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旧校舍试胆

时间:2015-11-05 11:41:11 编辑:超人

想跟大家说我高中时的亲身经历,不到吓死人的程度就是了。地点嘛,姑且说是中国地方*的中心好了。(*日本本州西部的冈山、广岛、山口、鸟取、岛根五县。中心应该是指广岛县。)发生在某间高中的旧旧校舍,现在已经盖好新校舍,旧的说不定拆掉了吧。

那是我高中一年级时的暑假,当时我是排球社的,跟当时所有高中一样,暑假要在学校合宿一星期。白天不用说,晚上也要练习到九点左右,后来还要开会什么的,11点左右全员就寝。但是十几岁的体力多到靠北,到了就寝时间还没人睡觉。

这时有个大我一岁的学长提议要不要去试胆。先说明一下比较好,这间高中现在使用的校舍叫A,而我高中时使用的校舍叫B,B那一区还有更旧的校舍,就叫C吧。那个C校舍有点问题,好像曾在战时当成野战医院。

根据学​​长姊们代代相传的说法,在夏天晚上进入C校舍,就会有重历其境(?)的感觉,当年战时的风景会再度重现。虽然大家都说哪有这种事,但最后参加试胆的包括我在内有六个人。接着来到C校舍的入口,两人一组依序进去。

我跟另一个社员一组,手气不佳,第一个进去C校舍。由于当时一楼的一部分还在当成不太干净的餐厅使用,所以常在那里进进出出,真正有问题的是二楼。

但上二楼的阶梯没人知道在哪里,得先把楼梯找出来。仅管白天是餐厅,夜里也是相当暗。我们连手电筒也没有,只能仰赖外头路灯的微光。探索了十到十五分钟,完全找不到楼梯。另一个人放弃了,正在提议先出去吧的时候,突然清楚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

“别出去。“

咦! ?

我们面面相觑,用发抖的声音说“你听见了吗“、“听见了“。想勉强说服自己是外面学长的声音,但很遗憾,其他四个人在遥远的B校舍前待机,所以这个可能性是零。两个人已经挫到快漏尿了,很想拔腿就跑,但不知为何觉得不能逃跑。大概过了五分钟才镇静下来。

我正想不管三七二十一出去,另一个人突然说厨房里好像有东西,但他也说不是恐怖的感觉,我这才放心,觉得应该没问题。来都来了就去吧,我也不想后来被其他四人嘲笑,牙一咬就走进厨房里。

我本来就是个大麻瓜,在恐怖的气氛里也感觉不到什么,紧跟在另一人背后前进。走进厨房的深处,我们竟然找到了二楼的楼梯。现在想起来,楼梯的位置也太不自然了,或许是为了不让学生发现吧。好奇心战胜了恐惧,我们像是被二楼吸住似的,默默地往上走。但一上到二楼,我们立刻就后悔了。

连零能力的我也清楚感觉到这里有几十、几百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两人这才发现事情真的不妙了。正要蒙头逃跑时,突然被鬼压了。全身动弹不得。然后又听到刚才的声音说“别出去“。身体还是动不了,两人对看,点了点头。下一秒外头突然大放光明。

原本以为是烟火,但烟火也没那么亮。好像回到白天似的明亮。接下来身体就能动了,我们战战兢兢往外头看去,远处传来“咚咚咚咚咚“地鸣般的声响,然后是一股冲鼻的恶臭,清楚感觉到校舍外也有几百个气息。是那个代代相传的战时景色出现了吗?很神奇的,这时恐怖的感觉消失了,所以能冷静的思考。

回过神时外头已经暗了下来,回到只有路灯的光线。恶臭也完全消失了。后来不知道是什么的气息也不见了,恐怖感完全消失,但两人像好失了魂似的,一语不发,摇摇晃晃地走出​​C校舍。我们沉默地回到四人等待的B校舍,学长说:“你们也太快回来了吧。“

我心想我们去了起码三十分钟吧?但不经意往校舍的时钟一看,从进入C校舍开始,才过了不到五分钟。我们虽然受到四人的嘲笑,但完全没放在心上,带着难以言喻的感觉,一句话也没说就回去铺着棉被的教室。

后来四个人也去了C校舍,却没发生什么事。这次试胆也没成为话题,只有我们两人一直被叫胆小鬼直到合宿结束。当时发生的事一直保留在我们两人之间,根本不想跟别人说。但后来社团活动结束,我去学校外的糖果店时,把全部的事对店东大婶说了。

原本总是笑容满面的大婶,突然落下泪来。告诉我她先生在战争时过世、自己被派到那间医院(C校舍)当护士的事。每年接近盂兰盆时她先生好像都会回来,在那之前必定会先飘着一股恶臭。我问她那间破破烂烂的校舍为什么不拆掉?她说拆掉的话就没有收容伤患的地方,先生也没办法回来了。

看来那个地方对大婶而言非常重要,有点哀伤。自己重读一遍,好像一点也不可怕,文笔也很拙劣,真不好意思。这是我目前人生中唯一一次恐怖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地鸣般的声音该不会是原子战投下的声响吧?那声“别出去“,说不定是在警告我们外头很危险。

时至今日,当时的记忆已经模糊了,但冲臭的恶臭跟那声“别出去“还清楚地烙印在脑海里。今年黄金周回老家时那家糖果店已经不在了。或许可以去确认一下C校舍,但觉得没那个心情,就离开了。故事就到这里,完全不恐怖真是不好意思。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梅里雪山超自然遭遇
下一篇: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箱泄秽咒…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