现很感满意,至少她没有像其他时下法国女子犯下“那些堕落淫邪的罪孽“…..

但唯一问题是这位法籍老师自入学那一刻开始,古怪的谣言已经不断缠绕住她。有很多学生,即使是最乖巧、最理性那些,也忍不住悄悄向校长投诉(多数都夹带着一张惊恐的脸孔)说Emilie老师有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邪灵“在她身边徘徊不已。

例如在某年夏天,当40名女学生在礼堂学习刺绣时,而Emilie老师正在窗外的花园悠闲地采花时,一个长得和Emilie老师一模一样的分身突然浮现在礼堂内,端庄地坐在老师椅上,神态严肃地环顾礼堂内的学生。虽然在场的女生都受过严格的淑女教育,但对于眼前诡异的情景,虽不至于惊声尖叫,也吓得像小鸡般纷纷离开桌椅,冲出班房,原来宁静的班房转眼之间变得像市集般混乱。

纵使如此,那名坐在椅子上的“分身“,它的表情仍然丝毫没有变化,甚至有点僵硬,那位正在花园采花的“真身“也丝毫没有察觉礼堂内的骚动。在场的当值老师见状立即冲去校长室,留下40名学生在礼堂。

其中两名胆子较大的女同学尝试上前触摸那个“分身“,但当她们一接近“分身“时,一股无形的排斥力立即像洪水般挤涌过来,使两个女孩头昏得软瘫在地上。亦有同学用刺绣的工具抛向“分身“,但无论物品是大是小,都卟一声穿透过来,像把石子抛向湖中。大约在10分钟后,那个“分身“在毫无先兆下,突然消失在40对双眼前,就像它到来时般唐突。

类似的诡异情况几乎每隔一两天便会发生在Emilie Sagée身上。有时候当Emilie教书时,那个分身便悄悄地出现在她的身后,重覆数秒前的动作,如写纸或转身。据说,她有时也会凭空出现在女子宿舍的房间内,像石像般站立。

最奇怪的地方是,Emilie Sagée对“分身“的事情毫无头绪。因为她根本从未见过自己的分身,即使分身多次在她的面前出现也好。直到有别的老师和她汇报,她才想起自己不时会无原无故地感到虚弱和呕心,也有其他同学说她不时会“褪色“,仿佛就来消失在人间似的,而这些事件发生的时间刚好和“分身事件“发生的时间完全吻合,让人不禁猜测两者的关联。

但无论如何,根据和Robert汇报的女学生Julie von Güldenstubbe的说法,在数年持续不断的分身事件后,女校校长最终忍受不了家长和老师的施压,决定解雇了Emilie Sagée。在Emilie Sagée离开校园后,她的音讯再也没有得到历史记载。

话说回来,其实在香港也曾经有一宗很轰动的Doppelganger事件。时间大约是1984年,那时候油麻地站开了不足5年,月台还没有增设玻璃屏风,就像现在的东铁线,任何时候都可随心跳落车轨。

某天下午,当列车隆隆驶入车站时,一名年约16岁的女生蓦然纵身一跃,在众目睽睽之下跳落路轨中。据当时的车长供称,他清楚看到那名女子跳落路轨并立即按掣煞车,但可惜那名女子仍然像绞肉机前的猪肉般卷入车底,车底传出女子死前的凄厉尖叫声。车长也感受到脚下铁板传来数下列车辗过生物时发出的震动和咔隆声。

奇怪的是,当警方和维修人员到场合力翻开车身时,在路轨上什么也找不到,连一滴鲜血也没有。这宗灵异事件立即登上翌日各大报章头版,被传媒广泛报导。

灵异事件登上报

但其实这宗事件还有“后续“,原来那名跳落路轨的“女孩“是另一位站在月台上等车的“女孩“的Doppelganger。那名女孩原本在山上的玛加烈医院进行覆例行检查,谁料到当她准备乘坐地铁回家时,看到一个我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分身跳下车轨,女孩立即吓得跑出车站,改乘的士回家。据悉,那名女孩在数天后因为心血管问题在半夜猝死。

据传闻那名女孩在沙滩游泳时也发生另一次Doppelganger事件,但未被证实。来到文章的尾声,我们一如以往地问:究竟Doppelganger是否真的存在?如何是真,那么它的原理是什么?有什么神秘力量在背后?这一次就出来支持Doppelganger的,并不是什么神秘学家…而是脑神经学家。

“结论:是脑神经问题?还是真有其事?“

如果要你就Doppelganger提出一个科学解释,你会怎样说?幻觉?心理作用?磁场问题?还是直接说那是鬼神的事,科学完全没有办法解释?除了最尾那个选择外,你有没有想过这些词汇其实模糊得和说“某女巫在暗中作祟“无两样?

其实我们的脑神经科学在近十多年已经取得飞跃进步,解释了不少过往人们认为属于鬼神的现象,而Doppelganger便是其中之一。

早在2002年,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脑神经科技专家Olaf Blanke便在一名女性年约40,患上癫痫症的女性的大脑皮层装上电极,再利用标准EEG(脑电波仪)进行检查。Olaf和他的同事发现只要给予病人的角脑回(Angular gyrus)适当的电流刺激,便可产生灵魂出窍的感觉。

随着Olaf Blanke的成功,很多科学家也着手研究“超自然科学议题“,很快他们便把Doppelganger事件归纳为Autoscopy的一种。Autoscopy是一种神经病,指患者产生由别的角度望向自己身体的幻觉,而Doppelganger便是Autoscopy的一种。

Doppelganger的正式学名叫Heautoscopy ,指在一段距离看到自己的分身的幻觉,患者通常伴随着思觉失调和癫痫症。如果想更准确地描述,科学家发现只要左后脑岛(left posterior insula)某一特定位置,再加上周边大脑皮层受损,便可以产生Doppelganger类的幻觉。换另外一个角度,只要有自愿者和适当的仪器下,我们在实验室也可以任意产生Doppelganger。

那么我们又如何解释“旁观者也看到的Doppelganger“?

笔者其实可以在这里可以用集体幻觉或者干脆地说他们根本胡说八道和大家解释,但如果我们本身没有实际证据,那么又怎能百分百地肯定说他们都是出自幻觉呢?

如果真的有大部分在场人士的口供,是可以证明。

笔者想借Doppelganger这一传说表达自己对科学的看法:其实科学在这个年代已经可以解释很多古代的传说,但又有很多仍然未够充分。

对于那些已经确定的科学,我们可以放心地说。但如果你发生科学解释得不太全面,或者根本就没有建设性的解释时,那时领域还是留给鬼神好,让它们在那日渐丧失的领域稍为休息一下,让科学有更健壮的身体时,才再次回去。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澳自杀胜地惊见鬼影 目击男子…
下一篇: 英国酒店房间拍下神秘鬼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