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仇暮讨士

时间:2015-12-04 13:12:56 编辑:超人

接近姐姐所在的房间之时,戴上白色的犬面面具是必须的。在我懂事之后,那已经离世的母亲是这样严正叮嘱我的。纸制的犬面面具鼻子的部分尖尖的,左看右看总觉得有哪里像是狐狸。嘴巴的部分微微开了个小口,可以见到一排锐利的犬齿。面具显得陈旧,毕竟也用了十年有余。

我戴上面具,视线急速变得狭窄,吐息困难。呼出去的气息贴回脸上让人感到很是不快。使走廊笼罩在昏黄的光亮下的灯泡孤零零地晃啊晃,映在拉门上的影子随之上下拉长短缩。从隙缝窜入的冷风让古老的日式宅邸寒气逼人,看来今天点着暖炉再睡比较好。

餐盘上放的是姐姐的晚餐。麦饭、竹䇲鱼干、纳豆、凉拌菠菜以及用白萝卜和香菇熬煮而成的味噌汤。老是煮日式菜肴有点过意不去,但比起这个,让弟弟在厨房忙进又忙出的更是过分吧。我记得母亲还在世时菜色是很丰富华丽的。姐姐的房间在走廊的最里边。以前她的起居是远离我们的,但在母亲过世之后我就把她唤到主屋里来了。一部分是对她的同情,但最主要的原因是穿过中庭去送饭很麻烦。

”姐姐,我进去啰!”

我隔着拉门出声叫唤,但无人应答。

过了一会儿,我伸手拉开门。四坪大小的和室,壁龛里排了几尊诡异的日式人偶,房间里面除了桐木衣柜、一缸炭火及被褥以外什么也无。被窝高高隆起,看来应该是姐姐在其中抱膝而坐。

”姐姐,我拿晚餐过来了。”

就在那瞬间

”谢谢!”

”状况如何?还有发烧吗?”

”没事的,不用担心。”

”开个灯吧。不然连心情也会变灰暗唷!”

”的确呢。抱歉啊!”

”那么我要回房间了,有什么事再叫我。”

”谢谢。抱歉总是麻烦你,藤四郎。”

”晚饭不要剩喔,多吃点,不然不管过多久都无法恢复精神喔!”

我放下餐盘正想起身时,姐姐抓住了我的衣角。那苍白犹如骸骨般细瘦的手看起来只要稍稍发力便能将之折断。

”今天有谁来了吗?”

”不,谁也没来喔。一直以来都没有人来拜访。”

是吗,姐姐发出一声细不可闻的低语,松手放开衣角。姐姐原是从来没有在乎过有无客人来的。这么说来有人来找姐姐什么的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都记不清了。

”面具已经可以拿下来了喔!”

知道啦,我应道,转身离开了房间。放眼望向中庭,在阴郁的天空之下片片雪花开始飘落。看来今天会有个寒冷的夜晚。霍地玄关的门铃响了起来,我不由得吓得弹了起来。访客什么的好像自母亲葬礼的守灵以来就再也没有过了。我慌忙走向玄关,摘下面具顺手搁在柜子上。透过玄关的毛玻璃可以看到身形高挑的人影。

”请问是哪位?”

那座宅邸位在深山之中,偏僻的令人惊异。我四处问路,好不容易才走到了这座房子前。宅子宽广,远远超乎我的想像。不由得疑惑自己是否是被狐狸拐来这里的。

”真让人惊讶呢,还真的有。”

这房屋有种古老武士宅邸的氛围,围绕在四周的是椿木的绿篱,庭园里还有馬廄跟土仓。虽然已经没有马的样子,但在这样的深山里有这种房子实在有点不自然。

门牌上刻有”带刀”二字。

我穿过大门,按下玄关处的门铃后隔着毛玻璃传来脚步声,来势汹汹。

”请问是哪位?”

声音的主人没把锁打开,他音调听起来很是年轻。不,甚至可以说是年幼。

”那个、请问带刀咲耶住这吗?”

门那头稍稍沉默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打开锁把门敞开。应门的是一位十五岁左右的少年。少年的面容精悍有神,高大的身板与年龄并不相衬,都快跟自己一般高了。

”你哪位?”

他语带挑衅,使我不由得苦笑。总之先报上名来吧,于是我取出了一张明信片。这明信片上头明明没有邮戳也没有贴邮票,却不知怎地放在我家的桌上。

”我收到了你姐姐捎来的信才千里迢迢地赶来这里喔。总之能否先让我进去?饥寒交加快折腾死我了。”

少年直勾勾的盯着明信片的内容,像是要看破里头的玄机一般。 ”上来吧”,之后他讪讪的道。

房子里头宽敞的吓人,简直都能让一整个家族住进去了。屋龄应该百年有余吧。少年领着我前进边提防着我。

”你父母出门了吗?”

”父亲在我出生时就不在了。母亲则是在半年前过世了。现在只有我跟姐姐两人一起生活。”

”在这种深山里?只有两个人一起生活吗?”

”嗯!”

看来我似乎有点惹恼了他,我很干脆的道歉了。

”不,不好意思让你感到不悦。我只是觉得这应该很不方便吧!”

”真的很不方便呢。买东西还得到山下的村子去。因为太麻烦了我就自己弄了个菜圃,而且认识的猎人也会分点肉给我们,所以还算过得去。”

”很厉害呢!”

在交谈的同时我们来到一间格外宽敞的房间。房里随意摆放了两个坐垫,少年拾了起来把坐垫交与我。

”我叫带刀藤四郎。我不太清楚大人们的应对方式,若有无理的地方请见谅。那个、需要喝点茶吗?”

”不,就不麻烦了。藤四郎君你几岁啊?”

”直呼我的名字就可以了。而且比起这个,我更想跟你聊聊姐姐的信这事。”

”我想和咲耶碰个面。这明信片是我在自家的桌上发现的,上面没有邮戳也没有邮票。里头只有写了要我带你走和这里的住址而已,连电话号码也没有。找来这里可是费了我一番苦心啊!”

”我是不知道姐姐是怎么想的才寄出了这张明信片,但我是不会离开这个家的。而且我也不能放着姐姐不管,这里是养育我长大的家。”

”啊啊,所以我才想要向咲耶问写这信的意图啊!”

”你见不到姐姐的喔。姐姐是不会和家里以外的人见面的。”

”这是为什么?”

”我想是因为生病吧。从以前就关在房间里足步不出的,所以餐点都是由我来张罗。不过她是怎么寄出这封信的呢。明明邮筒要去村子里才有的说。”

”连说个话也不行吗。我认为这是工作才来的,就这样回去的话我的辛苦都成了徒劳了呢!”

”工作?”

”啊啊,这样说比较好吧。我从事的工作是帮助有困扰的人。我认为这是给我的委托呢,透过信来请求我的协助。”

”虽然不太懂你在说什么,总之我先去问问姐姐吧!”

”这样的话真是帮了我大忙呢!”

”请随意坐坐。啊,我帮你把衣服挂起来吧,请给我外套。”

”谢谢!”

藤四郎睁大眼睛看着单手脱外套的我。

”你没有右手!”

”嗯?啊啊,吓到你了吗。这是在一场事故失去的。”

”不痛吗?”

”啊啊,不会痛喔。哎托这的福我才陷入了必须从事这工作的窘境。”

藤四郎脸上挂了不可思议的表情,然后离开了房间。房间里几乎没有可以称得上是摆饰的东西。只有在小小的桐木衣柜上摆了个相框,看来照片是全家人的合影。突然灯泡一明一灭的。右手被抓住了。我感觉到齐胳膊断去的右手被碰触。被人类的手牢牢地抓住。从五年前因事故失去右手开始,我就能藉由右手去感知到些看不到的东西。而现在我能更深入的去看到那些东西。

那间古董店的女店主称呼我为”末期患者”。我回头,那里站的是和照片里的母亲神似的女性和看似是女儿、一脸悲戚的少女。

”是这么回事吗?”

”好奇怪呢。放到哪里去了呢?”

我找不到那白色的犬面面具。那个男人来的时候我应该是摆到了柜子上才对啊。虽然跟那没有右手的人是初次见面,但他看起来不像是在说谎。也没有散发出那种味道。比起这更不可思议的是姐姐,她是怎么送那张明信片给那人的呢。姐姐明明就无法从那房间里出来,而且连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寄明信片了。

”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姐姐的悲鸣在走廊响彻。我将面具的事抛诸脑后。想来这是我第一次违背母亲的叮咛。不对,母亲有这样命令过我吗。这么说来那面具到底是谁给我的。

”姐姐!”

打开拉门的瞬间,我将所有话全都吞回了腹中。已然毁坏的房间。墙壁至天花板都喷溅了红黑色的血迹。四只爪子撕裂了墙壁和榻榻米,将其悉数破坏。房内充满了呛鼻的血腥味。

”啊、啊啊啊!”

被褥。姐姐总是在里头安稳沉睡的被褥浸在血海之中。不过却哪里都没见到我最在意的姐姐的身影。简直就像被野兽吞食殆尽一样。

”呜啊啊啊啊、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瞬间我眼前一片黑暗。当我睁开眼睛时眼前还是那荒废的房间。不过和先前有些不一样。赤黑色的血迹已然变色,房里积了厚厚的尘埃,到处都结了蜘蛛网。这里简直就像经过了好些年的岁月。在我的背后的走廊上有什么东西。发出叽叽叽嗤笑的东西。

我回头。透过拉门我看见了,那比拉门还要庞大的身躯。是只巨大的狒狒,睨视我的眼神里带有戏谑之感。就像在说找到了似的,一脸嫌恶的嗤笑。那个瞬间我全都想起来了,被龇牙裂嘴的狒狒袭击这件事。那天,吃了姐姐的怪物。我就是为了这次能狠狠咬住它的咽喉。

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响使我瑟缩了一下。我奔到走廊,眼见巨型狒狒横扫而过,狂暴的将拉门和挡雨门都打飞。狒狒的喉头挂了只大白犬,它发出雷鸣般的吼声把狒狒的脖子咬得碎烂。狒狒虽然想要把白犬拉离自身,但白犬的牙齿深深的嵌入喉头的肉,丝毫不肯松口。和熊一般巨大的狒狒急得发狂,手足胡乱得挥舞。它的毛如同铁丝一般漆黑坚硬,这就是毁灭这个家庭的怪物。

两只野兽凶狠缠斗,重心不稳滚倒、跌出了中庭。我连鞋也没穿,拔足奔到中庭时发现那深深刺入喉咙的利牙已经将狒狒的脖子咬断。狒狒的巨躯痉挛了一阵,不久就一动也不动了。它吐出血块,头像是折断一样悬在脖子上。昂首挺立的白犬直直地望着狒狒的头。眼前的光景使我一句话也说不出口。狒狒的头就这样掉落,滚落在地。

”藤四郎!”

在我呼唤它的名字后,白犬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我。那房间的照片里的是母亲和女儿,和依偎在两人身边的一只狗。

”你啊,忘记了自己已经死亡的事,一直一直在守护这个家。真是个忠诚的家伙啊。明明赶紧成佛就好了呢!”

我被叫来这里是为了让我当引诱狒狒现身的诱饵吧。到讨伐那只狒狒为止,这耿直忠诚的家伙从没离开过这间屋子。

藤四郎离开狒狒,在我眼前停了下来。

”你和那个女儿真的是被当成姐弟般养大的,所以才想为死去的姐姐报一箭之仇吗。谢谢你啊。多亏了你我也得救了。”

藤四郎身子一歪,溶解般消失了踪影。喀啦,一张白色的犬面面具滚落在脚边。我将其拾起,看向房屋。房屋的样子彻底改变了,变的凄惨荒凉。那里只有一间腐朽,随时可能崩塌地的废屋。简直就像静止的时间突然开始流动一样。我手持面具,抬头仰望天空。从群青色的天空落下的雪片似乎有增多的趋势。

”唉,被利用的真彻底。原本还想住一晚的呢!”我站起身,哈出一口白气后便抬足往山下走去。

以前藤四郎与姐姐的相处每天都能在树木的缝隙之间听见由椿木的绿篱彼方传来的声音。那是夏日的傍晚,它贴近坐在廊缘纳凉的姐姐,用鼻子碰碰她的脸颊。

”藤四郎!”

它觉得明明夏天却还是得穿着针织衫,连家门都不能踏出一步的姐姐很是可怜,但也没办法。别说在外面玩了,连在庭园玩都不行。姐姐没有哭闹,也没有任何一句抱怨,只是静静的眺望山下的村落。我不愿她忘记还有我陪在她身边,舔舔她的脸想多少排解她的寂寞感。

”谢谢呢!”

微笑的姐姐泪水甜甜的,还微微带了点咸味。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历史上最变态的9名连环杀手…
下一篇: 宇宙中的白洞是怎么回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