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百科 > 
导航

在每扇门后面,在每张床下面

时间:2016-03-11 16:03:57 编辑:超人

我儿子放学回家后唱着一首古怪的新儿歌,艾登(Aiden)一直以来都很喜欢唱一些童谣、儿歌,而他学的第一首歌就是“一闪一闪亮晶晶”,在他的心里,这些儿歌可以像一首轻快的曲调,也可以是滂礡的歌剧。

他会用他两条胖胖的双腿站立著,然后开始快乐的唱着歌,“一闪 一闪”仿佛他就是舞台上的巨星,当然,我爱极了!他是我的小小表演家。

但是艾登现在正在哼的曲调却不像我以前听过的任何儿歌。

几个礼拜以前,艾登开始升上小学一年级,他很喜欢上学,而且他是一个很喜欢交朋友的小孩,在幼稚园的时候,他是所有小朋友里唯一第一天上学没有哭闹的小孩,其他的小朋友看到自己的爸妈离开教室后都哭成一团,但艾登只是对着我挥了挥手道别,然后就开始玩自己的了。

仿佛他的直觉告诉他一切都会没事的。

一年级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交了许多的朋友,也非常喜欢他的新老师。一切都很顺利。

“在每扇门后面,”他用他童稚的声音唱着。

”在每扇门后面 在每扇门后面。”那首歌的音调非常古怪,

但是艾登却手舞足蹈的唱着这首歌。

“这是什么歌呀?”我问了他。

我正在做今天的晚餐烤起司,艾登最喜欢他的烤起司里面包番茄酱。

“这是我在学校学的。”他回答。

“在每扇门后面!在每扇门后面!”

一次又一次听到不断重复的歌词其实有一点烦,但当你有小孩的时候你就自然会习惯了。“是谁教你这首歌的呀?”

“德先生(Mr. D)。”德先生就是德克诺普利斯先生(Mr. Deckonopolis),但很显然一个小朋友没有办法正确的把这么一长串名字念出来,他并不是艾登的老师,德先生是一个非常帅的男子,有着惬意的笑容和一双明亮的眼睛。我甚至怀疑今年初我们在学校相遇的时候他是不是故意在和我调情。

艾登很开心的手舞足蹈。“德先生说这首歌不只是这样,但明天我才能学剩下的部分。”

“喔?真的吗?那你明天也要教我唱这首歌!”我把艾登抱了起来,他咯咯的笑着,身为一个单亲妈妈真的很辛苦,但艾登让这一切轻松了许多。

隔天艾登依然很快乐的从学校回到家里,他开心的聊着他的朋友们还有今天上的美术课(他最喜欢的课),一直到快要接近晚餐时间的时候我才问他:“你今天有学到那首歌其他的部分吗?”

“有啊!”他快乐的说。

“在每扇门后面 在每张床下面 在每扇门后面 在每张床下面”

他不时的跟着节奏晃动着他的小手。

我心里觉得这是一首非常奇怪的曲调,但我并没有对艾登这么说,我只是对着他笑一笑,然后让他自得其乐。

但就在隔天,事情从原本的古怪变的有点吓人。

“妈妈!”艾登冲了进门,“德先生教了我那首歌的下一段!”

“快告诉我!”我好喜欢看着艾登为了某件事而感到兴奋的样子。

他清了清喉咙,仿佛他是一名专业歌手,“在每扇门后面 在每张床下面 有一个男子”

“一个男子?”我皱了皱眉。“这首歌全部就这样?”

“不,妈妈,这是一首童谣,可是我还没听到这首歌的最后面。”

“嗯,我不确定我是不是喜欢这首童谣。”那天晚上我后来想想还是算了,我实在不想扫艾登的兴。

后来趁艾登去睡觉的时候,我打了电话给艾登一个朋友卡森(Carson)的妈妈,我问她卡森回家的时候是不是满脑子都是一首奇怪的歌,她说卡森有跟她提到:艾登最近学了一首很特别的歌,而且别人都不能听,很显然的,卡森嫉妒德先生特别喜欢艾登。这真的非常让人担忧。

隔天早上我打电话到学校和德先生讲电话,我早早就打过去这样他才能在教室接到电话。

“伯朗太太(Mrs. Brown)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是伯朗小姐(Miss),我想要问你关于那首你最近一直在教艾登的那首歌?”我尽量保持着严肃的口气,但不要无礼的冒犯到他。

“没错!艾登真的是非常特别的孩子,他学习的速度真的很惊人!”他讲话的语气就好像一个骄傲的爸爸在称赞自己的儿子一样,这让我心里感到春心荡漾,我想像著德先生还有他帅气的脸庞…。

自从艾登的爸爸走了以后,真的很难为他找到一个男性的楷模。

我的语气稍微和缓一点。“呃…我有一点点好奇…因为…”

“我很抱歉,伯朗小姐,要开始上课了,但我们可以在放学之后继续讨论这个话题。”然后他在挂断电话之前给了我他私人的手机号码。

我感到松了一口气,甚至还有一点点兴奋,我好希望他对我和我的儿子可以有除了工作以外的情感,艾登真的很需要一个人作他爸爸的典范。

当艾登回到家里以后,他精力非常充沛,我试着用一些牛奶让他静下来,并且询问他关于那首歌的事,他对着我微笑,说:“还没喔,妈妈!”

“什么意思?什么还没?”然后他就开始大笑了,我也跟着一起笑。

“还没!!!”说完他就快速的跑走了。

那天晚上我准备了一些热狗还有一些烤豆。和平常一样,艾登吃的一干二净,他真是个好孩子,我们聊了他今天在学校发生的事情,还有这个周末的计画。

写完作业以后,我把他抱上床,然后亲了他的双颊。

然后他兴奋的告诉我:“妈妈,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了!”

“告诉我什么?”

“那首童谣!”

我笑了笑,“好啊,那我们继续聊吧。”

他坐了起来,笑嘻嘻的唱“在每扇门后面 在每张床下面 有一个男子 想要你去死”

我突然惊吓的畏缩“你刚刚说什么?”

“在每扇门后面 在每张床下面 有一个男子 想要你去死”他在他的床上跳着,“在每扇门后面 在每张床下面 有一个男子 想要你去死”

“艾登!不许再唱了!”他看到我的反应皱了皱眉头。“德先生教你唱的?”

“对呀,他说要等到晚上睡觉的时候再告诉你。”

我从我的口袋拿出我的手机。“宝贝,德先生真不该教你唱这么糟糕的歌!”我拨了德先生早上告诉我的号码,然后把手机放在耳朵旁。

突然间,一个铃声从艾登的床下传了出来,我的身体全身僵住了,我稍微把电话拿下来,然后看着地板。

铃声停了。然后一只手从床底下伸出来紧紧抓住我的脚踝!“在每间房子里面……”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在灵异地点旁边的工厂上夜班…
下一篇: 恋爱关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