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中国古代的风水事件 清代翰林院为何不开中门?

时间:2018-01-12 16:42:14 编辑:超人

在现代科学发展的今天,关于风水的说法似乎已经不再像古代那么被重视,但是依然有很大的影响力,风水学的东西还真不好说是否能够应验,但是从一些史料书籍的记载来看,人们对于风水学的信赖并不是空穴来风,下面让我们去看几则古代风水事件你就知道了。

中国古代的风水事件:

一、二十一位太守官

清代遁斋《遁斋偶笔》下卷记载,他曾在金华府当过太守,金华府的官署建在山坡之上,从影壁至大门高约十余丈,台阶约有拾级。由二门至大堂也是越走越高。站在大堂之上可以俯视山下,望见城外数十里之外的地方,能看见两条溪水,一条溪水从义乌县流过来,从左边流来绕右而行,为玉带水;另一条溪水自武义县流过来。衙旁有山。形状如披麻带孝的吊丧者所穿的衣服,溪水之形象白色孝衣带,成链状,一直流向此山右腋。

风水先生认为,这水叫黄泉水,特别不吉利。遁斋不懂风水,降职之后,遇到衙门内一位老官吏。他讲,他在衙内任职二十七年,衙门内更换了十七位太守。再加上在他当官前的四任太守,共二十一位太守官在职时没有一位升官,其原因就在于金华府衙门前的溪水不吉利造成的。遁斋降职另调后,继任太守叶公,为躲开这个不吉利的风水,便将他居住的位置改换为衙门东边的房宅,站在房内,向外望去,再也看不到黄泉水了。

任职二年,便升官而去,后来的太守,皆住在这间新居之内,升迁官职者颇多,后来遁斋调往台州任职,见县衙门大堂毁于火灾后,一直未重新修建,改住入仪门往东府厅讨论政务,厅事部居住在这些房内。遁斋产生疑问,便去询问原因。郡伯回答道∶“自此堂烧毁之后,风水由凶转吉,县长调 后,纷纷升官而去。所以至今不敢重建,怕重建大堂后,风水再次转换”。 

二、海潮过昆山必然出状元

明代《蓬窗类记》记载,潍亭在苏州市东部三十里,而昆山又在濉亭东四十里,再往东去一百里为刘家港,已临大海每年海潮入刘家港,到达昆山就停止了。宋代淳熙八年辛丑海潮到达昆山后还不停止,一直前进到潍亭。人们都十分诧异,刚巧那年长州人黄由考取状元,因此苏州人都说:“潮到潍亭,要出状元。”淳熙十一年甲辰,海潮又越过昆山,那年卫泾考取了状元,人们为此更加相信前边的话不假。就这样,“潮到潍亭,要出状元”之语传了二百多年。奇怪的是,如果此地没有人能考取状元,海潮也就没有越过昆山。

到了明代成化辛卯,苏州郡守番阳人丘霁于除夕迎土牛于苏州娄门外,正巧此时,网鱼的人忽然网住了江豚,江豚是生长于海里的鱼类,是随着海潮来到苏州的。当时苏州地区的官员无不齐诵“潮到潍亭,要出状元”之语,彼此互相祝贺,丘霁不相信。就在第二年壬辰,少宰吴原博考取状元。当时,昆山驿楼上边挂了一块匾额,题字为“问潮”,是希望海潮再次越过昆山。

后又过了二十一年,到了弘治壬子,慈溪人杨子器为昆山县长,当年八月海潮又来到潍亭,杨子器说道∶“海潮已过昆山。”便将匾额上的题字“问潮”改为“迎潮”。第二年修撰昆山人毛宪清考取状元。这就是说,海潮四过昆山,正巧有四位苏州人在海潮过昆山的第二年考取状元。该书作者黄表示,他将以上情况记录下来,是供后人参考的。

清稗类抄》记载,清代雍正丁未有人于苏州潍亭镇临葑溪头用鱼网网得一条石首鱼,此鱼为海中之鱼,是随着海潮来到临鞲溪水中的,证明这年海潮又来到了潍亭镇。当时,彭芝亭家就住在潍亭镇临葑溪附近,他家门前就面临着临葑溪。就在这一年,彭芝庭考取了状元,后来当了尚书。又一次证实了“潮过唯亭出状元”的预兆。

三、翰林院内风水怪

清代陈康祺《朗潜纪闻三笔》卷七记载,清代翰林院堂不开中门,如打开中门,则对翰林院的掌院不利。另外,翰林院门前沙堤中,有土凝结成丸,如被谁误将泥丸踏损粉碎,必有翰林伤亡。再则,在原心亭之西南角,翰林有父母的,千万不可设坐,设坐就会对父母有刑克。还有,角门如果久闭不开,有人突然将此门打开的话,司事者就会受到谴责或被贬职。礼部走廊的屏门,不能加搭渡,如果加了搭渡,礼部的人员就会碰上灾祸。这些禁忌,屡试屡验,如不注意防止,灾难就马上降临,但其道理何在?人们皆不知晓。

四、一个奇特的异物

在宋末之时,庐陵有一个姓彭的男子,不幸父亲去世,他是一个忠厚之人,同乡为他介绍了一个在当地有名的地师,为他父亲勘测墓地,风水师来后,小伙双膝跪迎,礼术周到,风水师有些感动,然后就随小伙走山寻地认真勘测,并寻得一处,来龙高大起伏曲曲,老龙开阴窝之穴,有三分三合水,前面吐唇金星,踏脚近案微起,明堂紧敛,来水之玄曲曲,消于两山相交之间,左青龙、右白虎紧护穴场,案山起山台,朝山环抱,罗城一层高过一层。风水师站在穴场上说:“你将父亲葬在这里,彭家日后全出藩王、州牧、郡守之类的大官”。

小伙听后十分高兴,就请人在那里挖井开穴,风水师告诉挖井的人说:“往下挖的深度不要超过九尺,不然就有异物出现,然后此穴就被破坏了”,风水师站在一旁看他们挖井,由于在高山上没有凳子坐,风水师年迈体虚,站久了就有点累了,于是就到旁边一个石头上坐下休息片刻。挖井的人只顾用力向下挖,就忘记了风水师的告诫,一下子挖了一丈多深,就在这时突然奇迹出现了:只见一只白鹤从地下一跃而起,直冲云宵,众人无不惊骇,风水师一看口中叹息,大家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来到墓穴前一看,见已经挖下一丈多深,心中悲愤不矣,就不声不响地走了。墓穴已经挖好,彭姓小伙明知富贵已随白鹤而去,但无赖之际也只好将父亲安葬在那里,尽管福贵之气已随鹤而去,但仍然不失为一处佳穴,彭姓后人还出了两个县令。看来,这个穴位的吉气还没有散尽,这也说明彭姓小伙富气还不足以任藩王之类的官,也说明风水师的大意。凡事有一个主次,必须克服一切困难来做这些关键性的事,才能准确无误。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冥界四大死亡之花 彼岸花已成…
下一篇: 民间二十六个禁忌 不要去违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