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夜师葬送

时间:2015-11-24 09:09:33 编辑:超人

太阳往山陵线沉下时我终于抵达了目的地的车站。古老的木造车站似乎是个无人站,不论是剪票口还是车站前方都没有见到任何人影。眼睛扫过公车站的时刻表,一天只有两班公车的样子,而且已经过了有车的时间了。看来只能徒步走过去了。

停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我手拎着包包,把刚点起灯来的车站抛在脑后。没有铺整过的田间小路左右两边都是广阔的梯田,溢满水的稻田倒映着绯红色的天空。蟋蟀唧唧和蛙鸣催促我前行,我在田道上持续迈进。明明时方七月上旬,田边却有色彩鲜艳的彼岸花争相绽放。

彼岸花的花期是秋初,本应在季节转换时盛开的花。会种在田埂旁是因为彼岸花的毒性能吓退田鼠。有毒,所以在过去也会在入土的时候种植在墓旁。我独自一人走在被彼岸花增添了色彩的田道上,缅怀​​着那位故人。被称做带刀老的他是拥有县的北部区域大片山岳的大地主,高利贷业者、骨董搜藏家、和歌作家等数个身分广为人知。在他名下的几座山里皆有具有历史价值的遗迹,我的工作和那些有关因此和他结下了缘分。第一次和会面的时候带刀老已过八十八岁的诞辰,我却还是觉得年事已高的他是个恐怖的人。

『在县政府工作的你似乎被迫做不少肮脏的勾当呢!』

大野木君,他在我报上名字前就正确无误的叫出了我的名字。

浮现在带刀老脸上的笑容使他看起来完全就是个慈祥的老爷爷,不过我无法推测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身穿和服、白发苍苍戴着眼镜的老绅士瞅着我,内心想法好似被看的一清二楚。

『当这是老人的胡说八道也没关系,不过不要再跟那间骨董店的店主有所往来才是。那东西虽然不会为人招来灾厄,但这改不了她不祥的本质。 』

因为我工作的关系所以偶尔会有机会认识一​​些特殊人士,而且借助那些人的力量解决的案件也非常多。

『别去窥探黑暗。那比你所想的还要遥远,你是属于这里的人。』

之后我被他帮了数次,也曾与他一同交杯共饮。虽然他极度讨厌人类,却很中意我这种性情耿直的人。我无法推量带刀老的想法,但至少我对他很是敬重。在接到他的死讯时我的心情倍受打击。本来就知道他年事已高,也曾被告知他有肺病这件事,可即使如此,在得知他已离世的消息后我还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告知我这个噩耗的柊严正嘱咐我一定要参与守灵。我本以为亲昵的称带刀老”老师”的柊必定会出席的,但柊却很干脆地告诉我她不会参加。

『因为我没受邀请所以不能前往。你要代替我去吊唁老师。其实我原先以为那个老师不会找人去参加葬礼的。看来你挺受老师喜欢的。』真令人气愤,柊调侃着我。

当太阳隐没于山脊时,群青色的天空瞬间变得一片漆黑。我缓缓地的走至田埂的尽头,盘踞在小山山脚下的一座占地广阔的宅子出现在我眼前。悬在屋前的灯笼亮光恍若溶入夜色,在黑暗中漂浮着。我小跑步下了田道,注意到门前有一名女性站在那里。我深知那位身穿带有家纹的黑色和服女性是何许人也。

”葛叶小姐,请节哀。”

”感谢您千里迢迢赶来这里。老爷在九泉之下也会喜极而泣吧!”

拿手帕抚拭眼角的她长年随侍在带刀老左右。虽然不清楚她的年龄,但我知道她是位冰雪聪明的女性。和其他的侍从不同,她是负责招待客人的所以我与她有深交。

”大野木阁下,今夜恳请您决计不要离开,有劳您了。”

她递给我一个嘴巴部分有开孔的乌鸦面具。

”老爷生前嘱咐过,来吊唁的客人必须要戴上面具。”

语毕,她也戴上了白色的狐狸面具。嘴的部分开孔是为了能够戴着面具进食吧。

”很符合带刀老的作风呢!”

”老爷尤其中意您,叮嘱我万万不可出任何差错。现在要进屋了,请答应我绝对不会拿下面具。”

”我知道了。我一定会遵守的。”

接着我戴上乌鸦面具。那面具的简直就像是特别为我订制​​的,十分贴合。她打开厚重的木制大门,映入眼帘的是快把中庭给淹没、撩乱绽放的彼岸花。石灯笼的亮光把其衬托更为鲜艳亮丽,红得炫目。踩过踏脚石进到玄关。已经有众多吊唁者前来使得里面吵杂异常,简直就像宴会一样。我把鞋子放到一旁和别人的草鞋区隔开来。

”大野木阁下。若是您愿意的话可以请您换一下衣衫吗?”

”我的穿着不妥当吗?”

”不是的,并不是那样。因为老爷说过他帮您订制了一套和服。”

这么说来,以前带刀老曾要我至少买一套和服的礼服来穿穿。他好穿和服,在自家必定身着长和服。

”已经都准备好了。恕我冒昧,请容我为您换上。”

我本想拒绝,但也不好辜负他们一番苦心。毕竟是为我订制的礼服,他就是想要我在这边穿的吧。

”十分感谢。那就拜托了。”

”这边请。”

在穿过走廊的时候我听到拉门的另一头传来喧闹的声音。完全没有守灵的样子,或许乡村的葬礼就是这样吧。我被领进一间房间,里头竟挂了件气派的和服。家纹的圆形里头描绘的是橘花,正是为我订做的没错。

”有点觉得不好意思!”

”因为老爷很喜欢表里如一的您啊。来吧,请把上衣放到这里。”

我照着葛叶的要求脱下了衣服。不会觉得害羞,却感到很不好意思。葛业以熟练的手法眨眼间就帮我换上了礼服。

”来得及准备真是太好了呢。一直相信您一定会来的。”

”葛叶小姐,我能问您一件很失礼的事吗?”

”是的,您请说。”

”带刀老死前有痛苦吗?”

葛叶摇了摇头,浅浅的笑道。

”老爷是在睡梦中仙逝的。”

”是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应该心无罣礙吧!”

”不,老爷说了有件事他还没有完成。”

”没完成的事?”

”是的!”

还没等我问那是什么事,玄关那里传来了铃响。

”稍后再说吧。来,请往这边走。”

出了走廊正好碰上其他的吊唁者往大宴客厅移动。不论谁脸上都带着兽面面具,景象十分奇妙。宴客厅一共有十一名吊唁者。原以为会有更多人,所见的人数却意外的少。撇见了放在房间中央的东西后我不由得沉默了。是船。摆在中央的不是祭坛模样的东西,是艘木制的船。难不成,这么想的我探头往船里瞧去,里面的是带着老翁面具、被白色衣衫包覆的带刀老。遗体的周围填满了彼岸花。

这和我知道的葬礼大相径庭。与此同时,一位戴着猫头鹰面具看似是住持的人走了进来。我还处于茫然的状态,奇怪的守灵就这么开始了。守灵毫不拖泥带水结束了,之后数名吊唁者挑起了船身的木棒。他们在干嘛呢,这当我狐疑的时候葛叶走到我身边。

”接下来要把老爷下葬。”

”咦?不是明天才是葬礼吗?”

”不,不办葬礼。这只会告知来参加守灵的人。”

”接下来是要去火葬场吗?这时间火葬场可没开啊!”

”不去火葬场。之后是要去后山。”

要来吗,葛叶低声说道。我点点头站起身,跟在他们身后走出了宅子。学着其他人的模样点着提灯,列队前行。不论男女,人人都拎着发出幽幽微光的提灯在田埂上走着。满坑满谷的彼岸花绵延至后山的

古道。其余的吊唁者似乎正交头接耳着,但我所在的位置听不到他们谈话的内容。石灯笼的火光摇曳,照亮生苔的石阶。虫鸣声使得山里好是热闹。穿过一座座的红色鸟居,我发觉从刚刚开始穿过的鸟居已经多到数不清了。突然戴着狐狸面具的葛叶走到位于队伍最尾端的我身旁。

”他们所有人和妾身同为侍从。我们遵从和老爷结下的契约效劳至今。如今老爷已离世,我们也没有理由继续留在这里了。”

”原来是这样吗。那些人全都是侍从啊。本来认为带刀老有如此广的人脉会有更多人前来吊唁的,结果最后他是希望最亲近他的人目送他离去啊!”

终于石阶到了尽头,眼前出现了一片开阔的空间。那里有一颗破土而出的巨大岩石,大型的注连绳将其团团包围。他们把船放在中央。接下来他们要做些什么呢。我正想要接近,葛叶却拉住了我的手。

”老爷和我们结下的契约是以自身的灵力作为交换,让我们为他效劳。把我们留在身边做事、守护这片土地。”

黑暗之中被提灯的光芒晕上一层微光的他们,手朝船里面横躺的遗体探去。

”在老爷死后吞食他的血肉,就算终止了我们的契约。”

啪哩。暗处传来了声响。以那声音起头,他们伸出的手钻入带刀老的脸庞,骨头碎裂、咀嚼生肉的声音在黑暗中回荡。他的躯体在我面前分裂,被无情的吞食着。我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一根小树枝被我踏断发出些微的声响。但那声音却惊动了那些只能勉强维持人形的东西,霍地转头看向我。

十一双妖异的眼眸在暗中直勾勾盯着我。我懂了为何要戴上兽面面具的理由。那是为了要隐藏我是人的事实。不待我发出惨叫,葛叶将我的手一拽。当我回过神时,我已经回到了宅子门口。我是怎么从那里回来的呢,完全想不起来。她狐狸面具后方的瞳孔闪着金光。

”老爷真的很喜欢您。本来是不该唤您过来这里的。但老爷还是期盼您能目送他离开的吧。为此他特地交与妾身最后的工作。”

在我面前的她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囊袋,一脸怜爱的用脸颊抚蹭。

”妾身已经得到最想要的东西了。那么就此别过吧。千万不要回头,请直直的沿着那条路返回。”

我虽然想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一句话也没说出口。只能向她点点头,转身踏上归途。手拿提灯走在田间,边眺望着在暗夜发出淡淡微光的彼岸花。我赫然惊觉。

”啊啊,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葛叶戴的是狐狸面具。彼岸花,别名狐花。这个时期是不该有彼岸花盛开的。狐花,又称作狐火。这些是她对我的饯别吧。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不沉的太阳
下一篇: 巴黎恐怖袭击53位遇害者简介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