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萤火虫

时间:2015-12-13 09:15:01 编辑:超人

八月。些微的蝉声伴着徐徐微风,从打开的车窗流泄进来。时间大约下午六点。太阳差不多该下山了。广播里的天气预报说,今晚也将是个炎热的夜晚。小客车载着包括我在内的三人,沿着河川旁的一线道,从下游段开往中游段。驾驶座是S、副驾驶座是我、后座是K。一如往常的成员。只不过,K的脚上放着一袋装着露营用帐篷的袋子,容易晕车的他因为抱着东西不能躺下,从刚刚开始就一脸痛苦的摇晃着头。

我们今天说好要一起去河川旁露营。除了K拿着的帐篷,后车厢也装了食物、睡袋、还有威士忌等酒类。一起去夜晚的河川赏萤火虫吧。提出这主意的是K。他似乎知道在哪里可以看到很多萤火虫。令我感到意外。K是个灵异事件迷,总是说什么『去幽灵公寓逛逛吧』、『到某自杀圣地看一下吧』之类的,这次的提案却相当正常。

“我们可以一边赏萤一边喝个痛快“K这么说。

没有反对的理由。不过这么一来开车的人,也就是S,就无法喝酒了。

“你自己一个人喝果汁就可以了吧?“K对S说,S回他“你把河水当酒喝的话我就喝“

结果,避免对S不公平所以变成要在河边露营一晚的情况。露营用品是S从老家那边找过来的。逆流而上后河床逐渐变得狭小,从圆润的小石头开始变成尖锐的大岩石。面前的道路被分成D字形的新旧两条岔路。沿着山走,有个大弯的是旧路;新路的桥则是条笔直的捷径。车子朝旧路的方向前进。

我们在横跨河川行人专用的吊桥旁停下车。吊桥旁边有一条可以往下走到河川的路。我和S二人合力扛东西,走下河床。行李中也包括已经晕得不省人事的K这个超大件行李。河水潺潺流着。河川宽度大约十四、十五米左右吧。在我们对岸是水泥墙,上面则是县道。经过一段时间,日光渐弱,被阳光穿透而显得翠绿的树叶开始转成墨绿色。还没看见萤火虫的踪影。要等到天色完全暗下来才会出现,总算复活的K说。

“今天有云,又没起风,是个超适合赏萤的日子呀“

萤火虫似乎讨厌自己以外的光源存在。就算是微弱的月光也一样。

“K对萤火虫有研究?“

“才不只萤火虫呢,我可是昆虫博士。

据说那些家伙其实都是降落在地球的外星生物呢。 “

啊啊这样啊。我心想。做了种种准备后,我们三人合作搭好了帐篷。河床上无法用钉子固定,所以我们将帐篷的绳子绑在树上或是岩石上。因为是五~六人用的家庭式帐篷,里面相当宽敞。此时K拿出小型瓦斯炉和料理用火枪,点火后放上锅子开始煮起热水。想起刚刚搭帐篷时他熟练的动作,K该不会意外的是个户外派吧。

向S询问后,“……托他的福我小时候被他拖去各种地方“他叹了口气,

“不,现在也一样吧“又补上这句话。

接着K将大颗石头随意堆起,做成炉子;又把收集过来的木头架起,升起了营火。

我也起身帮忙捡了些木柴回来,却被笑说“你捡的那是新柴啦,只会冒烟而已“

准备好晚餐时太阳接近完全落下,周遭是一片橙色。晚餐是将随意切好的高丽菜、胡萝卜、洋葱、鱼板还有鱼肉香肠一起放进锅子,随便煮的杂烩速食拉面。虽然卖相有点那个,不过味道其实还不错,锅子很快就见底。吃完面后我们拿出纸杯倒了威士忌,三个人干起杯。剩下的高丽菜和香肠就当成下酒菜。而S则是不吃任何配菜光喝酒。受到营火火光的吸引,小虫开始聚集到帐篷周围。我的手和脚几个地方被一种比苍蝇大上一倍的虫咬到,觉得很痒。

“是手白*吧“K说。

如果抓到它仔细观察,会发现虫的前脚是白色的,所以才会被叫做手白。

“要不要抓来看看?“

“……我们又不是来看苍蝇的“

“也是啦“

我们是来赏萤的。

“还没出现呐“

时间是晚上八点左右,附近已经十分昏暗。

“应该差不多了吧“

K讲完这句话后站起身,用空掉的锅子取了河水,往营火上一浇。火熄灭后,四周陷入几乎看不见的黑暗。云层的关系连月光都没有。在帐篷入口处还放着一盏瓦斯灯,靠着微弱的光才勉强没有被夺走视线。黑暗之中,没有人说话,我们默默喝着威士忌。

“……对了,我好像还没跟你们说过“

打破沉默的是K。

“这附近啊,每隔几年就会在像现在这样的时节出现大量的萤火虫喔“

被勾起兴趣的我,发出“嘿~“的声音。

“其实也不是每隔几年就出现,而是没有规律的。学者们也不清楚发生原因。

……但是呢,这附近传着一个跟这现象有关的谣言“

我看不到K的表情。虽然勉强可以看见轮廓,光线却不足以让我们互相看清对方的脸。

“这条河川,虽然下游不怎么危险,但到了中游却会突然出现很深的地方,或是暗流,过去有不少人在这边溺死,尤其是附近的小学生。

这种地方当然是禁止游泳的……可是规定怎么可能敌得过小孩子的好奇心嘛“

我回过神发现自己的杯子空了,想找威士忌的瓶子却看不到在哪。

“虽然说成这样,其实溺水而死的人大概是几年才会出现一人二人。可是,时间是重叠的喔。有人溺死的那一年,就是萤火虫大量出现的那年。

……啊啊抱歉抱歉,威士忌在我这边“

K朝我的方向举起酒瓶,我将手上的纸杯靠过去。

答答、的声音响起,勉强可以看出是白色的纸杯,被倒进无法分辨颜色的液体。

“……今年,那个,有人溺死了?“

喝了一口,待喉咙中的烧灼感退去,我开口问。

K“啊哈哈“的笑了。

“那种事,我怎么可能知道勒。我只是想来这里看萤火虫啊“

“关于这个,还有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K继续说。

“在日本发现的萤火虫,大多是源氏萤和平家萤*这二种。源氏萤化为成虫的时期是从五月、六月开始,迟一点的会在七月上旬出现。而在八月这种时期现身的萤火虫,是一整年都看得到的平家萤。 “K真的对昆虫很了解。像这样听着K的说明,让人恍然大悟的情形实在太稀奇了,觉得有点不习惯。一直以来担任解说的都是S,不过他从刚才开始就只是静静的喝着酒,连下酒菜都没吃。

“可是平家萤并不会集团性的大量出现喔。一整年都是活动时期,所以不会特定在哪段时间同时化为成虫。相反地​​,会聚集起来孵化为成虫的反而是源氏萤呢。可是源氏萤在这种时期早就已经交配完死掉了“

即便是喝醉的脑袋也大概听懂了。也就是说,K的言下之意是

“……你是想说,那些大量出现的光,有可能不是萤火虫啰?“

“喔喔喔!什么嘛,理解力很强嘛你。……不过,也有很高的可能是比较异常的平家萤吧“

“如果不是萤火虫,那会是什么?“

“我哪知,我又没见过。硬要说的话我猜可能是……鬼火或是人的灵魂、不可思议的火那种? “

“……你觉得今年也会出现吗?“

“不知道不知道“

说完K又“啊哈哈“的笑了。

又跟灵异事件扯上关系了。本来还以为今天只是来赏萤火虫的。真相大白后,果然K还是那个K啊。此时,一直保持沉默的S突然开口。

“出现了“

因为这句话,我猛然往河川的方向看去。什么都看不到。目光持续凝视着。突然间,像蓝色火焰般的鳞粉从视角飘过,接着,无数个淡蓝色光点浮在河床上。周遭瞬间变暗,应该是K还是S把瓦斯灯熄灭了吧。也因为这样,我们能够更清楚的看见眼前的光芒。光点不停闪烁着,飞舞的光芒全部同时明灭,无数的光点仿佛是单一生命体。随着时间经过,光芒的数量不断增加,像是要把河岸覆盖住一样,就连我们的周围也有。思考和感觉已经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只有目光追随着光点。开始怀疑该不会是因为威士忌的关系所以才看到幻觉吧,这场景实在是太梦幻。让人产生那些被云层遮住的星星,就洒落在我们面前的错觉。

“朝思暮想,萤光似吾身。魂牵梦萦,点点均吾玉……“*

回过神,是S在说话。

“……你说什么?“我问他,“和泉式部“S回答。

“那是谁?“我又接着问下去,结果S叹了口气。

“你到底是不是文组的啊“

接下来几个小时,我们就只是看着眼前星空般的景色。丝毫不觉得腻。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光点的数量开始减少,过了晚上十点左右,光已经全部消失。K把灭掉的营火重新排好,再度燃起火。和刚刚的光点完全不同的火光冒出,燃烧的柴火发出啪叽啪叽的声响。

“以前的人认为,如果人类真的有灵魂的话,那看起来应该是像火还是萤火虫的光芒那样的东西吧……。

看了刚刚的景像之后,似乎能够理解“

玩着手里的空纸杯,S淡淡的说道。我们看到的数量算是大量出现吗?假如真是这样,是不是表示今年也有人溺死在这条河川呢?伴随着内心的感动,脑袋浮出了疑问。

“……啊、话说回来K,你不是有带抓虫的网子来吗?怎么没拿出来用?“我转向K问。

我想他可能是为了要确定那些光究竟是灵魂还是虫,觉得直接抓来看是最快的方式才把网子带来的吧。

“啊啊、我忘了……。算了,那些不是人的灵魂啦,是萤火虫。因为他们有集体同时明灭“

结果是萤火虫,K这样说。

“啊,那个同时变暗然后同时发光的现象?“

“对。那是萤火虫的习性,他们就是靠同时发光来辨别雌雄的“

“嗯─“

“……啊─啊,我还想说搞不好能够看到过去所有在这边溺死的人,灵魂飞来飞去的景象咧“

这么说着的K却没有露出失望的表情。毕竟看到刚刚那种光景,不感到满足才奇怪吧。我们围着营火继续聊天,三人共喝了二瓶半的威士忌后,就去睡觉了。虽然还很亢奋,但已经喝到茫了,尽管是炎热的夜晚还是很快地陷入梦乡。隔天早晨醒来时,帐篷里只剩我一个人。走到外面看见S坐在河岸的岩石上钓鱼;K则是把玻璃底部的篮子放在河川上漂浮,他抓着网子似乎在找什么。

天空万里无云。我用河水洗把脸后,走向正在钓鱼的S。

“你有带钓竿来喔?“我问他。 “昨天在那边的草丛捡到的“S说。

我问他要用什么当鱼饵?他说他有抓到手白,就拿来当鱼饵。他拿给我看,手白前端的手确实是白色的。顺便一提S在这之后非常强大的钓到二条漂亮的河鳟。把鱼拿来盐烤当成午餐,超级美味。接着我跑去K那边,他在抓一种叫做虾虎的小鱼。

大概抓到十只左右。最后也拿来当成午餐味噌汤的材料,结果鱼都是骨头,超级难吃。他们两个还真有精神啊。我一面想,一面散步到河床的尽头。这时候,突然发现在我脚边有个黑色昆虫的尸骸。有十字花纹的红色头部还有黑色甲壳,捡起来看,是一只萤火虫的尸骸。我带回去给K看了以后。

“喔,是萤火虫啊“

瞄了一眼之后K再度弯下腰让注意力回到水中,结果他忽然啪的一声站起,抓住我的手腕,再一次盯着萤火虫的尸骸看。

“这不是源氏萤吗……“

“这个是源氏萤?“

“对啊,你看头的地方有十字花纹对吧。我刚还以为一定是平家萤。……不过,这家伙为何会在这时候出现呢,已经慢了一、二个月了欸“

我也再度盯着自己手中的源氏萤尸骸看。

K说着“真奇怪啊~“同时拿出口袋里的手机,开始搜寻什么。大概是在网路确认源氏萤的生态吧。

“……咦?“

过了一下子,K发出诧异的声音,直直望着手机画面。

“怎么了?八月也会出现吗?“

“不是啦,哇、这个我倒不知道“

“所以到底是什么啦“

K把手机萤幕转给我看,说:

“源氏萤的学名,『Luciola cruciata』就是拉丁语『发光的十字架』的意思喔“

头部的黑色十字花纹,就是指十字架吗?

“……不知道它要祝福什么,溺死的人不可能刚好都是基督教徒吧“

K这么说,然后“哈哈“轻轻的笑了。

发光的十字架。我想起昨天晚上的光芒。比源氏萤发光的时期还要再晚上两个月的季节,也是小朋友会到河川玩水的季节。然后在有人溺死的那一年,发光的十字架会现身飞舞。但这有任何关联吗?

我想起昨天S不自禁朗诵出的那首和歌。那之后我问了S和歌的意思,他露出嫌麻烦的表情回答了我。『那是将自己陷入恋心的灵魂,比喻成萤火虫的和歌』从古至今,人们总是会将人类的灵魂以萤火虫的光芒来比喻。我摇摇头。我没办法理解。

吃完午餐,我们把收拾好的帐篷等行李搬回车上。出发前K说“等我一下“,抓着还剩半瓶的威士忌,​​走到吊桥上。我看着他想说他要干嘛,结果他站在桥上把威士忌酒瓶往下一倒,剩下的液体全洒进了河川。

“抱歉久等了啊“

看着回来的K,本想问他刚才的举动,却还是决定不要开口。K什么都没说的话,我想也没有问的必要。车子引擎发动。我们离开了河川。

“不过还真是看到好东西了呢,好开心“

在行驶中的车内我发自内心的说。

“是啊“S也难得的赞同着。于是我向他们二人提议“还有机会的话,再一起去哪边吧“

“喔,好啊。这样的话,下次就去山里。“K说。

“还蛮远的喔,是一座据说有食人熊出没而闻名的山“

呃拜托那个就放过我吧,我心想。

注解:

手白:テジロ,虻虫。外观与苍蝇相似,手白是俗称。

源氏萤、平家萤:皆为日本常见的萤火虫,外观很像蟑○,估狗前请三思←

日本平安时期才女和泉式部所作的和歌,据传是在贵船神社看见飞舞的萤火虫后有感而发。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凶残鲶鱼生吞大鲫鱼 腹部鼓胀…
下一篇: 云南挖出100岁蟒蛇4米长为201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