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杀害48位女性的美国绿河连环杀手

时间:2015-03-10 15:18:11 编辑:超人

美国连环杀手貌似很多,之前讲的多是未破解的,这次讲个破解的连环杀手案!

2011年4月初,美国纽约州萨福克县警方在搜寻一名失踪妓女时,在长岛一处海滩发现3具女性遗骸,连同此前在周边发现的其他5具女性遗骸,警方怀疑发生了令人惊心的连环杀人案。美国历史上曾出现过多起连环杀人案,西雅图的“绿河杀手”接连杀害48位女性的案件,至今仍让人记忆犹新。

美国华盛顿州金县西雅图市,一条名为“绿河”的河流蜿蜒流淌,长期以来,周边商铺、旅馆人声嘈杂,低级俱乐部、酒吧灯红酒绿,妓女在街角拉客,一派歌舞升平。谁也没有想到,一桩美国史上头号连环杀人案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1982年8月15日,喜欢钓鱼的罗伯特·埃斯沃思跳上橡皮艇,沿着绿河向西雅图郊外划去。途中,罗伯特突然发现清澈的河底,一双恐怖的眼睛死死盯着他,待仔细一瞧,只见水底的石头中夹着一名少女,双目圆睁。刚开始,罗伯特以为淹在水底的是一副女性模具,于是他试着用木杆上前戳探。这一戳不打紧,失去平衡的橡皮艇一下侧翻,罗伯特正好跌到了少女身边,他触摸到的竟是一具遗骸,离这具遗骸半米远的石缝里,还立着一个半裸的白人少女。惊恐万分的罗伯特拼命游向岸边,结结巴巴向警方报了案。

绿河连环杀手加里.里奇韦

当地警察很快赶到河边,封锁现场后扩大了搜索范围。在离这两具遗骸不到300米的草丛中,警方发现了第3具女尸。经过鉴定,死者为16岁的奥帕尔·米尔斯,被发现时,她脸朝下躺着,一条蓝色的裤子绕在脖子上,上身暴露在外,手臂和大腿上都有淤痕。显然,她是被人活活勒死的。验尸官对河底捞出的两具少女尸骸进行了检查,结果断定她们也是被勒死的。凶手在她们的脚部系上了金字塔形的大石块,然后沉尸河中,所以她们的尸体能立在河底。进一步尸检报告显示,两人于一周前被害,但弃尸河中的时间不超过两天。

西雅图警察局震惊了。就在几天前,在绿河河边一根沉木上,警察发现了一具全裸女尸,也死于勒伤。短短6个月时间内,绿河附近先后发现了6具少女的尸体,警方意识到,他们遭遇了恐怖连环杀手。因发现第一批尸骸的地方在绿河流域,警方将这命名为“绿河连环杀人案”,未明身份的凶手在卷宗上被称为“绿河杀手”。

西雅图警方随即成立专案组,金县重案科科长戴维·雷切特任组长。就在警方紧急立案侦查时,19岁少女玛丽·玛格丽特失踪了。玛丽已有8个月的身孕,她在离汽车旅馆不远处散步时失踪。还没等警方反应过来,两名16岁的妓女在绿河地区被报失踪。也许是凶手太嚣张,也许是警方太无能,就在西雅图警察全力破案的几个月内,受害者一个接一个地出现,截至1983年4月,先后又有14名西雅图少女神秘失踪。侦查过程中,警方发现失踪者多为妓女,年龄14岁至23岁间,她们要么在公共汽车站等车时失踪,要么在廉价的汽车旅馆进行性交易时不明去向。警方决定先从调查嫖客入手。他们对西雅图南139街至272街之间所有的脱衣舞厅和酒吧进行全面摸排。由于妓女们根本不相信警察,她们常常不通知任何人便更换住处,而且死后一般要好几个月才被发现,这些都给破案带来了很大困难。警方的侦查陷入困境,数月没有实质性进展。警方甚至派出女特工乔装妓女,引诱杀手露面,同样一无所获。

绿河

1983年5月,当地一位居民到森林里采蘑菇时,发现了21岁的卡罗尔·克里斯汀的尸骸。尸体上盖着一个黄色的纸袋子,揭开纸袋子,上面赫然放着一张《西雅图时报》,刊有警方被绿河悬案所困扰的报道。卡罗尔被鱼线扼死,脖子和肩膀上分别放着一条鲑鱼,腹部旁放着一个酒瓶,尸体周旁则是一堆香肠。警察推测这个奇怪的场景可能是对圣经中“最后的晚餐”的扭曲,他们推断凶手布置这样一个场景是在嘲笑他们的无能。接下来的整个夏季,又有9名少女失踪,警方几近崩溃,对他们无能的愤怒声讨都快把他们淹没了,案件仍然毫无进展。

绿河连环杀手加里.里奇

1984年,第34名受害者玛丽·马尔瓦尔被发现后,连环凶杀案的侦破似乎出现了转机,这一次,警方破天荒地拥有了一个目击证人。马尔瓦尔的男友告诉警方,他最后一次看见玛丽时,她正登上一辆轻型小货车,而那辆车车主是当地的油漆工里奇韦。尽管里奇韦在调查中说自己并不认识马尔瓦尔,但警方还是将他列入嫌疑人的行列,并对他进行了首次审讯。警方的记录还显示,在其他几位妓女失踪地附近发现过里奇韦的汽车,这表明她们在失踪前极有可能与里奇韦见过面。警方用测谎仪对里奇韦进行过测试,还搜查了他的住所,并采集了他的唾液和头发样本。不过,当时DNA技术还不成熟,警方没有找到有力的证据,最后把里奇韦释放了。

1984年,被害人的总数超过了40人,联邦调查局出手了。由十多名经验丰富的特工组成了一个专案组,全力追查凶手。然而,特工人员尽了全力,耗费了大量经费,案件仍是一团迷雾,调查陷入死胡同。专案组鼎盛时期,共有56人参与案件侦查工作,他们追查了4.7万条线索,盘查了4000名嫌疑犯,其中100名为重点对象,结果收效甚微。有几次专案组以为他们已发现了凶手,专案组组长雷切特甚至肯定凶手是一个在妓女街工作的出租车司机。但他们监视那个司机的同时,凶案仍旧继续发生,这对雷切特的判断是一次沉重的打击。在毫无成果的三年工作后,这个专案小组几乎成了公众的笑料。西雅图上空始终笼罩着死亡阴云。由于警方迟迟未能找出凶手,专案组后来被解散,只有专案组组长雷切特继续追寻破案线索。雷切特后来考虑过竞选州长,结果引来广泛批评之声,舆论指责他破案不力,只图个人谋取政治私利。最终,雷切特放弃竞选,专注于“绿河杀手”的调查。

部分被害人照片

“绿河连环杀人案”是20世纪80年代美国最令人震惊的大案,近20年过去了,凶手一直逍遥法外,传言越来越邪乎。有人在互联网上专门设立了“绿河疑案”网站,公开多名受害女性的照片,同时搜集相关线索。当地两名记者还专门写了本书,名字就叫《寻找“绿河杀手”》。

2001年4月,雷切特出任金县警察局局长,他重新调整人马,发誓绿河悬案不破就辞职。通过案发时间等排查,雷切特判定油漆工里奇韦作案嫌疑最大。当时,DNA比对检测技术已广泛用于刑事侦查。雷切特将三份分别从受害者尸体上搜集到的精液,连同里奇韦的唾液样本提交给了华盛顿国家罪行实验室。9月的一天,同事将装有DNA检测结果的信封递给雷切特,还没有打开前,他问:“是里奇韦,对吗?”得到肯定回答后,雷切特和在场的所有警官都留下了激动的泪水。DNA比对结果显示,唾液与精液的图谱完全吻合,凶手就是里奇韦!

2001年9月30日,里奇韦下班回家时被警方逮捕。事后得知,当年警方的调查方向出现了偏差。按照刚刚兴起的心理分析画像法,警方认为凶手可能有犯罪历史,而且有吸烟、喝酒等习惯,但里奇韦没有任何犯罪前科,既不吸烟也不喝酒;警方判断凶手可能在单亲家庭长大,事实上里奇韦幼年父母双全;警方也曾设想凶手是两名,因为凶手处理尸体的方法有所不同,有时把尸体藏起来,有时似乎希望被人轻易地发现。结果警方在这些方向折腾了许久,一直没有进展。里奇韦的心理素质也奇好,警方先后对他做过两次测谎,居然都被他顺利过关了,这也是没能认定他的原因之一。假设DNA技术一直没有得到使用,也许杀了48名女性的里奇韦会终生逍遥法外了。

检察官以“绿河连环杀人案”中的7宗控告里奇韦一级谋杀,如果罪名成立,根据当地法律,他将面临死刑。被捕后,里奇韦两年间却一言不发,拒不认罪,案情审判被迫僵持。旷日持久的官司已经花掉数百万美元,警方20多年来搜集整理的证据和文件也摞成了小山,受害者家属为了法庭的“盖棺定论”,苦苦等待近二十年,同样心力交瘁,对当局几乎失去了耐心和信任。几经权衡,控方决定给里奇韦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只要与检察官合作,在法庭上认罪,并配合警方调查,虽然会被判终身监禁,但至少可以保住性命。里奇韦很快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

加里.里奇韦在法庭上

2003年11月5日,备受瞩目的“绿河连环杀人案”在华盛顿州西雅图高等法院开庭。54岁的里奇韦在法庭上供认,过去20多年里,他先后杀害了48名女性。里奇韦为此成了美国史上杀人数量最多的连环杀人犯,“我杀死了那么多的女人,我想尽可能多地杀死我认为是妓女的女人,过去的一段日子里,我一直在这样做”。在40多位被害女性中,有18人还不到18岁,12人在18岁到20岁之间。里奇韦先是与之发生关系,然后残忍地将对方勒死。存有变态心理的里奇韦认为,这样一来,这些女人就再也不能抛弃自己了。法庭上,法官光念受害人的名字就花了8分钟,每念到一位受害者的姓名,里奇韦就说一句:“我有罪。”

2003年12月18日,金县高等法院判处里奇韦48个终身监禁,不得保释。法官里查德·琼斯在宣读判决时说:“现在该是结束你给社会制造恐怖的时候了,现在也是我们摆脱‘绿河连环杀人案’从而恢复宁静生活的时候了。”受害者亲属听着里奇韦的供述,想起失去的亲人,很多人禁不住泪流满面。法官作出判决后,许多受害者家属纷纷愤愤地指责检察官为了早一些结案,获得破案英雄的名誉,不惜牺牲正义,和罪犯达成“控辩认罪交易”,从而使恶魔逃脱了死刑的严惩。令警方和犯罪学专家惊讶的是,早在1984年,警方曾认定“绿河杀手”已停止了谋杀,但据里奇韦招供,他还曾于1990年和1998年分别杀害了两名女子。根据美国法律,检方只能就犯罪证据确凿的案件提起诉讼,否则,即使犯罪嫌疑人自己承认犯了罪也不能判罪定刑。美国东北大学暴力中心的主任杰克·莱文表示,通常情况下,一旦发现自己被警方怀疑,连环凶手就会停手不干,里奇韦的做法实在少见。

得知里奇韦就是“绿河杀手”时,他的邻居大多觉得不可思议。里奇韦生长于美国犹他州盐湖城,后来与妻子住在西雅图南郊中产阶级社区。他自20岁起一直在当地一家卡车工厂担任夜班油漆工。邻居表示,里奇韦与人见面挺爱打招呼,态度很和善。他平时衣着整洁,每到周末经常在自家的院子里干活。在旁人眼里,里奇韦绝对是一个正常人,与“绿河杀手”的形象相却甚远,以致里奇韦被逮捕后,有邻居在接受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表示,“打死我也不会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事!”在同事看来,里奇韦个性却有点怪异,甚至有点神经质。

由于他的全名叫加里·里奇韦,一些同事便直接称他为“G.R.”。对于这个称谓,里奇韦似乎很乐意接受。这两个字母不仅是他名字的简称,也是“绿河连环杀人案”主要尸体发现地绿河流域的缩写。什么原因使得里奇韦犯下如此罪行?里奇韦的犯罪倾向源于不幸的婚姻。1970年,正在服兵役的他与相恋几年的女友结婚。不久,他被派往菲律宾,妻子另结了新欢。1971年,退役的里奇韦回到家乡时,迎接他的是一纸离婚协议书。后来,他咒骂说,自己的妻子竟然堕落成了下贱的“婊子”。从此,里奇韦的内心里开始埋下了仇视女人的种子。

1972年,他第二次结婚。在这段婚姻后期,里奇韦晚上回来得越来越晚,而且没有合理的理由,有时身上带有土和湿泥。1980年7月,两人开始分居,一年后离婚。后来他陆续与其他女子交往并再婚,但都好景不长,这使得他对女性的看法越来越恶劣。后来,里奇韦搬了新家,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砍掉院子里所有的树。里奇韦招认,从1973年开始,他逐渐对素昧平生的女子下手,其中多是妓女。他说,“我专门找妓女下手,因为我恨她们,而且我也不想花钱买乐。再说,哄骗她们上我的车很容易。我还知道我杀死她们后,没有人会去为她们报案。”

里奇韦被捕后,为了让他供出有关41宗谋杀案的内幕以换取免除对他的死刑处罚,雷切尔特治安官和他的调查小组用了5个月的时间与里奇韦周旋。雷切尔特本人单独与里奇韦谈了3天。这名个子矮小、戴着眼镜的卡车喷漆工来自东南面20英里外的奥本地区,脾气古怪行为孤僻。

“绿河杀手”的认罪也结束了雷切尔特的妻子和3个孩子长达20年惊恐不安的生活。当初这宗系列谋杀案发生时,雷切尔特的孩子中最大的才10岁。他们那时年龄还都太小,因此,他们只知道父亲在外面遇上了坏人。雷切尔特现年30岁的大女儿安吉拉·马撒娜回忆说,孩提时代时,她往往会在半夜三更突然惊醒,害怕那名父亲一直没法抓到的杀手突然降临。

里奇韦后来成了美国犯罪学者的研究对象。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人吃人的前苏联大饥荒…
下一篇: 刚果霸气机器人交警监视路口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