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猫饥饿渴

时间:2015-11-11 09:29:17 编辑:超人

今天一整天键盘都没有被敲击的电脑阴郁的沉寂着。我按压着疼痛的眼角,嘴里溢出​​了连自己都稍嫌沉重的叹息。自从当作家的梦想成真已经过了三年。虽然我的处女作赢得了高知名度,但我却变得写不出小说了。想回应大家的期待,但这种想法在脑中越是强烈脑筋就越发迟​​钝,手指动不起来。

烦躁与不安日益累积,那焦躁就像在我腹中燃烧一般灼得吱吱作响。我乱揉着头发站起身来,从冰箱里取出一瓶矿泉水咕嘟咕嘟的灌下。冰冷的水淌过喉头,犹如水渗入干燥的沙砾。我把头伸向流理台,将残余的水从头上倒下。热烘烘的脑袋感觉被急速冷却了。

“你不懂人的情绪啊。所以写的总是些自我满足的故事“

我的前女友这样责备我。比起追求梦想,她更希望我能脚踏实地的工作撑起一个家。她当然有非常好的地方。真要说的话,有问题的是听不进她的话的我。即使我成为了作家,她也没跟我讲过一句祝福的话。每每想起这些我只能苦笑。连一个女性都留不住的我是多么的可悲啊。在被她责备的时候我感觉到我们的心已经渐行渐远。我用毛巾胡乱抹了抹头发,打开电视开始做出门的准备。

“接下来报导的是从上个月开始陆续发生的连续杀害妇女的案件。这令人悲痛的案件的共通点是被害者全部都是年轻的女性,皆为施以暴行后杀。案发现场附近的小学开始彻底落实结伴放学,原本娴静的住宅区弥漫着恐惧的气氛。“

我套上夹克,漫不经心地想着这事件还挺恐怖的。猛然手机响了起来。拿起一看,不断闪烁的是编辑的名字。我顿时感到泄气,把手机关机扔到床上便步出家门。

明明不过九月中旬,今年却冷得如此早。我有个癖好,就是在没有灵感的时候会毫无目的地四处流浪。总之先离开自己住的地方,去没去过的地方到处走走。虽说是离开,但也不会出远门去外县市之类的。顶多电车搭个一、两站后下车,随心所欲的闲逛而已。

今天搭了两站后下车,在导览图上搜寻有无有趣的地方。上面显示有一处叫屋敷町,一个保有古老武士宅邸的住宅区。虽然算不上知名的观光点,但我特别喜欢在这种地方散步。虽然离车站有些距离,不过今天就适合这样做,我毫不犹豫的开始前行。

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吧。街道简直像在沉眠一般,它说不上充满了活力,但也无法说这里寂寥。只能说这里从古至今都没有改变似的,如此安稳的氛围。我在石板路上走着,懊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带相机过来。手机也放在家里,没法为这座城

市留下纪录。

没办法,既然如此只能把这留在记忆里了。转念过后我继续悠然神往的漫步在这名为屋敷町的住宅区的街道上。被灰浆粉刷的墙围绕的雄伟武士宅邸、门前挂着杉叶球*的酿酒屋、让人忆起昭和时代的古老杂货店。这景致好似京都的老街,我完全沉浸于其中了。

突然一只黑猫冲至眼前,我身子不禁一僵。那是只卷尾的黑猫。它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的脸。我察觉到它跟那时的猫好像。在那个地方、那个时候看着我的猫。我受不了了,背向那只猫快步离去。我没有回头,因为觉得要是回头了的话那只猫又会看着我。当我回过神来时,已经来到了近卫湖水渠旁。确认一下在车站拿到的地图,看来我走到相当远的地方来了。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回去吧,这么想的我眼前出现了一名年轻女性。啪哩啪哩,我的喉头发出了近似土地干裂的声音。喉咙竟然极度的干渴。我静静地靠近了她。她是名穿着针织衫,十分美艳的女子。又哪里有点中性,我感到脑袋里的断裂声逐渐增大。

“你好!“

我打声招呼,她回以我一个浅浅的微笑。似乎也微微点了点头。

“你是这附近的人吗?“

“啊啊。看来你不是这里的人啊!“

不要用男人的语气说话啊,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又隐隐觉得这种说话方式和她非常相衬。

“我是从宜野座来的。“

“很微妙的距离啊。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来这里散心、放松放松的。因为事情老是停滞不前啊“

“你看起来不像是上班族呢。是自营业吗?“

“嗯,算是吧!“

“是吗。那和我一样呢。我自己开店,一间小小的、没什么客人会来的店“

你谦虚了,我这样回后顺势问了。

“那是什么店呢?“

“古董店。专门接手问题品项,叫做夜行堂。“

夜行堂,她在空中比划这几个字。

“那个、可以让我看看你的店吗?“

“没问题的,你对古董有兴趣?“

“嗯,兴趣取向。因为可能会成为某种灵感呢!“

我带你去吧,我望着这样说的她迈出步伐的背影,干渴的喉咙一阵搔痒。是什么仪式吗。斜切的竹子里头点着蜡烛,成排摆放在石板路的左右两侧。照得古老的街道更加幽幻了。

“我是负责帮人和物品结缘。“

“那么就是所谓的结缘神呢!“

“虽不其然但也不远了。你比喻的真妙,很有文采呢!“

“不,这该怎么说呢!“

“是有工作上的烦恼吧!“

“若否认的话就算是说谎了呢。虽然众人对我抱有期待让我很开心,但我却没能回应大家的期待。“

“这是怎么回事呢。如果无法回应的话那么一开始就不该涉足那个世界吧。你只是不敢面对那而已喔!“

“那个是指?“

“真正的自己。“

突然我吃了一惊。四处张望发现四周没有任何人影。这里刚好是大路的里侧,现在除了我与她之外没有别人。

“我啊,可以看到人和物品的缘份。就像人和人之间有相遇的缘份一样,人与物之间也是如此。不过人们都深深的误会了。以为是人选物品,实际上却是物品选人。“

不久,我们到了那家店。那间叫夜行堂的古董店和我想像的大相径庭。原以为会是间有点时髦的洋风店铺,却只是间古旧寂寥的小店。在磨砂玻璃上贴了张以炭墨写上“夜行堂“几字的纸。

“进来吧!“

店内昏暗,水泥地房间的中央孤零零的吊挂了颗灯泡,在室内发散着昏黄的光线。我无法判定那些到处到处堆放的东西的用途或价值。还有不管哪样东西都没有价格标签。

“随便逛逛吧。若有什么中意的就跟我说一声。“

正巧我身上没带什么钱,而且我也不是来这边买东西的。

我看向她。她坐在柜台上,正垂着头将盖到脸上的头发勾至耳后。她的动作让我想起了前女友。我感到啪叽啪叽的寸断声在耳际放大。豁然有东西从肩旁的棚架上掉下,落到了脚边。我慌忙地想捡起掉下的东西时,手止住了。我双眼圆睁,嘴里干涸说不出一句话。那是我以前送给女友的坠饰*。我在古董店买下了这个可爱的小猫模样的坠饰送给了刚开始去和服教室上课的她。

圆圆的猫咪坠饰,和那时的东西非常相像。不过只是类似而已,那东西不可能在这里。而且这个坠饰上的猫跟那时的有点不同,我给她的那个上面的猫是闭眼沉睡的。

“你喜欢么?“

我慌张的把坠饰摆回架上,摇摇头。

“不,没什么特别的。“

我得心正在猛烈悸动,胸中深处有种烧灼的痛感传来。那时也是这样的心情,大地龟裂的声音不受控制的在脑中回荡。我走到女人的身边。已经忍到极限了。断裂的声响已经大到能包覆我浑身上下,眼前的景象也好似要裂开了。我抓住摆在棚架上的铁制火铲。

悄悄的潜到女人的身后,我扬起了火铲。喉咙干得要命。我在店附近某处柔软的土上挖了个坑把女人的尸首埋进去。比杀掉前女友掩埋的那次更加的得心应手。比照那些不知名的女人也行,随意弃置在路上是很方便,不过我想要她和前女友一样沉睡在土里。为什么呢,因为她们治愈了我的饥渴。

我覆上土后洗洗手出了店外。坐上电车回到自己家,睡得有如一团烂泥。那在耳际的龟裂声已经消失无踪。夜里,我醒来后坐到桌子前。打开电脑敲打着键盘,今早的不佳状态恍若虚幻,点子一个个冒了出来。这次来个悬疑剧吧,男和女的爱恨纠葛。心灵空虚的男人杀了女人润泽了自己的内心,写这样的故事吧。

我欢畅的铺陈故事的发展,简直像至今为止堵塞住的东西一口气爆发一样。突然耳边响起了手机铃声。我惊吓的跳起身,急促的铃声持续的响着。画面显示的是我一开始杀掉的前女友的名字。我身体僵硬了。没等我按下按键,电话就自己接通了。我惶恐地把手机覆到耳上,电话那头传来她咯咯的笑声。那声音我有印象。

“你什么也没说就回去了,吓了我一跳呢!“

是夜行堂,那间古董店的女店主的声音。被我杀掉埋葬在土里的女人的声音。

“你仔细看看装在你右边口袋里的东西吧“

我右边的口袋里放有什么。拿出来之后发现那是那个猫咪的坠饰。我那个时候确实把它放回架子上了啊。

“你、你是美树的朋友吗?“

“是吗。这坠饰的原持有主叫美树啊。我不知道关于她的任何事喔。名字也好长相也好,还有你为何要杀了她我都不知情喔。不过我想要说的只有一件事,这只猫是为了今天才到我的店里来的“

我说过了吧,女人低吟。

“不是人选物品,是物品选人。“

啪嚓一声,电话挂断了。我着急地想要回拨,才惊觉手机还是处于关机的状态。

“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我不禁仰头大笑。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像是迷路了一样被囚禁于黑暗之中呢。哐啷,在黑暗里我背后传来了巨大的声响。还有野兽的吼声,我吓得动弹不得。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我察觉到有巨大的异兽抬头瞅着我。啊啊,是那只猫。

是在我将美树尸体掩埋的那时盯着我瞧的黑猫。是吗,那只猫原来就是坠饰上的那只吗。那只猫目击了自己主人被杀害掩埋的过程。为什么我没注意到呢。黄色的一对眼眸浮在黑暗之中。那细细的瞳孔正瞪视着我。黑暗张开了它的大嘴。已经再也不会听见破裂的声音了。

玄关传来了声响,有个男人打开了门进到房内。鞋也没脱,发出了踩踏木质地板的脚步声。他打开客厅的门,眼前的惨状使他蹙紧了眉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具瘫软在地的无头男尸。四处血迹飞溅,不仅是床,墙壁和天花板也一样。

他环顾四周,在发现滚落在脚边的东西后叹了一口气。因为没有右手,于是他用左手把地板上的坠饰拾起,轻轻地放入口袋里。那坠饰的猫咪满足地闭上了眼睛。之后他又在屋里搜寻了一番,但没多久就放弃了,转身离开房间。后来接获报案的警察前来,但不管怎么找就是没找着那东西。被害者脖子以上的部分消失无踪。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非洲树林发现外星人雕像?…
下一篇: 家庭教师的打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