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在夜啼岭会听见婴儿的哭声

时间:2016-01-01 09:20:04 编辑:超人

那座山被人们称做‘夜啼岭’。

在我们所住的地区算是很有名的灵异景点,就算不知道那座山岭的正式名称,只要说‘夜

啼岭’的话每位当地居民都知道。

那天晚上十一点左右,我与朋友K、S三个人,开车朝着那座山前进。

“说是县道,我都做好路会很烂的觉悟了呢,这不是条很好的路吗”K说。

的确,我不是当地出身所以不曾走过这条路,不过和其他路比起来这里的柏油较新,一直

维持二线道。以通往灵异景点的山道来说开起来让人缺乏紧张感。

“还说会有幽灵出现,结果这条路真够无聊的!害我还这么兴奋~啊太可惜啦。可惜。太

・可・惜・啦!”

“哇、白痴,快住手”

我看向旁边,K从后座抓住驾驶座的安全带在摇晃。

开车的是S,我坐在副驾驶座。

S爸爸的小客车,摇摇晃晃的开到对向车道,对向没车。有的话我们搞不好就死了。

“在这边发生事故的话,我们也会变成幽灵吧。说不定这里会成为全国知名的灵异景点”

我这么说,“那样不错欸”K笑着答。

我们二个吵闹著,S在旁边大声的叹气。

顺便一提这个时候K已经喝醉了,我也是。

本来我跟K在家喝酒,结果喝醉的我们借着酒意说‘来去恐怖的地方吧!’

S就被我们叫出来当司机。

“……道路修整好本来就是应该的。这条路还蛮重要,从我们那边到○○(地名),走这

条比较快”

车内唯一没有喝醉的S冷静的说。他在不爽。

他的表情展现出想要早点摆脱这二个智障的感觉,抱歉啦S。

不过,就算讨厌也还是会陪我们出来,也算是他的优点吧。

“我的手机啊,可以录音喔。应该能录下婴儿的声音吧?”

“手机音质的话如果不是在很近距离的哭声就无法吧,是说你录那个要做啥”

被我问了以后,K露出邪笑。

“当然是……”

“嗯?”

“当然是,拿去吓女孩子啊!”

K的呐喊在车内回响。

“……你会被以为是在虐待婴儿吧智障”

S吐了一句。正在哇哈哈笑着的K根本没听到。

话说回来,K所说的‘婴儿的声音’,是关于我们这次目的地,那座停放废车的山岭的故

事。

‘深夜经过夜啼岭,会听见婴儿哭声’是个还蛮有名的故事。

在我周遭认识的人当中,有人曾说听过哭声,先不管他们究竟是在唬人或只是单纯幻听的

话。

快要抵达山岭了,我们的话题自然而然转变为发生在山岭道路的那个事件。

我听到的版本是,某天,有一家人开着车要翻过这座山,

正准备开过的时候,因为引擎还是什么零件故障,车子烧了起来。

男性和女性从车内逃出,婴儿被独自留在车内。

自从发生那件事故后,只要行经这座山,就会听到婴儿的声音。

而且,听到声音的人,一定会发生交通事故。

“喂喂喂!所以说S,回去路上小心点唷”

对于K说的话S只回了个大呵欠。

是说,我们打电话叫S出门的时候,他的声音听起来像刚睡醒的感觉,应该还想睡吧。

“怪谈这种东西……不都只是夸大其辞吗”

打完哈欠,S说。我跟K朝S看去,“你说啥?”

“在这里发生事故的话就是幽灵的关系,这也是幽灵的错,那也是幽灵的错”

话在这里停顿,S又打了呵欠。

“都是夸大其辞……。也就是不切实际的说法,给我记好。然后你们从刚刚开始真的很吵

。”

我跟K看向对方的脸。二个人醉醺醺的脑袋没办法清楚理解S的话。

“好了我们到了”

没多久,我们的车子抵达目的地的山岭。

将车停在路旁后,三人走下车。

路灯距离很远,这里比我想的还暗,S再度回到车上拿出手电筒。

小灯泡发出的白色光芒照着‘夜啼岭’的四周。

该怎么说,这里的确是有某种属于灵异景点的独特气氛。

道路两旁的茂密树林随着风吹发出沙沙声响。

不知不觉间,连那个很吵的K都安静下来。

“现在呢?”S说。

他一定很想接着讲‘快回去吧,应该说快让我回去’。

至于我则是在踏上山岭的瞬间就因为这座山的氛围和夜风而酒醒了,开始感到害怕所以也

想回去。

“嗯─。看来好像没什么东西呢”

回去吧,胆小的我准备提议的时候、

“糟糕……”

K出声。

“我听到了”

听到啥?发出疑问的我,也听到了声音。

像沙哑的猫叫声,可是不是猫。猫不会‘呜哇呜哇’的叫。

那是人类的声音,婴儿的哭声。

“喂喂、不会吧”

K慌张了起来,不过我更慌张。

S似乎也听见了。

“嗯……、在那个方向吧”

S边说著,边将手电筒往那个方向照去。

在我们车子停放的道路边,对面有条宽度足以让一台车通过的道路。

S手中的光正照着那条小路。

“好,走吧”

说完这句,S跨步迈向那条路,我和K看着对方,心想S到底是不是认真的啊。

可是,车钥匙跟手电筒都在S身上,我们也只能急忙追上去。

走过那条小路以后,出现的是一处面积不大的广场。

S拿着手电筒,照向广场一周。

杂草丛生,有数台废弃车辆像是要将广场包围一样停放著。

布满锈斑的卡车、还有一些比较新的车辆。

婴儿哭声越来越大声。

站在S身后的我也想哭。“惨了、惨了啦”K从刚刚开始就不停重复唸著。

S照着其中一台车,那台车不论内装还是外壳都是一片焦黑,也没有玻璃。

S把手电筒的光从车子移向下方。

婴儿安全座椅。

那台车子的旁边,有张婴儿安全座椅被直接放在地上。

和旁边的车比起来非常不搭嘎的干净,像是新品一样。

哭声就是从婴儿座椅的方向传来的,明明没人坐在上面。

S往婴儿座椅的方向移动一步。

“喂S!很不妙啦真的”

不理会K阻止的声音,S走到婴儿座椅的前方,把手伸进座椅后方的草丛。

我那个时候认真在想S会不会被发出声音的东西给吃掉。

“……有了”

S转向我们,他的手上拿着一台机器。

在呆站着的我们面前,S按下机器上的某个按键。

那瞬间,婴儿的哭声立刻停止了。

“是CD播放器”

S说。

“一开始我也吓了一跳,但是这个哭声听起来有种规律性,我就想说应该会是这样。

是恶作剧吧。不断重复播放婴儿哭声,直到电池没电为止。”

我茫然的听着,K是整个人傻住。

S啊,你到底是有多冷静啊……。

“……呜喔喔喔真的假的啊也太蠢!”

K双手抱住头,全身意义不明的扭来扭去。正在用他自己的方式表达觉得丢脸的状态。

“我是蠢蛋,还在那边说什么惨了惨了的我是蠢蛋!”

说完,K靠近婴儿座椅,用力踢了一脚。

他不知为何又把倒下来的座椅摆回原状,然后说:

“你们二个,给我拍照!”

接着他咚的一声坐在那张婴儿座椅上。

一个大男生坐在婴儿座椅上,还是在深夜的这种地方。

看见这滑稽的光景,刚刚恐怖的感觉已经消失,我笑了出来。

“也太智障”S说著,拿出自己的手机拍下照片。

闪光灯一闪,K往后倒向椅子。我边笑边把那副样子给拍了下来。

“……呜啊、呜啊!”K发出叫声,保持坐着的状态挥舞着手脚。

我又笑了,S好像也在笑。

“呜哇、呜哇、哇啊啊啊”

当我开始心想怎么回事的时候,

“哇啊、呜、呜啊、呜啊啊啊啊啊!”

“喂、K、可以了吧。我们已经拍很多了”

即使我这么说了,K还是没有停止哭泣,反而变得更加激烈。

“……呜、呜哇、呜哇……呜、呜哇啊啊、呜哇啊啊啊啊!呜哇”

“喂K?”

“呜哇啊啊啊啊、呜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呜、”

K的哭声变得很奇怪,而且还真的流出了眼泪。

扭曲著脸,挥舞四肢大声的哭泣。

他的声音好像从原本K的声音,变成了婴儿的声音一样。

“呜哇啊啊呜哇啊啊哇啊啊啊哇啊啊啊啊啊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喂、喂……K、K”

我的手准备伸向K的那一瞬间、

S从婴儿座椅旁一脚将K踢飞。

“……喂!抓住K,快跑!”

S大喊。倒在地面的K已经失去意识。

我和S一起抬着K,直线奔往车子的方向。

“S、S!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别问我!”

把K塞进后座,S将汽车钥匙插进钥匙孔。

“喂、喂S。等一下!”

车子的引擎发动了,此时我却想到夜啼岭的传闻。

如果听到婴儿哭声的话一定会……

S似乎也想到了。准备放下手煞车的手停下动作。可是,他只犹豫了几秒。

“……那些都是、夸大其辞”

S将车往前开。

与S头上流着的汗珠相反,车子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安全行驶著下了山。

在我们下山后K就恢复意识了。

很怕他会不会又开始哭,幸好清醒过来的K是正常的K。

“欸……?发生何事,我腰侧超痛的……”

因为你被S踢飞啊。不过我们没说出真相,而是告诉他那是婴儿幽灵所造成的。

K的腰侧被幽灵咬到这样。

就这样,至少在那天我们没有遭遇任何事故,平安下山。

之后我们三个人再次聚集,拜托了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才去到远方城镇的神社进行祓除仪式。

那时有位像是神主的人对我们说,“三个人都没什么问题,但还是不要再去那座山比较好

不知道是祓除仪式有效,或是本来就没被什么东西跟着,

那天晚上的体验已经过了几年,我们三人至今仍未发生任何事故。

行经‘夜啼岭’,会看见婴儿、听到声音的传闻,现在还是偶尔会听说。

不久前,工作上的后辈带着女友一起去,结果也说有听到哭声。

他将事情经过详细告诉了我。

“交通事故什么的是没有……可是你看,腰侧这边被咬了”

认真说著话的他,腰侧真的有个被咬的痕迹。

这个只是,夸大其辞。

我犹豫着该不该笑着带过。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中国最美的女人都有哪些 古今…
下一篇: 拥有灵异体质能够看到灵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