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 
导航

70年代厂医杀妻奇案

时间:2015-03-30 15:18:49 编辑:超人

1973年,浙江省嵊县棉纺厂厂医王延亭的妻子屠惠敏突发急病去世。这个消息顷刻间让整个棉纺厂的千余名男女职工惊讶不已。平时自家人有个头痛发热,都是去找王医生治病,没想到如今医者不能自医。于是,许多男女职工自发地聚集到厂部礼堂,一边等待灵车的到来,一边欷歔年纪不满30岁的屠惠敏,咋会摊上如此命运!

当年办案的卷宗

然而很快就有消息传来:王延亭不愿将屠惠敏的遗体运回厂里,想把屠惠敏的遗体直接运往杭州火化。据说导致王延亭作出这个不通人情决定的理由主要有两个:一是他想让妻子屠惠敏悄悄地走,而火化显然是最佳的办法;二是他不想让亲朋好友们,为一个已经驾鹤西去的人破费。

如果放到现在,王延亭的这个做法,可能会得到相当一部分人的赞同。然而在40年前,这显然太过超前了些。原因很简单———当时的浙江省嵊县,无论工人农民,人死就得土葬,且在土葬之前,必须设立灵堂,以便亲朋好友前来吊唁。王延亭对亡妻采取弃土葬而求火葬之举,显然剥夺了亲朋好友面对遗体寄托哀思的权利。

另外,在那个年代,政府会给予操持丧事的人家,购买部分紧俏商品、屠宰猪羊牛狗等“特殊优惠政策”,参加屠惠敏的丧事,不光是寄托哀思,也能吃到一些平时即使花钱也难享受得到的“山珍海味”。于是,王延亭火化妻子的做法,首先让那些与死者沾亲带故者,滋生了难以理喻的愤怒;其次让那些欲饱口福者,深感失望。在他们看来,如此“无情无义”地处理结发妻的后事,内心必定藏有不可示人的隐情。很快,许多原本囿于面子而深藏于各自肚内的小事,通过这些早早聚集于礼堂的人们之口,渐渐扩散。

议论引发的线索

就在王延亭忙着要将妻子遗体直接送往杭州火化,而请求厂车驾驶员辛苦一趟的同时,嵊县棉纺厂礼堂内外的议论声,则像煮沸的开水一般。人们在惊异王延亭作出这个决定的同时,开始以邻人疑斧的方式。

张三说:这半年来,王医生对妻子的感情,好像没有以前那么热烈。照理说屠惠敏怀有身孕,每个周末,应该是王延亭去长乐卫生院与妻子相会,而不应该让妻子挺着大肚子到棉纺厂来。屠惠敏遭遇暴亡,很有可能是因为过度劳累。李四说:王医生和他妻子屠惠敏,出事前应邀到朋友家就餐,整个就餐过程,没见屠有丝毫忌口、恶心迹象,照理说不可能突然死亡,会不会是屠惠敏一时想不通而自寻短见?

王五说:好像不久前,屠惠敏曾对同科室的医生说过,说近一年来,每个星期天她去棉纺厂与丈夫相会,去时感觉好好的,回来后总觉身体乏力,是不是棉纺厂的环境,不适合她去?赵六说:听说王医生和“厂花”王春秀私下关系不错,王春秀三天两头跑医护室,每次去,王医生总是将门掩上。据说王春秀丈夫和王春秀离婚,也有这个原因。

马七说:在没离婚前,王春秀与王医生走得近,自从离了婚,反而很少去厂医护室了,这是不是王春秀在演“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戏呢?说到王春秀,大家就自然而然地想起那个“增一分就胖,减一分就瘦”的女子。有人就好奇,说这个时常让王延亭医生掩门的女人,在听到屠惠敏的死讯后,脸上会是一番什么表情呢?

于是便有多事者,想方设法靠近王春秀,套王春秀的话。王春秀也实在不是一块“演戏”的料,她在闪烁其词的同时,竟然多次下意识地冒出“我可没有参与”这类让人听了感到莫名其妙的话。王春秀言语上的反常,更加催化了人们的想象力。于是有关“王延亭与王春秀早已勾搭成奸,屠惠敏骤死是王延亭谋害所致”的版本,也就不胫而走。

这一议论,很快让一些与王春秀前夫沾亲带故的人产生了愤慨,他们觉得,王春秀和前夫离婚的背后,必定有王延亭从中插足的因素,而眼下王延亭妻子屠惠敏突然病死,也有可能是王延亭和王春秀合伙谋害。于是他们义愤填膺地前往厂部,要求厂部出面查处。

面对此情,厂领导只得出面。他们询问王春秀,“为何每次去厂医护室,王医生就会掩门?”王春秀毕竟是个农村妇女,虽然有过一番左掩右挡的自圆其说,但最终还是交代了两条线索———一是半年前,王延亭催促她尽快与丈夫离婚。当年4月初,王春秀离婚成功后,王延亭又和她作了新的约定,表示和她组成家庭,已是一件“冬至不出年外”的事了;二是屠惠敏遭遇不测的前一夜,也就是5月20日夜,王延亭专门约见了她,对她说了一句“最近要出大事情,你最好当作什么都不晓得”的话。

这些信息,立马被上报给重新挂牌仅半个月的嵊县公安局。

在此之前,第十六次全国公安会议在北京召开。此次公安会议的主要内容,是深入揭批林彪反革命集团“砸烂公检法”、迫害公安民警的罪行,同时提出了在全国县、市、省级,恢复公安系统建制的要求。同年5月8日,“嵊县公安局”重新挂牌,当年被造反派迫害、驱逐的公安人员,亦被一一平反、召回。

接到报案后,嵊县公安局非常重视。那些被“林彪路线”压制了多年的公安人员,很想通过侦办几起大案、要案,让人们明白恢复公、检、法的重要性。

聪明反被聪明误

1973年5月22日上午,王延亭正为厂车驾驶员的不给面子而窝火。嵊县公安局民警的出现,让他的脸色骤然变得灰白。与此同时,嵊县公安局委托嵊县人民医院对屠惠敏的尸体进行解剖。验尸表明:屠惠敏的胸右壁第五、第六肋骨区间,有三个银针所刺针疤,其中两个针道,直通屠的心脏,心脏上有两处出血斑,出血斑内有两个明显的针孔。另外,子宫内有五个月大男性胎儿一具。

基于王春秀交代和尸体解剖呈现的情况,王延亭很快做了交代。由于妻子屠惠敏远在嵊县长乐卫生院工作,夫妻一周只能见面一次,王延亭开始后悔这桩婚姻。一年前的一天,他实在抵御不住“厂花”王春秀要他摸查乳房是否有肿块时所抛的媚眼,同她“和了稀泥”。因厂医的特殊身份和特定的工作空间,他俩的奸情不为人察。但王延亭想与王春秀结成公开夫妻。为达目的,王延亭先是唆使王春秀与老实巴交的丈夫离了婚,同时开始实施除去屠惠敏的计划。

为了掩人耳目,王延亭决定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神不知、鬼不觉地让屠惠敏去死。年初开始,他将自制毒物小剂量地装入胶囊内,然后骗屠惠敏是补药,嘱她按时服用。由于屠惠敏时常忘记服此“补药”,药性难以累积到让屠在短期内中毒而死。

迫不及待的王延亭就另想了一个办法———他让屠惠敏喝下掺有糖水的苯巴比妥饮料,故意引其产生呕吐,然后欲用这些呕吐物,塞其鼻腔,造成屠不慎窒息而亡的假象。但王延亭没想到,此举所引发的呕吐物数量,不足以让其用来堵塞屠的鼻孔。

如此挨到5月20日,依然不察丈夫险恶用心的屠惠敏,下班后乘班车前往棉纺厂,欲与丈夫共度周末。当夜,王延亭决定采用针灸方式,寻觅致妻死亡的良机。为了让屠惠敏配合针灸,他悄悄地在开水中拌入几片可以引发胸闷的药,诱妻子喝下。当妻子自诉胸闷时,王延亭就十分热情地提出针灸,以“缓解”她的不适。针灸过程中,王延亭意外发现,屠出现了心颤、呼吸急促的症状,这让他喜出望外。

第二天中午,亦即21日中午,王延亭去医护室,故意把妻子身体不适一事,向另一名厂医讲了,然后当着这个厂医的面,取走一个脉冲电疗器,说是去给妻子针灸。晚餐后,王延亭又让屠惠敏吃下几片胸闷药,然后进行针灸,接着就给银针通上脉冲电疗器。当屠的生命体征出现濒死迹象时,王延亭便煞有介事地前去厂部请求值班领导派出一辆厂车,继而悲伤地随车护送屠惠敏去县人民医院抢救。

啼笑皆非的鉴别方案

虽然王延亭的口供,已经将此案的疑团解开。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刚刚恢复公安局称谓的嵊县公安局,必须运用求证的方式,弄清王延亭“针灸心脏,接通电流,致屠死亡”的作案方法,是否是导致屠惠敏死亡的真正原因。为了求证这个问题,嵊县公安局专门邀请全县多位名医,开了一次学术研讨会。多数医师认为,这是一个在理论上尚难说清、在实践中尚无先例的课题,很难作出定论。不过大家认为,中国古医学中一直有“神仙难针神封穴”之嘱,作为一个行医多年、临床经验丰富的医生,王延亭视这一告诫于不顾,说明他想谋害妻子的主观动机是存在的。

面对医师们在实质问题上的不置可否,办案人员没有气馁,他们开始求助上级公安机关。当时的浙江省公安厅,也是恢复建制不久。由于尚未设立专门的法医部门,因此验尸之类的工作,往往由医院医生兼职担当。于是,浙江省公安厅刑事部门就派浙二医院的一位刘医生,前往嵊县指导。在详细听取了各类汇报和查看了有关实物标本后,刘医生提出了一个让嵊县公安局办案人员啼笑皆非的鉴别方案。

刘医生提出,先找一只狗,按照王延亭所交代的做法,在狗的身上进行试验,通过自始至终观察狗的表情,获取有关资料。一旦狗死,再对狗予以解剖,然后将狗的心脏与屠惠敏的心脏予以比对,如果征兆相同,那么就可以对王延亭予以定性。

刘医生的这个提议,马上遭到了办案人员的抵制。抵制的理由是,人与狗岂能相提并论。个别办案人员甚至将此举提升到政治高度。嵊县公安局办案人员的这个顾忌,自然让刘医生哭笑不得。

为了说服嵊县公安局的办案人员,刘医生苦口婆心,甚至举出“狗通人性”、“狗仗人势”、“狗头军师”等说法,力图说明狗与人在基因上的相近。面对刘医生如此良苦用心的解释,嵊县公安局的部分办案人员,终于同意拿狗试验。

他们先是弄到一条家犬,接着按照王延亭的做法,开始试验。果然,家犬濒死前所出现的各类征兆,与王延亭交代的屠惠敏死前情况相似。更让试验人员兴奋的是,解剖发现,狗的心脏针灸出血点,与屠的心脏针灸出血点,极为相似。

这次成功,不仅大大鼓舞了初次参加检验的人员,也让那些冷眼旁观的办案人员产生了兴趣。大家齐心协力又弄来一只家犬,进行第二次试验。考虑到有必要记录家犬濒死前的有关数据,嵊县公安局特意商请嵊县人民医院提供一台在当时尚属高级的心电图仪器。有关两枚银针刺入家犬心脏即引发家犬心律颤抖、呼吸障碍等体能表现,被一一记录。当半导体脉冲电源被接通,家犬很快出现心室剧颤、呼吸骤停、瞳孔放大等症状,数分钟后,家犬的生命迹象消失。经解剖,这条家犬的心脏变异,与第一条试验家犬类似,也与屠的心脏标本相似。

这起谋杀妻子案由此定性。1974年9月26日,30岁的王延亭被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核准死刑并执行枪决。王春秀则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上一篇: 日本驻缅甸第15军的神秘死亡之…
下一篇: 永嘉一工厂监控拍下不明发光物…
相关推荐