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澳大利亚最可怕的东西不是蛇

时间:2015-12-11 06:26:00 编辑:超人

在澳大利亚长大是一件奇妙的事,你接受的文化、媒体有大部分都是从英国或美国来的。我们与他们看的是同一些电视剧而且文化十分相近,但没有任何一种是真正属于澳大利亚自己的。

每次圣诞节我都有这种强烈的感受,电视上总是下着雪,小孩和爸妈们穿着印有圣诞图样的毛衣在雪地里堆着雪人,但我却在这正值夏季他妈热的澳大利亚试着维持我的理智。

我想每个地方都会有一些当地传说,像是一些怪物或是恐怖故事之类的像是狼人、吸血鬼、路边随机杀人,大致上都大同小异但他们大概都不会适合在澳大利亚出现的。

我不晓得你们有没有看过澳大利亚的景观,不是像你在欧洲看到的那种蓊郁森林我们称那些被植被覆盖的区域叫做"the bush",它的名称正如你们所看到的。

那种由尤加利树构成的森林对于健行的人来说很不友善,树的根部很粗又凌乱,除了那些已经被人或动物磨平的部分,

如果你不想沿着被磨平的道路走,想像一下你走在爬满荆棘的矮墙路上,你不会想要的。再加上几乎到处都有蜘蛛,不是那种又小又娘的,是又大又肥的那种,蜘蛛网又很黏会缠着你全身到处都是,还可能有蛇阿!最危险的是悬崖吧,那种被植物覆盖然后你以为还没到边边就会摔下去以上都是会造成很麻烦状况的东西。

你们那些怪物在澳大利亚大概都活不下去吧,应该很难想像被狼人追还要照着人为的小径跑,不然任何大于兔子的生物大概都会被马缨丹缠得动弹不得,但大部分的白人小孩大概都不会在意那些老故事吧,有关那些存在在森林或是沙漠里的"东西",我以前也是。但现在我无法停止想到那些东西特别是自己独自在Blue Mountains,Blackheath生活后。(离雪梨并不远)

我一直对那些特别的事物没什么好奇心,特别是自己住之后,很多东西会忙得你焦头烂额。通常晚上我都会坐在户外抽烟,顺便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物,或看点书我有在户外装一个大型的照明灯,拿来吸引虫虫用的。夏天这种虫总是特别多,我们都叫它"圣诞虫",天气正热的时候它们大概长跟大拇指差不多大小,

但那种虫超笨DER,只要有灯光就会像一堆人在夜店喝醉后向你冲过来一样我都会点个香茅蜡烛在桌旁,然后把房子另一端的探照灯打开,让那些笨虫别来烦我。

上礼拜一晚上大概10点半的时候,我像平常一样坐在户外一切都很正常,直到探照灯突然不亮了为止。我大声干谯了一下,虽然我有备用灯泡,但换那东西真的超麻烦但是我还是去拿了,我从房屋外侧绕过去察看,

摁...灯泡不是坏了而是整个不见了,灯罩本身没被破坏,但灯泡就是不见了。我环顾四周,听到一种像是两个石头互相刮来刮去的声音由慢变快,朝着我逼近我只觉得不妙,左闪右躲得冲进房子里,马上将门锁上。

我花了大概10分多钟恢复理智,然后把房子内的灯全部打开,打电话报警我跟警察说有人闯入我家,但他们觉得大概是有些屁孩在吓我吧。他们说会派人过来,但不是马上。

我家这边还满偏僻的,也没什么治安问题,很清幽很平静的地方是我想要生活的所在,但现在不想了呵呵。因为我知道警察大概早上才会来...所以我不太睡得着每次我度估到快睡着的时候,都会听到一样的声音,石头摩擦的声音。我不断告诉自己那是树枝掉落或是其他小动物,但那确实是石头...石头互相摩擦的声音(译:摩擦 ! 摩擦摩擦!)。

我试着透过窗户到底是什么东西,但都没什么结果,有几次我觉得我好像看到了什么,像是一些在移动的眼睛,但在这里,草丛里会移动的眼睛并不代表什么,通常只是小动物罢了"大概是袋鼠或之类的吧"我只能这样想。

隔天早上警察来了,我还被敲门声惊醒,但我他妈的超高兴看到太阳升起了,他叫Coen,我认识他,是个还不错家伙,在街上遇到总是会跟我打招呼。

我们一起检查了探照灯,除了灯泡不见了,没有任何脚印或其他奇怪的地方完全不知道灯泡到底跑哪去了,他也觉得很怪,如果灭了大概是被其他物体砸碎然后散落在地上,探照灯点亮的时候很烫,你绝对不会想要直接碰触它,更别说把它拔下来直接拿走了。到底是哪种屁孩会带着防热手套去拔别人的探照灯?

而当我笑着提到摩擦石头的声音时,他并没有露出耻笑我的表情说:

“马林鸡“(译:是Malingee,这东西不是鸡就对了)

“马林鸡?马林鸡是三小?“我回

“很老的故事了,拿来吓小孩的。要让你不敢在夜晚的森林里游荡“Coen笑着说

“所以?故事是?“

“就...马林鸡是一种长得很高大的家伙,他的皮肤很硬,像石头一样,他的手和脚都是弯曲状,让他走起路来很滑稽,膝盖还会互相摩擦到。 “

其实他没有很严肃地跟我说这些东西“他通常不会造成什么危害,除非你听到那些石头互刮的声音后还不离开,如果不离开的话,他们就不会那么友善了“。

“就这样?“我问

“差不多就这样吧,阿姨跟我说马林鸡有很明显的红眼睛,像是著火一样,还有他不是很喜欢太亮的光““大概是你的探照灯惹毛他了吧哈哈“ Ceon大笑了几声。

“不太可能吧呵呵“ 我陪他走回他停车的地方,跟他交谈后我感到舒服许多,独处太久没和人互动真的是会把人逼疯,

尤其附近又没有邻居,心灵很容易因此变得脆弱。

接下来几天我更换了灯泡,但暂时不想坐在外面所以都没有开,维持了几天也没发生什么事,有几天晚上我有听到石头互刮的声音,我也立刻往窗外看去,也看到了几双眼睛,但我没有做太多的联想,想太多总是会害怕,所以我也尽量不去多想。

直到礼拜六,发生那件事的五天后我晚上都一直待在室内,我觉得自己很智障,会被吓到不敢待在外面,所以我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活模式。那天晚上我跟以往一样,10:30坐在外面抽烟顺便编辑一些文书资料,我开了探照灯还有点了香茅蜡烛。

一切都很好,直到我听到了灯泡破掉的声音,周围也暗了下来。突然,我在黑暗里听到了从没听过的声音,像是石质一般的吼叫(译:想像一下墨菲特开大或是喊"rock"的声音,大概是这样吧)。

那绝对不是什么该死的屁孩会发出的声音,我立刻转向屋子奔跑,那声音也跟着我越来越近。我冲进后门后马上把门甩上,并且在手把开始震动之前及时的把门闩拴上,那他妈的鬼东西就在我门外。

他一定很聪明,知道门被锁上后就往窗户前进,我站着不动,因为上次他没有跟着我进来,但他却站在窗外弯着腰、用那诡异的露齿微笑对着我,笑得我心里发寒。(译:"it put the fear of God in me there and then.")

那个得意的混帐并没有迟疑太久,直接把窗户打破开始爬进来我没有太多时间反应,我只抓着钥匙然后跑向前门,等我到达前门时他已经快爬进来了。那个混帐很高,大概有180~200公分左右,四肢很瘦长,身体圆粗,就长得很像蜘蛛一样,连爬进窗户的样子也是。(译:像是蜘蛛爬过障碍物那样,一支一支脚慢慢越过。)

他的皮肤几乎是看起来是黑色的,就像是石头一样,那双跟你妈屁股一样大的红色眼睛是我唯一在慌乱逃窜时能认得出来的(译:你妈超胖,她进电梯时只能往下)。我非常确定,那双眼睛就是我往窗外所看到的,吓烂我的毛。

他发出吓人的吼叫并且作势要攻击我,很高兴我一直都懒得把车停进车库,开了车门后几乎是用扑得上去当我启动我Nissan Patrol的引擎时,我家的前门直接喷了出来,他用四脚前进的方式和可掬的笑容奔向我,膝盖互相摩擦..发出声响。

 

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安全的进到城镇里的..没有出意外我很意外,那晚是我开过最快的一次。我现在正在找城里的房子...想要买我房子的人也会拿到我留下的所有东西,我他妈的绝对不会想要再回去了。刚接到我朋友的电话..说要找我去露营,别想。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英国男孩大脑居然长脖子里…
下一篇: 山里发生的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